习仲勋的容和忍与江泽民的戮和狠(下) (多图)
 
——专题:君子与恶兽的根本区别
 
萧良量
 
2015-3-19
 



江泽民在位时被外国记者拍摄下来的凶狠瞬间。



卖国贼江泽民的丑态被外国记者定格!

【人民报消息】(接上)没有任何一个国家的领导人在位时会像江泽民一样被外国媒体拍摄下那么多丑态百出的照片来,揭露出那么多丑闻来。而且还是癞蛤蟆托生成「人」的坏家伙。

从江泽民1989年5月当上中共总书记以来,一路走来一路留下血迹。六四之后,一次对外记者招待会上,一位外国记者问江泽民:一「六四」女大学生在服刑期间被五个男犯人轮暴时,江立即给予回答:「她是罪有应得!」

江当政时期:军队医院争抢死囚活鲜器官

2015年两会期间,大陆退休军医蒋彦永揭露了中共活摘器官的内幕,他表示,军队医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的行为,甚至到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

蒋彦永日前接受香港有线电视访问,他踢爆军中腐败内幕,并称军队医院普遍存在擅自移植、买卖死囚器官的违法行为,甚至连301军方总医院都要派车到刑场拉死囚争抢活鲜器官。

实际上「争抢活鲜器官」这是个客气的说法,其实就是争抢活人进行活体摘除。

蒋彦永表示,大陆肝移植源来自被处以极刑的死囚,包括301解放军总医院、北京军区总医院等都设有「器官移植中心」,这些部门主要是做器官移植和买卖等违法勾当,经济效益很高,也是医院和医护人员灰色收入的主要来源。

还有,这些死囚是按需处死的,他们的血型等一切数据早就已经在军队大医院里存档,为了能弄到活人器官,军队医院和公检法等频繁串通,只要有死囚要枪毙,早早就派车到刑场接尸。为什么会争会抢呢?有时是价钱给的不符合理想就一尸两卖,有时是几个头头你也偷卖他也偷卖,就撞车了。

这些符合活摘器官指标的犯人肯定不能打死,需要眼角膜的不能打在头上,还需要其它器官的,不能打在身上。反正一枪要打在不致命处,还不能打到要摘除的器官部位,然后当场在特殊制作的手术车上摘除器官,并立即返回给等在医院手术室里的患者移植。其摘除器官的手法惨无人道、令人发指。这不是救死扶伤,这是为了自己的灰色收入。而很多被处死的是无辜者。

江泽民指示:印尼排华暴行是印尼的内政

江泽民的戮和狠是全方位的。连无意中发现宋祖英有中南海通行证(又称红卡)的27岁天津女歌手谢津都被灭了口,还有人大副委员长成克杰因为宋祖英的妒忌心而被判了死刑。再谈远一点的,1998年印尼排华事件。

1998年5月13日至16日印尼发生的震惊世界的排华事件,正是江泽民手握党政军三大权时期。

事件刚发生时,印尼政府非常紧张,察看中共的态度。江泽民下达指示:「印尼发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内政,对此报刊不报导,政府不干涉。」很多面临死亡的华侨跑到中使馆要求庇护,结果被无情的推了出去,中领馆任华人华侨被印尼暴徒杀害。

这是一个看似偶然的拌嘴事件引起的,竟招致印尼华人财产遭到大规模的抢劫破坏,四天内两千多名华人被杀死。令人怵目惊心的图片显示暴徒把华人的头、大腿等砍下来拿在手里炫耀;数百名华裔妇女被集体强奸凌辱,有些人甚至被奸杀,曝尸街头时女死者阴道里还插着扫把,惨状令人无法目睹。




(左)曝尸街头的华人女死者,阴道里还插着扫把,惨状令人无法目睹。
(右) 被暴徒杀戮的华人,头、大腿等砍下来堆积在街头,怵目惊心!

一位印尼华侨回忆说:98年排华时我刚好去美国出差,躲过死劫,我的姐姐、嫂子曾跑到中共驻印尼大使馆哭着求救,给他们下跪,请他们收留几天,让她们度过难关。但使馆人员说上面有命令,一个也不能收留。结果我的姐姐、嫂子都被印尼暴徒强奸后杀死!

当时,美国国会和联合国人权委员会都发表声明加以谴责,很多国家政界领导人和社会团体纷纷对印尼政府进行了强烈指责。新闻媒体进行了大量的揭露和报导。全世界的海外华人情绪激愤,他们强烈要求中国政府进行谴责。

时任国家主席江泽民竟然指示说:印尼发生的暴行是印尼的内政,对此国内报刊不报导、政府也不干涉。「中国对印尼的巨额援助,仍然按照原来计划进行」。

世纪大洪水死近两万人的真正原因




1998年世纪大洪水死近两万人是因为江泽民不肯分洪!

