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為何害怕人民幣升值(圖)
 
李天笑
 
2010-10-1
 
【人民報消息】中日釣魚島紛爭高潮剛過,中美人民幣匯率問題在美韓軍演之後再度成為熱點。美眾議院29日以壓倒性多數(348票贊成79票反對)通過一項針對人民幣的法案,將對被低估的人民幣通過徵收特別關稅進行懲罰。這項法案還須經參院通過、並由總統簽字才會成為法律。目前尚不清楚參議院是否會在11月初中期選舉之前通過這項法案。多年來人民幣匯率法案曾幾度山雨欲來,中共一直有“狼來了”的感覺,這回“狼”真的 “來了”。

中共這次本還想與以往那樣小修小補,蒙混過關,但未能得逞。自6月19日央行宣布將調節人民幣以來,人民幣連續暴漲。9月21日,人民幣上漲0.1%,創下一美元兌換 6.7079元的記錄。這雖然是1993年年底以來的最高記錄,但總提升仍不足1%,離美方期待的20%相差甚遠。這種臨時讓人民幣升值的模式本身就證明了中共在操控人民幣匯率。

美方認為中共當局人為壓低人民幣20%-40%,不公平的貿易條件使美國損失了350萬個工作機會。其政治後果奧巴馬事先在聯大已警告過中共,美財長蓋特納也曾明確指出人民幣升值“步伐太慢,幅度有限”。美國歷任總統均多次要求中共停止操縱人民幣。但中共均當作耳邊風,即使在全球經濟衰退時期,依然故我。中共一貫不把民眾要求當回事,但美國會必須要對民眾負責,因此不得不採取措施。這次與以往不同的是,奧巴馬行政當局與國會的立場趨於一致,中共預後不佳。

對人民幣升值國內有兩種看法。一種認為,人民幣升值會使出口型企業產品價格上升,造成滯銷,導致失業增加。另一種認為,人民幣升值也並非沒有好處。一可以讓進口的原材料其它產品更加便宜,從而降低成本;二可以減緩通脹,遏制住房等資產價格一路飛漲;三可以使購買力更強;四可以迫使企業提高效率和技術含量,並為滿足內需而生產,促進中國產業結構調整。

人民幣升值實際上是中共不允許外匯自由兌換,實行外匯管制的結果。中共當局用自定的價格用人民幣把從外面進去的美元買下來,人民幣不夠了就開動機器加印,這就造成了一個反常現象:一方面,人民幣國內發行量過多,形成人民幣貶值;另一方面,當局強行規定人民幣對美元匯率升值,也就是俗稱的“對外升值、對內貶值”的相悖狀態。而一般民眾身受嚴重通脹(貨幣供應量以每年以超過20%的速度增長)造成的價格上漲之苦。如果走回頭路實行價格管制,會造成物品短缺,那將是另一場可怕的災難。

既然人民幣升值有利也有弊,中共選擇人民幣不升值,究竟原因何在?真正的原因並不是純經濟的,而是政治問題。也就是說, 中共把人民幣匯率問題政治化了。

首先,中共把匯率作為對美的外交手段,同時作為“愛國主義”的宣傳工具。中共領導人在訪美時曾說:中國將根據自身需要進行人民幣匯率形成機制改革,不會屈從於外部壓力。意思是說,人民幣升值不能是順應西方國家的要求或者壓力的結果,只能是根據黨的需要,有利於灌輸“愛國主義”而行。

其次,中共是以政權的穩定來考量人民幣是否應該升值的。在2010年聯大期間中共警告說,一旦人民幣出現波動將可能導致社會動亂。很顯然,中共真正擔心的是其統治能否會因為天下大亂而崩潰的問題,而不是單純的失業問題。

這就非常奇怪了,沒有一個正常的社會會因為貨幣的匯率而引起動亂的。這說明,中共政權十分脆弱,一個不起眼的因素就可能引起聯鎖反應,導致中共政權危機。有經濟學家認為,從中國大陸目前的情況看,人民幣確實沒有升值的經濟基礎。一旦人民幣升值,出口下降,外匯進入減速,經濟增長放慢,這對靠外國投資支撐的中國經濟來說,其打擊將是致命的。本來就搖搖欲墜的經濟、危機重重的銀行、因圈錢過度而正在崩潰的股市、和尖銳的社會矛盾都將水落石出,所謂經濟增長的幻象將暴露無遺。換句話說,人民幣升值真正可怕之處不在其本身,而在於這件小事會通過中共巨大的經濟黑洞和一觸即發的官民對立,引發失控局面,造成中共垮臺。

再次,中共政權時刻身家難保、只注重短期效益,它不會關注人民的長期利益。雖然人民幣升值能緩解通貨膨脹壓力,但解決通脹壓力是較長期的問題,不能短期內見效。而升值以後帶來大規模的失業卻是迫在眉睫的。現在這一屆中共領導人,還有兩年任期就到了,只想平安下臺,所以對於用人民幣升值將化解通脹這個長期目標可能不感興趣,更有興趣的是如何度過眼前的難關,如出口嚴重萎縮、大規模失業等。另外,雖然大幅度升值能阻止外來熱錢湧進,但熱錢可有助於維持房地產持續高漲、GDP 增長及人們對中共的幻想,因此中共情願選擇不升值。

再其次,中共統治造成的低端出口結構、缺乏自主創新的能力和自己高質量的品牌,30年一慣只能靠廉價維持出口,經不起提價衝擊。這跟日本不一樣,日本雖經歷過“ 對外升值、對內貶值”困難過程,但靠產業升級和名牌產品,化解了日元升值的壓力。

最後,中共不願讓人民幣升值在於不願提高工人工資(通過設立當地法令)。中國出口產品便宜的根本原因在於中共統治下制度性的低廉勞動力。支撐低價中國出口產品的內在因素是中共人為保持的低工資,即“人權劣勢”。中國勞動力的成本只有美國的4%,工資上有25倍的差異。

而決定國民工資(即分配過程)的是政治過程。中國經濟有兩個顯著特徵:一是職工工資總額增長速度遠遠落後於GDP增長速度,二是底層勞動者群體的工資總額增長緩慢。其原因一是中共掌握了決定分配過程的政治資源──政治權力;二是中國民眾不能像民主國家那樣通過選票影響國家政策。也就是說,中共統治下保留的 “血汗工廠”是中共不願讓人民幣升值的根本原因。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