钓鱼岛 中共没牙老太太吃铁蚕豆(多图)
 
李子木
 
2010-9-29
 

中共问:日本希望从詹其雄船长口里获得什么?
世界问:中共害怕从詹其雄船长口里说出什么?

【人民报消息】新华网9月27日有新闻报导说,被扣渔船船长詹其雄回家了,并且出了一张图片,上面有一行字:「日本希望从詹其雄船长口里获得什么?」,这句话倒让人反问一句:「中共害怕从詹其雄船长口里说出什么?!」

据美国之音报导,中共当局上星期六(9月25日)凌晨派专机接回被日本扣押的船长詹其雄后,一直没有让他公开露面。此外,近两星期前被中共当局接回的14名船员也一直没有对外露出踪影和言语。中共把他们「绑架」了。

一个小动作败露间谍船的真面目

9月22日上市的日本「周刊文春」指称,造成中日外交风波的中国渔船,是一艘渔船伪装的间谍船。肇事后,这艘渔船以「特殊的通信」方式,用比一般渔船快的不知多少倍的速度向中共通报。这引起了美日情报搜集人员的高度怀疑。

周刊说,钓鱼台海域最近数个月间增加不少中国渔船,其中不少是伪装的间谍船,隐藏在渔船船队里。美日情搜人员特别对出事的这艘渔船的「大拿」表示怀疑,认为渔船上主持大局的,应该不是船长,而是伪装成船员的中共情报机关人员。

詹奶奶什么时候去世的?

日本当局声称对它所称尖阁列岛的钓鱼岛拥有主权,并以非法作业为理由将9月7日驾船在钓鱼岛附近与日本海上巡逻艇相撞的福建船长詹其雄扣押10天后,宣布再扣押10天。此间中共高调声称,疼爱詹其雄的奶奶去世,全家等他回去奔丧、下葬。新华网报导刊登出大图片,并重墨渲染了尽这个孝道是如何的紧急和必要。

奇怪的是,日本当局没有被「感动」的手脚错乱时,中共就不再提詹奶奶去世了,好像这只是一个失败的战术,与「孝道」根本不沾边。詹奶奶到底什么时候去世的?

间谍船船长被拘,中共紧张弦要崩断

据报导,受此影响,一系列中日贸易和交流计划被取消,例如:

北京宣布停止双方省部级会谈,中止双方有关增加航班。

原定于今年10月在武汉举行的纪念辛亥革命百年庆典的日中交流活动,都被取消。

原定于10月9日、10日在上海举行的日本人气男声乐队SMAP演唱会已暂停出票。

东京都知事石原慎太郎取消原定10月12日至13日出席在北京召开的一个论坛计划。

中共全国人大外事委员会主任李肇星临时决定不出席南京中日企业家论坛。

日本国土交通大臣马渊澄夫拒绝会晤在日本参加亚太经合会议的中国国家旅游局副局长祝善忠。

原定9月21日一千名日本大学生应邀参观上海世博的项目和原定于9月24日在东京举行的中国旅游介绍活动均被取消。

重要的是,9月23日,官员阻止已经装载特别重要的出口矿物产品「稀土元素」的货船开往日本。稀土用于混合动力汽车、风力发电机和导弹等关键工业产品的制造。

最重要的是,23日晚间,中共官方通过官方新华社宣布,河北石家庄安全机关以涉嫌擅入军事禁区并拍摄为由抓捕了4名日本人。

一招耍赖的笨棋

石家庄市公安局宣称,「近日,高桥定等4名日本人擅自进入河北省某军事管理区并对军事目标进行非法录像。河北省石家庄市国家安全机关接到报告后,即对上述人员依法采取措施,并对其问题进行审查。目前此案正在审理中。」

稍有点脑子的人都不会马上使用这招笨棋:「你扣我一个人,我扣你4个人!」呵,中共等于是再一次向全世界宣布自己是流氓痞子。

这4个日本倒霉蛋儿到底是什么身份?

