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紅場的一幕暗示中國政局走向
 
周曉輝
 
2012-6-2
 
【人民報消息】5月27日,俄羅斯法輪功學員應當地高級別特警單位邀請,參加了在莫斯科紅場舉行的約10萬人的大型慶祝活動。法輪功學員組成的腰鼓隊及舞獅隊不間斷地圍繞紅場表演了四個小時,除此而外,一些學員還演示了五套功法,另一些學員則在一旁折紙蓮花送給圍觀者。而在表演伊始,身著警服的主持人如此介紹道:“首先出場表演的是偉大及強大的法輪大法學員。”參與活動的法輪功學員興奮地表示:“這是前所未有的經歷。”

的確,這樣的經歷對於俄羅斯的法輪功學員是前所未有的,這樣的安排的背後也註定有著不為人所知的原因。

由於中共與俄羅斯政府的緊密關係以及在中共駐俄使館人員的欺騙下,當地法輪功學員和活動在中共實施迫害後一直受到俄羅斯當局的嚴厲壓制。比如《轉法輪》一書在俄羅斯是被禁止的,警察們經常到學員們的家中去騷擾;當局還規定學員不准集會,在中領館前抗議每次只能有一名學員,如有路人經過,向學員尋問更多的信息,警察就認為這是兩個人的集會而逮捕學員。

更為惡劣的是,俄羅斯當局還助紂為虐,協助中共迫害法輪功學員,其不僅阻撓法輪功學員在中共黨魁江澤民訪俄時抗議,而且還曾遣返法輪功學員,任其回國後遭受迫害。

2002年6月,在江澤民訪俄期間,兩位分別持澳洲護照和新西蘭護照的法輪功學員被俄羅斯駐悉尼領事館以名字在黑名單上為由而拒絕辦理簽證。學員們被告知,“因為你們是法輪功學員,中國方面要求我們拒絕你們入境”。俄羅斯此舉開創了國際上一個非獨裁的國家屈從於另一國獨裁者的惡例。

2007年3月,有聯合國難民身份的法輪功學員馬慧和8歲女兒馬晶被俄當局秘密遣送回中國,此事引起了國際社會強烈譴責並引發了俄羅斯國內媒體和各界人士的極大關注。5月,俄羅斯當局秘密綁架聯合國難民、曾任清華教授的法輪功學員高春滿,並再度遣返中國。據俄羅斯聯邦移民總局局長稱:“遣返命令是最高層下的,我只是執行者。”

據披露,高春滿被綁架後,俄羅斯警方曾盤問他其他旅俄中國法輪功學員的情況。而據其估計,俄羅斯政府高層與中共有個計劃,俄羅斯用遣返俄羅斯境內中國學員的手段向中共表示合作,中共則不公開抓捕和監視被遣返的法輪功學員,以蒙騙媒體和西方社會、掩蓋仍在繼續進行的迫害法輪功的罪惡。

顯然,與俄羅斯高層密謀這個計劃、並要求俄羅斯當局嚴厲壓制當地法輪功活動的正是以江澤民、周永康為首的血債派,而並非胡溫等人。想必俄羅斯高層通過這一交易,在某些方面獲益不少。這其中的秘密勾當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被曝光。

無疑,此番法輪功學員受邀參加莫斯科紅場的慶祝活動,極大可能是俄羅斯當局的有意為之,也是在表明血債派的失勢,在暗示中國政局的走向。這種有意為之,一是俄羅斯政府為自身計而做出的選擇,一是來自中共政府胡溫一方的“請求”。為何筆者這樣認為呢?

先說如果是為自身計,俄羅斯政府是出於什麼原因做出這樣的選擇呢?要知道,前蘇聯時期的克格勃雖然解體,但俄羅斯的情報部門仍保存著相當的能量。他們不會不清楚法輪功是怎麼回事,中共為何要鎮壓法輪功;藉由海外的獨立媒體等多種渠道,他們不會不清楚目前中共高層搏擊的核心問題正是法輪功問題,不會不清楚血債派與非血債派的分歧;他們甚至看到了這場博弈的走向,看到了胡溫一方業已取得的優勢。對於以往與血債派的秘密交易以及針對法輪功的壓制和迫害,或許俄羅斯高層也有些擔心,當中國內部發生變化時,自己身受牽連,所以出於撇清自己與血債派的關係、維護自身“民主”形象的考慮,而主動向法輪功“示好”。

如果是這樣,俄羅斯政府的舉動無疑會讓血債派絕望,讓胡溫一方意識到還法輪功清白已是迫在眉睫,只能加快行動。

當然,也許會有人說這樣的推測有些牽強,俄羅斯政府即便知道法輪功和中共高層博弈的情況,也未必會主動做些什麼。由此不妨大膽推測,紅場的一幕來自胡溫一方的“請求”。這樣的“請求”未必沒有可能。因為對於不想為血債派背黑鍋的胡溫等人而言,目前已是背水一戰,唯一的辦法就是清算血債派,還法輪功、維權人士等清白和公道。由於迫害法輪功已達十幾年,且在國際國內都造成了惡劣影響,是以胡溫等一方面在步步緊逼周永康等血債派的同時,在國內釋放“平反法輪功”的消息;另一方面需要在國際社會也傳遞這樣的消息,顯然,曾協助血債派迫害、打壓法輪功的俄羅斯成為一個合適的對象,因為俄羅斯既是個在世界上有影響的大國,又是個與胡溫有著類似經歷(被血債派綁架)、可以傳遞其想法的國家。

在這樣的“請求”下,俄羅斯特警單位(注意:不是其它的單位)成為了邀請法輪功學員之人,這樣的安排以及紅場上身著警服的主持人所言的“偉大及強大的法輪大法學員”如果說是來自胡溫一方的授意,筆者是不會奇怪的。

從國內胡溫習對周等人的敲打,到幾省市政法委書記被剔除出常委;從國內衛生部解禁對氣功的報導,到莫斯科紅場上法輪功的亮相,一切的一切都在預示著未來中國政局的走向。筆者認為,胡溫選擇的方向是正確的,但一定要加快步伐,絕不給周及血債派以反擊的機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