江泽民属虎,1998年是虎年,是江上台近10年的第一个本命年。那年遇到长江大洪水,必须得分洪才能减少损失。但江当时认为分洪、主动决堤,就等于挖断了自己的「龙脉」,影响到自己的权力地位。于是决心严防死守,决不开闸泄洪。

长江大堤终于抵不住世纪大洪水而被冲垮。从1989年8月5日深夜3点到第二天下午,短短的二十四小时里,天塌地陷,数十公里内一片汪洋,洪流滔滔,哀鸿遍野。

8月6日到7日,除了一部份爬上大树、高楼的幸存者被救助以外,全县1.1万人失踪。事后,湖北嘉鱼县的民政部门内部统计得知,全县两次决口期间,在洪水中死亡及失踪妇女、儿童及老年人1.1万人,官兵及民工1千多人,很多家庭妻离子散,有一些家庭全数葬身洪水,连尸体都没有找到。

8月5日那天,长江下游的九江段、江心洲一同溃口。8月7日九江长江主干堤决口,官员们一时间手忙脚乱,像热锅里的蚂蚁急得团团转,指挥员手足无措,下令胡乱向决口处抛进物品,只要能装的物资都向决口倾倒,推进大米、稻谷、黄豆等粮食达500万吨,大卡车50多辆,炸沉船只18艘,后来调集一支来自张家口地区约200人的堵漏特种兵团,采取了外围打桩,固定铺板,灌注泥石堵口,才把决口堵上。

江为了保其「龙脉」,拒绝启用荆江分洪区泄洪,此次溃堤共造成了82亿元的直接经济损失。除排洲湾死亡1.2万人外,外江民垸合镇垸、九江段、江心洲及九江长江的四次溃口共死亡平民百姓6千多人,损失财产达500多亿元。

到了8月中旬,已有2.4亿人因洪水肆虐而撤离家园,与此同时,天气炎热,洪灾地区又爆发了传染病……,在江泽民的天平上,洪水灾区亿万民众的生死远远不如他的「龙脉」 重要。上海坊间知道其底细的人说:癞蛤蟆哪里有什么「龙脉」?!

江执政的九十年代军队活摘器官技术已纯熟

前几日,一位沈阳陆军总院实习医生披露亲历军队活摘器官的恐怖经历,发生的时间在九十年代,是江泽民执政时期。

他说:推开门之后,只见4个体格强壮的军人押着一个人过来。

我看到他的喉部全是血,正在流动的鲜红色的血,整个喉部被血流的模糊,看不清伤口的形状,但可以肯定有伤口。(注:后来才知道,为了不让他发出声音,喉管先被切开)

这时,所有医护人员在护士的协助下迅速穿好手术服,包括帽子、口罩、手套,只留2只眼睛。我当时充当的角色是助手,负责剪断动、静脉、输尿管。护士长马上用剪刀把他衣服剪开,然后用消毒液在他的整个腹部到胸部,大面积消毒3遍。

这时,其中一个医生拿着手术刀,从剑突下(胸骨下)作切口,一直划到脐部,作一个大切口。当时他的腿在抽搐,他的喉部已经发不出来声音。然后医生把整个腹腔打开。当时,血啊、肠子啊一下就冒出来。一个医生把肠子往对面一推,很快就取到一侧肾脏;对面的医生负责取另一侧的肾。

只听到医生说让我去剪动、静脉。当时要求必须留出来一截做吻合用。当我用伸出去的剪刀一剪下去,血一下就喷出来,身上,手上喷的全是血。这血还在流动,证明人是活的。

医生动作非常熟练、速度非常快。当时,左右两个肾脏都取出来了,肾脏已经在医生手里了。另一个护士拿着一个恒温盒,取出来的脏器就放在恒温盒里。

(医生让实习医生去取眼球,他已经吓的瘫倒在地上)。

他回忆说:这时,对面的医生,用左手手掌把他(被活摘器官的年轻人)的头狠狠的摁在地板上,2个手指把他的上眼皮把住,右手拿止血钳一剜,整个眼球就出来了……

当时,我不能再做什么了,我在发抖,全身是汗,处于虚脱的状态……

周永康的长子周斌用法轮功修炼者顶包死囚后,再卖器官


周斌与10名澳洲男女在澳洲赌城的游艇上
寻欢取乐,照片正中唯一亚裔男子是他。
已经被判刑入狱的原公安部部长助理、经济犯罪侦察局局长郑少东是周永康的铁杆亲信,也是江系重点培养的接班人。

