薄熙來的神經繃到最危險的程度(多圖)
 
瞿咫
 
2011-6-17
 
【人民報消息】誰也別想和薄熙來平起平坐,給他當第二把手的機會也沒有,薄要當獨裁者,這是薄到了重慶才徹底暴露出來的。十七大那年的一月份,薄熙來他爹死了,他哭的淚人兒似的,埋怨斷過三個肋骨的爹死的太不是時候。時間咋過的這快,明年十八大又要召開了,薄熙來的神經繃緊到了最危險的程度。這個時候誰要給他塌臺子,薄三兒能要了誰的命。

因為到了重慶,薄才成為中共國直轄市的第一把手,而這個直轄市並不是真正的直轄市,中共非法建政初期只有北京和上海兩個大城市是直轄市,直轄市的居民福利待遇,甚至同級別,工資都比其它省份的高,三年大饑荒糧票布票等也比其它省份高出很多。後來直轄市增加了與北京一步之遙的重要港口天津市。這種局面一直維持到江澤民上臺後,鄧婆婆撒手人寰。

重慶成為直轄市的秘密

1993年之後,鄧小平的身體每況愈下,雖依然在江頭上卻已經沒有精力控制江。此時江澤民的真面目才逐漸升級,直到全面暴發。江一天提升52位將軍,一年提升500位將軍,有一天百無聊賴,為了找刺激,提升了7位將軍。

江特別相信和迷信氣功師,這是他身邊人都明晰的。時任重慶市委書記給江澤民進貢了幾個氣功師,一方面給江調理身體,一方面幫江出謀劃策、改變頹勢。江大喜,一句話就把四川省裡的一個小城市重慶改為中共國的第四個直轄市。

江是發話了,還要走個形式,命令下到國務院,他們感到很為難,因為重慶市太小,如果批准為直轄市,沒有理由,其它省市都要鬧翻,於是費盡心思研究,終於決定撤銷原重慶市,把重慶市和鄰居萬縣(後改叫市)、涪陵和黔江地區,總共43個區市縣,8.2萬平方公里土地,3002萬人,成立「重慶直轄市」,這個重慶直轄市不但與總面積48.5萬平方公里的四川省平起平坐,而且級別還高的多,它的市委書記是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級別的。

1997年3月14日,橡皮圖章、八屆全國人大五次會議通過《關於批准設立重慶直轄市的決定》:批准設立重慶直轄市,撤銷原重慶市。重慶直轄市「轄」原重慶市、萬縣市、涪陵市和黔江地區。6月18日,重慶直轄市掛牌揭幕大會舉行。

重慶市長王鴻舉從砧板上逃脫


2007年,副市長黃奇帆(左一)與市長王鴻舉
視察重慶大學。
在現任市長黃奇帆之前,2007年12月底薄熙來初到重慶時的市長是王鴻舉,一個土生土長的重慶人。王鴻舉1945年10月出生在重慶,1968年9月,重慶還屬於四川省時,在四川大學數學系畢業,同年10月在重慶彭水重晶石礦工作,後任股長。從工作那天起到在市長位置上被逼離職,沒有離開過重慶,是個典型的地方幹部,所以人脈很深。

2009年2月23日 ,新華網在極不顯眼位置刊登了一個小豆腐幹兒大小的消息「薄熙來王鴻舉帶頭植樹」,新聞說22日上午10點許重慶市委書記薄熙來和市長王鴻舉參加了植樹。過了幾個小時,市長王鴻舉的名字居然從新聞題目上拿掉,只剩下「薄熙來帶頭植樹」,點開一看,內容沒變,只是題目變了。薄熙來心知肚明,沒幾個人看這個消息,一般人就看看題目而已,所以他把市長的名字擠下去自己霸占著題目。

這個不經意的發現讓人感到,薄熙來的肚量太小了,妒忌心太強了,連植個樹那麼小的事情都要象螃蟹一樣橫著走,確實像名記者姜維平說的,薄熙來要當政,那就是中國血流成河之時。

腐敗貪官薄熙來任重慶市委書記之後,為了防止現任政治局常委、中紀委書記、原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收拾他,先下手為強,決定把重慶市現有市委幹部先在開水裏過過濾,燙爛賀國強的喉嚨。

