兩會代表抨擊官場政弊 衝擊中共體制
 
2010-3-11
 
【人民報消息】今年的中共全國人大、政協兩會繼續充當花瓶的角色,不過與往年不同的是,兩會代表公開抨擊官場不正之風、批評政策時弊的現象顯著增多。外界評論指出,體制內的批評並不能改變中共制度性腐敗,但是對於中共官僚體制是一個衝擊。

據新唐人報導,3月10號,在全國政協十一屆三次會議第四次全體會議上,廣州市政協主席朱振中作題為「狠剎搞形式唱高調耍花架子的不正之風」的發言,短短8分鐘贏得9次掌聲。

朱振中說:千篇一律的會議和生搬硬套的官樣文章,被群眾戲稱「常說的老話多、正確的廢話多、漂亮的空話多、嚴謹的套話多、違心的假話多」。

他指出黨政機關、領導幹部存在的不正之風,包括搞形式、唱高調,報喜不報憂、弄虛作假,耍花架子、勞民傷財搞形象工程,投領導所好、靠表面「政績」升官等等。

朱振中的發言在官方媒體中新網高調報導,新華網轉載。中新網的報導下方寫有一些網友的留言指出:「敢講真話、實話、講不中聽的話委員太少。」「不說白不說,說了也白說。」

首位自薦當選人大代表的姚立法對自由亞洲電臺說:「它的權力不是老百姓給它的,是它的上級給他的。老百姓、社會、媒體,或者是維權組織對政府沒有約束力,沒有制衡力,更不能監督它。所以說它說一套,做一套,它只是說說而已,實在不管用。」

不過,外界觀察指出,像這樣在全國政協會議上公開批評中共官場不正之風,官方媒體高調報導,過去還沒有過,應該與溫家寶的「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的政策導向有關。

溫家寶總理3月5號在《政府工作報告》中說,要「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同時充分發揮新聞輿論的監督作用,讓權力在陽光下運行。」

而據《京華時報》等媒體報導,不少地方官員對兩會代表施加壓力,限制他們兩會期間的發言自由;有的官員甚至試圖讓兩會代表以雞毛蒜皮的小事干擾會議方向。

3月6號,在全國政協分組討論中,政協委員李順桃用了20分鐘講形勢大好,又用了20分鐘講別亂吐痰。廣州宏宇集團董事長黃文仔委員當即拿過話筒,激憤制止,建議要控制每個委員發言的時間,兩人當場爭論了起來。

3月7號,湖北省省長李鴻忠甚至威脅《人民日報》下屬的《京華時報》女記者劉傑,搶奪記者的錄音筆,遭到輿論炮轟。

前《人民日報》副總編輯周瑞金在財經網發表文章說,這位李省長讓兩天前溫總理政府工作報告的宣示,遭遇了現實的尷尬。如果這樣,那「創造條件讓人民批評政府、監督政府」,豈不是一句空話?

3月5號,全國政協常委、人口資源環境委員會主任張維慶,在政協會議上發表近20分鐘的講話,痛批官場8個方面的不正風氣。他認為,要解決這些問題,必須從高層做起。

他指出的第一個「毒瘤」就是腐敗,需要鏟除權錢交易、公權私化的滋生土壤。第二個方面是官場任人唯親、買官賣官等現象嚴重,而且愈演愈烈。

張維慶表示,他從當副省長起,做高官已經20多年,但是覺得講真話越來越難。官員會上和會下不一樣,說的和做的不一樣,擔心會給自己帶來政治風險。他批評領導的講話,黨八股的習氣應該改一改了。

張維慶的發言得到了多名同組政協委員的贊同,隨後引起國內許多網民的強烈反響,對他的發言給予了極高的評價。

另一位「以直言而聞名」的全國人大常委牟新生,3月9號接受《新京報》採訪時,也對官場的黨八股文風、作風和用人機制問題提出了批評。

他說:腐敗問題成為社會焦點,中央反腐敗的力度不斷加大,但每年抓出來的省部級幹部還是很多。他還披露:有的領導去視察,周圍幾十個人前呼後擁,大部分都是民警和幹部化裝的。

據官方媒體「兩會熱點問題」調查顯示,反腐倡廉連續3年位列第一。兩會前夕,中央公布的《領導幹部廉潔從政若干準則》,被外界批評只是外表好看。 

美國布朗大學高級研究員、著名民主人士徐文立說:「根本的制度性解決就是要有不同的、獨立的、反對的政黨和組織的力量來給予有效的監督,同時需要言論自由。」

外界分析指出,中共一黨專制的體制,已經走到了瀕臨崩潰的盡頭。中國日益激化的經濟和社會危機,將會迫使中國的政治生態發生變革。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