受访的辛子陵是少有的明白人(图)
 
陈东
 
2015-7-12
 



国防大学退休教授辛子陵

【人民报消息】1935年出生的辛子陵,原名宋科,中国传记作家,中共党史学者,国防大学退休教授。

2015年6月24日,80岁的辛子陵接受澳大利亚SBS记者周骊女士第5次访谈,7月8日由澳洲广播电台播发,并形成文字。

前4次访谈是什么内容不知道,这次访谈,周骊女士问的几个问题都非常敏感,辛子陵的回答证明他在大方向上头脑清晰。

下面让我们看看这次访谈的内容:

周骊:北京「8·31」政改方案被香港立法会否决,成为世界舆论对中国形势观察和判断的一个看点。普遍认为中国政府大丢面子,请您谈谈看法。

辛子陵:要正确认识中国的形势和走向,有一个前置条件,就是必须看清中国政府和执政党的现状。表面上看中国政府是以习近平为主席的中央政府,和以习近平为总书记的共产党。实际上执政党是分裂的,套句老话事实上存在两个司令部,以习近平为首的改革派组成的司令部,和「江核心」操纵的反对派,一个地下司令部。反贪打虎斗争是两派激烈斗争的表现。

18大组建领导班子时,江泽民还占着相对的优势,7名常委他推荐了三个,刘云山的票数少于汪洋,但江坚持要刘上,胡习只好让步,让汪洋下。现在这个常委班子,习、李、王是核心,俞正声是代表邓家的,站出来支持习李王,改革派稳占了4票,是多数派,但只是相对的优势,张刘张掌握着常委的七分之三的权力。所以表面统一的中央政府和中共中央,经常出现两种声音。

外国观察家和中国百姓,把好事坏事,善政虐政,都挂在习近平头上,就是不知道有些事情(虐政)不是习近平的决策,有些事情是反对派故意给习近平抹黑。像重判铁流,打压《炎黄春秋》,都是反对派搞的。习近平不能放下反贪打虎的大事来跟这些豺狼狐狸在小事上纠缠。反对派就是要转移斗争大方向,在次要问题上与习近平缠斗,掩护「江核心」。像《炎黄春秋》问题,不改革整个意识形态,在列宁主义的基础上争论,是扯不清的。将来历史会证明,《炎黄春秋》是正确的,龚云之流不过是文革中的「梁效」还魂。

香港事件是那七分之三的权力发力的结果。先是刘云山制造了「香港白皮书」,修改基本法,强调「一国」,淡化「两制」,配合张德江出台「8·31」政改方案。目的在于挑动几十万人占领中环,瘫痪香港,逼习近平下开枪镇压的命令。习近平识破他们的阴谋,沉着冷静,要他们妥善处理危机,但严厉拒绝他们开枪的建议。习强调坚持「一国原则」和尊重「两制差异」。

为逼习近平下水,人大常委、社科院副院长李慎明还在人民日报发表文章,扬言人大有权罢免国家主席,逼习近平表态支持。

至于谁输谁赢?谁丢面子谁得面子?就香港和北京,地方和中央来说,无输赢,回到了基本法,回到了原点。2017年的选举仍照基本法规定的《香港特别行政区行政长官的产生办法》进行,由800人组成的选举委员会选举产生。

若从党内斗争来说,是江核心地下司令部的大失败,张刘自取其辱,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而习近平严厉拒绝了他们武力镇压的意见,保护了香港的市民,保护了民主力量,在香港市民中提高了威信,在全国人民中提高了威信。

从香港白皮书的发表到「8·31」政改方案出台,这是一个城府很深的政治阴谋。实际上是为习近平布设「六四」陷阱,企图借香港人的血肉,把习近平拉下马,为大大小小的「老虎」们创造逃脱被清算、能东山再起的机会。江派这个阴谋是完全失算、彻底失败了。

从习仲勋到习近平,对香港有特殊的认知。这是香港人必须了解的。

在邓小平的支持下,习仲勋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的实际开拓者。

习仲勋创造的深圳模式,实际上是「走香港人的道路」,香港引领深圳,深圳引领全国。这条道路改变了毛泽东的「走俄国人的道路」的航向,又超越了刘少奇所要坚持的新民主主义,是把目光转向了西方文明,转向了WTO,转向了世界共同市场。这是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与世界文明接轨的关键一步。

周骊:周永康终于走完了审判程序,判了无期徒刑,世界舆论普遍认为判轻了,高高举起,轻轻放下,是反贪打虎的尾声。您怎么看这个问题?

辛子陵:我冒昧的说一句,这是没看懂中国政治的误判。在中国,最希望判周永康死刑的是江泽民。他写条子给政治局常委,明确表达了这样的意见。因为镇压法轮功,活摘人体器官的很多指令,都是江泽民直接向周永康下达的。让周永康活下来就是保留江泽民反人类罪的活证据。这在未来的决战中是有大用场的。周案了结,不是反贪打虎的尾声,而是反贪打虎压轴大戏的序幕。有三件事请新闻界朋友留意:

第一件,宣判周永康的第二天,江苏出版社推出一本新书,在封面上「庆亲王」、「你懂的」六个大字上下排列,赫然入目。全国人民都看懂了,继周永康之后,清算曾庆红这只巨虎被提上了日程。王岐山开始过问鲁能的问题,这是曾庆红的软肋。

第二件,从今年5月份开始,大陆法轮功修炼者和他们的家属被允许向中国检察院和法院控告江泽民。据明慧网6月14日报道,从5月底到6月11日,他们已经收到3946位中国公民控江的刑事控告书副本。从6月12日到6月18日,又增加了5千多人,总计近万人控江大潮正在兴起。(现在已知的有八万余封告江信已寄出)

第三件,周永康被判刑后,《人民日报》迅速发表评论文章,再次提及「铁帽子王」。文章称「无论权力大小、职务高低,没人能当『铁帽子王』」,并强调,「一定能打赢这场攻坚战、持久战」,释放的绝不是止步收兵的消息。

15年前有个名叫王杰的法轮功修炼者状告江泽民,立马被捕,收监迫害而死。今昔对比,中国确实处在政治大变局的前夜。有可能是今年下半年解决曾庆红,明年解决江泽民问题。(访谈完)

辛子陵的以上谈话证明他看懂了中共体制下发生的是正邪大战,而且支持以习近平为首的体制内的正义力量。

据我们估算,今年就可以解决江。不过,江临死前必然拼命挣扎,近期为了转移对控江告江大潮的关注视线,江家以及江系恶势力就故意制造股市的空前恶性大跌。其实,这不仅没阻止的了告江信的源源寄出,反而把江的极度恐惧和绝望的内心世界渲泄的淋漓尽致。

不管江搞出什么恶性大动作,也不管江还会再搞出什么恶性大动作来试图拖延被绳之以法,其被押上审判台只是个时间问题,因为结局已经定在那里了,「人」不可能改变。人所能做的,就是从体制内的正邪大战中选择自己的未来。△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