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中)(多图)
 
梁新
 
2009-8-6
 

中共谎称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大量爱国青年因此而上当!
(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局部雕塑)

【人民报消息】在国殇60周年之际,中共第七届全国人大委员长万里出来谈中共的执政非法性,这意味着中共对中国的统治已经走到了尽头的尽头。

苏共最后一个总书记戈尔巴乔夫同苏联老百姓的看法是一致的:「苏共声称,它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利益,但是,人人都知道这是谎言」。如今中国人都认为讥讽中共最厉害的一句话就是:「中国共产党代表了最广大人民的最根本利益」。

一个名词让万里整整琢磨了30多年


“党内第一支笔”胡乔木。
七十年代末,毛泽东的秘书、被称作「党内第一支笔」的胡乔木,在一次党内讲话时提到了「政治伦理」这个词。

万里说:这是我第一次听到这个词。有一次开会休息的时候,我专门向他请教,他说他经历了党内太多的风风雨雨,「政治伦理」问题真是一言难尽。后来胡乔木再也没有谈过这个问题。又过了三十年,中共党内还是没有人再提。

「伦理」这个词后面跟着「道德」,大家都容易理解,也经常说。「政治伦理」是什么?先看看什么是「政治」,维基百科全书是这样解释的:「政治这个名词最先来自于希腊《城市事物的科学》一书,从词源上来讲,政治是组织城市的近义词,是一种用来组织城市的艺术。意思是人类的群居社团,社会和国家。政治的目地是为了共同一致,使行为活动都基于和符合于规则和律法(其中包含国际律法)」。「政治伦理」也就是搞政治不能乱来,要守规矩讲道德的。

从1941年给毛当秘书的胡乔木,到70年代提过一次「政治伦理」,就不了了之了。这一提不得了,在万里的脑子中整整转了30多年。在中共非法统治中国60年时,万里以中共元老的身份、公开发表的形式,终于发出了让党头痛、心痛、肝痛、肺痛的声音。

万里所理解的「政治伦理」,说白了就是「搞政治的更应该讲道德」。他说,「我们不公开谈,能阻止老百姓去想这样的问题吗?」

和那晚年在深圳住过几年的老干部谈话以后,万里说:这次谈话「一直在我的脑袋里撞来撞去,赶也赶不走。说老实话,我还没有想明白,这恐怕不能用『只缘身在此山中』来解释。这正是需要大家一起来好好研究的。」

万里引用的诗句是宋代著名大诗人苏东坡游庐山时,在西林寺墙壁题的诗《题西林壁》中的一句。此诗后两句「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经常被后人引用,来表达看不清事情真相,是因为身在其中。万里在此表达了一个意思,就是他对中共所做的事情想不明白,并不是因为自己身在中共高层,而是中共的一惯做法和说法互相撞车,让他感到困惑。

万里说:「让我特别痛心的是,有许多人还把对民意的引导庸俗化、功利化。歪曲民意、挟持民意为『人质』,来抵制对改革的正当要求,抵制对一些错误决策的修正」。其实万里看到的不是真象,他没有看到这些人不过是中共的玩偶而已。


国人正在为所谓的“抗美援朝”卖命!
他举了一个例子:「90年代末的时候,一些参加过抗美援朝的老同志给中央写信,要求禁止一些学者发表关于抗美援朝战争的最新研究成果,他们认为,这些研究修正了过去的一些定论,让他们感情上受不了。」

万里说:「这是民意吧,可这是什么样的民意呢?这些老同志到底了解那场战争多少?那些专家则不过是到前苏联那里查了刚刚公开的档案,做了学术上的研究。这有什么错?」

说白了,专家们发现了史实并修正了中共对所谓的「抗美援朝」的假宣传。按理来说,上当受骗者应该感激这些专家才行,但是中共鼓动那些以「抗美援朝」功臣自居的人、当资本的人,出来当枪,并以此为借口,把史实隐藏起来,让假宣传再次登场。

万里说:「有一个学者写信给我喊屈叫冤,我给有关领导转了他的信,最后还是石沉大海。」

万里非常尖锐的说:「那些老同志脑袋里的定论到底从哪里来的?还不是从外面灌输给他们的。」

是的,灌输者就是60年来从来没有注册过的、从来不敢挂牌的非法组织中国共产党。现在很多中国人、尤其是出了国的中国人,依然重复着中共的假宣传,依然不肯看真实的消息,谁要告诉他们事实,他们就说你不爱国、反动(反中共而动)。

万里困惑的指出,「要用事实来纠正他们的一些老观念,就说不行,就说要照顾老同志们的感情,就说『党史无小事』,这是什么政治逻辑?」

老观念是什么?就是中共的假宣传。谁说「要照顾老同志们的感情」?是中共。万里不是「老同志」么,何况还是职位很高的「老同志」呢,为何不照顾他的感情?原来是「党史无小事」──口吐真言。真实的党史可以亡党,自然决不是小事。

万里道出中共是中国的真正动乱之源

万里说,60年了,许多应该变而且可以变的东西,在「要照顾老同志们的感情」和「党史无小事」这样的逻辑下,就变成了不能变、不可变的东西,要树立起基本的政治伦理,还有许多障碍要克服。

万里说:第一条,60年了,我们党说把国家的「治乱」系于一身。过去那么多年的折腾,没有不起因于我们党自身的折腾的。这让我痛心,我们党的折腾殃及了国家,殃及了老百姓。这么多年了,我们告诉老百姓说,这个国家没有共产党的话,就会大乱的,老百姓真是怕折腾怕到极点了,他们对稳定的盼望,就成了我们党再单独执政下去的「民意」,这一循环什么时候能够打破呢?

