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雇人暗杀埃及副总统未遂(图)
 
瞿咫
 
2011-2-5
 

每天、每小时我都准备牺牲,我唯一惧怕的是我们失败!

【人民报消息】要求穆巴拉克总统辞职下台是多日来抗议群众的诉求,解散政府,进行民主选举。

2月4日,欧盟27国首脑在布鲁塞尔举行的峰会上,强烈谴责发生在埃及的暴力行为和那些使用和鼓励暴力的人,要求埃及立即实行政权过渡。欧盟重申,应该通过对话和政治改革,通过自由和公正的选举,来处理公民的民主诉求,要充分尊重人权和基本自由。

欧盟外交事务高级代表阿希顿在峰会期间表示,「我们要求埃及政府保证街头抗议民众的安全,确保不再有暴力事件的发生,军队尽到自己的责任,使得这个事件发展成(政权)过渡。」

2月5日,美国总统奥巴马呼吁埃及「立即开始有序的权力移交」。他还敦促穆巴拉克总统「作出正确的决定」。奥巴马还说,埃及领导人需要倾听埃及人民的声音。他说,「全世界都在注视你们」,并表示暴力将不会解决问题。

埃及执政党的「国家民主党」总书记希勒米指责西方国家背叛了埃及。他称穆巴拉克总统决不会辞职。听起来很有点中共说话的腔调,中共把中共独裁党和中国混淆在一起,希勒米把埃及独裁者与埃及这个国家混淆在一起,难道埃及不是埃及人的埃及,而是独裁者的埃及?!

美国曾提出让穆巴拉克把权力交给副总统苏雷曼,由他组成过渡政府,到今年9月举行总统大选。结果两面不讨好。

埃及反对党派和示威群众都认为,苏雷曼是穆巴拉克的一伙,曾担任情报部门首长,使用高压手段协助穆巴拉克对付异己,即使由他接替穆巴拉克出任总统,也没有什么分别。

在中共看来区别可大了,中共认为只要穆巴拉克把权力一交出去,不管交给谁,中共将失去埃及这块地盘。 因此,美国这个方案是躲在暗处的中共绝对不接受的。于是穆巴拉克强硬表示,他不会把权力交给他刚刚任命的副总统。

数天前副总统苏雷曼刚刚宣誓就职就遭到蹊跷暗杀,车队遭受伏击,虽然他惊险躲过一劫,但2名护卫却被当场击毙。有消息毫不犹豫的指出,这是中共派人下的死手。

最新消息,美国正与埃及副总统商讨如何让埃及有秩序的移转政权,其中有一个妥协的方案是,穆巴拉克先不下台,但将权力交给副总统。目前,苏雷曼已主动约见各反对派领袖。

这是一个非常滑稽和根本行不通的方案,穆巴拉克将权力全部交给副总统,自己还顶着总统的头衔,政府首脑开会时,穆巴拉克参加不参加呢?如果他参加,那么不是一切如旧吗?如果他不介入,那么为什么允许他保留总统职位?谁给他的这个权力?这不是向独裁者屈服又是什么?那些争取民主的人的血不是白流了吗?

英国《泰晤士报》有一段令人落泪的报导,报导说,埃及反政府示威者为了倒穆巴拉克的台,为了国家有更好的未来、同胞有尊严地生活,决心死守解放广场,宁死不屈。有20个足球场大小的解放广场,现已成为对抗独裁统治的「自由埃及」象征。

在这个「自由埃及」,「不惜牺牲」绝不是空口说白话。在那里,他们过去两天遭亲政府示威者包围、掷来石头、汽油弹,或从附近建筑物砸下重物。周遭不少人头破了、脚断了。广场四周是临时搭起的「诊所」,逾200名志愿医护来到替伤者包扎伤口。

经一夜激战,广场2月3日(周四)中午躺卧着筋疲力竭的示威者,他们用纸皮或肮脏的毛毡铺在地上休息,要如厕就到邻近的清真寺排队两小时。抗争总是疲累,但士气高昂。

与两名儿子一起在广场抗争的医生说:「我会一直留至穆巴拉克下台,我不怕,我们已打破伴随了30年的恐惧。」

一名两度被囚的异见记者说:「每天、每小时我都准备牺牲,我唯一惧怕的是我们失败。」

有人则央求外国记者,要他们的政府放弃穆巴拉克:「告诉(英国首相)卡梅伦:『不要支持他,否则历史不会原谅你!』」

示威者视死如归,民众也出钱出力支持,粮水和药物络绎不绝捐赠到广场。一名工程师花20万埃及镑( 26.6万港元)买毛毡及三文治等物资。一名有钱学生则和家人拿着多袋面包派给示威者。一名21岁大学毕业生则在广场拾垃圾,她说:「我为国家尽自己的责任而已」。众志成城,目标只有一个:就是要践踏人民30年的独裁者下台。

当然,美国可以妥协,但埃及人民决不愿再妥协,别忘记这是他们的家园,他们有权力决定自己的命运。

令人关注的是,在北非和阿拉伯世界发生《茉莉花革命》的当口,又有一批中共御用文人出来大张旗鼓的签署《零八宪章》。为什么?中共怕了,怕中国人民也会起来,革了它的命。

美国官员曾强调说,他们讨论了许多选择,但最后做决定的是埃及人民。那么就把选择埃及人民命运的权力交还给埃及人民吧!

「埃及是埃及人民的埃及,不是独裁者的埃及!」让我们倾听来自上天的声音吧。△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