加加林被外星人劫持 月球是史前人造的(多圖)
 
旖林
 
2011-8-3
 
【人民報消息】月球永遠是人類的不解之迷,永遠。

中國古代神話故事「嫦娥奔月」和李白的著名詩句都讓人對月亮迷戀和嚮往。不光是中國人,世界其它民族的人也對月球發生濃厚的興趣。

第一個進入太空的俄國人加加林出事了


第一個進入太空的俄國人加加林
1961年4月12日,蘇聯宇航員尤里-加加林在乘坐「東方一號」宇宙飛船圍繞地球完成了一次完整的軌道飛行,成為本次人類歷史上第一個進入太空的人。

1968年3月27日,年僅34歲的加加林所駕駛的一架米格-15飛機不幸失事。出事當天,加加林與其他宇航員一起在莫斯科郊外的契卡洛夫斯基航天訓練基地,進行米格-15飛機的飛行訓練。與加加林一起駕駛這架飛機的,是他的飛行教官、航空團副團長弗拉基米爾-謝廖金。

短暫的訓練順利完成,地面機場調度員聽到加加林請求返航的聲音,可是緊接著,地面塔臺就失去了加加林的消息。接下來,人們發現了加加林和謝寥金駕駛的飛機已經墜毀在離航天場不遠處的弗拉基米爾新村附近。

多種出事的可能性都充份的進行了評估,但都無法解釋當時的情景。根據當時大量目擊者的證詞,以及尚未被解密的克格勃檔案資料撰文披露,實際上當時死的只是加加林的教官謝寥金,而加加林被外星人劫持了。

第一個看到飛機墜毀地點的目擊者是森林管理員弗拉吉米爾-莫羅佐夫。

他像往常一樣悠閑的在自己的小木屋內喝著茶,外面的寂靜只是在有偶爾傳來的鳥叫聲時才被打破。突然,從村外的墳地方向傳來了劇烈的爆炸聲。

「當時我覺得腳下的地都被震的移動,窗戶上的玻璃,雖然沒有被震碎,但也是被震得吱吱響」。莫羅佐夫馬上騎上摩托車趕往爆炸地點。

「周圍雪地被熏得黢黑」第一個看到墜毀現場的莫羅佐夫即使是多年後回憶,也仍然有些緊張,「白樺樹被折斷了,樹枝上掛著一些像毛線團一樣的東西。後來我才搞明白,那是一些人的腸子和內臟。在我的情緒稍微穩定一些以後,我開始四下察看。有一團圓呼呼的東西絆了我一下,俯身一看,那是一顆人頭」。事後從一顆補過的牙齒才確認這是飛行教官謝廖金的頭顱。而加加林在墜毀現場沒有留下任何屍體殘骸,他失蹤了。

莫羅佐夫回憶道,在趕往出事地點的時候開始並沒有注意,但後來發現了另一架也像是米格15的飛機在失事地點上空盤旋。這架飛機飛得非常低,低的超出了殲擊機應該具有的飛行高度。最奇怪的是,這架盤旋的飛機就像幽靈一樣,飛得一點聲音都沒有。當莫羅佐夫穿過樹林來到田野的時候,發現這架飛機掉頭飛走了。可是當時基地並沒有派出另一架米格15。

加加林被外星人劫持

幾名當時的證人還證實米格-15曾向基地報告,稱看到了一個發著刺眼亮光的盤子形狀的物體。在基地與米格-15徹底失去聯繫之前,所聽到的最後一句報告是:「我們什麼也看不見了」。這句話當時被專家們解讀為他們的飛機進入了雲層,所以什麼也看不見了。但實際上,是飛碟強烈刺眼的光亮使得加加林和謝廖金什麼也看不見了。

象很多其它與飛碟遭遇的情形一樣,飛碟中斷了飛機上的一切無線電通訊。坐在同一架飛機上的加加林和謝廖金的命運卻大不相同,一個被劫持到了外星人的世界,另一個與飛機一同栽向地面。1968年3月27日14點15分,飛機殘骸被目擊者發現。