薄在決定處死向他齜牙的文強外,同時要掃除對自己不配合和不服氣的幹部,市長王鴻舉首當其沖。

薄《經濟觀察報》放消息,暗示王鴻舉是「黑」,然後由自己的哥們兒在人民網宣布「中央決定」王鴻舉不再任重慶市長,而且沒「另有任用」。下一步就是把王鴻舉雙規,再交給魔鬼王立軍酷刑折磨,然後出「口供」,供出黑後臺賀國強。薄熙來的打算是,不管你賀國強最後倒不倒臺,我先把你搞臭,你不倒,也讓你臭不可聞。

2009年12月3日,薄熙來命令召開重慶市三屆人大常委會第十四次會議,宣讀「中央」對任期還有一年的王鴻舉的決定。沒有這一步就無法進行下一步的雙規前奏曲──漂黑。

按照中共官場的規矩,對外宣布某某高官辭去職務,就是確定某某高官有問題,接下去就是雙規了。12月3日,重慶市三屆人大常委會舉行第十四次會議,會議內容是接受王鴻舉辭去市長職務的請求,和決定任命黃奇帆為代理市長。

讓薄熙來大吃一驚的是,會議沒有按照他的指示辦,而是重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光國私下同意讓王鴻舉到市人大常委會會議上宣讀辭職報告,這個舉動非同小可,意味著救了王鴻舉一命。

2009年12月5日,人民網重慶視窗以《王鴻舉向重慶市人大常委會辭職 目擊:三次鞠躬四次掌聲》 為題,12月7日,新華網以《王鴻舉告別重慶政壇 說遺憾:有些事做得不夠好》,報導了薄熙來與中央較量敗下陣來的慘狀。

報導是這樣寫的:「當天下午3:10,當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光國朗聲宣布:『下面請王鴻舉市長做辭職報告。』話音一落,現場響起了熱烈的掌聲。同時,大家都把目光投向主席臺左邊的大門。只見大門無聲地打開了,王鴻舉穿著筆挺的西裝,滿面笑容地快步走上報告席。待他站定後,分別向坐在主席臺上的市人大常委會主任陳光國和各位副主任、向出席會議的全體人大常委會委員深深鞠躬致意。」

然後,王鴻舉從西服的內兜摸出辭職報告,開始宣讀:「在我任職期間,市政府在法律框架下依法履行職責,開展工作,自覺接受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的法律監督和工作監督,得到了市人大及其常委會的大力支持和幫助……」這段話意思很明確,「我幹的事不是個人行為,而是組織行為」。王鴻舉的辭職報告簡短明瞭,把薄熙來的計劃打破。他說,因為年齡原因,他決定辭去市長職務。當然誰都知道這不是個理由。

報導說: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在宣讀完辭職報告正文後,王鴻舉突然抬起頭來,環視會場四週一圈,放下發言稿,凝視著現場的與會者,緩慢而平靜地說出了下面的話:「在辭去人大任命的職務時,本人是不是一定要到場宣讀辭職報告,法律沒有明確的規定。但是,我向(市人大常委會主任)光國同志提出,要到場宣讀辭職報告。現在我爭取到了這個機會。之所以如此,主要因為,市政府是市人民代表大會選舉產生的,我到市人大來提出辭職報告,既是要表示對市人大及其常委會對我工作支持的感謝,同時也是對市人大及其常委會負責,表示我的尊重。我思考了一下,還是決定親自到會場來,不來不足以表達我對人大的敬意。」說完最後一句話,他停了下來,分別向主席臺和會場深深鞠了一躬。

陳光國在講話中用「胸懷寬廣,高風亮節」來評價王鴻舉。並說,「按照規定,正部級幹部任職年齡為65歲,他還有一年才到。但是,他多次向中央提出要提前退出領導崗位,並且推薦了接替的人選。現在他不再擔任市長職務,但我們對王鴻舉同志表示感謝,並致以崇高的敬意」。這時,大廳裏再次響起熱烈的持續的掌聲。


王鴻舉(左一)笑容可掬的與黃奇帆擁抱,薄熙來雖面帶微笑,但眼光斜視,怒火中燒!