郑少东在2009年初被抓捕后,供出周永康的长子周斌的许多犯罪问题。据他交待,周斌利用父亲周永康的影响力介入司法案件,收取巨额金钱后为犯事的人「平事」和「捞人」。周斌曾收取2000万元后,把甘肃二号黑帮头目捞出狱,而此人涉嫌杀人,其手段残忍。

周斌在这过程中收取数额巨大的金钱利益,因其父是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他只需付给相关司法人员数十万元好处,就可以把死囚犯换成法轮功修炼者。在中国的司法系统里,调包一个死囚犯的黑市价格大约是300万元人民币。

周斌收取2000万元为一个真正的死囚「平事」和「捞人」后,死囚犯改名换姓后被洗白再回社会犯事儿。而把死囚犯换成被关押和被秘密关押的法轮功修炼者,就面临着周斌的又一笔交易──贩卖器官。说是执行死刑,其实是把法轮功学员押到器官移植手术地点,活摘完他们的器官,然后让他们活活疼死。周斌还会得一大笔贩卖器官的巨款,这些暴利使周斌变的和他父亲周永康一样,成了人面兽心的恶鬼。

周斌介入司法案件收取钱财在一些省份并不是秘密,尤其在甘肃、山西、辽宁,他使一些难以置信的重大案件未获应有的审理。例如,最高法院有个案子是,警察用开水从头到脚的浇嫌犯致其被活活烫死,但周斌在拿到一亿元好处费后,摆平此事,涉案警官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是在最高法院有据可查的案子。

副部级官员郑少东在2009年初把自己的直接老上级周永康和他的儿子周斌(亦称周滨)够格枪毙的罪行供了出来,但是周永康2013年3月到任后按照手续退休,周斌到2014年才批捕。可见周永康的后台江泽民并不是只牙齿掉了的老虎。

薄瓜瓜叫板江泽民:要死我们一起死


江泽民经常像蛤蟆一样吐着舌头。
2013年8月19日,@薄家族人在新浪微博发布帖文:「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也不能让熙来夫妇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只不过他们俩开了头。」

薄熙来案一审判决无期徒刑后,「@瓜瓜薄2013」发布微博说:「公诉书还是把我牵涉进来了!别怪我不义了:对某一气功团体和异议人士进行器官摘取和尸体加工的指控,不能让父母独自承担!那是当时上面高层有相应政策,特别是得到了某首长的支持,是当时大气候下进行的!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只不过他俩开了头。要死大家一块死!」

要死,和谁一块死呢?当然是「某首长」江泽民!

看到了吗?「全国各地许多部门都在做,公检法部门、军队、医院都在参与……」薄瓜瓜为父母喊冤披露了一个铁的事实:整个国家机器十几年来不停歇的实施一个庞大的对好人「群体灭绝」的计划,这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的权力和能力可以完成的。唯一可以完成的人就是始作俑者、中共三呆婊江泽民。

开始镇压法轮功的时候,江泽民向美国政府提出要用5亿美金引渡法轮功创始人回国。为什么呢?因为法轮功创始人教人按照「真、善、忍」做人,使人逐渐从「为私为我」变成一个利于国家、民族和社会的完全「为他利他」的好人。这与江泽民把人变成鬼的做法完全背道而驰。

因此,没镇压前,学炼法轮功的人有一亿人,当时所有的政治局常委家属都有炼过,江泽民妒忌心大起,曾对他老婆王冶坪高声大叫:都信李洪志去了,谁还来信我这个总书记?!

高智晟律师给中央写了三封公开信遭到江系残忍的「性」酷刑

被授予「中国十佳律师」之一的高智晟,在经过亲自调查后,给胡锦涛温家宝写了三封公开信。信里的内容都是他亲自采访受迫害的法轮功修炼者之后写出来的,他呼吁停止迫害这些信奉「真、善、忍」的好人。结果,江泽民利用公安机构把他折磨到脸形都变了。

在2007年11月28日写就的《黑夜、黑头套、黑帮绑架 (遭性酷刑自述)》,是他两个月前刚刚亲身经历的酷刑,罪名是替法轮功鸣不平,其叙述触目惊心。下面是部份摘录:

