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蘇雙獨夫妻亡 二方父母爭血脈(多圖)
 
2014-5-31
 



沈新南夫妻在兒子和兒媳的空蕩蕩房間裏,難掩悲傷。



以六旬高齡生下雙胞胎女兒的失獨老人盛海琳,這對如今4歲的女兒,讓她又感到幸福的回歸。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樓剛綜合報導)2014年5月23日晚,媒體報導中國最高齡產婦、現年64歲的盛海琳帶著已經4歲了的雙胞胎女兒一起參加蘇州一親子節目。現場這位年紀像孩子「奶奶」的媽媽向觀眾訴說她特別艱辛的育兒經歷和辛酸往事。

高齡失獨 冒險懷孕

原來盛海琳有個獨生女婷婷,在2009年的黃曆新年,婷婷和新婚四個月的丈夫一起回到安徽池州的公公婆婆家,年僅28歲的婷婷和丈夫因煤氣中毒不幸雙雙身亡。盛海琳說,她到今天都不敢回想起那一幕,得到消息當時,她悲傷得暈死過去。

盛海琳和丈夫一蹶不振。在女兒的墓地旁,盛海琳甚至也為自己準備了一塊墓地,而盛海琳的丈夫也覺得自己活不長了,每天嚎啕大哭,借酒澆愁,有時甚至半夜12點起床喝酒。

這段期間有人建議他們領養小孩,但總是不成功,此時已經步入老年期的盛海琳做出一個大膽的決定,她要自己重新懷孕生子。可是一個已經60歲的老人要重新懷孕絕對不是一件簡單的事情,她必須讓身體回到可以懷孕的狀態。

當時,在年輕夫妻中,試管嬰兒的成功率最高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很多人試了很多次都沒有成功。而盛海琳經過三個月的身體調養,終於皇天不負苦心人,她只試了一次就成功懷孕了。

懷孕期間,盛海琳經歷重重的危險,終於在2010年5月25日剖腹產下一對雙胞胎女兒。一個失獨家庭終於以另一種方式得到慰藉。

盛海琳只是一個很特殊的案例,她以60歲高齡產下雙胞胎之後,很多失獨的家庭找上她詢問如何養身才能懷孕。

本身是醫生的盛海琳並不希望別人效仿,她甚至在分娩上手術臺前,想到寫遺囑交待後事。她說:「希望那些還想要生孩子的人,首先要考慮好有沒有能力對小孩的教育、生活環境負責。其次,要看大人自己的身體行不行,如果不行趁早打消這個念頭,否則既養不了小也養不了老。」

目前,中國大陸的失獨家庭已過百萬,每年增加大概7.6萬個這樣的不幸家庭。每當讀到失獨父母的故事時,常常讓人感到心酸不已,人生最悲痛的事莫過於白髮人送黑髮人了。

兩個失獨家庭的悲哀

在盛海琳參加親子節目的前一週,5月15日,國內首例試管嬰兒冷凍胚胎繼承權糾紛案在江蘇法院一審宣判。四名失獨父母為爭奪身亡的子女留下的冷凍受精胚胎「對簿公堂」,一審法院以原、被告雙方均無法獲得繼承權駁回起訴。

據《新京報》報導,2013年3月20日深夜,沈新南的兒子沈傑、兒媳劉曦在返家途中遭遇車禍身亡。沈傑、劉曦均為各自家中獨子、獨女,意外發生後,留下了四名失獨老人。

從2013年3月20日車禍那夜起,沈新南的家便靜了下來。之前,兒子、兒媳和沈新南夫妻住在一起,那一夜後,兒子的大嗓門、兒媳的鋼琴聲都從這棟3層別墅中消失,只留下兩個老人壓抑著的啜泣。

白天,沈新南夫妻都在對方面前強忍悲傷,沈新南照舊出門做生意,老伴做好早飯便坐在客廳裏看電視,偶爾打打麻將,就像什麼都沒發生一樣。

但一切都變了,他們發現自己總是會突然在生活中「斷線」。出事地點離家只有一公里,怎麼都避不開。路過那裏,沈新南會突然把車停在路旁,頭靠在方向盤上大哭一場。老伴則會一個人晃晃悠悠的走到那裏,念念叨叨的對著空氣訴說著菜又漲價了,家裏太大、太空不好打掃,「好像他們就在那兒」。