这位中共前人大委员长说出了60年来中国的真正动乱之源是非法组织中国共产党,而老百姓以为只有中共才能稳定局面,不过是上大当受大骗而已。

建政后中共收起假诺言 露出真面目


北京人民英雄纪念碑诉说着中共的谎言史!
万里说:第二条,涉及到怎么样让老百姓认清历史、认清现实,就是要认清一些基本事实。60年来,我们说的最多的一段话是「几千万革命先烈换来了红色江山」。这是关于共产党执政合法性的最大理由之一。

「为了新中国,死了数千万人,这是基本事实。」接着,万里反问了一个发人深省的问题,「还有一个事实是,他们是为什么牺牲的?」

万里说:他们前仆后继,为的是当时我们中国共产党设立的目标和理想,现在,有多少老百姓知道那时共产党设立了什么具体目标?我知道,1990年时,出过一本书,书名叫《历史的先声──半个世纪前的承诺》,很快被查封了。我让秘书找了一本来看看,用了一个周末的两天,全部看完了。我还找了一些专门研究那段历史的专家来问了情况。他们告诉我,这本书里收集的,全部是我们党在三十年代,四十年代公开发表的社论、评论、声明,没有一份是伪造的。

既然全部是真实的,那么为什么很快被查封呢?

万里说:当时,我们党向全中国人民做了承诺,要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那时,国民党不搞民主,不给自由,也没有能力让国家真正独立,才有共产党肩负那些承诺来取而代之。这些承诺的确吸引了无数志士仁人。那些牺牲的人就属于这部分人。

中共历来说,它非法建政的国旗是「由烈士的鲜血染成的」。万里揭示出,烈士们要染的不是中共独裁、血腥、一党专制的国旗,「几千万革命先烈」是为「建立一个民主、自由、独立的国家」而牺牲生命的。

万里说,其实,那些承诺在毛泽东三十年代,四十年代的许多著作中都有。可是,到了五十年代,六十年代都被那个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掉了。「我看到过一份文献研究室送来的原稿与修改稿,当时让我心里震动很大」。

为什么毛泽东在中共建政初期的五十年代,六十年代赶快让毛泽东著作编辑委员会修改其在国民政府当政时期写的文章呢?因为当年毛写那些东西的目地就是为了欺骗中华子孙,让他们去为共产党卖命。

举个小小的例子,中共中央机关报《新华日报》1947年7月4日发表了一篇社论,其中说,「从年幼的时候起,我们就觉得美国是个特别可亲的国家。我们相信,这该不单因为她没有强占过中国的土地,她也没对中国发动过侵略性的战争;更基本地说,中国人对美国的好感,是发源于从美国国民性中发散出来的民主的风度,博大的心怀。」

仅仅三年之后,中共便派兵在北韩和美国兵戎相见,并把美国人描绘成世界上最邪恶的帝国主义分子。每一个来自中国大陆的人,看到这篇50多年前的中共社论,都会感到无比的惊讶,以至于中共需要查禁重新出版类似文章的有关书籍。(引自《九评之一》)

中共用编织谎言夺取的政权建立在沙滩上


中共公安部长孟建柱与公安新闻发言人培训班
500个学员合影。
当年被共产党的承诺所吸引才投身到「革命」中来的万里说:现在,我能公开说出20多年前我脑袋里就产生的疑问,这么个修改法,那几千万人不是白白牺牲了吗?那(篡改)是白纸黑字,确实推翻了当年我们党的承诺。说轻了,这是不尊重历史,本质上,这就是违反政治伦理,这就等于是把我们党执政掌权的基础建在沙滩上,这能牢固吗?历史总会把真相还给老百姓的,60年不行,70年,70年不行,80年,老百姓总要知道的。

其实中共从建党之日起,就是一个邪、恶的东西,为了生存,不断变化立场原则,建党八十年来的十六次中共全国代表大会,对其党章修改了十六次,而夺取政权之后的五十所年,对中国宪法大改了五次。中共的历史就是一部集邪恶之大全的历史。

说到老百姓知道真相后会怎样呢?这正是中共从来都没有安全感的原因。它到末期所做的最重要的一件事情,就是封锁一切真实消息的来源,并一批批培训各级各部门官员,让其学习如何更加精致、更加无耻的撒欺世谎言。△

(待续)

(人民报首发)

相关文章: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上)(多图)
60年国殇前夕 万里谈中共执政非法性(下)(多图)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