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南海當局的自娛自樂(圖)
 
2010-5-2
 
【人民報消息】今年以來,中南海當局喊出了一些令人哭笑不得的口號,如“讓人民生活得更有尊嚴”,“要讓廣大勞動者實現體面勞動”等。

大紀元專欄作家夏小強撰文道,在當今的中國,對於廣大普通民眾,要“尊嚴的生活,體面的勞動”,實在是一件困難和奢侈的事情,他們面對的更加重要和緊迫的事情是如何生存下去的問題,“尊嚴”和“生存”二者不可得兼,舍“尊嚴”而取“生存”也。於是,人們丟掉尊嚴,跪下了。

4月13日,遼寧省莊河市千餘名群眾在莊河市人民政府大樓門口集體下跪,要求分配徵地補償款,反映村幹部涉嫌腐敗的問題,請求市長出面處理,但遭到拒絕。

近日,江蘇溧陽市別橋鎮綢繆古瀆村近千村民集體下跪,請求當地政府解決工業園區排放的廢氣物造成的污染問題。

4月27日,湖北省公安縣三百多名下崗教師及北京四十多名訪民,分別在縣政府及中紀委門前下跪鳴冤,均未獲官員理會,下崗教師還被截訪人員強行拉走。

中國人自古只跪天跪地跪父母恩師,是從不輕易下跪的,如今他們跪下了,而且是向聲稱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的“公僕”們跪下的,實在是被公僕們逼得走投無路,只有用捨棄尊嚴來換取生存。

活著的人沒有尊嚴,人想死的有點尊嚴也難。女企業家唐福珍,成都市金牛區天回鄉金華村人。2009年11月13日,唐福珍為了抗拒暴力拆遷保護自家三層樓房,在樓頂天臺自焚,經醫院搶救無效,於11月29日死亡。

當唐福珍點燃自己的時候,一名官員向她喊,“你這是暴力抗法”,強遷竟然還按計劃有條不紊地執行;唐福珍在彌留之際,她的親人還不准探視……她死的很沒有尊嚴。

4月18日,河北邢臺市橋西區中興街道辦事處張家營村,拆除違法建築時,村民孟建芬被鏟車輾死,另有一名村民重傷。

4月22日,四川省村民因徵地補償問題自焚,哭訴最好公民為何遭不幸。而在隨後的新聞發布會上,該自焚事件被當局認定為少數人要挾政府並且襲警。

保定市市長李謙日前對拆遷工作提出要求,要切實加強領導,為圓滿完成百日攻堅提供強有力的保障。各級各有關部門主要領導要親自掛帥,親自包樓、包單位,集中全部的心思和力量,全力以赴打好這場殲滅戰!

近幾年來,在中國看守所、勞教所和監獄等關押場所發生的被關押人員離奇死亡事件曾出不窮,據不完全統計有:骷髏死、呼吸死、睡夢死、沖涼死、躲貓貓死、洗澡死、床上摔下死、噩夢死、睡姿不對死、發狂死、妊娠死、自縊死、摔跤死、喝水死、如廁死、激動死、洗臉死……死的都沒有尊嚴。

中國民眾這幾十年來一直在不懈的嘗試著實現體面勞動,但是,無數的農民失去了土地,工人失去了工作,掙扎在城市路邊謀生的小商販們遭受著城管的毆打和掃蕩,不僅無法“體面勞動”,而是根本沒有勞動的機會,最後只能成為職業訪民,但是也無法體面的上訪。

律師、環保人士、作家的職業和勞動可以說是體面的吧?來看看他們的 “體面勞動”。

曾被評選為全國十大傑出律師的維權律師高智晟因為觸動當局言論底線被警察酷刑折磨,遭受生殖器被插上牙簽等非人折磨,多次被失蹤,現在又一次杳無音訊,生死不明。

環保與維權人士胡佳被當局判刑入獄,在獄中得肝癌申請保外就醫而遭拒絕。

愛琴海網站主編、作家力虹因在互聯網發表文章,引言獲罪,被當局被以所謂“煽動顛覆罪”判刑6年,因患有運動神經元疾病,該病被醫學界判為絕症。目前他已經不能進食,只能靠輸液維持生命,生命危在旦夕,當局拒絕家屬多次的保外救醫的請求。

以上所列舉的只是中國大地上民眾“尊嚴的生活,體面的勞動”的冰山一角、滄海一粟。要真正在中國實現中國民眾的“尊嚴的生活,體面的勞動”,還有很長的路要走,但在現今的政治和社會體制下是沒有可能的。

所以,中南海當局所謂“尊嚴生活,體面勞動”無異於是癡人說夢,更像是在娛樂大眾,但是這娛樂只是他們自己在舞臺上的自娛自樂,他們看不到也不願看舞臺下泣血哭號的民眾和一個個正在發生著的悲劇。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