勞教制度被廢止 訓誡所又成公民惡夢(圖)
 
2014-2-18
 



近日,在河南南陽、駐馬店、鄧州、新鄉等地「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掛牌,非法關押訪民,
此事引發外界關注和質疑,被認為是變相存在的「新型勞教所」。 (網絡圖片)

【人民報消息】中共國特有的「勞教制度」是政法委把持的勞教委員會,公安機關不須經法庭審訊定罪,被指「極端黑暗、極端殘暴、極不人道」。

去年11月15日,中共十八屆三中全會通過的《決定》,正式提出廢除勞動教養制度。去年1月7日,中共宣布年內停止使用勞教制度後,大陸各地的勞教所已悄然完成轉型,大量關押的勞教人員也被悄悄釋放。

現在,「勞動教養」制度正在被「違法行為教育矯治」所取代。在各地所謂的法制教育中心(洗腦班或黑監獄)仍繼續大量非法拘禁公民。

河南多地上訪訓誡中心被稱「新型勞教所」

近日,河南南陽、駐馬店、鄧州、新鄉等地「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掛牌,非法關押訪民,「進行24小時不間斷訓誡、警告和勸導教育。」此事引發外界關注,被認為是變相存在的「新型勞教所」。

據報導,駐馬店市政府網站去年底稱,正陽縣建立「訓誡中心」是「積極探索依法集中處置非正常上訪新路子」。該縣財政專門下撥30多萬元經費,在縣公安局拘留所設立專區,成立縣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該中心共設置了9間辦公用房屋,包括2間訓誡室,配有全程監控設備,經費全部由縣財政實報實銷。

長期關注弱勢團體的中國維權律師唐吉田表示,像這種訓誡中心,實際上就是一種公然的非法拘禁,因為它沒有任何法律手續和理由,就不會有程序上的保障,更不會讓社會更透明地去監督它,從一開始就是有組織的非法拘禁犯罪。中共基於維穩的需要,出現這些訓誡中心,用以維護其統治。

對此,北京法律學者徐昕發帖表示,勞教惡法陰魂不散,上訪訓誡又出江湖,求橫批。大陸民眾紛紛回應,「屢教不改、借屍還魂、病入膏肓、官逼民反……」

近日,有河南南陽市民楊金芬發微博稱,其近70歲的老母親赴外地上訪後,被當地政府工作人員「拘禁」於「南陽市臥龍區非正常上訪訓誡教育中心」。

這位河南南陽市民的哥哥楊金德曾是南陽市政協委員及政法系統司法監督員,也是南陽市「奧奔」汽車銷售有限責任公司董事長,因經濟糾紛上訪告南陽市臥龍區法院違法而遭到酷刑。

楊金德案被稱為河南南陽有史以來最大「涉黑案」,一審楊被以6項罪名判入獄20年,此案引起社會輿論和律師界的極大關注。楊和9名被告人曾在偵查階段遭受了15種酷刑,楊被虐待致殘。 2011年,南陽中院二審判楊18年。

為此,楊金德的妹妹楊金芬和母親張鳳梅,始終不放棄為楊金德申冤的機會,她們長期到北京上訪告狀。張鳳梅為兒子被虐待致殘一事上訪,已被關訓誡所二次。

楊金芬表示:「這邊有很多這樣的機構,說你非正常上訪,就直接關在這,沒有手續,很小一個房間,沒有床,給一個破被子,就睡在地上,想關多久就多久,限制自由。這跟勞教和黑監獄一樣,地方政府跟流氓一樣。」

1月4日,楊金芬母女從北京馬家樓被截訪回南陽。她說:「我被關在訓誡所一天後,被拘留了10天,我母親則關在訓誡所10天。」

楊金芬說:「當時,6個撕掉警號的警察強拽著我頭髮押到警車上,我要上廁所不讓,我尿了一褲子,對我拳打腳踢,把兩手反到背後帶上手銬,兩條腿用透明膠帶纏著,不讓我動。」

2月9日晚,張鳳梅被河南政法委、南陽政法委、南陽駐京辦及大批警察強行從北京劫持回南陽,沒有任何手續,關入訓誡所非法拘禁,由南陽車站辦事處、南陽新西北居委會十幾人看守。

楊金芬說:「我媽媽身體狀況很糟糕,有15年的糖尿病、心臟病及腦梗塞,我們要求把我媽媽放了,但他們怕我媽媽再到北京上訪影響它的政績,到現在還沒放。」

談到哥哥楊金德,楊金芬說:「我們要求不高,就為我哥哥看病。去探視時,我二哥躺在床上不會動,兩眼失明看不見,胳膊不會動,也不會說話,就像植物人一樣,大小便都在床上。」

她表示,地方政府怕放了楊金德,媒體會大幅報導,怕受到處分、官帽保不住,要賠一筆錢給家屬了事,讓我們不要告了,家人都不同意,「我媽不要錢,只想要一個健康的兒子……」。

官員威脅:不簽保證書就無期訓誡

去年11月19日,新鄉市原陽縣居民李勝朵也曾被關入該縣訓誡中心。網民發帖稱,李勝朵受人之托前往原陽縣人和路附近尋找裝修工時,從一輛警車裏突然躥出三個年輕人,將李強拉硬拽至警車裏,沒有任何手續,將其關在原陽縣拘留所內,進行所謂的「訓誡」。

該帖稱,李勝朵在訓誡所內與外界隔絕,被限制人身自由和沒收通訊工具,不允許探視,直至23日下午6點左右才被釋放,其在拘留所內24小時受到監控和不定時的接受不同的人的思想教育和訓誡,威脅李簽訂保證書,否則無期訓誡。

帖子還稱,被訓誡時,李勝朵才知道自己被當做上訪者,以「擾亂社會公共秩序」的莫須有罪名為由,被惡意關押訓誡。原因是當日有上級高官在原陽視察。至今,無任何人給其一個說法。

律師:訓誡中心如同洗腦班

近年來,中共當局以勞教的方式關押了大批的批評中共當局的異議人士、訪民、法輪功學員及其他有信仰的人士等。雖然勞教所被清空和轉型,但外界注意到,中共一直沿用至今的各類所謂法制教育中心(也稱洗腦班)、黑監獄(被外界稱為比勞教所更隱密的「二勞教」)等依然存在,中共繼續用之於迫害、關押異議人士,訪民及佛法信仰者等。

大陸律師界的維權律師們關注到,勞教制度被廢止,但中共加強了用洗腦班、直接判刑等手段來繼續迫害信仰團體。出於律師責任感和正義良知,維權律師唐吉田等挺身站出來維護中國公民的人權,幫助控告違法者,甚至直接跟受害家屬一起上洗腦班、黑監獄要人,在法制教育中心門外高喊放入。

北京律師蘭志學表示,現在各地的洗腦班層出不窮,一些被非法關的公民毫無人權,受到任意的欺壓。他們準備對洗腦班相關的國家工作人員提出控告。

唐吉田律師表示,這些行使公民基本權力而被構陷的人,曾經常性被勞教。現在改頭換面後,變成沒有勞教的勞教,而勞教還有所謂的一點法律程序,但這種訓誡中心就像洗腦班一樣,沒有任何法律程序。應從根本上取締洗腦班、黑監獄、訓誡所等非法關押公民的場所,追究相關責任人的法律責任。 △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