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三儿又找回被黑老大踢肿肛门的感觉(多图)
 
姜平
 
2012-3-9
 

2012两会,薄熙来两眼失神、眼袋青紫!

【人民报消息】如果年岁相仿,在薄熙来和周永康两人中选一位侄女婿,江会选择周而放弃薄。薄熙来有那么硬的爹,到2007年十七大才当上政治局委员,是江泽民不想提拔他。

江当政时能一天提拔52个将军,一年提拔500个将军,为何却不肯给薄一波一个大面子,委任他儿子以重职?还需要江下台后薄一波三番五次的对时任国家主席胡锦涛和副主席曾庆红说情?最蹊跷的是,2007年年初老子薄一波咽了气,秋天儿子才当上政治局委员。

爹死了,薄熙来才得到十七届政治局委员职位

这要从陈希同向邓小平举报了江泽民说起,邓把检举信交给薄一波去处理。薄把信给江泽民看过又收起来了。这俩坏种心里都明白以后该如何相处。薄一波以为这下子江一定会把他儿子薄熙来很快提拔的高高的;而恰恰相反,江倒怕把薄熙来提到中央要职,有机会成为一把手。江害怕自己退下后,若薄一波那老该死的还活着,那薄熙来真当了政治局常委,甚至成为一把手,那自己和自己的家族的命运可就攥在薄熙来父子的手里了。

2007年1月薄一波99岁生日过了没几天就咽了气,薄熙来哭的死去活来,以为这下完了,他决没想到,正是没有了后台爹,上边才敢把政治局委员的职位给了他。

薄熙来入狱和周永康让他人入狱

自己入狱和让别人入狱,这可是完全两个概念。碾死元配都没事的周永康在江的栽培下仕途顺利,一直做到中央政法委书记,掌握全国的生杀大权。而17岁偷汽车被判7年刑的薄熙来,在监狱里被黑老大踢肿肛门,还不得不嘻皮笑脸称人家是爹。这段刻骨铭心的经历使薄在关键时刻会左顾右盼、不求一时之快,可暂委曲求全,以求来日翻身。

薄熙来的履历里,1968年至1972年5年间「文革中进学习班,参加劳动」,本来判刑7年,因为薄一波从监狱里放出来,薄熙来沾了父亲的光,只坐了5年监狱就放出来了。

据被薄熙来迫害后去加拿大定居的姜维平透露,1998年在齐齐哈尔偶然见到了薄熙来当年的狱友孙某某,才得知薄熙来在监狱里的实情。

孙某某说,薄熙来入狱的罪名是「小偷与流氓」。薄一波被关起来后,孩子都丢在社会上,薄熙来好人不接触,专喜欢和小偷、掏包、流氓混在一起。最初薄三(薄熙来外号,因排行第三)混人家一点吃的、喝的,后来就跟着上街去掏包与小偷小摸,以至斗胆在北京烤鸭店门前,偷了一辆吉普车,事发后叫人揍坏了,关到监狱,后在秦城关押。就在那时,薄熙来结交了一些狱中的牢头狱霸。孙某某是其中的一个。另一个姓汪的「大哥级」黑社会人物,打人致残被判了死缓,后改为二十年。最初这些牢头狱霸狠揍薄熙来,因为那时瘦细个头、娘娘腔的薄熙来是「小偷」罪名进来的,必成靶子。但他见风使舵,很会巴结人,就被两个老大当成跑腿的「饭勤」使用,有一次伺候老大不周到,叫汪某打的鼻青脸肿,老大把他肛门踢肿了,并问他:「你说在这个世界上,什么是真理?」

孙某某模仿他们当年的动作,一边挥手,一边拿腔拿调地说:「薄三回答说,是真正的理!」于是被我们扇了六个巴掌,满脸血印。老汪告诉他:「拳头就是真理,老大就是爹!」薄连声叫爹讨饶,从此肿着肛门还「爹」前「爹」后的叫个不停。

薄一波决想不到这个在批斗大会上扇他嘴巴,并踹断他三根肋骨的儿子,进了监狱后竟然如此松包蛋。所以,江需要的是周永康这样的,不知道对着太阳穴来一枪自己就能歇菜的马弁。

重庆乱麻的线头儿是周永康

十八大前竭力推薄熙来上位是江系的无奈,若周永康再年轻几岁,可以连任一届,江系决不会费这么大的劲「帮助」薄熙来进常委会。结果,不知道自己吃几碗干饭的薄熙来黑打的面儿太宽了,把自己得力的左膀右臂也要灭口,于是王立军进了美国领事馆告他洋状。3月3日政协开幕式,薄熙来在主席台上硬挺,整个会场只有一个工作人员与他握手;3月8日的人大会议,连座位都没给他预留,薄三儿被命令缺席!