日本外务省已证实四名国民在河北被调查,日本共同社引述消息人士指, 四人是一家日本建筑工程公司的员工,他们当时正在河北参与日本二战时遗留中国化学武器的清理工作。

日本公司要出面清理二战时遗留在中国的化学武器,这消息前不久在新华网看到过,并没在意。没想到现在被绑架,成为中共间谍船事件的人质。

破毒饺子案的石家庄市公安局再立新功

为何选中石家庄市公安局出头来处理此事?因为此市公安局和日本打交道不是第一次了,尤其是对毒饺子事件的处理,在日本已经达到了家喻户晓的程度。

2008年成为中日严重外交事件的毒饺子责任问题。中共说死了不承认有毒饺子是「中国制造」,坚持说在石家庄制造后运到日本,在完全密封的情况下被加进了「料」。

共同社采访后发布消息说,河北省石家庄市有关人士透露,该市公安局「毒饺子事件」专案组认为该事件可能是不满厂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

2008年2月13日新华网出消息澄清说《质检总局:「毒饺子事件是不满厂方待遇的人蓄意作案」系猜测性报道 》。

同时,新华网出现了大批有关毒饺子事件的新闻,时任中共质检局副局长的魏传忠在北京举行的新闻发布会上说:「据质检总局向河北警方核实,自1月30日起公安部门介入调查至今,在生产环节没有发现异常」。「河北省公安局调查显示,生产冷冻饺子的天洋食品公司从生产加工到运输出口,人为破坏的可能性几乎不存在」。他同时又称,「任何人都可以打开封口,然后再封上,这不能成为杀虫剂是在工厂内投入的根据」。言外之意,是日本超市老板吃饱了撑的,把进口饺子的密封袋打开、投毒,再用特殊机器进行密封,然后卖给顾客。

中共还专门派了赴日调查组,说,「带回的水饺样品中未检出甲胺磷、敌敌畏」,所有官方新闻一面倒的谴责日本,称是小日本儿自己有问题。发生毒饺子事件的日本德岛县官员几乎要精神崩溃了。

08年2月14日,日本德岛县知事饭泉嘉门召开记者会说,日前在该县回收的中国产冷冻饺子「外包装」上检测到的微量敌敌畏已基本可以确定是来自日本销售方店内使用的杀虫剂。日本低头认罪了,事情解决了。

但两年后,2010年3月26日,中共突然又把此新闻翻出来,并颠覆了两年前的一切说法,说,「2008年初,河北石家庄天洋食品厂出口到日本的饺子发生中毒事件后,中国政府高度重视,经过连续两年坚持不懈的努力,近日查明此次中毒事件是一起投毒案件,中国警方已将犯罪嫌疑人吕月庭抓捕归案。」「现已查明,犯罪嫌疑人吕月庭(男,36岁,河北省井陉县人,原天洋食品厂临时工),因对天洋食品厂工资待遇及个别职工不满,为报复泄愤在饺子中投毒。吕月庭对投毒作案供认不讳。公安机关已提取到吕月庭作案用的注射器,并收集到大量的证人证言。」

戏剧性的是,当日本的毒饺子冤案被洗刷掉之后,日本记者不干了,他们置疑:原临时工作案后扔在阴沟里的注射器,两年后还能提取到、还能当证据?大量的证人证言为什么两年后才收集到?中共象得了脑瘫一样,不再接下文。

「英雄船长」詹其雄回国随即遭软禁

间谍船船长詹其雄被日本宣布扣押两个10天,那就是到9月27日,日本才最后决定起诉不起诉他。但9月25日凌晨4点,被「保留处份」的詹其雄就乘中共政府安排的专机回到福州。

文汇报9月25日为此发表了文章「日方低头中国船长凯旋」。

詹其雄真的凯旋了吗?没有。他随即遭到单独软禁。到机场欢迎他的老婆和孩子都成了官方表演的托儿,而十万火急给奶奶奔丧的事也和宇航船没上天已经转了31圈一样,都只是革命的暂时需要。

据美国之音报导,詹其雄船长在中共外交部高级官员与福建省政府官员的簇拥和夜幕的掩护下抵达福州机场。他在机场贵宾室接受官方媒体短暂采访时,用官样语言盛赞「党和政府以及人民的关怀,并声称会再去钓鱼岛捕鱼」,随后就被送往福州的一家疗养院,沿途对所有境外媒体的询问一概奉命不予答复。

报导说,在官方车辆的护送下,詹其雄在清晨到达福州金鸡山疗养院,之后立即被送到后区的一栋楼房内,并与外界隔离。在场的保安人员对希望采访他的记者们说,上面有规定不能让新闻媒体接近他,也不能透露有关他的消息。

中共害怕从船长家属与船员口里说出什么?

