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默终于醒来(图)
 
九天剑
 
2010-8-28
 

为了实现中国梦,默多克20年砸进20亿美元,到79岁高龄终于明白,
想让新闻集团进入中共国,好比椽木求鱼。

【人民报消息】“默多克一声吼,地球也要抖三抖。”把文革口号贴到传媒大亨、新闻集团掌门人鲁珀特·默多克的头上,虽然政治上不贴谱,威力上应该不算过分。可惜,老默头想对中共吼,还没吼,反被这怪兽咬几口。

默多克这个名字,在中国传媒界如雷贯耳,虽然大部分中国人开始知道他也不过一、二十年的时间。
而默多克可是盯上中国这块肥肉好久了。以媒体大亨特有的敏感,他断定这是一块处女地,在等待他这个巨人的开发。

媒体人说话是没什么遮拦的,你想啊,话语权就是我,我就是话语权,无冕之王,我怕谁呀?特别是老默,北美、欧洲加上老家澳洲,哪个大媒不是咱的?咱说了算哪!世界就在咱脚下。那股傲气,想想也知道。
谁想大意失荆州。默多克几次大嘴,都被猫在暗处的小人跳出来修理。

只举1993年一例。收购了香港卫星电视Star TV后,欣喜若狂的老默一忘形,说了心里话:卫星电视“是所有极权统治的天敌”。香港啥地方?那年还没被中共收回,可“表哥”(特务)遍地是常识,前脚说完,后一秒钟中南海就知道了。虽然后来有报导证实说,当时老默是指垮了台的苏联,可中共宦官不撒嘴,认准老默屎盆子是扣中共。那还了得吗!看本大爷如何教育你这美籍澳洲老乡!

一个月后,中宣部长丁关根突然宣布禁止私人在中国拥有卫星天线,使老默刚买的Star TV,还没端进大陆传媒市场的一锅好饭当时就夹生了。老默无意间的一句感言,付出了第一个代价。

生意人图啥呀?服软呗。老默牙疼之余,开始调整自己。不料,这才是被羞辱的开始。

据《华尔街日报》讲,老默不放过各种机会向党魁们赔礼道歉:给邓小平的儿子邓朴方的基金会捐款;与邓女儿邓榕签出书大单;甚至命令Star TV取消BBC关于中国的新闻节目,向中共暗示他对中国的兴趣在于娱乐节目而不是新闻。对方还是不撒嘴。

老默的中国大梦一作就是四年。正值中共头子江泽民将访美,小丁要让老默的美国福斯新闻网和他的刊物对江示好。

照理说,小丁求老默,老默是上风,结果呢,羞辱再次上演。

按《华》文描述,1997年10月的一个凉爽的日子,默多克在天安门广场人民大会堂北门的台阶上被中共刻意安排了“朝见”——等待大员丁关根接见。

默多克和他的手下进入大会堂后,开始了漫长而令人羞辱的跋涉──走过装饰华丽的会议大厅,走上楼梯,走下楼梯,走过巨穴般的中国代表大会会议厅和有着5,000席位的宴会厅,来到建筑的另一端。最后走进一间会议室,丁关根和管媒体的中共高官已坐在厚软的沙发里。

丁先是假装不知道默多克的来意,对默多克说:“我听说你们是澳大利亚的公司。告诉我,你们做什么。”

默多克并未在意丁对他的有意奚落。他向丁表示,他知道中国对媒体有严格的规章制度,他将会完全遵守并表示他和中国政府的媒体应该在不具争议的项目上合作。

听过默多克解释,丁指着左边的官员们说:“我知道你一直在和我的人谈,从新开始是好主意。这些人就是管理中国传媒产业的人,今后,你与他们打交道就可以了。”默多克就此脱离了中共的“黑名单”。

你想,一个财主,花了四年多时间和上亿的金钱等待赦免,就是被装孙子的土匪头子羞辱,不也得忍着吗,是吧。纵横世界、老谋深算的枭雄,就是这样被中共掐住了七寸的。

以老默贵胄之身,可能从没和土匪打过交道,一点不懂土匪规矩,那就是拿了钱,高兴照样撕票。

老默的遭遇,正像他的干将、亚洲总监布鲁斯.多佛(Bruce Dover)的《鲁珀特中国冒险记》总结的:对中国的市场,默多克有着永不满足的胃口,从而导致他们推动得太用力,太快,太久了,最后毁掉了。

贪念抱得失意归


默多克在中共国踢到铁板。
为了实现中国梦,老默20年砸进20亿美元,还娶了中国老婆、雇了中国顾问,甚至讲普通话的中国保姆,结果呢?和儿子反目,和老婆分居,令高管离职,赔了 10亿买来无尽的屈辱……痛定思痛,到79岁高龄,默多克终于明白了宿命:自己有生之年想让新闻集团进入中共国,好比椽木求鱼。

中国有个很普通又非常重要的古训:不与小人相为伍,自然亨通吉祥临。他花重金请的中国顾问恰恰没告诉他。不是老默的智商出现了倒退,我们只能说,是他的西方教育背景和孩童般的中国梦误导了他。

将三条在中国播放的频道控股权卖给具有中共官方背景的私募基金,是默多克集团撤出中国市场的关键一步,等于默认在中国开拓媒体市场的努力无功而返。虽然晚了点,老默终于醒来。

赚钱莫失去尊严

与谷歌不同的是,老默没受到世界赞扬。谷歌公布了受到中共戏弄、打压的缘由始末,大体悲壮,老默则有点凄凉。下一个还不知是谁?

强大的商业帝国,却奈何不得一个流氓政权,全世界的商人都不得不深刻反思,面对这个永远不按人类规矩出牌的怪物,还有哪路大鳄敢于试水?

在此,我愿祭出一个最简单的策略:饿毙了它。等它凉透了,再出发到崭新的中国去重建。

设想一下,假如世界上没有一个商人给它送钱、送技术、送资源,那个有着数千万咧着大嘴的“公仆”、数百万狂挖墙脚的贪官、每天靠压榨人类五分之一人口活着的庞大腐朽机器,能维持几天?关键是,设想需要实施。中共这个史上最无耻的无赖,深谙商人利为先的本能,才能一次次耍无赖而一次次得逞。谷歌们和默多克们就是例证。

再教给老默一句北京土话——臊着他。这是哥几个在一起议论无赖时常说的:甭搭理无赖,纯粹瞎耽误工夫,最好的办法是,哪儿凉快让他上哪儿去!

真的,不管那个世纪无赖忽悠什么,哪怕是把一泡臭狗屎扇乎成“满汉全席”,想想两巨头被它折腾的惨样,如果不想成为第三个、第四个,千万提鼻子多闻闻。

记住,钱袋魔术般换到这无赖手中的过程,都是从贪念开始,并都会以幻想破灭告终。谷歌和老默,这对被共产极权肆意玩弄的巨人,应该成为前车之鉴。

(转自新纪元,有删节)

原题为「默老头的精彩失败」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