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現狀真是用文字都無法形容的慘(圖)
 
張目
 
2010-4-26
 

對江澤民出書給自己塗脂抹粉的民意!

【人民報消息】騰訊網是上海世博會唯一互聯網高級贊助商。

4月18日騰訊網轉載了中新網的一個消息「《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在上海出版」。

中新社上海4月18日電,「真實記錄中國前國家主席江澤民青年時代在上海的創業實踐、成長軌跡、精神風貌和品格修養的叢書《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近日由世紀出版集團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該書的出版座談會18日在上海舉行,座談會上,上海益民食品一廠、上海制皂集團、中國聯合工程公司、上海電器科學研究所有限公司等江澤民曾經工作過的四家單位代表以及上海交大學生代表、作者代表作了交流發言。」

騰訊網還搞了個:評論:《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在上海出版

新聞出來後,4月18日當天,一共有8條評論,共173人參與,其中在15分鐘之內有6個評論,全部8個評論共用了32分鐘(2010-04-18 10:22:00到11:56:35)。

騰訊網友發表對此書的評論:

送給我都沒有興趣翻啊(支持64)

打破慣例了?人還在的嘛(支持25)

請記者寫點有意義的新聞!(支持7)

要節約紙張~(支持7)

日出江花,厲害!(支持24)

無語(支持5)

好想看月子(支持3)

不感興趣。(支持10)

2月24日,騰訊轉載了一個新聞《《江澤民文選》第一卷外文版出版發行》,我要評論是(0)。

報導說,新華網北京2月24日電,《江澤民文選》第一卷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日文版近日由外文出版社出版發行。中共中央文獻編輯委員會編輯的《江澤民文選》第一至三卷,2006年8月由人民出版社出版。中共中央編譯局將該書譯成英文、法文、俄文、西班牙文、日文5個文種。《江澤民文選》第一卷外文版出版後,第二、第三卷外文版將陸續出版發行。

2月25日,騰訊轉載了另一個新聞《江澤民思想年編(1989-2008)》出版發行,我要評論還是(0)。

報導說:新華社北京2月24日電,中共中央文獻研究室編寫的《江澤民思想年編(一九八九─二00八)》一書,近日由中央文獻出版社出版發行。首條為1989年6月23日至24日,中共十三屆四中全會召開,江澤民同志當選中共中央總書記並在全會上講話;末條為2008年11月8日,江澤民同志會見《新時期我國信息技術產業的發展》學習研討會代表時的講話。這本書的內容選自《江澤民文選》、《江澤民論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專題摘編)和江澤民同志的各種專題文集以及公開出版的各類黨的文獻選編和報刊等出版物。

報導還說:《江澤民思想年編(一九八九─二00八)》,集中記錄了江澤民同志作為黨的第三代中央領導集體的核心,在改革發展穩定、內政外交國防、治黨治國治軍等各方面的重要論述,系統反映了他對堅持和發展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重大理論和實際問題的探索思考歷程以及提出的一系列新思想、新觀點、新論斷。這本書的出版對進一步深入學習“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更好地用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體系武裝全黨具有重要意義。

3月12日,中央政治局常委會以投票的方式予以否決,3月14日,中央下達緊急通知:不給「江澤民思想」冠名。


江澤民已經淪落到如此境地了?!
4月4日,親江的明報發表17秒鐘模糊視頻,說疑似江澤民的人在夜晚坐在一個小巴上,從打開的窗戶裏伸出手來,向黑糊糊中的人群招手。車子裏除了司機,後面還站著一個人,車廂裏空空的,既沒有上海政法委書記、姨外甥吳志明隨行,也沒有市長韓正陪同。記得江當政時去深圳參加個什麼活動,是坐著坦克車出現的,周圍還出動三千全副武裝的武警保衛。過去坐坦克車是怕人看見,現在坐小巴是怕人看不見。江澤民已經淪落到如此境地了?!

4月18日,中新社在上海報導說,《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近日由上海人民出版社出版。該書的出版座談會18日在上海舉行。

4月26日,中共上海市委機關報、解放日報摘選了《日出江花──青年江澤民在上海》第四分冊中的一部分,是由原政治局委員、原國務院副總理曾培炎找筆桿子寫的文章,吹噓江澤民如何敏慧好學才華出眾。

曾培炎若不寫這篇回憶錄,還很少人知道他是如何從上海電科所整流器室的一個普通技術員,成為上海幫,而後被江澤民提拔成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員、國務院副總理的。文章一出,反倒證實了江澤民偽造歷史。文中說:1962年,江36歲,「我到所裏不久就聽同事們議論,新來的副所長與眾不同。江澤民同志參加革命很早」。

江無法反駁也不敢反駁呂加平揭露的「二奸二假」,於是搞迂迴戰術,想通過別人的嘴來漂白自己,但曾培炎並沒有資格做江歷史的旁證,因為他是「聽同事們議論」的。

看看這些新聞和文章的出處,就會發現江的地盤縮小了,縮小到只能在上海這個曾發跡過的地盤上折騰折騰。並且在上海都不便大大方方的出來,只是在夜間偶然偷偷摸摸溜出來露露頭,讓人用手機拍攝一下自己,江澤民的現狀真是用文字都無法形容的慘。△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