两星期前,另外十四名船员在获得日本当局释放后,也由北京派专机接回福州,被安排在同一疗养院。官方同样将他们与外界隔离,不允许他们对外发表任何言论。

美国之音采访了台海两岸的保钓人士,得知这艘船船员被释放后,许多人很希望知道他们的状况,希望表示慰问和支持,但都无法接触到他们。

厦门的保钓人士李义强说,看到报导的第二天,他们就去了船长的家乡探访他的家人,想对他奶奶去世表示安慰之情,但被政府官员挡在门外。「人家(政府)都不欢迎我们去关心他。不是我们想关心人家就欢迎,人家其实是不愿意的。当地的政府不欢迎嘛。我们想关心,政府也不会让我们去关心。」「有些情况它不愿意让人家知道,很多负面的东西它不想曝光。」

台湾中华保钓协会执行长黄锡麟说,他也曾多次试图跟早前获得释放的14名船员接触,但都没有成功,「我们透过很多方式跟他们联系,都没有办法,完全没有办法!」

中共当局的解释是,「安排船员和船长到疗养院并与外界隔离是为了让他们接受身体检查」。那14个渔民根本就没有离开过自己的渔船!难道每次渔船出海回来,渔民们都与外界隔离,接受身体检查? 渔民们说,政府从来没有这么关心过他们。

中共害怕从詹其雄口里说出什么?


在回国的专机上,手捧鲜花的詹其雄神情明显焦虑不安!

9月25日凌晨,在回国的专机上,手捧鲜花的詹其雄神情明显焦虑不安,刚出机舱口,两手笨拙的比画着代表胜利的「V」形手势,看的出来是现学现卖的,堪比刘姥姥进大观园。在飞机场拍摄的一组高清小家庭「温馨」图中,从举止、动作、表情可以感觉到这对夫妻、父子、母子之间的关系非常微妙。如此表现无亲情的镜头,在电影里是绝对通不过的。

9月27日,政府在新华网发表文章《外媒:中国船长詹其雄在日本拘留所中表现非凡》。在日本拘留所中表现「非凡」,怎么回国反而变成狗熊了?

在日本被拘押了十几天、回国又被隔离了2天半,福建「闽晋渔 5179号」渔船船长詹其雄,27日上午终于在官方规模浩大的欢迎阵势下回家了。

新华网报导说,「27日上午9点,港阜村到处洋溢着喜庆的气氛。家乡群众得知詹其雄将于今天回家的消息后,早早地自发赶到村口,迎接他的归来。村民们搭起了十多个拱门,上面挂着『热烈欢迎詹其雄船长平安归来!』『钓鱼岛及其附属岛屿自古以来就是中国的固有领土!』等横幅」。

这种报导是典型的做贼心虚的党文化,拱门都搭起了十多个,何必还说是「自发」去迎接呢?村民们不知道詹其雄要被政府关门训教几天,如何能在准确时间去呢?这种报导就不是愚弄读者,而是中共拿自己当猴儿耍了。

让人喷饭的还有「一碗太平面 温馨一家情」


詹妈妈倒成了局外人!

报导说,9月27日,福建晋江市深沪镇港沪村。当地乡亲热情迎接他归来,乡亲为平安归来的詹其雄送上太平面。可是镜头里,真正日夜为他担心的妈妈坐的远远的,显然是个被排挤到只能观望的局外人。而那两个能靠近詹船长的、能递上一碗面的,能是「乡亲」吗?

