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保户请村干部吃饭 花掉攒了3个月的600元(图)
 
2016-10-26
 



说起3年前为申请补助请乡、村干部吃饭的事,钟广福落泪了。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晏崇萱综合报导)9月20日,资阳市安岳县白塔寺乡增花村一位村民向媒体爆料,该村村民到村里办事,村干部均会暗示请吃饭或者送红包。该村一位小组长直言,办事请村上、乡上领导吃饭已成为该村的「风俗」。

据《华西都市报》2016年10月13日报导,9月21日,白塔寺乡增花村多位村民聚在钟广福家议论纷纷。最近几年,他们都曾为了办事,不得不请村干部吃饭。对于钟广福老人被迫请吃饭的经历,村民们很是气愤。因为这个独居老人一直无人照顾,平时靠着卖编竹背篓和在建筑工地当小工为生,收入很少。而为了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村干部一餐吃喝就花掉老人600多元,相当于他3个月卖编竹背篓的收入。

事情发生在2013年,钟广福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村里的小组长让他去填表,当时乡民政办副主任许大富和村支书杨秀光都在场。「杨秀光说这个事要请顿饭,说我领的钱多,办下来一个月有400多元,吃顿饭是意思意思。」钟广福回忆当时的情形说。

填表结束已是中午,「他们几个提上包包,说要去白塔寺乡上吃饭,喊我一起去。」钟广福说,乡上来的邹继德开车,将他们拉到白塔寺乡政府对面的餐馆二楼就餐,许大富点了菜。当时为了办事而请乡、村干部吃饭的,还有增花村6组组长莫英祥。

当时钟广福清点了一下人数,来吃饭的乡、村干部等共有11人。菜刚端上桌,就有人叫买烟,钟广福和莫英祥准备去买红塔山烟,可对方说至少要买20多元一包的玉溪烟,于是钟、莫两人只得下楼去买了12包烟。

「吃完饭,他们让我们去把帐结了。」钟广福说,当时他掏了600多元钱,交给莫英祥一起买单,身上只留50元。

随后,邹继德开车送钟广福回到8组路口,钟广福下车时又被索要50元车费。「那50元是我身上最后的钱,我只好给了他,其实往返总共才8公里。」钟广福说,至今他仍对那天的事记得很清楚,因为请吃饭的钱是他编了几个月背篓,到集市上卖掉才攒下来的。「一个背篓30元,一年我最多才卖得掉80个,也就2,000多元。请吃饭的600多元相当于我3个月的收入,被他们一顿饭就吃完了啊。」

孤寡老人钟广福3个月的劳动所得不过600多元,却被村支书杨秀光等人一顿饭就吃了个精光。钟广福能不心疼吗?

可再心疼这顿饭他也不敢不请。因为他要申请计划生育家庭特别补助,审批权就掌握在杨秀光等乡村官员手里,他们说行就行,他们说不行就不行。

在增花村,有钟广福这种遭遇的其实不只他一个。

给二孩交罚款上户口 请村干部吃两顿

增花村村民李华长年在广东务工,很少回老家。2015年12月,他的第二个孩子在广东出生,出院时,医院拒绝开具相关医学证明。「说我是二孩,当时属于超生,要回老家交了罚款才能开证明。」李华说。

2016年2月过年后,李华回到家乡,准备去找村支书杨秀光时,家里人说,可能要请村干部吃饭才行。李华说,多位村民也这样告诉他,他只得拿起电话,先跟杨秀光等人约定吃饭时间和地点。

「先请村支书、村主任、小组长一起吃了饭,才交罚款。」李华说,他的第一个孩子出生后,因为没有请村干部吃饭,上户口被推三阻四,最终孩子户口上在了外婆家,这次怕杨秀光再为难我。

「找村干部办一次事,就要请一次饭,这是规矩。」李华说,随后为第二个孩子上户口时,他又将村干部杨秀光、李玉彬、李强等请到村上一个小饭店吃饭,户口很顺利就上了。

李华算了一下,每次请村干部吃饭开销超过300元,两次就将近700元。「在农村办事,很多时候要经过村干部之手,有钱请吃饭就好办事,没钱请就难办。」李华说。

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 风俗就这样

9月21日,记者在增花村采访时,七八位村民均称要反应杨秀光等村干部要求请吃饭的事情。

村民们说,其它人办事被迫请吃饭,大家忍忍就过去了。但钟广福是个孤寡老人,本就没钱,他请的这顿饭村里人都知道,对此也最感到气愤。而在村子里,办事需要请村干部吃饭已成风。

「办事就要请干部吃饭,在我们村就是这样的风俗。」和钟广福一起请乡、村干部吃饭的莫英祥说。

增花村6组村民罗兰国说,2014年家里建房批地基时,他请村支书杨秀光、村主任李玉彬等人吃饭后才办下来,生二孩上户,也是请吃了饭才行。

村民周正全说,在增花村办事确实要请村干部吃饭,我家危房改建,杨秀光让我赶紧修,修了有1万元补助。周正全说,现在房子早已修好,但是他并没有拿到这笔补助,因为我穷,没有钱请村干部吃饭。

村支书辩称:不吃对不起人家

那么杨秀光为何敢如此公开变相勒索村民呢?这固然是因为钟广福等村民有求于杨秀光们,但更重要的则是因为他们的官帽子是上级给的,他们知道像钟广福等这些无权无势的村民根本奈何不了自己,只能听凭自己摆布。

这么变相勒索村民本来就够无耻的了,但更无耻的是杨秀光居然连钟广福这样无依无靠的孤寡老人也不放过。

而最无耻的是杨秀光面对媒体的追问,竟称他参加钟广福请的饭局是出于无奈。「农村嘛,不去吃觉得对不起人家。」明明是他亲口对钟广福说:「这个事要请顿饭」,「吃顿饭是意思意思」,到头来却成了好像是钟广福主动要请他吃饭,他是因为拒绝不了这份人情才违心去吃饭似的。

这哪里是什么「人民公仆」?分明就是一群泼皮无赖!这样的泼皮无赖居然管着一个村,这样「风俗」能好吗?据网友的响应,像杨秀光这种人不是个别地方的现象,可以说是普遍都是这个样,希望纪委多去基层查查吧!查查救济扶贫等惠农的政策和物资,真正发放到政策对象的老百姓手里还有多少?底层百姓说:大老虎虽离我们远,但苍蝇整天扑脸真让我们活不得、死不得,急需政府下猛药。△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