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拿啥證明不是7.5幕後兇手?
 
李法度
 
2009-7-15
 
【人民報消息】新疆75大型流血事件已經發生近一個星期了,不明真相的維漢兩族還在互相仇恨。儘管中共當局一邊倒的嫁禍海外維族維權組織,但越來越多的分析文章和證據顯示,中共當局才是韶關和新疆兩次大型流血事件的罪魁禍首。

中共拿什麼證明自己與韶關旭日工廠流血事件沒有幹系?

韶關暴力圍攻維族工人事件是烏魯木齊大型流血事件的導火線。該次大型流血事件,中共官方,軍警,媒體,甚至肇事工廠老板對犯罪份子的明顯煽動,縱容和支持,令外界嚴重質疑中共當局在該次事件中所扮演的詭異角色。對於種種的疑點,世維大會發言人迪裏夏提嚴厲指控:韶關暴力襲擊是中共背後操縱,民間運作的一起對維吾爾人有組織,有預謀,有系統的種族清洗事件和蓄意謀殺。

對於整個事件經過,迪裏夏提在調查過多位目擊者後表示: 維族工人在韶關旭日工廠所遭受的暴力虐殺從晚上10點持續到凌晨6點。期間,沒有一個人圍觀的人出來制止。在維族工人出現死亡後,中共當局才出動近400軍警前來鎮壓。但武裝軍警到達事發現場後,不是制止正在屠殺無辜的肇事員,而是與兇犯一同殘害維族工人。後來,一些不明身份的人到屠殺現場發放棍子,武裝軍警仍然不管不問。很多四處躲藏的維族男女工人被打的都不能動了,中共警察依然不來制止,任由施暴人員將奄奄一息的受害工人再次打的血肉模糊。

大型虐殺發生後,中共官方既不出面處理調查,也不給受害維族工人主持公道。中共宣傳工具CCTV故意將該次大型暴力圍攻事件淡化為小型治安事件。廣東政法委則對外宣稱,該案件牽涉人數眾多,場面混亂,取證難度非常大,故至今不能提供調查結果。而死傷81多無辜維族工人的旭日工廠老板,不但沒受到任何懲處,又開始平平安安的開始繼續運營。在網絡上,所有有關75新疆流血事件的民間信息全被封殺了,而誣陷韶關維族工人強姦的謠言還在滿天飛揚。

截至今日,中共警方仍拒絕交代:

為什麼一個6月16日發起的一個根本不存在的強姦謠言,竟能在10天之內令5000個施暴工人信以為真,並貿然殺人?
為什麼沒有一個施暴漢人在殺害維族工人前先向所謂的受害女工進行求證?
5000人的大型暴力圍攻,誰策劃的,誰組織的,頭目現在在那裏?
為什麼旭日工廠死傷一百多人,老板現在還能平平安安的正常經營,絲毫不負任何責任?
既然所有的施暴人員都是旭日工廠員工,且大量錄像都已出來了,中共官方為什麼還對外宣稱取證困難,至今不能提供調查結果?
另外,所有受害維族工人現在在那裏? 為什麼沒有一個受害人被允許公開講述受害經過?
為什麼受害人的處理方法與巴東鄧玉嬌一模一樣?

著名民主人士魏京生表示,沒有中共官方的配合、放縱,韶關事件不可能發展到幾千人參加的暴動乃至人員的死亡。中共用什麼證明自己與本次血腥事件的毫無幹系?

中共當局用什麼來證明75當天的和平示威人群是暴徒?

截至目前,中共官方公布的新疆流血事件死難民眾已達184人,受傷人數為1680人。在各大官方媒體上,中共官方還在鋪天蓋地的宣揚,7月5日當晚進行和平抗議的維族民眾是暴徒,該人群燒毀了眾多車輛,打砸了眾多漢人上鋪,殺搶了眾多無辜漢人。

但中共當局用什麼來證明75當天的和平示威人群是就是造成上述眾多死傷的暴徒?

據世維所調查的眾多目擊者表示,75當天大多數參加和平示威遊行的維族民眾主要是新疆大學的維族學生以及韶關受害工人的家屬。他們的遊行目的很簡單,就是希望當局知道他們對中共處理廣東韶關維族人被打死事件很失望,同時不滿中共當局對維族民眾的普遍種族歧視。但令人震驚的是,中共當局不但不化解矛盾,到了晚上,還命令軍人還把示威學生和受害家屬驅趕到小巷裏進行集體屠殺。據世維表示,死難維族民眾至少達400~1000人。另據目擊網民披露,一條街上就死了300多人。為隱瞞屠殺真相,中共當局至今不公布死難民眾的身份和原因,同時霸占死難民眾的屍體,不許領取。另外,外媒記者至今無法知道受傷的維族民眾被中共當局藏到了什麼地方。

對於中共當局指控維族和平示威人群為暴徒的說法,BBC近日刊登的報導指出,該說法漏洞百出,不能成立。文章表示,在大規模打砸搶發生之前,和平示威的人群已受到警察出面干涉,根本不可能對漢族民眾發動大規模打砸搶活動。此外,數不勝數的中共官方人員,軍警密探,早在示威遊行數星期前就掌握了示威者的一切電話,活動安排。如果中共當局在如此充分知己知彼的情況的下,還能導致這麼多的民眾死亡,那就說明當局確實存在嚴重問題。該文章最後強調,中共對維漢民族衝突的過分誇大和渲染,實際就是在掩蓋自己的屠殺行為。

中共拿什麼證明自己沒有煽動,支持,雇傭或親自充當暴徒,進而屠殺漢族同胞?

