被網約車劫持 女子智取歹徒脫困(圖)
 
2016-10-4
 



網約車的安全性和可靠性,讓消費者們深感擔憂與質疑。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陸瀟亭綜合報導)現在網絡約車盛行,不僅帶動一個新興行業的出現和發展,也改變現代人的出行。但是網絡約車司機的準入門坎沒有標準,導致不少有犯罪前科的人員進入該行業。

9月26日晚上,南京市民黃小姐就碰到一個永遠不願想起的網約車惡夢。

據《現代快報》2016年10月1 日報導,9月26日晚上9時左右,在南京河西一家銀行上班的黃小姐加班結束,叫了一輛網約車到單位門口接她。很快,網約車到了,駕駛員是二十多歲的小伙子胡某。黃小姐坐上副駕駛座後,司機和她聊了起來。

距離黃小姐家還有五、六公里路時,胡某突然將車子停靠路邊,掏出一把美工刀,橫在黃小姐的脖子上:「把身上的錢交出來。」黃小姐想開車門,可車門已被鎖住。黃小姐抬起腳踢向胡某,伸手奪刀,刀片一下就斷了。黃小姐舉著斷掉的刀片亂揮,司機前胸被劃了一道傷口,而黃小姐的兩隻手也被割傷。

胡某又拿出一把匕首,頂著黃小姐的脖子,惡狠狠地威脅:「你再反抗的話,我就殺了你。」黃小姐見狀,不敢再反抗。胡某把黃小姐的手和腳綁了起來,並說:「我只要錢不害命。」黃小姐表示身上只有100多元現金,但她有信用卡,額度是5萬元。

胡某讓黃小姐坐到車後排,並拿走她的手機和皮包,然後拿出一瓶礦泉水清洗自己身上和黃小姐手上的血,並問了信用卡密碼和手機支付寶密碼。隨後,他把一粒安眠藥放在礦泉水裏融化後,讓黃小姐喝下。

待黃小姐醒來時,天色已亮,她看到路邊大部份車子都是杭州牌照。「你為什麼要做這些事?」「因為生意賠了錢。我只要錢,3萬元就夠了。」車到余杭區境內,胡某用黃小姐的信用卡給自己買了衣服,在車上把身上有血的衣服換下,隨後又拿著黃小姐的信用卡刷卡套現1萬元,買了一條中華香煙。

9月27日下午,車子開到一家面館,胡某把她鎖在車上,買來面,拿回車上餵給她吃。吃好後,胡某又轉到一家煙酒店前,進店刷卡套現2萬元,還買了一瓶紅葡萄酒。到了郊區路邊,胡某把葡萄酒打開。「我陪你喝一杯吧。」黃小姐想穩住對方。

兩人邊喝邊聊,「我明天一定會放你回去。」胡某說。

女乘客機智應對 假裝做其女友趁機求救

當天下午,黃小姐聽到胡某的朋友打電話過來,約胡某吃飯。「你朋友叫你去,你就去吧,我一個人在車上害怕,你帶著我,就說我是你女朋友,我不會跑的。」胡某已經開始信任黃小姐了。過了一會兒,黃小姐手機響了,胡某把手機遞給黃小姐,是黃小姐一個客戶打來的,說的是業務上的事,黃小姐沒多說,說完就掛了電話。

也許是不再警惕,胡某沒把黃小姐的手機拿回去。

黃小姐提出要買點換洗的衣服,胡某帶她買好後,就到了他的朋友處。趁他們不注意,黃小姐悄悄發微信給爸爸,說自己被綁架了,並把位置發了過去……

當晚8時40分左右,黃小姐看著胡某與朋友們打牌,手機響了,她一看是臺州號碼,她意識到可能父親報警了。她馬上按掉,慢慢走到門口,胡某跟了出來。

打電話的正是浙江天臺城西派出所民警。當晚8時多,他們接到南京警方轉來的報警。「我沒報警,可能是我爸爸看到我沒回家報警了。」黃小姐怕胡某對她不利,趕緊解釋。

「我們是出來玩的。」當民警站在面前時,胡某說。民警感覺黃小姐臉色有異樣,於是將她叫到一邊。「救我!」小黃立即低聲喊起來,民警明白了,迅速控制住胡某。

經查,司機胡某今年25歲,2014年到了南京,開了一家洗車店。去年9月,他買了輛奔騰轎車,每月要還兩千多元的車貸,兼職做起網約車司機。洗車店生意也不好,虧了幾萬元,他借了高利貸希望能渡過難關。今年8月,高利貸到期,債主上門催討,加上車貸,他無力償還。

9月26日晚,他喝了點酒,接到黃小姐的網約車單後心生歹意。據了解,胡某一共搶劫了31,937元。在這起案件中,幸運的是黃小姐沒有受到傷害。

女教師之死 網約車安全問題浮現

網約車乘客缺乏完整的保護措施,安全問題是最大的疑慮。

《南方都市報》今年3月30日報導,深圳市交通、交警等部門3月29日約談滴滴、優步等5大網約車平臺,並公布幾項驚人數據:深圳網約車駕駛員群體中發現吸毒前科人員1,425名、肇事肇禍精神病患1名、重大刑事犯罪前科人員1,661名。

另一項數據也顯示,2015年深圳全市網約車共發生交通違規75.6萬宗、上報涉網約車交通事故共3,653宗、部份網約車駕駛員疲勞或帶病駕駛。

乘客與司機的糾紛更層出不窮,諸如彼此互控態度不好、衛生習慣不佳;有人質疑司機繞路超收費用,最後演變為互毆;也有多名乘客給司機打差評或是向平臺投訴後,遭到電話簡訊騷擾甚至詛咒,更有乘客因此收到過「死亡威脅」。

即使發生這些糾紛,多數民眾只是在網上抱怨,並沒有引起重視,直到今年5月,深圳一名夜歸鍾姓女教師遭網約車司機劫財殺害,才讓社會開始正視網約車的安全隱憂。

這名女教師年僅20多歲,遇害當天晚間透過網約快車平臺叫車,隨後失聯,她的丈夫報警後,隔天抓到兇嫌。兇嫌供稱,他在晚間接到女教師後,將車輛開至偏僻路段,持刀逼迫她交出身上財物,之後殺害這名女教師。

案件經報導後,許多乘客開始在網上或媒體投訴,乘坐的網約車真實牌號與手機上顯示的不一致,當時媒體直指網絡約車平臺普遍對司機素質的把關存在明顯漏洞,有評論建議應該由政府介入加強監管。

今年7月,歷經兩年時間反覆討論、修改的《網絡預約出租車經營服務管理暫行辦法》終於出臺,自2016年11月1日起施行。網絡約車雖然變成合法化的行業,但是依舊存在很多問題,這些問題的發生是人心不行了,人的道德墮落到非常可怕的地步,不改變人心,即使有再多的管理制度及法律約束,還是無法從根本上解決問題。△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