踹下血債派軍中頭目 劉源遭忌恨(多圖)
 
蕭良量
 
2012-5-16
 

50年代初的劉少奇全家福:左邊劉源,右邊姐姐劉平平。
此時妹妹劉亭亭和劉瀟瀟還沒有出生。

【人民報消息】劉少奇的兒子劉源1951年出生。他的童年和少年時代,是在中南海度過的。那時的他生活在一個特殊的圈子裏。 據劉亭亭說,那時候他們每週都可以看到毛澤東。

1967年9月13日,劉源和劉平平、劉亭亭兩姊妹,連同簡單的行李卷,被拋上一輛卡車,趕出了中南海。劉源無家可歸住進了北京四中。1968年他主動申請「上山下鄉」,隨大批北京知青一起分到山西雁北地區山陰縣白坊大隊插隊七年,當地農民對他沒有歧視和刁難,反而給予他值得一生懷念的質樸愛護。劉源是最後一個離開那裏的,離開時依然是「黑幫子女」。

鄧小平幫黑崽子上大學

1977年劉源想參加恢復後的首屆高考,因為出身問題被拒絕,後給剛剛復出不久的鄧小平寫信,才被批准考試,最終被北京師範學院(今首都師範大學)歷史系錄取,成了七七級大學生。

在上大學期間,隨著父親劉少奇的平反,劉源的身份也發生了天翻地覆的變化,從「黑幫子女」又恢復成了高幹子弟。

後來,劉源在接受採訪時說,從上頭跌下來的時候,很痛苦,剛上大學的時候,父親還沒平反,大家都理解都同情,同學們對我都很好。但父親平反後,從下頭翻上去的時候,也很痛苦。他說,出身變了,大家都開始疏遠他,對他敬而遠之,「那種痛苦是一般人不能理解的,只好自己調整了」。

去父親慘死的河南省


劉少奇遺容
大學畢業後,劉源決心回到河南農村去開始自己新的人生旅程,他說:「我在農村待過7年,是樸實善良的農民在我最艱難最絕望的時候幫助了我,才讓我有一個正常人的心理、正常人的生存態度,所以我覺得我好像欠農民的,回農村是我的一個願望。」

此時的劉源是前國家主席劉少奇的兒子、文革後第一批大學畢業生,而非「叛徒、內奸、工賊」的黑崽子。哪裏都歡迎他。劉源毫不猶豫的選擇了去河南農村,因為那裏是父親劉少奇倍受折磨並慘死的地方。

1982年,劉源到河南省新鄉縣七裏營公社(鄉)報到。從公社的第十七把手做起,一路順風順水被提拔到副鄉長、副縣長、縣長,然後當選鄭州市副市長。

劉源36歲那年,在不是候選人的情況下,被人大代表聯名推舉為河南省副省長。這在全國是首例。這與劉源本人經受磨難後努力有關係,另一部份原因是劉少奇最後死在開封市北土街10號的一所舊銀行宅院,他是劉少奇的兒子,人們覺得國家主席的兒子能做到這樣,是非常不容易的。

鄧小平相信自己的子弟

劉源從地方幹部變身為軍隊幹部,還有一段小故事。

此段故事劉源在紀念楊尚昆一文中提到,「1991年,楊爸爸主動對我說,小平叔叔幾次講過軍隊與地方的幹部要互相交流。當時,我並沒有意識到什麼。不久,中央調我到武警水電部隊。」


劉源從地方幹部變身為軍隊幹部。
1992年,按照鄧小平的意思,河南省副省長劉源出任中國人民解放軍武裝警察部隊水電指揮部政委,隨後同年被授予少將警銜,八年後晉升中將警銜。2003年任軍隊總後勤部副政委,中將軍銜。

總後勤部是江澤民非常重視的地方,過去總後勤部是個伸手大爺,只伸手要錢,從來沒見賺什麼錢。從2000年開始,總後勤部越來越富的流油。原因是,總後勤部是管轄軍隊醫院和負責關押龐大數量法輪功學員的部門。活摘器官一條龍作業讓總後勤部獲得極大的經濟利益。所以江一定要選派自己最最信賴的人,劉源在那裏礙鼻子礙眼,待了不到兩年,就被調離,2005年被調到軍事科學院當政委,沒有軍權,是個閑差。一待就是四年。

2007年十七大,劉源的哥們兒習近平任國家副主席,高層元老們認可其十八大接胡錦濤的班,2009年劉源晉升上將軍銜,2010年12月,重回軍隊總後勤部,此時今非昔比,被任命總後勤部政委。這也為習近平2012年十八大接班後的人事安排打下基礎。