現場目擊者、新村婦女柳德米拉-亞爾采娃親眼目睹,天空中一個類似飛碟的東西與那架飛機相撞。飛行器發出的非常刺眼的橢圓形亮光使得她無法確認它最終的形狀,甚至烏雲都無法遮住那種刺眼的亮光。出於恐懼,亞爾采娃掉頭往樹林外跑去,接著聽到飛機墜毀在地面的爆炸聲,她驚嚇得摔倒在地。隨後她看到士兵們在飛機殘骸中尋找「黑匣子」,但最終沒有找到。

1979年,保加利亞傳奇式的盲人預言家萬加-季米特洛娃再次震驚了世界。她證實說:「『萬芬』星球的居民告訴她說,加加林並沒有死,而是被劫持了。」

在一個名叫「UFO:不速之客」的電視節目中,被邀請的嘉賓、工程師熱尼亞-葉滅裏揚諾夫對外證實:在1989年10 月18日到19日的夜裏,他被外星人劫持了,外星人把他帶到了它們的飛船中。「我在飛船中首先看到的就是另外3個地球人,其中一個就是加加林!我是不可能認錯加加林的!」

有資料證明,加加林在首次太空飛行過程中,曾經看到了一些非同尋常的景象,這絕不是他想不想看到的問題,而是外星人有意讓他看到。也許這與他後來被劫持有關係。

美國和蘇聯宇航船不再載人登月的原因

加加林失蹤4年後,1972年12月美國「阿波羅17號」飛船返回地球,結束了「阿波羅」登月計劃。30多年來,美國和蘇聯從此再未進行過任何載人登月任務。

為什麼呢?因為載人登月是為了探索月球的奧秘,但結果發現有更高級的生命早已經占據了那裏的地盤,而且不歡迎地球來的宇航員。

看看下面的事實:


左起:阿波羅11號指令長阿姆斯特朗、指令艙駕駛員
邁克爾-科林斯與登月艙駕駛員巴茲-奧爾德林。
當地時間1969年7月16日9時32分,裝載著阿波羅11號的土星5號火箭在美國肯尼迪航天中心發射升空。7月20日,阿姆斯特朗與奧爾德林成為了首次踏上月球的人類。

在太空人要正式降落月球時,控制臺興奮而好奇的呼叫:「那裏是什麼?任務控制臺呼叫阿波羅十一號。」

阿波羅十一號竟如此回答:「這些寶貝好巨大,先生……很多……噢,天呀!你無法相信,我告訴你,那裏有其它的太空船在那裏……在遠處的環形坑邊緣,排列著……他們在月球上注視著我們……」

蘇俄科學家阿查查博士說:「根據我們截獲的電訊顯示,在太空船一登陸時,與幽浮接觸之事馬上被報告出來。」

1969年11月20日,阿波羅十二號太空人康拉德和比安登月球,發現幽浮。1971年8月阿波羅十五號,1972年4月阿波羅十六號,1972年12月阿波羅十七號……所有25名飛往月球的美國宇航員都曾在月球上發現過不明飛行物。

第六位登月的太空人艾德華說:「現在只有一個問題,就是他們來自何處?」

第九位登月的太空人約翰-楊格說:「如果你不信,就好像不相信一件確定的事。」

1979年,美國太空總署前任通訊部主任莫里士-查特連表示「與幽浮相遇」在總署裏是一平常事,並說:「所有太空船都曾在一定距離或極近距離內被幽浮跟蹤過,每當一發生,太空人便和任務中心通話。」

UFO專家稱,月球黑暗的另一面有好幾個外星生物基地,今年,日本天文學家就在月球表面拍攝到了好幾個500米到1000米長的黑色物體,它們以Z字形的運行軌跡快速穿過月球表面。


美國第一次在月球上行走。
數年後,第一個登月的美國宇航員阿姆斯特朗透露一些內容:「它真是不可思議……我們都被警示過,在月球上曾有城市或太空站,是不容置疑的,我只能說,他們的太空船比我們的還優異,它們真的很大……」

既然月球是外星人的地盤,又怕人類去搶位,那何必費勁不討好的去研究什麼月亮呢?再說,人類再怎麼研究對外星人的技術也望塵莫及,所以就徹底放棄載人上去了。

月球是史前人造的

1970年4月,「阿波羅」13號飛船服務艙裡的液氧貯箱突然過熱導致爆炸,接著一截15噸重的火箭金屬部分墜向了月球表面,設置在月球上的地震儀記錄到了長達3小時的震蕩餘波。如果月球是實心的,這種聲音只能持續一分鐘左右。

月球是空心的!

