抗议富士康?何不抗议中共
 
童文薰
 
2010-7-10
 
【人民报消息】季氏要攻打颛臾之前,冉有季路一起求见孔子,解释为何将起战事。孔子责备冉有,何以攻打社稷之臣?冉有辩称是上司要这么做,不是他和季路的意思。孔子进一步教诲冉有:“陈力就列,不能者止。”担任辅佐国君的职位就要尽忠出力,做不到就该下台。今天国家出了大问题却“危而不持,颠而不扶”,还要你这个宰辅做什么?

结果冉有再辩,颛臾越来越强大了,今天不打以后会成后患……绕来绕去就是要打颛臾。对于这样的弟子,孔子说了一段千古名训:“君子疾夫舍曰欲之,而必为之辞。”推开藉口,直指核心。“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吾恐季孙之忧不在颛臾,而在萧墙之内也。”

祸起萧墙才是真正的症结。这正是当前中国的真正问题。

富士康事件后,中共惊见中国罢工浪潮一波波掀起,因此压制对于富士康“跳楼门”事件的报导。然而台湾的媒体与各种团体对于鸿海郭台铭却持续攻讦。富士康将中国劳工的薪资倍增,不但不能平息台湾劳团与学者的抨击,反而成为富士康是暴利集团的证据。

攻击富士康公平吗?与其说富士康是一个血汗工厂,毋宁说富士康是一个开在血汗社会的工厂。和所有在中国设厂的每一家公司一样,富士康的确从中国低价工资上得到降低成本的利益,这是外商在中国落脚的共同原因。把富士康斗倒斗垮,可以改变中国的劳工待遇与生活条件?可以让中国劳工得到国际级的人权?如果可以,让我们欢天喜地、毫不容情地把富士康消灭吧!问题是,能吗?

富士康有错,错在成为中共压低中国工资的协同者。但富士康同时也是受害者。富士康的一切管理措施,无非为了防杜智财权被侵夺,防杜正版产品一上市,山寨版也同时出现在中国市场的冷酷现实。

富士康的问题是所有外资在中国的共同问题。这是将工厂设在极权社会、血汗中国的宿命。但当竞争对手都“钱进中国”时,富士康背后的代工买主也是富士康必须在血汗社会抢得一席立足地的原因。因果循环,加害者也是受害者。

“丘也闻有国有家者,不患寡而患不均,不患贫而患不安。盖均无贫,和无寡,安无倾。”贫富不均,社会不安才是中国问题的症结。如果中国社会不是血汗社会,血汗工厂岂有存在余地?

没有了愿意调薪的富士康,还有千千万万个工作条件恶劣的工厂,也只有这些工厂在等待着中国劳工。中国的血腥GDP就是靠这些庞大的劳动力构筑起来。在中国这个禁止罢工、禁止自组工会、司法不公、特权横行的血汗社会,率先加薪的富士康,不是劳团与学者应该攻讦的目标。“陈力就列,不能者止。”要为中国劳工说话,不能回避造成症结的中共,不能回避那些要求台商前往中国设厂的真正商界大鳄。请把质问富士康的问题拿来质问中共!

转自《新纪元周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