2007年9月21日夜20点左右,当局口头通知说让他去接受例行的改造思想谈话。从那天开始,这位仅仅是同情佛法修炼者的优秀律师就每天经受令人难以置信的性酷刑。

我的头套猛然间被人扯下,眼前一亮的同时,辱骂和击打开始了。「高智晟,我操你妈的,你丫的今天死期到啦,哥几个,先给丫的来点狠的,往死里揍丫的」,一个头目咬呀切齿吼叫道。这时,四个人手执电警棍在我头上、身上猛力击打,房间里只剩下击打声和紧张的喘气声。我被打得趴在地上,浑身抖动不止。

「别他妈让丫的歇了 」,王姓头目吼道(后来得知之姓王)。这时,一名个头一米九以上的大汉抓住头发将我揪起,王姓头目扑过来疯狂抽打我的脸部,「操你妈,高智晟,你丫的也配他妈穿一身黑衣服,你丫是老大呀,给丫的扒了 」。我迅速被撕的一丝不剩。「让丫的跪下 」,随着王姓头目的一声吼叫,后小腿被人猛击两下,我被打扑跪在地上。大个子继续揪住我的头发迫逼我抬头看着他们的头目。这时,我看到房子里一共有五人,四人手持电警棍,一人手持我的腰带。

「你丫的听着,今天几位大爷不要别的,就要你生不如死,高智晟我也实话告诉你,现在已不再是你和政府之间的事啦,现在他妈的已经完全变成个人之间的事啦,你丫的低头看一看,现在地上可一滴水都没有,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你他妈一会就会明白这水从那里来 」。王姓头目在说这些话的时候开始电击我的脸部和上身。「来,给他丫的上第二道菜 」,王头目话落,四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感到所击之处,五脏六腑、浑身肌肉像自顾躲避似的在皮下急速跳躲。我痛苦的满地打滚,当王姓头目开始电击我的生殖器时,我向他求饶过。我的求饶换来的是一片大笑和更加疯狂的折磨。王姓头目四次电击我的生殖器,一边电击,一边狂叫不止。数小时后,我不再有求饶的力量,也不再有力量躲避,但我的头脑异常的清醒。我感到在电击时我的身体抖动的非常剧烈,清楚地感到抖动的四肢溅起的水花。这是我在几小时里流出的汗水,我这时才明白「呆会地上的水就会没脚脖 」之意。……

这时,有一根电警棍塞到我的嘴里,骂声也一同而至:「你丫的头发怎么这么不经揪?看看丫的这张嘴和别人有什么不一样的,还不是要吃饭吗?饿,丫的配吗? 」但电警棍塞进嘴里后并没有用电击我。正不知所故,王姓头目发话:「高智晟,知道为什么没废掉丫的嘴吗?今晚上几位大爷得让你说上一晚上。甭跟大爷们扯别的,就说你搞女人的事。说没有不行,说少了不行,说的不详细也不行,说得越详细越好,几位大爷就好这个。大爷们吃饱喝足了,白天也睡够了,你就开始讲吧 」。「操你妈,你丫的怎么不说呀,丫的欠揍,哥几个上,王头目大叫 」。大约三支电警棍开始电击我,我毫无尊严地满地打滚。十几分钟后,我浑身痉挛抖动得无法停下来。我的确求了饶:「不是不说,是没有 」,我的声音变得很吓人。「哥几个,怎么搞得呀,伺候了几天怎么把丫的伺候傻了?给丫的捅捅『灯』(生殖器),看丫的说不说 」。接着,我被架着跪在地上,他们用牙签捅我的生殖器。我至今无法用语言述清当时无助的痛苦与绝望。

在那里,人的的语言,人类的感情没有了丝毫力量。最后我编了先后与四名女子「私通 」,并在一次一次的折磨中「详细 」描述了与这些女人「发生性关系 」的过程。直到天亮,我被抓着手在这样的笔录上签了名,按了手印。「半年内让丫的变成臭狗屎。这事整出去,你身边的那些人会像饿狗碰了一嘴新鲜屎一样高兴的」王头目大声说。……

这只是律师高智晟遭到的第一次酷刑,而且是比较轻的一次。他仅仅是一位同情佛法修炼者遭遇的普通民众,仅仅是一位反映真实情况者。

习仲勋担任全国人大副委员长和中央书记处书记的同时,还担任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制委员会主任。他一直想制定《不同意见保护法》,「规定甚么情况下允许提出不同意见,即使提的意见是错误的,也不应该受处罚。」

但是,这个《不同意见保护法》不但没有制定,习仲勋本人却因为不同意六四镇压学生,而于1990年被提前三年解除人大副委员长职务,离休回家。而六四的最大受益者江泽民不但当上党总书记,手握党政军大权,而且至今还在利用底下那些获利者与习近平交火,阻止习近平把鬼国恢复成认祖归宗的中国。