這是為什麼?誰造了月球?外星人與這個月球有什麼關係?它們為什麼會在那裏「稱霸」?越登月發現越多的為什麼。現代科學家們持續不斷的在研究,但永遠也沒有答案。因為小學生永遠無法解答大學的問題。

2006年2月23日在正見網上看到一篇文章,是關於前世回憶的,其中有一段經歷居然是參與製造月亮的過程,這讓我非常震撼。作者歸真首先解開「為何將月亮正面設計成永遠面向地球」。

文章說:我真的轉世很多輩子了,我還記得曾經在一個科技相當發達的史前年代轉世過,遠遠超過現代的發達程度,許多現代人認為不可能的科技在當時是家常便飯。當時的人們科技發達到想要製造一顆月亮上天,照亮黑暗的夜空,(說句題外話,現代人假使真有這樣的技術也會想這麼做的,只是現代科技不夠發達,做不到)。而我在當時是一個工程師,協助建造了月亮。我記得月亮中間不但是中空的,還放滿了各種精密的控制儀器,以及精密的齒輪組,機械的精密度遠遠高過目前的最尖端科技,這些機械可以維持月球正常環繞地球運轉。他們使用一種超高密度的能源維持月球的自轉與公轉,因此可以維持月球轉到今天還沒停下來。而當時月亮的正面是完全拋光的,晚上看來簡直光芒四射,背面則放了一些控制設備,因為這樣,所以將正面設計成永遠面向地球,而背面在地球上則永遠看不到。

文章說,史前的人類文明的確是非常發達的,過去有些時代的文明可以將一座城市弄上天去飛行,空中的飛行物也不僅止於飛機,而是象現在的巨型輪船在天上飛行。以往的文明往往使用非常純淨,非常高密度的能源,用完也不會造成環境污染,可驅動一些龐然巨物。現代人看到以石器為主的古文明遺跡,以為史前人類只會使用石器,其實與事實恰好相反,在人類的文明史上,本次人類文明算是少有的低度發展文明。史前人類比現代人重視精神的力量,他們知道精神與物質是一性的,常常利用自己的精神力去加強物質的發展,不象現代人只著重在技術的改進。


瑪雅文化中的月亮女神和玉兔。
那時的文明發達到什麼程度啊?可以用意念使月球騰空升起進入軌道!

文章說,那個時候的地球人會淨化自己的思想,讓自己的心念很純,就可以加強放大某種能源。象剛剛講的月球,是在地球上組裝好骨架後,一群人利用一些裝置有類似水晶(但不是水晶,而是某種更純淨無雜質的礦石)的機械裝置,在地上打坐用意念加強這些礦石的能量,使龐大的月球騰空升起進入軌道。接著在軌道上進行後續的組裝工作,架起巨型鷹架,無數的金屬制太空小飛艇來回穿梭。這些小艇都是單人座或雙人座,人們穿著輕便的太空裝,日夜不息的施工,看來好不熱鬧。

當務之急是淨化自己

史前地球人可以造個月球給自己照明,可現代人連登月上去看看有什麼東西都費勁。為什麼差距如此大?歸真的文章說的很清楚,那個時候的地球人會淨化自己的思想,讓自己的心念很純。現代人做的到嗎? 尤其在中國,造什麼都是豆腐渣,都是害人的。

看來,忙著登這兒上那兒並不是我們需要的,而淨化自己,使自己的心念很純,倒是人類的當務之急。△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