整天讲精气神儿的薄熙来仕途如何,十八大能不能进政治局常委会?什么文字答案在其失神的双眼、黑灰的眼袋面前,都显得前所未有的乏力。

重庆的一团乱麻,最有看点的是乱麻团儿的「线头」周永康跳出来曝了光。

江系代表周永康与薄熙来的关系浮上台面

2010年11月12日,周永康去重庆力挺薄熙来,说「重庆『唱红歌读经典』要在政法战线推广」。

2011年6月9日,新华社以《周永康重庆调研:加快民生改善实现社会和谐稳定》为题报道了周永康在重庆的又一次调研。新闻来源新华社。也就是说半年之内,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第二次赴重庆挺薄!

2012年2月8日清晨,重庆市免职的公安局长王立军被国安从美国驻成都总领事馆门口带回北京。

2月8日,全国法院深化司法拍卖改革工作会议在重庆召开。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参加。

2月15日,美国资深媒体人比尔-戈茨(Bill Gertz)撰文披露王立军在美国驻成都总领馆停留一夜寻求庇护的详细情况。文章说:「据一位了解情况的美国官员说,王立军反映的情况涉及到他的上司薄熙来的腐败还有同黑社会勾结的问题,还谈到了中国警方(周永康)镇压异议人士的问题。」

美国官员还透露,王立军向美方提供的材料中,包括有关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政治局 常委周永康的贪污腐败材料,以及薄熙来和周永康密谋计划整垮习近平,不让他顺利接班等。干扰中央的决定、阴谋篡权,薄周犯有叛党叛国罪行。

3月8日上午,人大会议没有安排薄熙来的位子,中央向所有代表和记者表明:不许薄熙来参加会议,他的问题升级。8日下午,周永康参加了重庆代表团的小组审议,并把薄熙来带来亮相,挑战胡温。

向来排位不许有半点差错的CCTV,在8日晚间新闻时没有按照职位出镜。首先出现的是拉着铁饼脸的政治局常委周永康,然后是连中央委员都不是的市长黄奇帆(在发言),随后给了一秒钟镜头的才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非常诡异。薄干坐着,表情极其尴尬。

央视的人说,这个敏感时刻,新闻出台前还要再审核,这不可能是搞错了。

胡锦涛PK薄熙来与云南的铁关系



2月8日至9日,薄熙来一行在昆明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贵研铂业股份有限公司
「考察」,薄的表情是在考察么?最右边那位官员用什么眼神在看他?

2月6日元宵节晚上,王立军化妆进入美领馆,2月8日晨回到北京。2月8日当天,吓的屁滚尿流的薄熙来去了云南,9日又滞留一天观察动静,才返回重庆。说是薄熙来率领重庆市「党政」代表团在云南交流考察新技术开发区,但奇怪的是,除了带着重庆市秘书长翁杰明外,还有重庆警备区政委梁冬春!

尽管江系把持的传媒工具都使劲炒作薄熙来在滇池轻松喂海鸥,但代表团一行在昆明国家高新技术开发区贵研铂业股份有限公司考察时,薄熙来的脸色黑灰,面带忧虑。云南方面出面参加座谈或陪同考察的竟然只有常委副省长罗正富,昆明市委书记张田欣,副省长曹建方,省政府秘书长丁绍祥等。省长和省委书记居然在政治局委员驾到之时均不露面。

江氏嫡亲传媒大肆炒作说,中共驻云南的14集团军是其父薄一波的旧部。薄熙来去云南找父亲旧部来保护自己,那就是扯淡。

1937年8月1日,在山西太原国民师范学校成立了山西青年抗敌决死第1总队,同年10月,扩编为「决死第1纵队」。鲁应麟任纵队长,薄一波任政治委员。后来几经重组,有了现在的14集团军。现在说薄一波所领导的「决死第1纵队」是14集团军的前身并没有错,不过从「决死第1纵队」演变成14集团军的历史就得写一大篇子。现如今,前任下台都黄瓜菜凉了,更何况1937年距今已经75年了。这个时候虚张什么14集团军保护薄一波的儿子,就是脑壳进水。

