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十大悲情語錄(圖)
 
2010-5-24
 
【人民報消息】以下是大陸網友整理的“中國十大悲情語錄”,近日在很多論壇上流傳,發人深思。

“知識不能改變命運。”

最後一次和母親談話時,楊元元嘆息,這也成了她的遺言。她六歲喪父,從小與母親相依為命。因無力償還貸款被武大扣留畢業證五年,09年考取了海事大學研究生,校方卻不許母親和她住在一起,母親被趕出去後甚至在操場過夜,楊元元2009年11月26日在研究生宿舍內上吊自殺。


“如果失去了苦心經營十多年的家,活著也沒了意義。”




為了抗拒暴力拆遷保護自家三層樓房,四川唐福珍2009年11月在樓頂天臺自焚身亡。因強拆而自殺的許多人中,唐福珍引起的社會反響最大。但這也始終無法阻止拆遷的前進步伐一絲一毫。


“我這是一個人在戰鬥!”

河南農民工張海超在鄭州振東耐磨有限公司打工期間接觸大量粉塵,後開始咳嗽,經多家醫院診斷為塵肺,而具有職業病鑒定資格的鄭州市職業病防治所卻診斷為“肺結核”。為了證明自己患的是職業病,2009年7月張海超跑到鄭大一附院“開胸驗肺”,以此悲壯之舉揭穿了謊言。

“你不給我一個說法,我就給你一個說法。”

因一輛無牌自行車與警察起了衝突,不滿警察執法不公、仗勢欺人,2008 年7月楊佳襲擊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殺了6名警察。事後,楊佳被許多人奉為英雄,包括大陸知名學者艾未未、茅於軾在內等約4千人替他聯合簽名請求特赦,楊佳的這句名言更是廣泛流傳。


“母親的生命、女兒的幸福、我11年的人身自由,這是無論賠多少錢都無法挽回的啊!”

走出法庭後,佘祥林對記者如是說。1998年他因涉嫌殺害妻子被判處有期徒刑15年,事後女兒輟學、其母病故、親友為他上訪時曾被扣押,但2005年3月其 “亡妻”突然出現,他被無罪釋放。佘祥林披露,當時被毆打了十天十夜,最後被迫認罪。


“我救了十九人的生命,求縣長救我的命。”

這是重慶開縣的農民金有給當地政府領導的信裏第一句話。他在天冷地凍時跳下池塘,砸爛客車窗玻璃,勇救19條人命,卻因此誘發舊病,無錢醫治身亡。2005 年3月,他在臨死前還堅信“我救了別人,別人也會救我。”然而,各部門根本對他沒反應。


“我兒當你看信時,我已不在人間。”

“我兒當你看我的信時,我已不在人間,只因為我沒有能力讓你上學,沒有臉對你,只可以用我的死向你謝罪。”遼寧農民孫守軍的兒子2004年8月收到了錄取通知書,老父因為無錢供兒子上學,留下遺書後自殺。


“這是我穿過的最好的衣服”

“這是我穿過的最好的衣服”,殺人的貧困大學生馬加爵穿上囚衣後如是說。馬加爵2004年在雲南大學連殺四人,引發了轟動全國的“馬加爵事件”。馬加爵殺了人,但法律不會去管他是怎樣成長的。馬加爵的助學貸款沒有批下來時,他窮得不敢去上課,因為他已經沒有鞋子穿了。據同學回憶,自此之後,馬加爵開始變得沉默寡言,性情大變。


“我想要那個孩子!”

馬衛花因販毒而被捕,然而此時29歲的馬衛花已有身孕。按法律,有身孕者不得執行死刑,於是2004年2月 19日,警方在未征得馬衛花同意的情況下對其實施全麻,強行人工流產。事後警方說,懷疑馬衛花故意懷孕避死。

“我要回家,我要工資!”

這是民工嶽富國2007年1月去世前的最後一句話。說完這句話後,他便因突發腦溢血昏迷。36小時之後,醫生宣布嶽富國死亡。直到此時,嶽富國仍然沒有拿到應該屬於他的工資。他的遺孀姚玉芳悲憤地問道:他們咋就不給錢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