烏魯木齊75大型流血事件發生後,中共當局用最快的速度掐斷了新疆的一切網絡電話通訊。儘管當局竭盡一切煽動和渲染之能,宣揚維族示威民眾是暴徒。但越來越多的證據和海外分析顯示,中共當局就是這場有組織有預謀的打、砸、搶、燒,殺,嚴重犯罪事件的罪魁禍首。

據大公報報導,75大型流血事件裡的凶殘暴徒,對維漢兩族民眾的生命都不珍惜,對兩個民族都持殺害態度。在報導中,大公報記者表示,暴徒在二道橋、山西巷一帶製造連環爆炸,爆炸聲傳得很遠。而該地區不僅是烏魯木齊所有民族集中聚居的地區,也是新疆規模最大、最具維吾爾風格的民族貿易市場。所有有頭腦的人都知道,暴徒在各民族混居的地方製造爆炸,最大的受害者是無辜的平民百姓。很顯然,暴徒在殺害漢人,也在殺害維吾爾以及其他少數民族。

另據中共新華網上的網民披露,“此次新疆恐怖事件有預謀的徵兆:磚頭木棒是事先運來的,當地沒有;暴徒專門擊打無辜路人腦袋;多處同時行兇。”據悉,中共駐紮在烏魯木齊的軍警,特務,密探,官員達百萬,且在數個星期之前就掌握了該次示威遊行的一切動向。對於暴徒在示威前期公然運輸殺人兇器的行為,中共百萬軍警竟能不管不問,任由暴徒處置,實在詭異出常。很顯然,中共官方和百萬軍警在支持和縱容暴徒的屠殺意圖。或者,暴徒本身就是偽裝後的中共武裝軍警?

中共官方和百萬軍警對待被屠殺漢人的冷漠態度,也令人震驚。據阿波羅網站網民披露,暴徒開始打砸漢人商店,並入室殺人時,“中共警車經過也不下車,轉一圈就走了”。被無辜虐殺的漢人既深感無助又無比憤怒。他們被迫成立“自衛隊”,自己捍衛自己。還有網民披露,中共雖在烏魯木齊駐紮百萬軍警,卻放任讓暴徒濫殺無辜4 個小時。據該網民表示,她家住在高層,從窗外就可以看到事發現場。“從晚上7點多到11點,路上全部都是慘烈的畫面,橋上躺的都是人,沒有一輛救護車和武警。天快亮時,警車才進來,水洗馬路血跡。”75屠殺後,烏魯木齊市民也向自由亞洲電臺透露,目前,當地公安不管維漢兩族的互相仇殺,讓他們見到有動向的,自己打死。

儘管中共當局以空前的規模封鎖烏魯木齊一切民間傳播真相的渠道。但烏魯木齊目前明白真相的維漢兩族已開始將憤怒共同指向嚴重涉嫌製造維漢仇殺的中共當局。據海外媒體報導,為澄清事實以及為75和平示威遊行的學生和民眾討還清白,北京時間7月7日下午下午7點10分,烏魯木齊近1000民眾並高舉“反對暴力,大多為學生”的橫幅,冒死走上街頭呼籲兩族停止仇殺。

憤怒的維漢兩族民眾也開始申討中共當局。據網絡圖片顯示,被栽贓陷害的維族民眾異常憤怒,數百名頭戴面紗的維吾爾族婦女完全不顧自己的安全,與中共軍警扭打成一團。很多婦女大聲喊叫,要求中共當局釋放她們的丈夫或孩子。而被暴徒無故枉殺的漢族民眾對中共當局也怒不可竭。中共當局在新疆的黨委書記王樂泉在接受鳳凰衛視採訪時,竟驚駭的招認:“有些漢族人糊塗啊,拿著大棒打武警……”

不可抹煞的歷史罪證

從六四大屠殺到西藏3.14血洗,再到今天的烏魯木齊大屠殺,中共對大陸各族民眾的凶殘面目始終沒有改變。據資料顯示,從六四大屠殺到最近的西藏3.1血洗,中共當局不是主動提供兇器,製造暴徒,就是自己親自充當暴徒,對無辜民眾進行凶殘的打砸搶燒殺活動。

據六四大屠殺目擊者陳毅然表示,中共是製造暴徒構陷百姓的高手。六四期間,她曾親眼目睹中共軍車將大量菜刀,繩索,三角鐵等兇器運往市中心,製造百姓和學生是暴徒的假象。她還親眼目睹中共便衣故意將被攔截軍車上的槍隻和裝滿汽油的軍用水壺發給現場百姓,以圖構陷百姓。