不过倒是有证据证明胡锦涛与云南的关系不是一般的铁。2006年5月江泽民在黄海谋杀胡锦涛未遂,胡当时就是去云南避难的。

2006年,中共十七大召开的前一年,5月初,江泽民和胡锦涛分别去了青岛,江泽民甚至还约老姘头陈至立到青岛等候杀胡的佳音。

届时,当胡乘坐中共最先进的一艘导弹驱逐舰到黄海视察北海舰队时,突然两艘军舰同时向胡乘坐的导弹驱逐舰开火,打死驱逐舰上五名海军战士。载着胡锦涛的导弹驱逐舰做梦也不敢想有人竟然在光天化日之下谋杀中共最高领导人,于是惊慌失措之下,立即调转头以发疯的速度,载着胡锦涛疾驰驶离舰队演习海域,直到安全海域。

为了避免再次受暗杀,胡换乘舰上的直升飞机飞回青岛基地。未敢作停留,也未回北京,关键时刻直飞云南。江泽民听到汇报说「扫倒一片」,欣喜若狂,并让继续打探胡的确实死亡消息。但没人知道任何消息。一个星期之后, 胡把一切安排妥当,才回北京露面(胡锦涛行程10日之前对外是空白,新华社发消息11日至15日胡在云南考察)。

2月9日,薄熙来灰溜溜回到重庆,2月26日华龙网发布消息说,2月24日重庆就云南遭受干旱发慰问电,并捐款500万元,「市委、市政府向云南省委、省政府发去慰问电,代表全市人民向遭受干旱灾害的灾区人民表达关切与慰问之情,向战斗在抗旱救灾第一线的广大干部群众表示崇高的敬意。」真有14集团军撑腰,是不需要去讨好云南省委的。

薄熙来抛出500万元12天后,2012年3月7日,胡锦涛参加十一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云南代表团审议。薄熙来的云南秀从哪个角度来讲都是败局,都是热脸蛋贴着冷屁股。

薄三儿又找回被黑老大踢肿肛门的感觉


3月9日,薄熙来在重庆市代表团组接受记者提问。
他知道自己完了!

3月8日上午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不仅是缺席人大会议,而是连座位都被撤下,这引起媒体极大的关注,重庆发言人表示不知原因,并肯定薄熙来没有发生健康问题,并一再信誓旦旦9日上午薄熙来会参加开放日活动,并问什么答什么。谁授权给重庆发言人的呢?是周永康,而不是中央。

3月8日晚上,各大媒体上网查询人大新闻中心公布哪个省市代表团组第二天开放,尤其关注重庆市代表团。晚上11点左右时,凤凰卫视胡玲微博称还未查到人大新闻中心公布明天上午重庆开放的消息。

她说:「这又将成为人民代表大会历史上,唯一一个由地方新闻发言人宣布的代表团组开放吧。难道是自行安排的开放?哦,还是心疼媒体,害怕挤爆了门,挤伤了人。让你闭门说,你非要敞开说。」

是谁要敞开说呢?是周永康,而不是中央。人大新闻中心没有宣布9日重庆代表团组有开放日活动,但重庆发言人按照周永康的命令,强硬宣布薄熙来要说话。

3月9日上午,400余记者提前一个多小时就往四楼拥,但被重重把守的警力阻拦。上面宣布说只允许党媒党报进入,记者急眼了,说薄熙来骗人。其实是周永康与胡温在较量。最后中央搞了一个折衷的方案,就是给薄熙来一个回答问题的标准稿,给党媒党报一个问问题的标准稿。结果外媒和港台媒体激愤的厉害,于是也放进一些记者进去。薄熙来迟到了20分钟,就是在听「记者会指导」。

这几天的戏剧性新闻,其中最苦的是薄熙来,薄从来都是个见风使舵的人,他现在想退一步「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但周永康要把他的舵,并且已经在操控着他。

当年在监狱里被黑老大踢肿肛门的感觉又回来了,这次控制他的黑老大是江泽民的侄女婿、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十八大必须下台又害怕下台受审的周永康。

薄熙来知道自己完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