最難熬的是夜晚,擔心老夫妻倆承受不了,親戚早就清空兩個孩子的東西,連床都搬走了。沈新南記不清有多少個失眠的夜晚踱步到兒子的房間,坐在空無一物的地板上發呆。好幾次,他和妻子在空房子裏「偶遇」,相擁哭泣。

在距離沈家近20公里的劉家,劉曦的父母用不同的生活方式表達著相似的悲哀。

女兒和女婿出事那天是劉曦的母親胡杏仙的生日,兩人在陪她過完生日返家途中遭遇車禍。一年多來,她都在自責當天應該留下倆人在家過夜。今年,胡杏仙早早的撕去了日曆上她生日的那一頁,「就當自己沒有生日了」。

女兒剛剛去世時,胡杏仙總是不停的盯著手機,因為以前女兒每天至少要給她打四、五個電話。後來,她覺得傷心,便很少用手機了。劉曦是幼兒園老師,做父親的劉金法手機裏還存著她練習跳舞的視頻,有時他會一個人躲在廁所看,總是以笑開始以淚收場。

劉金法夫婦很少出門了,婚禮、小孩、一家老少,這都是他們害怕看見的,他們經常拉上家裡的窗簾,好像這樣就能隔開外面的歡笑和鞭炮聲。

爭奪胚胎 無繼承權駁回起訴

四個失獨老人不敢想象沒有子女相伴的未來,他們都曾動過輕生的念頭,但最終被勸阻。「不是還有子女的胚胎嗎,那也是血脈啊。」親戚對他們說。

原來沈傑、劉曦婚後一直未孕,曾在朋友推薦下,到南京市鼓樓醫院做人工受精。出車禍的當天,夫妻倆剛獲知一個喜訊,5天後劉曦將可以進行人工受精胚胎移植手術。

料理完兒女後事,四個老人便一同到鼓樓醫院索要子女留下的4個冷凍受精胚胎,但數次前往均被醫院以「法律不允許」為理由拒絕。

無奈之下,沈新南找到律師咨詢。律師建議沈新南和親家先確定胚胎繼承權,「你們得先確定胚胎屬於誰」。

雙方家長都認為「胚胎是我們家的」,相持不下,沈新南將親家告上法庭。

5月15日案件開庭審理過程中,沈新南發現,阻礙自己得到胚胎的並不是親家,而是坐在一旁的南京鼓樓醫院。

對於原被告雙方的訴求,醫院方面明確拒絕。醫院委託代理人鄭哲蘭稱,目前對試管嬰兒冷凍胚胎的屬性還沒有明確,不能將冷凍胚胎交予任何一方。

沈新南說,目前中國的法律不允許「代孕」,他們打算換個「更保險」的地方保管胚胎,等到政策允許那天,自己的孫子或是外孫就能出世了。

四個老人提出,自己按照中共「計劃生育政策」,只育有一個孩子,如今自己是失獨,而二胎政策又已放開,「怎麼看我們都是犧牲品,該被照顧」。四個老人表示將繼續上訴。

很多民眾對沈新南及其親家的遭遇表示同情,人類社會就是一代又一代的傳承下去,傳遞香火對中國人來說是很重要的事。當初響應計生號召只生一個,現在這一個沒了,它卻不管了!此案例更是連最後的指望也不留給雙失獨老人。民眾和專家都認為,中共的計生政策既不人性,也不人道,計生政策是導致失獨父母悲情的罪魁禍首。

要是說到底,計生政策也不是導致失獨父母悲情的最終罪魁禍首,災禍才是。若是沒有煤氣中毒、沒有車禍等等一切災禍,這些家庭依然美美滿滿,不存在什麼失獨。那麼導致災禍的禍源是從哪裏來的呢?是從建政64年的中國共產黨那裏來的。中共教育炎黃子孫反天反地、嗤佛鄙神,指導國人如何斂財淫亂……,讓整個社會在逆天而行卻讓人以為自己在順時代潮流而動。中共在毀滅中華民族,這才是禍源的根本所在。△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