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官之子被毙!1986年胡耀邦批的强奸案(多图)
 
瞿咫
 
2013-2-5
 

高官之子被毙!1986年胡耀邦批的强奸案。


宣判大会。


上海民众看墙上的有关资料。

【人民报消息】1981年至1984年间,中共高干子弟胡晓阳和陈小蒙为首的流氓团伙,以帮助调动工作和跳舞的名义,诱骗妇女,进行强奸、猥亵、轮奸妇女数十名。这起案件轰动了上海滩。

1986年2月17日,上海市高级法院作出刑事裁定,维持上海市第一中级法院以强奸罪、流氓罪判处胡晓阳、陈小蒙、葛志文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的判决,并根据最高法院的授权,核准对此三人的死刑。

当年,此案轰动全国。原因是三个被枪毙的年轻人里,首犯胡晓阳是时任上海市委第二书记胡立教的养子,第二重犯陈小蒙是时任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其五的长子,而陈其五的次子陈冰郎同时被判处20年有期徒刑。

按照中共的说法,胡立教是「红小鬼」出身。1928年,14岁的胡立教参加了红军。红军是怎么招揽兵马的?中国工农红军宣传标语写道:「你想有饭吃吗?你想种地不交租吗?你想睡地主老财的小老婆吗??赶快参加红军。」想必小小年纪的胡立教是没有饭吃而加入红军的。 后来又经过了假抗日、真逃亡的所谓「长征」,30万红军只剩下了3万,胡立教成为大难不死中的一个,2006年92岁才离世,比他的养子多活了10年零4个月。

1953年,胡立教在李先念主持的中央财政部任副部长。其间,他被「外放」到牡丹江担任地委第一书记。从1964年10月到「文革」开始,胡立教任人民银行代行长,实际在职一年零八个月就被打倒了。

胡立教中年丧子,他的老同事们还都记得,有好多次,当别人的儿子从他身边路过,胡立教就叹口气,对孩子的父母说:「我的儿子要是活着,也该有你们的孩子这么大了。」

于是胡立教夫妇领养了胡妻姐的二儿子,改名叫胡晓阳。在胡晓阳刚满十岁那年,正赶上文革,胡立教夫妇饱受冲击。缺少管教的胡晓阳,很快变得非常放荡。

80年代初,胡立教被调到上海任市委第二书记。此时,身为深圳大学《世界建筑导报》驻上海记者的胡晓阳,又和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其五的两个儿子陈小蒙、陈冰郎兄弟等人聚到一起,利用在闹市区深幽处的住所,以帮助调动工作和跳舞的名义,强奸、猥亵、轮奸妇女数十名。他们的胆子越来越大,造成的恶劣影响也越来越大。他们的被抓,看似偶然,但决非偶然。

1984年10月19日,上海市公安局卢湾公安分局干警老赵和老王收到看守所转来在押罪犯的一份检举材料,全文只有15个字:「我听某某人说,有个女青年被轮奸了。」

这在80年代可是个了不起的大事。到了20世纪,三呆婊江泽民占着别人的老婆们,还在两会主席台上毫不掩饰的转着圈儿的看女服务员,看者已经司空见惯了。

老王和老赵费了不少周折,终于找到了那个被害的女青年。

她长久陷入沉思,之后,脸色渐渐的黯淡下来,泪珠在她眼眶里开始滚动,终于,她喃喃地叙述了两年前那个痛苦不堪的夜晚……「我并不喜欢跳舞。纯属偶然,我被某某某带到一家人家屋里,没有想到他们轮流污辱了我……我叫不出他们的名字,只记得一个是戴眼镜的,另一个有人喊他叫『小鸽子』……这家人家好像很僻静。」

那事正发生在胡耀邦当政时期,经过反复辨认,缩小了侦察范围。里弄干部反映说:在这条弄里有两家人家经常举行家庭舞会,一家是某号,但没有发现什么不正常的现象;另一家是某某号,出没的人员频繁,男男女女的一派乌烟瘴气。

调查得知,这家人家确是高干子弟,屋内住着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其五的两个儿子──《民主与法制》杂志社记者陈小蒙、中国民航一零二厂工人陈冰郎。

老王和老赵找到那个带被害女青年去跳舞的某某某,某某某如实交代了前往跳舞的经过,并说「小鸽子」叫葛志文,是新华香料厂的工人。

老赵和老王收取了葛志文的照片请那姑娘辨认,她说:「不错,就是这个『小鸽子』。」 经过审讯,葛志文交代了一个又一个遭到他们摧残的年轻妇女,同时也供出了主谋胡晓阳和提供犯罪地点的陈小蒙、陈冰郎等人。

1985年1月24日,北风凛冽。上海衡山宾馆的周围静静地停着几辆吉普车,深圳大学《世界建筑导报》记者胡晓阳此刻正住在这里。公安干警在衡山宾馆整整守候了10多个小时,晚上9点多钟,老赵和老王走到宾馆三楼,轻轻地敲响了胡晓阳的房门,门开了。

「请跟我们走一趟。」老王不露声色地说。「做啥?」胡晓阳若无其事地问。「有点事,去了你就知道。」

……

至此,6名罪犯全部落网:

胡晓阳:枪决。上海市委第二书记胡立教养子,深圳大学《世界建筑导报》记者。
陈晓蒙:枪决。上海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陈其五长子,《民主与法制》杂志记者。
葛志文:枪决。上海新华香料厂工人。
陈冰郎:20年有期徒刑,后狱中自尽。陈其五次子,中国民航一零二厂工人。
陈丹广:5年有期徒刑。中国远洋运输总公司上海分公司船员。
康也非:3年有期徒刑。深圳华仪利能电脑工业公司职员。

此案一经曝光,舆论哗然。因犯案的是高官之子,在调查审判中阻力重重,这几个强奸犯自恃有后台,又有人不断说情,审理起来难度很大,上海市委第一书记陈国栋不得不上报中央请总书记胡耀邦定夺。最终由胡耀邦亲自批示「罪大恶极,不杀不足以平民愤。」而一槌定音。1986年2月宣判,3月执行枪决。

胡晓阳案被视为胡耀邦对中国法制与吏治的重建。胡耀邦本人也因此类事件的处理而深得民心。

那个时候,这叫大案,现在呢,薄熙来案要审判了,别的罪行暂不提,光淫乱这一项,按照胡晓阳、陈小蒙的死刑标准,薄熙来吃一次枪子儿是绝对不够的。△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