唐荊陵案再開審 便衣黑傘陣阻採訪(圖)
 
2015-7-24
 



庭外有便衣人員以黑傘陣阻擋記者拍攝和採訪。

【人民報消息】被當地政府指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廣州維權律師唐荊陵、維權人士袁新亭及王清營一案,於7月23日、24日重新開庭。從7月21日開始,廣州當地的維權人士陸續被旅遊、被管控。湖南的公民因為準備前往當地聲援被國保恐嚇。

唐荊陵、王清營及袁新亭於去年5月16日被廣州警方以「涉嫌尋釁滋事」的名義刑事拘留,案件兩度退回補充偵查。警方提審唐荊陵涉嫌的7項罪名,主要是他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發起六四靜思節、4.29林昭紀念日、廢除戶籍隔離等。

案件於6月19日在廣州巿中院首度開庭,律師向法官提出違反程序法,包括隠藏證據,扣起唐荊陵自我辯護詞等,並提出審判人員回避的問題,均被法庭拒絕,3名被告唯有解聘律師,法官宣布休庭。

唐荊陵、王清營及袁新亭的3名代表律師,7月22日分別到廣州巿第一看守所會見。其中唐荊陵代表律師葛永喜會見後表示,唐荊陵的精神及健康狀況很好,他們討論開庭事情,重點談及他的非暴力理念,唐荊陵所做的是公義事情,不構成犯罪,他對自己很有信心。

王清營代表律師吳魁明亦指,今天曾到看守所會見,王清營精神狀況不錯,他們充分交流開庭意見。吳魁明在庭審前被當地政府談話,但沒有作出警告。

7月23日8點半在廣州中院第十二法庭第二次開庭審理。一大早,法院外就布滿大批警察及便衣與幾十輛警車,警察用黑傘阻擋記者拍攝法院。前去廣州市中級法院門前要求旁聽的各地的數百位公民,遭到大批打著黑傘的警察,利用龐大黑傘的掩護,秘密抓捕。

現場聲援人士披露:早上8點多公民賈榀、李原風被警方雨傘陣包圍帶走,10點50分歐陽經華、邵澤海、齊龍被帶走,11時20分,賴佰老人在現場大喊唐荊陵無罪被強行帶走。隨後佛山珍姐、楊匡的媽媽、張愛嘉、老曾失聯。中午11點半左右,他們被警察押上警車帶到廣州警官學校球場關押。美國領事前去旁聽則被擋在鐵欄之外。

據了解,王清營的代理律師是四川律師冉彤、廣東律師吳魁明;唐荊陵的辯護律師是北京燕薪、廣東葛永喜;袁新亭的辯護律師是湖南文東海、廣東胡新範。10多名家屬出庭旁聽,庭審中午休庭40分鐘,下午約5時結束。

唐荊陵其中代表律師葛永喜表示,今早庭審開始時,發生較多衝突,其中被告王清營向法官要求提供審判委員會人員的名單,如果有利益衝突,他們有權利申請審判人員回避,法官僅口頭讀一下,但聲音很小聽不見,王清營再次要求提供被打斷,雙方激烈爭辯,之後庭審開始。此外,律師也有申請證人出庭作證,但全部被駁回,其它證據也不准提供,律師質疑證人證詞。葛永喜指,唐荊陵、王清營及袁新亭表現挺好,庭審明天繼續。

7月24日下午,廣州三君子——維權律師唐荊陵、維權人士袁新亭及王清營被控「涉嫌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罪」一案,經過二天激烈的庭辯之後審理結束,法庭將擇期宣判。

唐荊陵律師他的自辯詞中也說:「控方使用的我本人的筆錄是2011年2月至8月被廣州市公安局關押並通過刑訊逼供而取得的。因此,我提出了非法證據排除,並向檢察院提出控告,追究筆錄上可顯示的警員以及其直接領導者的刑事責任。」

他表示推動公民不合作運動,包括三個方面:一是促進自發的公民不合作的增加;二是促進自發的公民不合作的提升;三是推動自覺的公民不合作運動,帶來民主和自由的中國。

他認為,如果一個政府通過其一連串的行動明確告知民眾,發表和平的觀點都是「煽動顛覆國家政權」的話,從道義上來說,這種統治就屬於應當被顛覆的暴政。今天的審判,也無非只是阻撓他傳播「公民不合作運動」這種理念的一環。

最後他強調,當一個人恢復了作為人的自覺,選擇遠離邪惡,自然就體會到善之力量。

唐荊陵在最後陳述,表達20年來推動「非暴力不合運動」的艱辛,並希望中國能走向自由民主的國家。

出庭旁聽的唐荊陵妻子汪艷芳指,丈夫就兩份自辯材料作出陳述,他針對20年來自己的一個理想,他想推動非暴力公民不合作運動,他想為這個社會國家及子孫後代謀褔址,最後唐荊陵哭起來是因為經歷很多,2011年他被刑訊逼供不但自己經歷痛苦而且導致親人離世,2014年他的母親因此而去世,讓唐荊陵感到內疚。

汪艷芳說:他的兩份自辯材料作出陳述,講述他20年的經歷,他所遭受到的困難、所遇到的一些事情,他的追求、他的目標,他不僅為了家人,他希望中國能走向自由民主的國家。

此外,唐荊陵感謝王清營、袁新亭支持他的觀點,現在一起面對審判,並感謝陪審人員及國際媒體、外國人權組織的關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