扔进水里试试深──党请求免死(多图)
 
肖庆庆
 
2010-9-1
 
【人民报消息】前两天官媒提出「取消贪官死刑」的议题,扔进水里试试深……

这倒不是因为某个被判死罪的贪官乞求党给予免死,党动了恻隐之心;而是党让官都变成「贪官」,最后全党皆贪,想贪必当官,所以「取消贪官死刑」实际上是党请求免死。

有人很理性的说,要免一些死刑,加重「生刑」,这倒不错,叫本以为可以一枪毙命的试法者尝尝生不如死的滋味。但主要担心我国在人口大国的犯罪高发期,监狱的承受能力有限,普通犯人已经作为党的义工送去支援「亚非拉」,但贪官们只会吃喝嫖赌,而且党也怕机密外泄,所以这一来又得给多少人在大墙里提供一居室住房、免费三餐和物业管理呀!

党是这样愚弄百姓的

刚才这可不是说着玩儿的,绝对有据可查。


饶漱石在监狱吃鱼翅、海参。
这书是给老百姓看的!
《中国新闻周刊》2010年第12期,刊载了78岁的退休老人何殿奎的回忆录,这位老人早在秦城监狱还称做功德林监狱时就担任管理员,40年后退休时的职务是秦城监狱监管处处长。「秦城监狱」谁都耳熟,但这4个字从未出现在中共的正式文件上,也没有挂牌,正式名称叫公安部预审局,现在叫监狱管理局。

从何殿奎的描述得知,秦城监狱由4栋3层青砖小楼组成,编号分别是201、202、203、204监区,每座楼内部结构不一,其中204监区就是可以吃得到鱼翅、海参等高级食材的地方,何殿奎就是在这里第一次见识了鱼翅,当时还误以为那是普通老百姓吃的「粉丝」。

204监房铺着地毯,床是沙发床,伙食是专门到北京东华门「高干供应点」采购。其中饭后的苹果还是刚从冷冻库里拿出来的,「拉来时那苹果都冒着气儿」。

何殿奎当职时关押有15个人,例如当年的情报界传奇人物潘汉年、前中共中央组织部部长饶漱石以及曾是毛泽东「5大秘书」之首的陈伯达。他们彼此不知道对方是谁,放风时严格隔离,绝对避免见面,狱警也只知道编号,唯一知道他们身份的「除了领导,只有204监区管理员何殿奎一个人。」

何殿奎每天给他们送饭,每人一个4层的饭盒,分别装米饭、2道菜和1道汤,冬天用棉罩保温。每个饭盒颜色都不同、以示区分。「每天如此,即使在困难时期(三年大饥荒)都一样」。

这些人犯还可享受到一盒12块的固体饮料,一块能沏一杯柠檬茶;方糖分白色和咖啡色2种。外面那些遵照党指示往死里批判他们的人,哪里知道自己肚皮都混不饱,而「阶级敌人」却鱼翅、海参……

党在愚弄谁?!

贺卫方这个演讲让他在北京待不下去


原北大教授贺卫方
原北大教授贺卫方有一个关于官员犯罪的演讲,今年8月讨论贪官免死问题时,又被拿出来示众。

贺卫方教授说:美国的官员也不少,为什么很少听说美国的官员因贪污受贿而被判处死刑?因为他们没有办法贪污受贿,他们的政治制度中有三个因素使官员们不得不老老实实的去工作而不敢贪污腐败。

第一个是他们的议会制度。议会是干什么的呢?民选代表组成这样一个机构天天监控政府官员,他们只要有一点不符合法律的行为就可能被弹劾。比如英国议会──最典型的议会制度,这边站着执政党,那边坐着反对党,执政党的问题还能逃过那帮议员们的眼睛?议员的眼睛是贼亮的,他们会将你的所做所为全部揭露。因为他们的政治是竞争性的,他们不仅是市场化的经济,而且是市场化的政治。你如果做不好的话,你就下来,我就上去──反对党的目标就是:「随时准备着,为上台而努力」。有时候执政党一个经济上的丑闻,就可能引发人们的不信任,就可能下台,你方唱罢我登场。正是这样一种竞争性的政治,使得官员们必须谨慎行事,绝对不能干那些错事和坏事。议会的监督使得官员们不得不俯首贴耳。

第二个是司法制度,独立的司法制度,独立的司法体系构成了官员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巨大的震慑。美国专门为总统设置了特别检查官,前特别检查官斯塔尔先生,对于总统来说是小官,但是这个小官的权力可了得!因为他可以不经司法部长的批准,启动对总统的调查程序。克林顿和莱温斯基之间那点事,说老实话,对于我们国家的好多官员其实算不了什么,在我们这儿,不过体现了无产阶级革命家的浪漫情怀而已(听众笑声)。斯塔尔先生不惜动用联邦经费5000万元,来调查总统性丑闻,搞得总统颜面尽失,没有任何办法,因为特别检查官这一职不得被任何人罢免,他手下有一帮得力人马。那个总统好当吗?总统尚且受到如此严厉的监督,更不用说下面的那些官员了。天天被司法监控着,一旦有犯罪情况,司法绝不手软啊。

