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人民從此跪起來了(圖)
 
趙靜芝
 
2010-5-1
 
【人民報消息】大道至簡,跪膝有方。民間有一種“跪膝法”據說很神奇,不打針不吃藥,這麼一跪您就會發現氣血輕而易舉地跑到膝蓋上來了,而且在跪著走時,會發覺腰也在扭動,腎也跟著大補了。跪著走兩三週後,您還能突然發現原來老掉頭髮的現象消失了。“跪膝法”除了能減肥和防治膝蓋痛、膝蓋積水、膝蓋骨刺、腰疼、脫發外,還能讓身心有很多意想不到的收獲。一句話,一跪治百病,醫院裡的醫生就等著下崗轉行了。

江湖醫術中“跪膝法”的療效我是沒有親見,但社會生活中的 “跪膝法”的奇效倒是時有耳聞。自日前遼寧大連莊河市海洋村和龍王廟村千人跪倒莊河市長後,近日,江蘇溧陽市別橋鎮綢繆古瀆村近千村民也集體下跪,請求當地政府解決工業園區排放的廢氣物造成的污染問題。久拖不決的民生老問題經此一跪,也產生了意想不到的效果。當地政府下令暫時關閉了“化工園區”,目前區內眾多企業個個如熱鍋上的螞蟻,已生產好的產品運不出去,新的訂單不敢接,好端端的事情全都給“跪”黃了。




遼寧大連莊河市上千村民市府集體下跪。




遼寧大連莊河市上千村民市府集體下跪。

看來還是中國的農民了解中共,他們知道什麼樣的肢體語言中共比較看得懂,也比較讓他受用。畢竟中共本身也是那個堆裏滾爬出來的,只是後來賭贏了就背棄了他們。中國人原本要下跪的地方比較多,祭祀要跪祖宗,成親要跪拜高堂,吃了官司上公堂要跪縣官老爺,偷了別人的漢子要跪自己的丈夫。跪是一種習俗禮儀,也是一種用自辱的方式表達強烈的個人訴求。現代人的膝蓋骨是輕鬆多了,除了死了人下個跪,一般很少對著活體下跪。多半是因為傳統風俗在漸漸式微,另外被下跪者也消受不起這種禮儀。因為貌似下跪者個人自我羞辱,實則表達了被下跪者的惡俗。這是一種心理戰,表面上把對方擡得很高,實際上是讓對方下不來臺。一方姿態擺得低而又低,這使得對方很難下手,並需要迅速採取對策來緩解局面。大連和溧陽農民的下跪,就是這種自殘方式對政府的一種控訴,當局迅速有了點回應是因為他們害怕其他人被這種動作激憤,繼而造成事態的進一步發展。

下跪與其說是對黑暗的一種吶喊,不如說是對現實真實性的一次揭露。中國人跪著生活了六十多年了,農民這一跪,也就把當下中國人最真實的一面活脫脫呈現出來了,也短期刺激了當政者的敏感神經。究竟是站起來了,還是跪起來了,中國的農民戳破了這層紙糊的窗戶,讓世界看到了一個真實的生存狀態。

撤掉個把市長,關停幾個污染企業,農民兄弟跪出了短期的戰果,很多人歡呼雀躍,覺得中國維權出現了“非暴力抗爭”的新景象。但是,我勸大家不要高興得太早。中共當政者只是對“下跪”一時有一些不適應症,他們也只是用一種姿態來暫時緩解一下壓力,本質上不會有任何對體制本身的反思。接下來,他們會利用中國農民本身的弱點,進行分化、挑撥、威逼、利誘,最後帶頭下跪或者鼓動下跪的頭兒還會惹上一屁股的麻煩。中共其實根本不在乎什麼人下跪,他在乎的是為什麼會有那麼多人跟著下跪,在乎的是還有什麼人會一起下跪。如果1000個人下跪了,甚至一個村、一個鄉的人都下跪了,其他的老百姓有可能會看不下去,因為有人下跪了,就會有人站起來,中共最怕的就是老百姓站起來和他玩真的,最終動搖他的權力。權力才是命根子,只要命根子能保得住,下個跪算個鳥,中國人本來不就都這副熊樣嗎,不好好跪著,專制者的高大威猛牛逼還能體現出來嗎?

說實在話,一個政權到了老百姓下跪的地步也真是快山窮水盡了。如果不是鐵石心腸或者厚顏無恥,一定會通過這種現象認真檢視自己為政的缺失。但是,這些對於中共來講基本上是緣木求魚。21年前的這個春天,天安門廣場的人民大會堂前,三名北京的大學生曾經為了中國美好的明天下過跪,但後來的槍聲坦克聲把他們的身影淹沒了。如今,中國的農民又下跪了,對於下跪後的結果我們不能太樂觀,因為這個體制只具備破壞功能而不具備反省能力。

當然,下跪具有短期的新聞擴張力,千人下跪就更具備這種效果。它刺激的是權力的傲慢,它衝擊的是對手的道德防線,但這只是短期的“療效”,絕對不會“根治”任何東西。況且,對專制者下跪本身也不值得太多地提倡。不過,下跪確是一點星火,興許還能燃起民眾覺醒的燎原之勢。

中國人民從此跪起來了,多多少少扇了“中國人民從此站起來”一個大耳刮子,對專制者來說這就是個不祥之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