上將劉源2010年12月開始任總後勤部政委,與2002年被江澤民提拔的總後勤部部長、軍委委員廖錫龍成為搭檔。

幫助胡習打掉軍中血債派氣焰
  
軍隊的事一般並不經常見報,但2011年底的一個軍隊高層新聞把當總後勤部政委僅一年的劉源頂入公眾視線。 劉源在一次軍委擴大會議上公開點名點姓說總後勤部副部長谷俊山貪污腐敗。接下去,只兩個結果,不是谷俊山下臺,就是劉源下臺。最關鍵的是,劉源同時得罪了兩位軍委副主席郭伯雄、徐才厚,還有國防部長梁光烈。

劉源出手有後臺

2011年12月25日至28日,中共在北京舉行軍委擴大會議,內容之一就是十八大的軍隊代表的人選問題。與會者達近百人,包括中央軍委全體成員,以及各總部、各兵種、各軍種、各大軍區和各省軍區的主要負責人。
  
會議開始時還是黨文化的老俗套,尤其此次會議是選十八大代表,更是個個發言重點擺成績,失職晃一槍。誰愛聽這個,很多人還是老規矩,找個旮旯準備瞇一覺。

到總後勤部政委、上將劉源發言時,他張口就說,開會之前準備了一份講稿,但是決定不用這份講稿、說些不同的話!頓時會場都安靜了。接著,他提到了在互聯網上被廣傳的一張名為「將軍府」的照片,照的是一名軍官在寸土寸金的北京繁華地段為自己建造的官邸,據說耗資上億元,占地二十餘畝,內有三座別墅群,極度奢侈。
  
就在眾人紛紛猜測,這名軍人到底是誰的時候,劉源話鋒一轉,說這樣的案例在軍中不止一例,這樣的貪腐規模更不算是最大的。他從貪污軍產、盜賣軍火、賣官鬻爵等方面一一道來,讓眾人瞠目結舌,這是「流行性感冒」啊,誰沒染上?!

接下來,更令人意想不到的是,他把矛頭直接對準坐在主席臺上的郭伯雄、徐才厚和梁光烈。他說,你們三位軍委負責人,在領導崗位上已經多年,對於軍中的嚴重腐敗,更是有著不可推卸的責任!

為什麼劉源敢這麼說呢?其實這是總後勤部的一個大癰瘡,誰都知道,誰都不願意捅破。

軍隊是不許經商的,但江澤民上臺以後,軍隊不但經商,而且還販毒、走私,無惡不做。

1998年7月13日中共中央開會,朱熔基證實解放軍走私,是走私隊伍中的大戶。軍隊走私,要多少軍艦有多少軍艦,要有多少飛機有多少飛機,要多少軍用列車(火車、軍事專用列車),有多少火車軍列,要多少兵員參與,有多少兵員上陣,以保衛國防的武力保護軍人走私,真是殺雞焉用牛刀!要掃平一群海關緝私船,甚至攻打海關,也輕而易舉,有的是機槍、大炮、真要動高科技武器,也易如反掌。

1998年9月全國走私工作會議,朱熔基講:近年每年走私八千億,軍方是大戶至少五千億,以逃稅為貨款的三分之一計,便是一千六百億,全未補貼軍用,八成以上進了軍中各級將領私人腰包。

中央軍委、軍紀委在1998年一次專題會上披露:「軍隊經濟實體移交過程中已發生130宗殺人滅口、攜巨款潛逃等惡性事件,其中湖北省軍區參謀長,遼寧省軍區後勤部辦公室主任、濟南警備區後勤部代部長等已攜巨款逃到海外。」

從1999年2月2日到2月22日,中國人民解放軍各軍、兵種,各大軍區、各省軍區之間及內部為私吞幾百萬、幾千萬、幾億、幾十億、逾百億人民幣而發生了大小數百場戰爭。

1999年7月20日江澤民發動了一場至今沒有停止的鎮壓法輪功運動。很快,他們發現被抓捕被關押的不報姓名的法輪功學員可以使軍隊做一筆無本萬利的生意,那就是販賣這些修煉人的器官。這生意越做越大,一直做到歐美,財源滾滾。

2004年十六大四中全會江澤民才被迫交出軍委主席一職,但從2008年四川汶川地震可以看出,軍隊的真正調動權、知情權還在江的手裏。江為了保住血腥罪惡不被公開,竭盡全力想保住那些已經涉血債很深的總後勤部高官不下臺,一級一級下去,形成了一條血債鏈,如果胡錦濤不斬斷這條血債鏈,那他永遠都不可能真正掌控總後勤部,因為那是一個利益集團,腐敗只不過是表象。

上任僅一年的總後勤部政委劉源突然在會上談到總後勤部的「腐敗」,是因為他知道兩個副主席一個國防部長對這些血腥交易完全知情。

劉源說,腐敗在軍隊中已經如此根深蒂固,廣為蔓延,要堅決鏟除,不達目的,死不罷休。劉源還說:「無論一個人的職位有多高,後臺有多硬,我都不會善罷甘休。」劉源甚至說「我即使丟官,也要與腐敗鬥爭到底!」

在「偉光正」統治下,每個黨官都是把自己的管轄部門成績吹的大大的,還沒有一個人說自己主管的部門中,腐敗非常嚴重、隨處可見、觸手可及,並居然把罪責擱到自己上級頭上。63年來聞所未聞!

