離婚女子罹重病 前夫家為其治病(圖)
 
2016-4-2
 



婆婆照料病重的媳婦。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陸瀟亭綜合報導)已經離婚的夫妻本來就是各自過各人的生活,繆海英怎麼也沒想到,自己離婚後半個月發現患急性尿毒症,這是種非常燒錢的病,已經離婚的她這時沒辦法了,只好找上剛離婚的前夫。

據《楚天都市報》2016年4月2日報導,2010年8月初的一天。36歲的繆海英發現自己的臉和腳都浮腫了,去了醫院檢查。檢查結果讓她五雷轟頂,她得了急性尿毒症,雙腎衰竭。

「剛離婚,心情本就煩透了,怎麼又突然患上這麼重的病?」該怎麼辦?此時繆海英想到唯一可以幫她的人就是前夫羅萬紅,然而當初離婚是自己提出來的,內心糾結是否該給他打個電話。

病情容不得她多想。繆海英一個電話打給正在青山打工的羅萬紅,簡述病情後,直接問他:「你還管不管我?」「管!我下午就回。」羅萬紅的回應給她吃了定心丸,支撐起她接近崩潰的心理防線。

果真當天下午,羅萬紅就回到她身邊,繆海英涼了的心瞬間有了暖意——兩人1996年結婚,一起生活了14年,雖說半個月前離了婚,但感情還在那。

次日,羅萬紅陪她到醫院就診。手術後,繆海英便開始一週三到四次的漫長透析生活……

前夫打工婆婆擺地攤 一次次救回她的命

兩人是悄悄離婚的,當時瞞著孩子,連雙方家人都沒告訴。此刻重病襲來,夫妻倆才將此前的變故向家人和盤托出。

婆婆鐘先愛聽後,心裏很急,但鎮定的定下基調,「雖然離了婚,但不能離家。要給孫子一個完整的家。你放心,我們家籌錢給你治病。」

以前,鐘婆婆擺地攤是為了給孫子攢學費,擺攤賺錢沒什麼壓力,多賺少賺無所謂。繆海英患重病後,只要不下雨,她每天早晨5時多就踩著三輪車奔向舉水河大堤上搶早市,賣點鞋墊、襪子等日用品。這些小物本身賺頭小,她至少會守個大半天,能多賺點就多賺點。

2015年以前,每月透析和用藥花費約在8,000元左右,繆海英的病情還算比較穩定,自己能自理,只有症狀變重或昏迷時才住院。每年大概住院3~4次,每次一週到半個月。通過醫保報銷一部份,羅萬紅四處打工掙錢,加上婆婆助力,日子勉強支撐。

然而,從2015年開始,繆海英的病情更趨嚴重,三度住院,每次住院都下病危通知書。每接到病危通知書,羅萬紅總是一個人扛著,不敢告訴任何人,懇請醫生不惜一切代價救治。

一道道坎都挺過去了,但醫藥費已經花了40多萬元,家裏也被掏空了……

哪怕只剩八千元 也不放棄一線生機

今年大年初二,繆海英病情再度惡化,羅萬紅將她送到醫院救治。醫生稱,她二氧化碳中毒,肺部也感染了。他一人守在醫院陪護,陪她聊天、為她洗擦、餵藥、餵飯,一天下來他只能打盹一兩個小時。

到第8天,病情不但沒有好轉,反而更加嚴重。此時,醫生通知他:「她快不行了,唯一辦法就是轉同濟或協和,可能還有點希望。」

幾個朋友都勸羅萬紅放棄,但他堅定的說:「有一絲希望也要救!」

揣著手頭僅有的8,000元,羅萬紅硬著頭皮叫醫生辦轉院手續並聯繫同濟醫院。到同濟後,繆海英的病情得到控制,但每天少則三四千元,多則七八千元的治療費用,讓他實在吃不消。

本來照顧她,羅萬紅一天只能休息一兩個小時,為籌治療費,他急得團團轉,哪裏睡得著,但他都沒向家人說,自己想辦法東拼西湊。

熬到繆海英病情穩定,羅萬紅才鬆口氣。從大年初二到上月初,她住院28天,他一直陪在她身邊,治療費花去六七萬。因她肺部感染呼吸困難,他專門花9,500元買來一臺呼吸機和制氧機。這9,500元是鐘婆婆和繆海英的弟弟妹妹湊的。

擔子雖沉重 但做不到見死不救

繆海英患病以來,家裏已為她花費50多萬元,其中有8萬元是鐘婆婆擺地攤賺的。現在家裏已沒了積蓄,用羅萬紅的話說,「這幾年家裏不知道什麼叫積蓄。」

鐘婆婆向親戚借錢為媳婦治病,親戚朋友們常勸她放棄,「這病不是一兩天治得好的,這個擔子你挑不起,還是放棄吧!」

「雖然離過婚,但她還是我媳婦。只要醫生沒說放棄,我是絕不會放棄的。」心慈的鐘婆婆堅定的回應。擺攤的幾個朋友被鐘婆婆的好心打動,曾借給她8,000元。

目前,身在合肥打工的羅萬紅則在電話中對記者坦言:「昧著良心過日子,我做不到!雖然她是離婚後患重病,是有很多人叫我不用管,但十多年夫妻感情,見死不救,我做不到,她娘家家境也不好,我不管她,誰管她呢?」難得的情義,患難見真情。網友稱讚:「這個丈夫是個真爺們!」

雖然鐘先愛母子倆靠打工、擺地攤東挪西湊給繆海英治病,但母子倆仍表示「虧欠她了」。鐘婆婆摸著繆海英的胳膊和腿,眼淚止不住往下流。「以前多好啊,現在真的是皮包骨了。我們家錢不夠,沒能治好她,虧欠她了。」

雖然不知道他們為什麼離婚,但有網友說:「一個當婆婆的能對已離婚的媳婦這麼好,一定是媳婦以前也對婆婆、丈夫好,要不然婆婆、丈夫也不會這樣,人都是互相的。」

患病期間,繆海英提出復婚。羅萬紅說:「復不復婚,我對你都不變。」去年11月,兩人又重新領取結婚證。

去年下半年,繆海英病情加重,無法自理後,住在娘家,由自己母親照顧。外出打工的羅萬紅仍放心不下她,每天都會給她打兩三個電話,若是得知她吃得還好,心裏就舒服點,吃得少,他又焦灼不安。

「不是他支撐我,我不可能努力活到現在,早就垮了。」靠呼吸機呼吸的繆海英語氣微弱地說,當時離婚也是一時之氣,很是後悔。

現在的社會太多的冷酷無情,這樣的前夫和前婆婆真的是少之又少,真心為這樣的男人和婆婆點讚。多些這樣的人,社會變得更加和諧。△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