堵死天堂路 打開地獄門
 
玉清心
 
2010-5-25
 
【人民報消息】兩個月裏國內發生的一批“襲童案”,不但案案血腥不堪入目,而且兇手和被害人的身份,讓人看了不是滋味。被砍殺的是孩子,死傷一片;兇手都來自社會底層,先殺人,再自殺。

“砍童案”加害的對象是無厲害關係的第三方,一群無辜的孩子。作案意圖明顯為製造影響,報復社會。古今中外,孩子向來是人類社會倍受關愛的群體,因為他們是未來和希望。瞄準孩子下手,衝破了人性的底線。網帖:“現在中國社會都啥樣了?!”跟帖:“沒人樣了!”

和國內一位法學教授談到砍童案時他說:社會極大不公嘛!連溫家寶也承認社會矛盾尖銳。官場帶動下的司法界都是一片腐敗黑暗,社會公平的最後一道防線都垮掉了,這樣的社會能不亂嗎?

都說因貧富差距太大,仇富心理造成的。西方社會有的是闊佬,有世襲的,也有暴發戶。窮人也有,但不像中國那麼多,那麼苦就是了。人家怎麼不像我們,整天打打殺殺的?問題在於闊人的財富是怎麼來的?憑本事、辛苦賺錢,取之有道,不會人心不平。靠巧取豪奪,那就另當別論了。

教授說,現在國內有錢的人,基本是共產黨的大小官員。他本人要是想掙錢,得拍官員馬屁,和他們聯手蒙騙。法律沒有了尊嚴,他這個法學教授能有何尊嚴?政府裏大小公職人員,手上有點權利就敲詐勒索。上班辦公,不向他行賄,就刁難,實際在變相索賄。不給錢不辦事,給少了都不行。請求他辦的事是他份內的工作,該給人家辦的,都變成了撈取好處的籌碼。花著納稅人的錢,不給納稅人幹事,還騎在人家頭上,能不積起民怨嗎?“砍童案”與其說是仇富造成的,不如說是仇官,恨政府造成的。

他例舉了5月12日陜西南鄭縣48歲農民吳煥明砍童一案。案發前吳煥明上訪多日無果。霸占他房子開幼兒園的人,仰仗老公是小學校長,親戚在縣政府裏做事,就敢賴著不走,也不給房租,一副“氣死活人不償命”的霸道相。吳砍死的人裏,成年母女倆,就是霸占他房子的仇人。

其實當初如果有政府的人為他說句公道話,把房子還給他也就沒事了。哪怕調解一下,大概也不至於發生後面的事。在他房子裏搞經營賺錢的人有恃無恐,整天在刺激他。自己的房子不但長期要不回來,而且讓他看不到能要回的希望,他對政府絕望了。從恨政府的人官官相護,轉為恨這個社會,恨到發瘋的地步,最後選擇了這麼一個殘忍的方式發泄了心裡的怨恨。

事後當地信訪局長說:“他殺的人關我們啥事,他死了是他的事情,連我們一根毛都動不了!”案發原因和信訪局的不作為有直接關係,事到如今,非但不自責,還甩出那樣的混帳話。共產黨的官員冷酷得“沒有人味,只剩錢味”了。據說政府裏相關人員在吳上訪時被打過招呼,不要理睬他的騰房要求,這對於政府公務員顯然是在徇私枉法。由此引發了這麼嚴重的後果,難道政府不應該被追究連帶責任?

吳煥明是個老實巴交的農民,迄今為止還沒聽說他有過什麼劣跡前科。他自己有孩子,但收養了一個沒人要的孩子,可見為人不錯。而現在他舉刀一口氣砍死7個孩子,最小的才3 歲。一個正常人,甚至是曾經的一個好人,居然變得那麼殘忍,一時成了殺人狂。他是在總得不到一個“說法”時,給了社會一個“說法”。

中共治下的中國人,被洗腦不許信神佛。如果吳煥明相信善惡有報,他會在內心約束自己,不會這樣“以牙還牙”地瘋狂報復。共產黨執政幾十年裏,系統地把宇宙中普世的道德概念破壞殆盡。最基本的人倫道德、行為規範、善惡標準在中國人心裏被徹底顛覆了。社會不公,人心不正,人無道德操守,沒有心法約束,什麼傷天害理的壞事都可能做得出來,人能墮落為獸類。

每件案情各有不同的誘發原因,但是這批“砍童案”深層的社會原因是一樣的。當這種群體性行為失範,反社會暴力行為成為一種普遍現象時,我們還能說這只是個人悲劇嗎?這無疑是中國社會的悲劇。

眾所周知,中共統治中國六十年,導致社會道德飛速下滑。“道德問題”已經成為中國社會的看不見卻又無處不在的巨大危機。缺失了道德的中國社會,必然亂象叢生。“砍童案”悲劇,在提醒人們,今天中國社會的道德危機到了何種程度!中共敗壞了整個社會,“堵死天堂路,打開地獄門”,在釀出一樁樁人間悲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