報導說:在回顧自己的工作時,王鴻舉謙虛地說,「在我以往的工作中,我有些事情還做得不夠好,在此向人大常委會致以歉意……」說完,他又是一鞠躬。大家仍舊以熱烈的掌聲作為回應。在報告中,王鴻舉提到,是市民的支持和鼓勵,陪伴他走到今天,對此,他表示深深的謝意。王鴻舉做完辭職報告後,並沒有立即離開報告席,他停了下來,微笑著環視了會場,然後,第三次向主席臺和會場深深鞠躬。在會場熱烈的掌聲中,他揮了揮手,然後平靜的走出門外。會場的大門在他身後無聲的關閉了。

王鴻舉一鞠躬,薄熙來一揪心,王鴻舉鞠多少個躬,薄熙來揪多少次心。會場裏有不少人在使勁為王鴻舉鼓掌的同時,不時拿眼角瞄瞄薄熙來,嘴角並露出譏諷的笑容。整天罵別人是傻蛋的薄熙來,那天自己成了被眾人耍笑的傻蛋。

王鴻舉走了,在隨後的分組審議中,市人大常委會組成人員紛紛表達了他們對王鴻舉此前工作的認可。「王鴻舉市長對重慶近年來,特別是直轄以來所作出的貢獻,市民不會忘記。他的成績不可磨滅……」人大主任陳光國等領導在分組討論發言時紛紛表示,「對王鴻舉主動辭職的高風亮節表示欽佩,對他的工作成績表示肯定」。這一定性不得了,薄熙來再想「翻案」可得掂量掂量「犯眾怒」的代價。分組審議結束後,市人大常委會開了第二次大會,會議廳裏為剛剛辭去市長職務的王鴻舉響起了第四次掌聲。

王鴻舉用10分鐘的時間,把薄熙來的滿盤得意計劃給拆了。薄三兒沒有想到,和土包子交手,自己會慘敗到如此地步。

更讓薄熙來沒有想到的是,離2009年12月3日「三次鞠躬四次掌聲」僅僅23天,當了一輩子官沒挪出重慶這小地方的王鴻舉,被胡中央任命為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進京當官,在某些方面正管薄熙來。

2009年12月26日下午3時半許,新華網以《王鴻舉被任命為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為題發布快訊:全國人大常委會26日經表決,任命王鴻舉為全國人大環境與資源保護委員會副主任委員。

這消息需要發表快訊嗎?裡面的內容豈只是「快訊」二字能說的清!

現任市長黃奇帆的被消失


現任代理市長黃奇帆。
現任市長黃奇帆是上海人,原任重慶市副市長,他與王鴻舉的暗頂不同的是,對薄熙來的淫威一貫唯唯喏喏,就是薄熙來的一個傳聲筒。但是這並不能使薄熙來滿意,薄需要的是一個魔鬼市長,不用薄指示,自己就能創造出各種各樣的惡法惡治那些哪怕露出一個不滿意眼神的人。

毫無疑問,黃奇帆不夠標準。

2009年12月原市長王鴻舉脫離死亡之境,逃到北京。2010年虎年大年初一人民網《29位省委書記省長拜年》的新聞非常引人注目,這裏面刊登的圖片和簽字不僅僅有省委書記、省長,還有直轄市的領導。

這是薄熙來與汪洋在排名較勁的時候,卻沒有薄熙來的任何消息,只有1月26日剛剛去掉「代」字的重慶新市長黃奇帆的照片、簽字和他的《2010年新年寄語》。

2009年上半年,人民網幾乎天天要在幾個欄目中花樣翻新的刊登薄熙來的重慶「打黑除惡」消息,拼命往上捧他,但此次黃奇帆的《2010年新年寄語》裏,回顧2009年時,居然沒有一個字提到重慶的「打黑除惡」,也就是沒有一個字肯定薄熙來的無人能比的「功績」。大過年的拜年時,重慶市長黃奇帆不但沒有露出一絲微笑,而且心事重重、滿臉憂愁。