全場沉寂了很久後,大家一時不知所措,然後有人開始悄聲咬耳朵,聲音逐漸由小而大,大會變成了無數個小會,整個會場亂成一團。據會議的工作人員形容,突然進來看到這場面,還以為是發生了軍事政變。
  
據現場目擊者發現,在會場大亂的過程中,胡錦濤和習近平面無表情、不動聲色,顯然是早已知情。被點名的郭伯雄、徐才厚、梁光烈哪裏受過這個,不約而同轉頭去看胡錦濤、習近平的態度,看到兩人「沒有任何反應」的反應,只能轉回頭對劉源的發言不予還擊。最後,徐才厚以主持人的身分要求大家安靜,說繼續討論。

這回可是真正的討論了,平時開會睡覺的也精神起來了。發言者分成了兩部份:一部份認為廢話少說,軍中首要任務就是拿腐敗開刀;另外一部份是心知肚明者,騎著墻兩邊和稀泥,說了一車話等於沒說。支持劉源意見的少壯軍官都是與血債派沒有任何關連的。

血債派玩內幕

2012年1月27日(正月初五),總後勤部副部長、上任僅一年就富的流油的中將谷俊山「因違紀被免職,正在接受調查」。

3天後,血債派開始攻擊劉源,1月30日明鏡網首先出手,題目是《劉源出手,中將谷俊山落馬》,配圖卻是「劉源與毛新宇」,文中把堅決要整頓內部腐敗的劉源與江系出身的國防部長梁光烈、總參謀長陳炳德、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對立起來。

文章說,國防部長梁光烈則在北京軍區國防大學強調:確保部隊的安全「穩定」,並要求保持部隊的「正常秩序。」總參謀長陳炳德在解放軍總參謀部黨委擴大會議上表示:確保部隊「高度穩定和集中統一。」總政治部主任李繼耐強調:堅持不懈地抓基層打基礎「保穩定。」意思是劉源在製造不穩定。

文章還說,「鹿死誰手難以逆料」「縱觀歷屆中共換屆之際,軍隊的人事安排,都難以逆料。當年炙手可熱的楊尚昆、楊白冰兄弟於十四大召開前夕的最後關頭卻意外出局就是一例。」

2月2日,重慶出了狀況,薄熙來免了王立軍的公安局長職務,2月6日王立軍夜奔美國成都領館,2月8日王立軍被帶去北京,3月15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

薄熙來仕途阻斷後,血債派馬上出幾種消息,一種是劉源也跟著薄熙來搞政變被軟禁,另一種是劉源癌症晚期已奄奄一息。


劉源在薄一波追悼會上與薄子女合影。
薄熙來抓起來4天后,3月19日博訊網轉載明鏡網的消息說《劉源上將病中仍挺薄熙來 外界瘋傳其受到牽連也被軟禁(1張圖) 》,這張圖片是劉源2007年在薄一波追悼會上與薄一波的部份子女們的合影。據當時的報導,去參加追悼會的太子黨不止一兩個,劉源絕對想不到這些照片5年後居然成了血債派用來「證明」自己參與薄熙來謀反的旁證。

文章說,「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薄熙來被免去重慶市委書記職務之後,左派網站傳言,力挺薄熙來的解放軍上將劉源,也被軟禁。 」「但是根據明鏡新聞網得到的消息,劉源因為二期肺癌,在解放軍301醫院動手術。」 「這是他第二次因為癌症動手術。不過,他在病中,仍然非常關心『二哥』薄熙來的命運。在「太子黨」中,比薄熙來年齡小的稱呼他為「二哥」,因為薄熙來在薄一波的兒子中排行老二。 」明鏡網還說「對胡溫採取宮廷政變的方式撤換薄熙來,大為不滿。劉源、陳元仍力挺薄熙來。」

把國家一把手拿下去才叫「宮廷政變」,薄熙來連進宮廷(政治局常委會)的資格都還沒有,哪裏談的上「宮廷」政變!

不過,明鏡網不愧是血債派豢養的忠心媒體,3月19日把這些消息綜合在一起,讓劉源不但力挺倒臺的薄熙來,而且兼得癌症,手術兩次,已轉移,並臥床不起。

1月30日明鏡網有文章說去年12月底劉源出手幫助習近平讓中將谷俊山落馬,3月19日又報導劉源攙和薄熙來篡奪習近平的權,涉案很深,被軟禁……內幕不能這麼玩吧?!△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