尼克松在其担任总统时发生了水门事件,有证据显示尼克松总统也许知道水门事件发生以后的情况。但是尼克松总统说他不了解,法院命令尼克松必须交出他的录音带。尼克松总统有一点僻好,就是天天在他的办公室里边放一个录音机──即使没人也要放这个东西,只要有人谈话,录音机就会把它全部录下来,他办公室所有的谈话都有录音记录。当法院命令他交出有关事件的三盘录音带时,他拒绝了,他说:「不,我不能交出,这是总统的特权,我不能交给你。」法院问:「你交,还是不交?(笑声)如果你不交出来,就犯防碍司法罪。」在巨大的压力之下,尼克松不得不交出所有的录音带。第二天,他就宣布辞职。所以说美国的行政首脑要服从司法的命令,这些官员都要受到司法的监控。

另外一个监控手段是新闻媒体,自由的媒体是官员们廉洁最重要的制度性的保障之一。美国全部的报纸和电视台都是私人办的,还有电台也是私人办的,除了一个电台──《美国之音》是美国国务院办的之外。美国之音在播音的时候,有时会说现在播一篇反映美国政府立场的社论。美国之音是政府办的,但是它不允许在美国本土发布信号,所以在美国是听不到美国之音的,要听美国之音还要跑到中国来听(笑声)。之所以他们不允许政府办媒体,是因为政府办媒体就会向人民批发对政府有利的信息,于是整天在造假,说我们的形势一片大好。我写过一篇文章在中国青年报《冰点》上发表过,叫《善待官员》。我说,我常常想,监狱里面服刑的手扶铁窗的陈希同先生面对国内外人们的挖苦与讽刺,心里是怎么想的。前几天,网上突然出现了一篇文章,题目叫《胡长清临死前谈新闻自由》(笑声)。


原江西省副省长胡长清
胡长清说,如果江西省和全国的报纸能像美国记者揭露克林顿丑闻那样揭露我的话,我何至于落到今天这样一个下场啊?何至于面对死刑?我痛苦啊。

你们知道在这个国家里,是前倨而后恭。那些现在的省委书记,他们就一点错误都没有吗?报纸每天都在报道他们又在会议上号召广大干部群众学习「三个代表」重要思想,保持共产党员先进性,要牢记「八荣八耻」,天天说那些冠冕堂皇的话,但是只有到了被打倒的时候,我们才知道:天啦,这个人这么腐败啊!(笑声)

你可以发现,这样的媒体环境对于官员来说是何等的残酷!这让一个人只有成了神以后才能抵御这种诱惑,因为你做的坏事不会被人揭露,那有钱还不得拿着啊?大家想想看,突然听说一个人贪污了800万,觉得数额巨大,挺可怕的,其实在中国做一个县委书记,这钱就哗哗的来,你不能不接受,你要不接受你就干不下去,你就不尽情理,你就不体谅「革命群众的心情」(笑声)。

你得病了,好家伙,人们都去看。人都走了,突然发现床底下全部是钱!(笑声)官员一到中央党校去学习,下面人就知道要升迁了,急忙提着东西去看。800万,太容易了,所谓「三年清知府,十万雪花银」。所以他们不知不觉就走到死的边缘了。在这样的情况下,谁不去贪啊?谁不喜欢钱啊?「钱是催笑草 」,一数钱的时候,嘴都笑成这样了(示意,笑声)。钱是多好的东西,谁不需要钱啊?一些领导人小孩出国留学,那钱都是别人包了。谁不喜欢好的车,房子越住越大、车子越坐越小,谁不喜欢美色啊?

当你第一次把一套房子送给你的情人时,报纸上就吵得沸沸扬扬,你还敢做另外的坏事吗?如果有这样的媒体的话,你连这套房子都不敢送!一点坏事都做不了。

如果我们国家司法真换独立了,那这个国家绝大多数官员都将面临死刑──要知道贪污受贿判处死刑的起征点很低啊,十几万就可以判死刑了,如果这样的话,恐怕计划生育也不用搞了,(笑声)几千万官员瞬间就没有了。

消灭贪官的捷径

正如贺教授所说,要是判死刑的话,几千万官员瞬间就可以没有,计划生育也不用搞了。想想看,党过去号称说有6000万党员,因为这些年退党的人多,所以党现在号称有党员7000万。不管有多少,能够让几千万党官符合死刑的党组织,是个什么样的组织?当然是个不折不扣的邪党组织。

不是中共的组织没有管教好孩子,而是进了这个组织就学坏!那么,现在当务之急不是探讨是否免贪官死罪的问题,而是协助他们如何跳出这个组织,不再做贪官!△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