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塔斯社記者:解放區一片怪現象(圖)
 
林輝
 
2010-4-17
 
【人民報消息】“花籃的花兒香,聽我來唱一唱,唱一呀唱。來到了南泥灣,南泥灣好地方,好地呀方。好地方來好風光,好地方來好風光,到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由郭蘭英主唱的這曲旋律動人的《南泥灣》在中國大陸已經傳唱了許多年,特別對於三十歲以上的中國人更是耳熟能詳。這首歌曾激起了很多人對南泥灣的嚮往,然而又有多少人知道就是在如此優美的旋律中,他們不知不覺地被蒙騙了,因為南泥灣遍地並非是莊稼,而是鴉片。

南泥灣到底在哪兒?資料顯示,它是陜西延安城東南45公里處的一條狹窄溪谷,未開墾前經常有野獸出沒,而且人煙罕至。中共黨史記載,由於“1941年春國民黨反動派對陜甘寧邊區及抗日根據地實行經濟封鎖,所以,中共中央命令八路軍三五九旅進駐南泥灣,實行屯墾,生產自救。……短短的三年,由王震旅長率領的三五九旅發揚‘自力更生,艱苦奮鬥’的革命精神,把荊棘遍野、荒無人煙的南泥灣變成了‘處處是莊稼,遍地是牛羊’的陜北好江南。”

根據中共的說法,中共是為了對抗國民黨的經濟封鎖,所以進行生產自救,所以種了很多莊稼,養了很多的牛羊。但是中國藝術研究院研究員張耀傑經過實地調查後披露:“南泥灣本來是延安地區唯一的原始森林,被王震的三五九旅用極其野蠻落後的方式砍伐燒荒後,種植了大片的鴉片;《為人民服務》中的張思德,就是在燒制煙土的過程中被活埋在窯洞裡面的。”

原塔斯社記者、莫斯科駐延安特派員彼得-弗拉基米若夫尤的《延安日記》亦揭穿了這一謊言。

“到處在做非法的鴉片交易。例如,在茶陵,遠在後方的一二零師部,撥出一間房子來加工原料,製成鴉片後就從這裏運往市場……政治局已經任命任弼時為鴉片問題專員。”

當弗拉基米若夫尤問毛澤東為何“特區的農民往往由於非法買賣鴉片受到懲辦,而現在甚至是共產黨領導的軍隊與機關也在公開的生產鴉片,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時”,毛沒有吭聲。鄧發則代毛澤東回答說:‘從前特區只是把鹽和堿運往國統區。我們一掛掛大車滿載著鹽出去,帶回來的錢袋卻是癟的,而且還只有一個錢袋!現在我們送出去一袋鴉片,就能夠帶回滿滿的一車錢。我們就用這些錢向國民黨買武器,回頭再用這些武器來收拾他們!’……中共政治局甚至批准,要加強發展公營的鴉片生產和貿易……要在一年內為中央政府所轄的各省的市場(叫作對外市場)至少提供一百二十萬兩的鴉片……鴉片的事情,就是說罌粟的種植與加工,大部份將由部隊來做管。賀龍的一二零師所在地是最主要的提供鴉片的地區(這個師已長期做這項生意)……毛澤東同志說,在目前形勢下,鴉片是要起打先鋒的、革命的作用,忽視這點就錯了,政治局一致支持中共中央主席的看法。”

弗拉基米若夫尤還憤怒地記載道:“解放區出現了一片怪現象,中共的部隊同樣也出現了這種怪現象。他們全部在盡可能的與淪陷區的日軍做生意……實際上晉西北各縣都充斥著五花八門的日貨。這些日貨都是由淪陷區日軍倉庫所直接供應的……”。

從弗拉基米若夫尤的記述中,我們不難得出這樣的結論:中共種植鴉片的目的就是為了獲取最大的經濟效益,以便將來奪取政權,而並非是由於什麼國民黨的封鎖。中共不是可以很自由地進入國統區和日統區購買物品嗎?試想,當時國民黨正在全力抗戰,又哪有什麼精力去封鎖?況且國共業已簽署了抗日民資統一戰線,國民黨還提供資金給中共,又為何要封鎖?

而此時蔣介石領導下的國民黨,為了提高國民素質抗戰,提倡並推廣了新生活運動,中華民國政府則開始了嚴格的禁煙運動,此舉深招日本的忌恨。同將鴉片生產和貿易合法化、並將鴉片不斷地運往國統區和敵占區去戕害同胞,事後又將鴉片生產美化為“為了抗日而進行的大生產運動”的中共相比,國民黨在道德和行為上都是中共所不能企及的,中共的無恥亦可見一斑。

在中共發展的歷程中,這樣的欺騙比比皆是。中國老百姓還要被欺騙到什麼時候呢?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