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双独夫妻亡 二方父母争血脉(多图)
 
2014-5-31
 



沈新南夫妻在儿子和儿媳的空荡荡房间里,难掩悲伤。



以六旬高龄生下双胞胎女儿的失独老人盛海琳,这对如今4岁的女儿,让她又感到幸福的回归。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楼刚综合报导)2014年5月23日晚,媒体报导中国最高龄产妇、现年64岁的盛海琳带着已经4岁了的双胞胎女儿一起参加苏州一亲子节目。现场这位年纪像孩子「奶奶」的妈妈向观众诉说她特别艰辛的育儿经历和辛酸往事。

高龄失独 冒险怀孕

原来盛海琳有个独生女婷婷,在2009年的黄历新年,婷婷和新婚四个月的丈夫一起回到安徽池州的公公婆婆家,年仅28岁的婷婷和丈夫因煤气中毒不幸双双身亡。盛海琳说,她到今天都不敢回想起那一幕,得到消息当时,她悲伤得晕死过去。

盛海琳和丈夫一蹶不振。在女儿的墓地旁,盛海琳甚至也为自己准备了一块墓地,而盛海琳的丈夫也觉得自己活不长了,每天嚎啕大哭,借酒浇愁,有时甚至半夜12点起床喝酒。

这段期间有人建议他们领养小孩,但总是不成功,此时已经步入老年期的盛海琳做出一个大胆的决定,她要自己重新怀孕生子。可是一个已经60岁的老人要重新怀孕绝对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她必须让身体回到可以怀孕的状态。

当时,在年轻夫妻中,试管婴儿的成功率最高也只有百分之二十到三十,很多人试了很多次都没有成功。而盛海琳经过三个月的身体调养,终于皇天不负苦心人,她只试了一次就成功怀孕了。

怀孕期间,盛海琳经历重重的危险,终于在2010年5月25日剖腹产下一对双胞胎女儿。一个失独家庭终于以另一种方式得到慰藉。

盛海琳只是一个很特殊的案例,她以60岁高龄产下双胞胎之后,很多失独的家庭找上她询问如何养身才能怀孕。

本身是医生的盛海琳并不希望别人效仿,她甚至在分娩上手术台前,想到写遗嘱交待后事。她说:「希望那些还想要生孩子的人,首先要考虑好有没有能力对小孩的教育、生活环境负责。其次,要看大人自己的身体行不行,如果不行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否则既养不了小也养不了老。」

目前,中国大陆的失独家庭已过百万,每年增加大概7.6万个这样的不幸家庭。每当读到失独父母的故事时,常常让人感到心酸不已,人生最悲痛的事莫过于白发人送黑发人了。

两个失独家庭的悲哀

在盛海琳参加亲子节目的前一周,5月15日,国内首例试管婴儿冷冻胚胎继承权纠纷案在江苏法院一审宣判。四名失独父母为争夺身亡的子女留下的冷冻受精胚胎「对簿公堂」,一审法院以原、被告双方均无法获得继承权驳回起诉。

据《新京报》报导,2013年3月20日深夜,沈新南的儿子沈杰、儿媳刘曦在返家途中遭遇车祸身亡。沈杰、刘曦均为各自家中独子、独女,意外发生后,留下了四名失独老人。

从2013年3月20日车祸那夜起,沈新南的家便静了下来。之前,儿子、儿媳和沈新南夫妻住在一起,那一夜后,儿子的大嗓门、儿媳的钢琴声都从这栋3层别墅中消失,只留下两个老人压抑着的啜泣。

白天,沈新南夫妻都在对方面前强忍悲伤,沈新南照旧出门做生意,老伴做好早饭便坐在客厅里看电视,偶尔打打麻将,就像什么都没发生一样。

但一切都变了,他们发现自己总是会突然在生活中「断线」。出事地点离家只有一公里,怎么都避不开。路过那里,沈新南会突然把车停在路旁,头靠在方向盘上大哭一场。老伴则会一个人晃晃悠悠的走到那里,念念叨叨的对着空气诉说着菜又涨价了,家里太大、太空不好打扫,「好像他们就在那儿」。