2010年3月12日,中共全國人大代表、重慶市市長黃奇帆在審議「兩高」報告時說,「社會矛盾激化時,政府要勇挑重擔,主動出面協調,不能光靠公檢法去維穩。司法處置是最後的『守門員』。」

談起上訪問題,黃奇帆表示,凡是出現大規模的反覆的上訪,肯定和政府某項管理政策體制有關。對此政府要反躬自問,該出錢的要出錢,該糾正管理方法的要糾正管理方法。政府要勇挑重擔,不能只靠政法系統的人員去維穩,揚湯止沸。

對於薄熙來自己「生病」讓公檢法吃藥的現象,黃奇帆批評說,不能矛盾一激化,就把公檢法推出來,「有些上訪的案子,政府出面調解,甚至比司法調解還要好」。薄熙來罵道:這個蠢蛋,讓他當市長,他還真擺起市長的譜兒來了!

重慶晚報2010年1月6日以《重慶捐款500萬者子女可優先就讀重點中小學》為題報導,「為教育發展基金會捐款500萬元以上,子女可免費就讀重慶市直屬中小學。今日下午3點,『愛心在行動中成長』大型公益活動將在市人民大禮堂舉行,重慶市教育發展基金會將同時揭牌成立。」

捐款500萬元以上,子女可免費就讀重慶市直屬中小學?夠狠!

這個「市教育發展基金會」由黃奇帆任名譽會長。薄熙來已經找好了替死鬼!

薄熙來的父親薄一波再陰再壞再忘恩負義,也無法與兒子相比。有人說是薄三兒在監獄裏學壞的,薄一波第一個提出異議,薄一波是有鐵證的,薄三兒跺斷父親肋骨時還沒進監獄。「這小子是天生的壞種兒!」

在重慶,不是魔鬼,是無法得到薄熙來的賞識的。 凡是天災洪災都是黃奇帆出馬,凡是說漂亮話都是薄熙來登報,即使這樣重慶市長黃奇帆也無法使薄熙來滿意。

從諸多薄熙來花錢買的新聞中,可以發現近來重慶市長黃奇帆被消失,重慶只顯薄熙來一個人了。全國那麼多省市自治區,從中央到地方,市委書記主動把市長的活兒全包了,全國薄熙來是獨一份。

王立軍戴上眼鏡也是魔鬼


薄熙來十萬火急提拔二魔王王立軍當重慶市副市長。把鎮壓權抓在手裏。



薄熙來漂王立軍就是漂自己。

被薄熙來「空降」到重慶來的重慶市公安局長王立軍是公認的殺人不眨眼的惡棍,最近被薄升任為重慶市副市長的王立軍還戴上一副眼鏡充知識份子形像。薄熙來讓他分管的工作包括公安、國安、司法、人武、信訪、政府維穩工作,也就是薄熙來看家狗的份內工作。

為什麼要把遼寧省錦州市公安局局長王立軍連升三級調到直轄市重慶來當公安局局長呢?因為薄熙來在重慶這裏玩兒不轉,沒有一個重慶人下的去手冤殺重慶人。

薄熙來2007年12月底到重慶上任後,遭到冷遇。尤其是那個有後臺且主辦過幾起要案的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文強對薄熙來的得瑟表示蔑視。

文強主辦的幾起要案轟動全國:1992年,震驚全國的重慶警匪槍戰;1994年,中國第一盜案;2000年,重慶搶劫運鈔車案;2000年,張君案等。

文強1972年參加工作,1992年任四川省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1997年重慶直轄後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2000年提任正廳局級偵察員;2008年初,薄熙來為了置文強於死地,先把他調到沒有實權的重慶市司法局當局長。8月17日,在王立軍調任重慶當公安局長不到2個月的時候,薄熙來急不可耐的把擔任重慶市公安局副局長16年之久的文強雙規。

2008年6月王立軍到任重慶,在薄熙來親自坐鎮下,三個星期後便大開殺戒。2008年7月10日到9月30日,這兩個半月裏,製造刑事案件32771起,逮捕近萬名「涉案份子」,一時間,重慶的看守所幾乎爆滿,人人驚恐不安。