對於焚燒軍車等暴徒行徑,北大教授蘇明在希望之聲的採訪中指證,中共軍人最擅長自己燒軍車,然後再嫁禍無辜百姓。其中引發六四大屠殺的木樨地燒軍車事件,就是 7個開車軍人在逃跑前,按預先計劃同時點燃軍車油箱造成的。當時見證軍人燒軍車的現場百姓至少有5,6百人。

對於中共軍警濫殺平民,殘害構陷百姓的罪惡行徑,趙紫陽的生前密友兼氣功師,現年89歲的宗鳳鳴在《64永遠的痛:六四屠城親歷共軍燒車造暴亂假象》一書中指控: 為製造暴亂景象和陷害無辜百姓,中共軍隊在上級受命下,故意用機關槍瘋狂掃射居民樓,濫殺無辜。北大教授蘇明還親眼目睹了一個7,8歲小男孩的屍體,渾身是血,是被中共軍人用三發開花彈從身後射穿後致死的。

儘管六四大屠殺過去了20年,中共的血腥殘暴絲毫未變。今年3月,為到達到屠殺藏族僧侶和無辜民眾的目的,中共當局再次讓特務、武警等假扮藏人和僧侶,到處行兇,濫殺無辜。隨後,對西藏無辜僧侶和民眾展開了大規模血腥屠殺和抓捕。7月5日發生在烏魯木齊的大型屠殺事件,應該是中共當局的又一次同樣表演。

中共拿什麼證明維漢兩族的矛盾到了必須互相仇視的地步?

儘管中共竭盡所能,希望通過韶關血洗和烏魯木齊大屠殺製造維漢兩族的互相仇恨,從而坐收漁利。但善良的維族民眾和有良知的漢族民眾,對彼此的苦難是互相同情,且互相幫助的。

據大公報報導,在中共支持的暴徒襲擊漢族同胞時,有不少少數民族市民紛紛上前幫扶指路,引領他們到安全場所,同時阻止圍觀路人前往騷亂地區。

據中央社報導,為保護33歲的上海南匯中學教師趙敏東, 維吾爾族民眾像傳遞接力棒一樣,一個接一個,幫助他們脫離險境。一個維族婦女冒著被打傷的危險,將他倆從暴徒圍攻的車上拉下來,然後共同逃到安全的地方。

據阿波羅一個漢族網民披露,7月5日當天,在檢察院,一個維族幹部為保護被虐殺的漢族民眾,沖出去救了7個人,最後自己被打斷了3根肋骨。

海外媒體一名記者表示,“剛剛打電話給廣州的一個維族朋友,他三年前已客居廣東,習慣了喝茶降火,但談起這次的事件他依然怒火沖天。與我們不同的是,他並沒有把矛頭指向這次衝突的雙方,而是直指當地的政府——在他的敘述中,政府的極度腐敗和不作為才是造成維漢矛盾的根源。沒有它們,維漢兩族不至於走到今天。”

BBC所採訪的在廣東工作多年的維族工人表示:“哪一方發起暴亂都不對。這些人肯定只是一小撮人。那些同伴也看電視了,說根本就沒見過這些人,也不知道這些人從哪裏冒出來。這幫人打砸搶燒肯定是不對的,影響我們的團結,我們有各個民族的同學、朋友。"

目前,無法於家人聯絡的維族民眾在世界各地舉辦大型抗議活動。可是,他們不針對漢族,只針對中共當局。海外有良知的漢人媒體,也在大量報導這無辜維族民眾受陷害的消息。大陸有良知的漢族民眾,開始號召民眾消除維漢隔閡,增進維漢和睦友善。

中共為什麼要製造韶關血洗和烏魯木齊大屠殺?

從大量報導分析,中共本次製造的韶關血洗和烏魯木齊大屠殺,手法拙劣,甚至喪失理智。但是,中共為什麼要冒如此大的風險製造如此愚不可及,同時凶殘至極的暴力事件。其實,就像德國《商報》所分析的,嚴重執政危機,如果不再製造一個新的社會公敵,中共當局已無法繼續生存。每年近10萬的大型突發事件,每分鐘一起的流血抗爭。一個小小的刑事案件,所有的中國民眾都要揭竿而起。中共政權已虛弱到極點。

中共連續製造的韶關血洗和烏魯木齊大屠殺,其實目的就一個,製造分裂,製造維漢兩族的仇恨和爭鬥,從而自己獲得喘息的時間。維漢兩族必須認清的一個事實就是,中共當局根本就不在乎維漢任何一個民族的苦樂生死。韶關死傷多少無辜維族工人,中共當局根本無所謂。烏魯木齊引發多少維漢相互仇殺,它也根本不在乎。維漢兩族必須立刻認清中共當局在上述兩次事件中的邪惡本質,立刻停止仇殺,才能擺脫中共編製的邪惡圈套。中共當局已成為了大陸所有民眾的苦難根源。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