最难熬的是夜晚,担心老夫妻俩承受不了,亲戚早就清空两个孩子的东西,连床都搬走了。沈新南记不清有多少个失眠的夜晚踱步到儿子的房间,坐在空无一物的地板上发呆。好几次,他和妻子在空房子里「偶遇」,相拥哭泣。

在距离沈家近20公里的刘家,刘曦的父母用不同的生活方式表达着相似的悲哀。

女儿和女婿出事那天是刘曦的母亲胡杏仙的生日,两人在陪她过完生日返家途中遭遇车祸。一年多来,她都在自责当天应该留下俩人在家过夜。今年,胡杏仙早早的撕去了日历上她生日的那一页,「就当自己没有生日了」。

女儿刚刚去世时,胡杏仙总是不停的盯着手机,因为以前女儿每天至少要给她打四、五个电话。后来,她觉得伤心,便很少用手机了。刘曦是幼儿园老师,做父亲的刘金法手机里还存着她练习跳舞的视频,有时他会一个人躲在厕所看,总是以笑开始以泪收场。

刘金法夫妇很少出门了,婚礼、小孩、一家老少,这都是他们害怕看见的,他们经常拉上家里的窗帘,好像这样就能隔开外面的欢笑和鞭炮声。

争夺胚胎 无继承权驳回起诉

四个失独老人不敢想象没有子女相伴的未来,他们都曾动过轻生的念头,但最终被劝阻。「不是还有子女的胚胎吗,那也是血脉啊。」亲戚对他们说。

原来沈杰、刘曦婚后一直未孕,曾在朋友推荐下,到南京市鼓楼医院做人工受精。出车祸的当天,夫妻俩刚获知一个喜讯,5天后刘曦将可以进行人工受精胚胎移植手术。

料理完儿女后事,四个老人便一同到鼓楼医院索要子女留下的4个冷冻受精胚胎,但数次前往均被医院以「法律不允许」为理由拒绝。

无奈之下,沈新南找到律师咨询。律师建议沈新南和亲家先确定胚胎继承权,「你们得先确定胚胎属于谁」。

双方家长都认为「胚胎是我们家的」,相持不下,沈新南将亲家告上法庭。

5月15日案件开庭审理过程中,沈新南发现,阻碍自己得到胚胎的并不是亲家,而是坐在一旁的南京鼓楼医院。

对于原被告双方的诉求,医院方面明确拒绝。医院委托代理人郑哲兰称,目前对试管婴儿冷冻胚胎的属性还没有明确,不能将冷冻胚胎交予任何一方。

沈新南说,目前中国的法律不允许「代孕」,他们打算换个「更保险」的地方保管胚胎,等到政策允许那天,自己的孙子或是外孙就能出世了。

四个老人提出,自己按照中共「计划生育政策」,只育有一个孩子,如今自己是失独,而二胎政策又已放开,「怎么看我们都是牺牲品,该被照顾」。四个老人表示将继续上诉。

很多民众对沈新南及其亲家的遭遇表示同情,人类社会就是一代又一代的传承下去,传递香火对中国人来说是很重要的事。当初响应计生号召只生一个,现在这一个没了,它却不管了!此案例更是连最后的指望也不留给双失独老人。民众和专家都认为,中共的计生政策既不人性,也不人道,计生政策是导致失独父母悲情的罪魁祸首。

要是说到底,计生政策也不是导致失独父母悲情的最终罪魁祸首,灾祸才是。若是没有煤气中毒、没有车祸等等一切灾祸,这些家庭依然美美满满,不存在什么失独。那么导致灾祸的祸源是从哪里来的呢?是从建政64年的中国共产党那里来的。中共教育炎黄子孙反天反地、嗤佛鄙神,指导国人如何敛财淫乱……,让整个社会在逆天而行却让人以为自己在顺时代潮流而动。中共在毁灭中华民族,这才是祸源的根本所在。△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