凡是長著人腦子的人都知道,到了一個新地方才三個星期,兩眼一摸黑,連公安局裡的同事都認不全,如何能破案三萬多起?如何能確認這近萬名重慶人是有罪的?所以王立軍打黑是假,用黑打幫助薄熙來恐嚇重慶人是真。

據重慶市公安局通報,那年僅21天,再破積案1688起。公安部和北京市公安局的人聽了都嘿嘿嘿一個勁的笑個不停,並連連搖頭。

重慶「唱紅打黑」本來就是個笑話,既然唱紅歌讀毛語錄就能做個好人,那麼「祖國山河一片紅」的文革時期,薄熙來為什麼要去偷竊汽車呢?

十八大讓薄熙來急的直抽抽


誰妨礙薄熙來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薄能玩兒命!

現在,官場上下,社會坊間,都把薄熙來當是廣場上耍猴討小錢兒的看待。但在重慶,那紅色氣氛緊張的彷彿空氣中都在滴血。

你當官行商和城管等等,欺壓老百姓,行!但不能被曝光,否則嚴懲,為什麼呢?因為曝光出去影響薄熙來進十八大!

6月16日,新華網出了兩個新聞,其中一個還「高清」,是關於重慶解放碑附近城管致水果小販受傷一案,問題很清楚,也有證人證明是城管野蠻對待賣水果的婦女,致使她從高層臺階滾落,受傷不輕。但是所有重慶報導都按照薄熙來的口徑堅決否認城管使用了暴力。

否認是否認,但一聲令下,「街道、派出所等相關部門同志主動到醫院看望,並幫助預付了5000元醫療費用。據醫院介紹,經專家會診,傷者生命體徵平穩,無生命危險,目前傷症狀況不斷好轉。兩天來,街道、社區、市政等部門領導和同志,先後到醫院看望慰問。」嚇不嚇人?

不是杜姓水果女攤販害怕,是那些當官的哆嗦,怕薄熙來把他們的官帽給擼下去!6月17日,撞到槍口上的帶隊城管隊長被免職──排除粗暴執法,但被免職。重慶的官員哀叫:「十八大啊,你要麼不來,要麼快來,我們度日如年啊!」


重慶表揚的先進人物易如國,為進京唱紅歌,
不為母親送葬!
重慶最大的趣聞是「重慶老人進京唱紅前母親去世 含淚堅持唱到最後」。據重慶華龍網6月15日報導,近日,重慶紅歌團進京演出,團員中一名老人演出前90歲母親去世,他稱自己代表三千萬重慶人民演出,為顧全演出大局,送走母親靈車後直奔開往北京的火車。被重慶評為先進人物。

報導說,該老人硬是忍住悲傷緩緩說,7日深夜母親去世,而9日,自己就需離家進京。「這次演出,我代表的是重慶三千萬人民。如果在這時請假,整個團隊肯定會受到影響。從大局出發,我不能拖後腿。」懷揣這般想法,9日凌晨6時許,他將母親遺體送上靈車後,坐上了開往北京的火車。

如果把刊登時間擋住,誰都會以為是文革時期的事,但這卻是2011年6月的事,居然會發生在69歲老人的身上。文革那年易如國24歲,文革期間的紅色恐怖他親身經歷過,怎麼像吃了迷魂藥一樣?6月7日深夜母親去世,而9日需離家進京,這不是給他一個絕好的理由推辭去唱毒害人的紅歌嗎?但是他卻……

網友們貼帖子說:

** 問問重慶三千萬公民,誰授權讓爾代表了?罪過啊!無效代表啊!無恥之至!

** 精神境界高?已經不是一般的精神病了!

** 全民癡呆化與全民無人性化的典範……

** 難怪人家說我黨組織六親不認,毫無人性。

** 培養這樣一坨沒人性的東西,真不容易。

漂紅魔鬼副市長王立軍,免職倒霉帶隊城管隊長,把六親不認的精神病當成重慶市的模範典型……,在正常人看來,薄熙來是個嚴重精神分裂的瘋子。

一位高層元老的女兒透露說:「我爸說,誰支持薄熙來十八大進政治局常委會,誰就是精神分裂症。我勸大家,都遠著他!」△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