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人莫欺心 報應警世人(圖)
 
雲浩
 
2015-6-12
 



古語雲「人在做,天在看。人可欺,天不可欺!」

【人民報消息】為人切莫欺心!欺心指自己欺騙自己、昧著良心。古語雲「人在做,天在看。人可欺,天不可欺!」提醒人們要時時刻刻觀照自己的起心動念、所作所為,是否符合天理。有人認為自己幹壞事隱蔽沒人知道,以為可以瞞過別人,殊不知可以瞞過人,卻不能瞞過天地神明,不能瞞過自己的良心。

毀謗他人折福

明朝時,宋之信與常不器是同窗學友,二人學業相同,才華出眾。其中常不器更加出名,考試常居第一,宋之信居第二。

宋之信心中不服氣,想陷害常不器,正好到了府試時候,二人被選上,原來的卷子上的批語,常不器更優於宋之信。宋之信更加妒嫉,便捏造眾童子(習舉業而未考取秀才的讀書人)書信,誣告常家富豪用金錢找通關節,因而想得第一。他把這些偽貼子張貼在府衙前,郡侯雖然知道這是誣告,但認為既然常不器有這樣的議論出現,就不便於名列第一。結果,把常不器的名字排在第十名後。

宋之信與常不器見面後,就指天地怨神明不公道,罵捏造毀謗之人,裝出一副打抱不平的樣子,常不器也未懷疑這事竟然就是他幹的。學院(主持院試並督察各地學官的官員)按臨,二人都被選中,同到省上考試,監考認為宋之信文章好,呈到堂上推薦,主考也很欣賞宋之信的文章,已決定把他列為第一。

到了張榜之日,監考官取考卷加以校勘,想不到蠟燭落下燈花兒,將卷子燒完。大家都感到奇怪,於是把書經作為備卷,排列名次,自備卷獲得第一名的是常不器。常不器後來歷任顯官,宋之信還沒等到成為貢生就死了。

機詐深 禍亦深

過去太倉沙溪鎮有個富民姓沈,凶狠暴戾,為富不仁。有和他地界相鄰的,必設法占過其界,最終奪為己有。人有網罟車犁之類,必設法借來偷偷給人家弄壞,因為擔心侵害自己的利益。

鄰居劉智金父子都從事雕工行當,技藝很高超,他們的刀具都是從雲南弄來的,銳利無比。沈某建造房屋,雇劉氏父子在梁柱上雕刻各種花版。劉氏父子每日勤勤懇懇,精雕細刻,半年才完工,沈某卻少給工錢。劉氏父子與他講理,他卻懷恨在心。

一天南京報恩寺要造五百羅漢,訪得劉氏父子有名,雇他們幹這活,給了定錢,定了日子。沈某知道後就暗中伏人裝成客商,與劉氏父子同行,假客商在途中把他們的刀具全部弄壞,就逃走了。

劉氏父子到了寺院,正好有本地工匠爭活兒,劉氏父子因器具都壞了,又是在異鄉,就不敢再爭攬這活兒。就幹些零碎活兒,以償還定錢,完工後空手而歸,身無分文。父子仰天嘆息,每天叫冤,卻不知那損壞工具的人是沈某指使幹的。

沈某幹壞事日甚一日,自以為詭秘,別人奈何他不得。他兒媳勸他說:「您造的罪孽也夠深的了,倘若上天降罰,何處逃避?」沈某大怒說:「我有什麼罪,會招到上天懲罰?你敢惡言咒我,這是不孝,留你在這兒有什麼用?」於是就把兒媳驅逐回娘家。兒媳離家行不上一裏,忽然雷雨大作,她忙躲在樹林中,遠遠望見雲中隱隱有一條龍沖入其家,席卷震蕩,所有家產一無所遺,一家老幼都死去。只有她因被驅逐回娘家獲免。

(資料來源《太上感應篇例證》)△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