报导说:「亲人捧上一碗太平面,詹其雄接过来,轻轻地吃了一口,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这只是文字。图片上,詹其雄和那位主要「亲人」,连同他亲妈都没露出久违的笑容。

据境外媒体报导说,詹其雄终于回家与亲人团聚。可是面对大批大陆记者,经过训教之后的詹船长守口如瓶,被记者问到心情如何,詹船长面无表情的回应,「高兴,很高兴」,此外再无其它回应。詹家也被公安围的密密实实,未经许可不得进入。

据香港星岛日报报导,詹其雄返乡后一直没有离开家门,看到媒体立即把门关上,不让拍照。为免记者进入,詹家大门及2个后门都上锁。屋内客厅一直有几名便衣公安和当地宣传部官员驻守。詹妻也不理会记者的提问。儿子詹德嘉放学回家吃午饭,一见记者立即跑进屋内。有村民27日晚与詹其雄泡茶至深夜,后透露说,「政府吩咐阿雄『不要多说』。」

让闭嘴的詹妈妈气的要寻死

不甘心空手而归的记者隔窗问詹妈妈:「感觉儿子怎么样?」詹母说:「瘦了!」「他都跟你讲了些什么呀?」「他说要我不要跟你们乱讲东西!」

报导说,詹母受访时表示,儿子回来后,家人都不让她跟记者接触。不让她接受记者访问,也就是不许妈妈随便对外实话实说。采访詹母不到3分钟,一名驻守在詹家的宣传部官员便强行把窗户关闭。詹其雄母亲陈婉如愤怒道:「我气到想死,我说的都不是坏话,为什么不能说。」

有香港记者不满当局做法,隔着窗户批评中共官员「不尊重老人家」。香港回归党怀抱时间还不长,香港记者还不完全明晰在当局眼中,中国人都属于「P」民,不分年龄性别。

日本政府以民为本,凸显中共残忍

在中共间谍船船长被扣后,中共6次召见日本驻华大使,进行了10多次外交「严正交涉」,网民戏称日大使丹羽宇一郎是「应召男郎」。而4个日本人被扣,中共却拒见这位「应召男郎」。

23日,4个被藤田建筑公司派遣来中国的日本人被捕,他们是为一项清理二战遗华化学武器的竞标工程进行拍摄工作的。

随后,日本立即决定提前释放中共间谍船船长,以换取该4名日本公民的自由。

日本时事社报导,这4名日本人仅获准和日本驻华使馆人员会见过一次面。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召见了中共驻日大使程永华,要求定期会见4名仍被河北当局扣留的日本人。

文汇报9月25日为此发表了三篇文章,一篇是「日方低头中国船长凯旋」,第二篇是「日在野党轰政府外交失败」,第三篇是「日方要求与被拘日人见面」。其实,这只是共产党的思维逻辑。

日方保留处份,释放詹其雄,并不是低头,而是日本政府把国人的安危放在第一位,这和中共前不久任由枪手杀害赴菲旅游港人的残忍和冷血,形成了鲜明的对照,让中国人从中品味到什么是「以民为本」,什么样的社会制度可以做到这一点。

日本媒体27日报导说,在中国,日方希望商讨被中国扣押的4名日本公民的问题。中共外交部回绝了日本驻华大使的会见要求,日本《朝日新闻》北京记者形容,这是外交礼仪上极为少见的「异例」。

日一提有录像,党马上喊「相互退让」

9月28日早上,日本参院外交防卫委员会就撞船事件举行闭门听证会,并观看了海上保安厅拍回的录像。日本外相前原诚司在回答议员提问时称,根据录像,「中国渔船当时是改变了航道撞来的,如果是无心之失的话,相撞后理应将引擎『倒车』 离开日方巡逻船,但完全没有这个迹象」。他指,由此可见,詹其雄是故意撞向日方巡逻船的。

连个胜利手势都做不好的詹其雄,哪有那么大胆子故意跑到钓鱼岛去冲撞日方巡逻船?

中共连詹奶奶出殡、绑架日本公司工作人员都想到了,单单没想到在钓鱼岛海面上会有录像!

一提有证据要公开,中共顿时就瘫软,党马上喊:「相互退让!!!」

没牙老太太用牙床子硬磨铁蚕豆,直磨到满嘴出血沫子,最后还得把铁蚕豆吐出来,吃进去时什么样,吐出来时还是什么样。△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