江泽民想让基层警察替死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会,江泽民失去了军委主席职位,惊恐万状。于是派人到美国试探法轮功口风,提出可以像文革那样也枪毙一些恶警来偿还法轮功修炼者的命。为换取法轮功不起诉,还说可以比文革处理得更严厉些,可以死多少法轮功学员就枪毙多少警察。法轮功方面不接受。

人家确实无法接受,1999年江泽民出访法国时私自宣布法轮功为「邪教」,此前江并没有跟政治局任何人商量,回国后江还让全国人大会议量身度造修改了法律。这些都是江个人的决定。

镇压法轮功最高峰时,江泽民私自动用高达三分之一以上的国家财力,连时任总理朱鎔基都不知道,2003年3月两会卸任以后,朱鎔基看到自己当总理时的真正财政报表时,哭晕过去,送医抢救。

现在要上绞刑架了,江泽民要换包?别说中共国,就是全世界也找不到合适的「包」可以调换癞蛤蟆头儿,让它逃生啊!

习仲勋的预言正在实现

江泽民从1989年5月当上总书记以来,至今也不过20多年,但却把这个国家这个民族给毁了,把官场到民间都给腐蚀得透透烂,人没有了道德良知,只知道向钱看,尽情享受今天的金钱美女,不知道明天会为此而一命呜呼。

这里有一个非常典型的例子,一个农民出身、农村长大、老实八交的乖孩子就因为紧随江,变的无恶不做,而走进地狱之门。他就是3月15日膀胱癌晚期死了的徐才厚。

哈军工的一位老同学说:「我听原16军一位朋友说,徐才厚调北京前曾对身边同事说:『我这次进京,恐怕走上一条不归路。』大家以为他是在开玩笑,他认真地说:『高处不胜寒啊!』」这证明他知道自己被提拔上去不是因为有能力,而是自己听话。他知道,江泽民指向哪里,他要想当大官,就必须冲到哪里,不管那里是绝壁还是深渊。

特别让江泽民放心和满意的是,徐才厚金钱美女样样来,欲望上不封顶。

2014年3月15日当晚,解放军军事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对北京阜成路上徐才厚的一处豪宅进行查抄。打开徐才厚这处2000平方米豪宅的地下室后,办案人员吓了一跳:有美元、欧元、人民币,办案人员一时点不过来,只好拿秤称了一下,再贴上封条。

光这一处豪宅被查抄的现金就有足足一吨多重!有的打着包甚至都未开封,而豪宅内各种金银珠宝更是数不可数。徐才厚家到底购置了多少房产,他自己也不全知道。就算他全知道,一个身体能睡几张床,一个胃能装多少山珍海味?

徐才厚2015年3月15日癌症死去,据说被关押的老婆精神失常了,重复说:「我有罪,我有罪!」独生女儿入狱了,贪来的黑财全部充公。

转了一圈,原来不属于自己的还是不属于自己。拼命争来的财富,按照天理,除了拿命去抵之外,自己什么也没增加。命没有了,什么都是竹篮打水。这个道理大家都懂的。

江泽民的「中国第一贪」儿子江绵恒也活的「死去活来」的,癌症复发了几次,一次次的开刀治疗,那不是吃糖豆儿啊,更何况习近平把他的头衔一个个的都摘下去了,只剩下新成立的上海市委养活的上海科技大学校长名头。那个大学建校时,让您见笑,只有200个学生。

中央巡视组宣布,2015年开始巡视上海。这不,上海市委副秘书长、原自贸区副主任戴海波被查,震动上海官场。

为什么?因为上海是江泽民的发迹地,上海的腐败淫乱在全国若不最严重,江不放心。市委副秘书长戴海波虽不算是上海帮里的大人物,但他的落马是习近平发出的一个明确信号:以「窝案、垮塌式」腐败著称的江泽民老巢将整个坍塌,在那里替江坐镇的两个腐烂儿子江绵恒和江绵康近期得进去说说清楚。 坚持跟着江泽民继续干坏事恶事的上海帮有一个算一个都得受到应有的惩罚。

不知道习仲勋预料到今天没有,但他要求子女「留一个搞政治」,且希望留下的那一个是「最淳朴最没有心机」的习近平,证明习仲勋希望自己的后人能够成为改变中国未来的一员。

习仲勋曾经说过一句话:中共体制里「有心机未必成功,相反可能灭亡的更快。」现在看来,习仲勋的预言是顺天而行的,所以正在实现。 △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