聯合國調色盤上唯獨沒有白色(圖)
 
青晴
 
2011-4-26
 

當貓把耗子當親兒子養的時候,一切都見怪不怪。誰讓金錢能主宰一切、
擺平一切呢,誰讓世界窮的只剩下錢能說話呢?但事實證明,白的越往
黑裏攙,國家越窮、失業越多,天災人禍越接踵而來,擋絕對擋不住!

【人民報消息】聯合國安理會五個常任理事國是中共國、俄國、英國、法國和美國。

在調色盤上,如何調出聯合國的顏色?毫無疑問,沒有白色,只有淺灰、深灰和黑色。為什麼?只要世界警察能夠與世界最邪惡的恐怖軸心國(五角大樓語)坐在一起討論如何維持世界秩序,世界已經進入渾沌狀態,無真正的正義和良知可言。

澳洲時代報發表記者多耐特先生的評論,說聯合國秘書長潘基文對科特迪瓦採取了強硬路線,科特迪瓦強人巴博在4月11日被抓獲。對利比亞,潘基文說,聯合國決議通過的軍事行動拓展了幫助平民的人道主義法律。但就最近中共逮捕了藝術家艾未未和數十名其他發出反對聲音的人士,潘基文兩次被問到他的立場,潘基文的副發言人哈克卻表示,不能馬上回答。

原因是,當初韓國前外長潘基文在角逐聯合國秘書長時,並不是第一人選,是中共把他推上臺的,現在潘基文準備宣布謀求連任,此時真正的考驗來了,中共逮捕了藝術家艾未未等維權人士,潘基文擔心的是,如果譴責中共,那自己的連任恐怕泡湯。

多耐特先生評論說,韓國前外長潘基文作為聯合國秘書長的第一任期內,對於一些棘手的案件強調了「安靜外交」的態度。

什麼是「安靜外交」?就是與邪惡政權桌子底下搞妥協,表面上看是解決問題了,但卻反倒讓惡勢力心裏有數:「原來你也是可以被收買的,正義也可以用金錢來交換的」,於是就更加有恃無恐,有樣學樣,世界墮落的就更快。

看過這條新聞,有中國網友評論:

** 潘基文自從擔任聯合國秘書長以來,尤其對中共就像失控的奴才般。如果沒看到這條報導,我還以為潘基文早已在人間蒸發掉了。世界有他無他,有何區別?

** 潘基文欺軟怕硬,陰陽兩面人渣,對中東醒目給力,對中共裝傻軟蟹,豈有此理!

** 潘基文膽敢對中國的人權狀況說三道四,中共馬上可以叫他從聯合國秘書長位子上滾下來!中共的獨裁要超過希特勒!

這幾個評論說明什麼?人都不是傻子。

中東、北非反獨裁風潮的形勢之所以象電視連續劇一樣起伏叠蕩,和奧巴馬政府擠牙膏似的「支援」不無關係。不到反獨裁軍將被全軍覆滅時,美國不動真的,這就讓雙方都不死不活,僵持在那裏。利比亞的建築炸毀的越來越多。婦女兒童被槍殺的越來越多,卡扎菲無所不用其極,甚至高薪雇用非洲雇傭軍殺害同胞,甚至發偉哥給軍隊,讓他們去強暴、輪姦反暴軍的妻子。就在此時,奧巴馬居然在尋找願意收留卡扎菲的國家……

這種行為無疑在鼓勵那些邪惡的獨裁者更加邪惡,看看中東、北非的形勢就可以知道:也門國營電視臺4月23日報導說,陷入四面楚歌的總統薩利赫已同意波斯灣阿拉伯國家的調停,在30天內辭職,並且將權力交給副手,以交換免於受到起訴。

第二天4月24日,也門總統薩利赫反悔,在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時聲稱拒交權,並繼續瘋狂槍殺手無寸鐵的和平示威者。

法新社報導,位在也門薩那南部城市依蔔的醫療人員說,安全部隊射殺了一名靜坐示威者,並且打傷另外30人,其中8人是遭到實彈擊中。另外,有目擊人士說,在東南部的百達省,多位獨裁者的槍手對靜坐示威的人群開槍,最少打死一名示威者。

翻開這幾個月的新聞就會發現,所有的獨裁者都拿美國、北約對利比亞的態度做榜樣,對卡扎菲一痛打,這些獨裁者馬上就老實,奧巴馬只抗議不動手,這些傢伙馬上囂張起來。由此我們發現,邪惡並不可怕,可怕的是自稱正義的並不正義。

擒賊要擒王、打蛇打七寸,人都知道這個道理,但世界警察卻反著用:擒小賊,與賊頭兒做朋友;打蛇不打七寸,只打尾巴尖,看著挺熱鬧,決不傷蛇筋、動蛇骨。在邪惡不按常理出牌時,不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而是裝君子裝孫子,姑息養奸。世界就是這麼亂的!

如果,誰勸說毒蛇別有毒,人們會覺的這人是瘋子,毒蛇沒毒還叫毒蛇嗎?它就是那路玩意兒。這就是為什麼我們責備美國總統奧巴馬,但對卡扎菲並不寄予任何希望,這種邪惡的東西只有上絞刑架一條路。

有網友說,聯合國太可笑了,理事國裏有一個不同意,正義提案就不能通過,這個聯合國成了大雜燴,應該馬上解散!

4月22日聯合報有一個消息,說《比利時創紀錄,無政府一年運作卻優於許多國家》。報導說,比利時總理勒德姆去年4月22日提出內閣總辭,成為看守政府總理。一年後的今天,勒德姆還在「看守」,無法下臺,等待立場南轅北轍的政黨能達成合組新政府的共識。

雖然是看守內閣,仍通過預算讓公務員繼續支薪。火車、公車照常行駛,個人與企業並未被加稅,油價到達門檻時,調降貨物稅,退休金和最低工資都調漲。連北約轟炸利比亞,比利時都有出力。比利時沒有一個「像樣」的政府,運作卻優於許多有政府的國家,中央政府將權力大量下放給地方,是主要原因。

各國政府再墮落下去,說不定會有越來越多的國家沒有政府。

沒有政府對於當今世界不一定是件壞事,比利時的實踐不經意的告訴了我們一個非常重要的消信息,沒有政府、把權交給各地方政府,優於有個不作為政府,或損害人民根本利益的無良知政府。△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