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感於催生刀客的社會
 
雨瀟
 
2010-5-7
 
【人民報消息】短短的三十五天,中國大陸發生了五起校園血案,震驚世人。雖然,當局和警方採取了一些措施,例如給學校配備防暴鋼叉,校園內增添配備警棍、防暴辣椒水的保安巡邏,然而這些舉措能否有效的終結校園血案,讓人持懷疑態度,通其量只是一種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短視行為,治標治不了本。

這五起血案中最早的一起發生於今年3月23日,福建南平市男子鄭民生,殺死8名、重傷5名小學生,製造了南平慘案。鄭本人曾是一名醫生,據他的鄰居說他平時為人不錯,喜歡小孩子,曾是孩子王。那麼,什麼原因使得一個精神正常、曾友善的人淪為血刃學童的殺人狂犯呢?據鄭本人供述,自己感情不順,生活窘迫,因此萬念俱灰,萌生自殺的念頭,殺人是自毀路上順帶做的一件事,要報復這個讓自己活不下去的社會,造成一種轟動效應。

在血案發生後,3月26日上午9時30分,南平市委書記雷春美一行出現在南平市第一人民醫院ICU病房,對受傷孩童進行慰問。雷春美正與受傷孩童家屬交談時,一位40歲左右的婦女突然跪在雷面前遞上狀子喊冤,稱自己八歲的女兒遭到歹人強暴,冤屈沒得到伸張。這位不速之客的突然闖入,可能令內心正憂心殺童事件影響自己政績的雷美春猝不及防,沒料想在記者們眾目睽睽之下,又一件讓其顏面無光的事件曝光出來,她當然沒有好臉色,礙於在場媒體記者,她沒有當面威嚇、訓斥下跪婦女,但面部表情冷漠、僵硬,連一句安慰的話也懶得說,一個做秀的pose都懶得擺了,勉強的答了一個“好”字,接過婦女的狀子,順手遞給身邊陪同的官員。立即有人上前來架開那名婦女,眼看要被架走,該婦女情緒激動的高聲喊道:“我女兒的冤屈得不到伸張,如果你們不管,我也會去殺人!”話音落下,工作人員當場將其強行帶走。雷春美一行人立即朝電梯裏走去,並匆匆離開。

事後,喊冤婦女被公安機關拘留九天,其丈夫聽到消息,疾病發作,該婦女才幸免被拘。南平市官警就是如此粗暴、冷酷的對待冤民,讓外界側面解讀到鄭民生殺人事件背後深沉的政治、社會原因。

鄭民生殺人是緣於生活沒有希望了,絕望後的瘋狂。那名下跪喊冤的婦女及家人處境與其何其相似,走到山窮水盡的地步,沒有政府和社會的關懷和溫暖,她和她的家人是否會像她喊的那樣報復社會,這是一個未知數,但有一點是肯定的,地方當局雖然以高壓手段令其不能發聲了,仇恨的種子卻在這個家庭中種下了,令其成為社會中一種潛在的不安全因素,如果有一天爆發出來,有可能釀下相同的血案,又有一些無辜的百姓將為之付出血的代價。

南平血案之後,有小學生在作文中更爆出雷人之語,稱“要殺就殺貪官”,震驚四座,小小年紀心中就裝著仇恨,贊成用刀來解決社會問題。後來在網上看到一個賣水果的老太太被一個年輕人偷走一百元錢,老太太手持一把甘蔗刀邊高喊邊追趕小偷。在小偷被路人攔下並擒住後,老太太追回了被偷走的錢,應該來說她最終毫髮無損,她卻莫名其妙的突然用刀對小偷的頭部狂砍幾刀,導致其昏倒後入院治療。結果,老太太的出格行為,卻贏得網友一邊倒的立挺,讓人跌破眼鏡。

中國歷朝歷代的王法和普世觀念都認同殺人償命,無故砍傷他人要負法律責任,受到懲戒,然而當今中國社會的絕大多數人卻無視法律、公理,為殺人、傷人者喝采、壯威,一個布衣的憤怒變為了民間大眾的同仇敵愾,反映出這個社會是如何的畸形、病入膏肓。

一個催生刀客的社會,一定是極度不公正和黑暗的社會。政府不為民作主,只知道一味的欺淩、壓榨、剝削人民;警察不但不能維護社會的安寧,反而包庇、縱容罪犯,甚至自身演變成罪犯,禍害百姓;法律不再具有公正性,不再是懲治、威懾罪犯的有力武器,而是淪為權貴欺壓百姓的工具......這種極度腐敗、黑暗的社會,草民唯有操刀來維護自己那一點點可憐的自尊和權利,這是現實的逼迫,卻令中共如坐針氈,恐懼不已。據說,北京市甚至對購買西瓜刀作了一些規定。規定就能限制刀客嗎,沒有了西瓜刀還有菜刀、鐵錘、磚頭、石塊......能一一限制嗎?就是校園裏增加幾個保安又能怎麼樣呢?放了學怎麼辦呢?走在街上又怎麼辦呢?積怨太多,受到不公正對待的是龐大的人群,許多人甚至沒有犯罪前科,警方又怎麼找線索,確定目標去監視,從而杜絕血案的發生。

看新聞報導,說重慶派警察駐紮校園內,隨時巡邏,並有權當場將殺童兇犯擊斃。中共當局還是那種慣性思維,一貫做法,用殺人來解決一切問題,而從不知反省自己施政的過失,廣開言路,勤於納諫,化解積怨。

近期,除了校園血案頻繁之外,另一類頻繁上演的民間慘劇就是遭官警強拆住房的冤民自焚事件,一些投訴無門的草民,以極度痛苦結束自己生命的方式來控訴這個黑暗、腐敗的社會,點燃自己呼喚公平、正義。老子曾說“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懼之,此乃大威至也。”人民不畏死,對統治者來說就是最可怕的,歷史證明,每一個腐朽、殘暴的王朝在氣數將盡的時刻,必是民不聊生、民怨沸騰的時候,亂世豪傑揭竿而起,一呼百應,以摧枯拉朽之勢葬送暴政。

中國社會正處在這種巨變的前夜,極度的黑暗中孕育著希望。越來越多中共體制內的正義人士公開與中共決裂,棄暗投明;法輪功學員十一年如一日和平理性反迫害;越來越多的正義律師公開為法輪功學員作無罪辯護,為弱勢群體仗義執言;“鄧玉嬌事件”和“福建三網友誣告案”,全國人民的持續關注、聲援和以實際行動予以幫助,顯示出整個社會民心的覺醒;更有浩浩蕩蕩的三退(退出中共黨、團、隊組織)大潮,終結著腐朽的中共政權。

希望同胞珍惜自己和他人的生命,拿出死的勇氣來堅強的活下去,與我們一起喚醒更多的人們,走出恐懼,決裂中共,讓我們攜起手來共同和平解體中共,為子孫後代創建一個沒有共產黨的新中國。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