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回京政局變調 周永康四面楚歌轉嫁危機(圖)
 
2009-7-13
 
【人民報消息】新疆流血事件爆發後,胡錦濤8日突然中斷外訪提前回國,官方對新疆事件的處理也突然轉向,從此前的猛烈攻擊維吾爾大會和熱比婭“策劃”新疆事件,變為連篇累牘地宣傳“穩定”。9日又遣派中共政治局常委、政法委書記周永康和公安部長孟建柱赴新疆。
  
這一系列的舉動說明,中央對之前新疆“暴亂”的發生及處理不滿,而一貫採取強力鎮壓手段、引起民怨最深、作為社會不穩定根源的政法委書記、公安部長卻被派去“維穩”,把周永康作為“責任人”和王樂泉一起被推到前臺的意味甚濃。

另外,中共當局11日公布新疆七五事件的死亡人數為184人,其中漢人罹難人數約為維吾爾人的3倍,這一數字遭各界普遍質疑。




中共政法委書記周永康與“新疆王”王樂泉。(網絡圖片)

新疆流血事件責任人指向周永康
  
據大紀元記者吳偉林、駱亞報導,中共領導人胡錦濤8日突然中斷訪問,結束意大利之行提前回國,創下中共建政以來國家元首因國內局勢提前結束外訪的先例。北京學者指,中共領導人這一罕見舉動,說明新疆局勢的確嚴重,可能威脅國家安全。西方輿論指,中方向來很重視G8峰會,胡錦濤提前離席,凸顯新疆事件對中共領導人構成嚴峻挑戰。
  
眾所周知,周永康在中共政治局常委中主管政法委。實際上,他還兼任“中央社會治安綜合治理委員會主任”和“中央維護穩定工作領導小組組長”等職位。
  
外界分析,在胡錦濤出訪期間,處理新疆事件的最高領導人應該是周永康,如果沒有得到中央高層的首肯,新疆當局不敢擅自動用武力開槍鎮壓。

而作為做了17年“新疆王”的王樂泉,自稱5日新疆事件爆發後,“第一時間到現場,以最快速度控制了局面”,也自曝了王樂泉是新疆流血事件的現場直接指揮者。

胡回京新疆事件處理變調 中央不滿周永康
  
自胡錦濤回京後,當局對新疆事件的處理上出現了較大的變化。不僅發放撫恤金安撫民心,被外界認為主導新疆事件的周永康被遣往新疆,從幕後走入前臺,而且中央的基調也從猛烈攻擊熱比婭、挑動民族仇恨變成“維穩”。

據中共新華社消息,胡錦濤8日下午回國,當天晚上召開並主持了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務委員會會議,“研究部署維護新疆社會穩定工作”。第二天,“受胡錦濤委託周永康飛赴新疆主持維穩”。
  
分析認為,胡錦濤的突然回國以及中央變調,顯示了對之前新疆“暴亂”的發生及處理不滿。周永康與公安部長孟建柱9日親赴新疆處理“後事”,也顯示了胡錦濤不想為新疆流血事件背上黑鍋。
  
而周永康到達新疆後,則“黨中央、胡錦濤”不離口:“黨中央、國務院十分惦記你們,胡錦濤總書記特地委託我來這裏看望你們。”其用意十分耐人尋味。分析指,周永康的用意是在嫁禍胡錦濤,給外界這樣一個印象:撫恤百姓是受胡錦濤委託,鎮壓也自然出自胡錦濤的命令。
  
有評論說,此次新疆7.5事件,周永康、王樂泉製造流血事件,一是給胡溫當局添亂,以反擊胡溫日前對江系勢力的沉重打擊;二是故意煽動挑起維吾爾和漢族之間的民族仇恨,製造武力械鬥,藉機清洗鎮壓異己。

周永康四面楚歌 製造事件轉嫁危機
  
今年6月,中國出現了一系列大的民間抗暴事件,特別是鄧玉嬌刺淫官和湖北石首萬人抗暴事件,民間的憤怒都毫無例外的指向當地公安與政法委,令主管政法委的周永康四面楚歌,十分被動。
  
據有“海外中央臺”之稱的鳳凰衛視早期報導,王樂泉曾對鳳凰衛視主持人吳小莉說過這樣一段話:“過去我們希望能夠由敵動我知,變成敵未動我先知,我覺得現在基本上這樣說,我們這幾年啊,大量的這些團夥,基本上都是在敵人這個密謀策劃階段,被發現,被挖出來的。”也就是說,王樂泉“未動而先知”,對7.5新疆事件,其也不可能不知情。
  
而且,根據當局對新疆事件的處理上,包括當晚實行信息封鎖,鎮壓後部隊馬上清理現場,罕見的搶先發布新聞,公布死亡人數並播放影像,並同時指責世維主席熱比婭策劃了整個事件,等等,效率之高,十分不尋常。
  
一系列的不尋常的舉動,凸顯了中共對新疆事件“有備而來”。或者說,是當局導演了這場流血事件。輿論指出,中共挑起民族矛盾,其目的是逃避和轉嫁民眾對中共腐敗當局的敵對情緒,而開槍鎮壓,則更是為了製造恐怖氣氛,阻嚇民眾日益擴大的反抗心理,以穩固政權。

新疆事件中共一手操控

著名人權活動家魏京生認為,中共當局事先肯定知道維族人聚集到市中心遊行抗議的計劃,在隨後發生了嚴重暴力行為後,卻直到大約兩小時後,才有警察出面干預。直到暴力行為已經發展到嚴重程度之後,當局才出動預先埋伏好的武裝警察,屠殺和逮捕了大量維族人。
  
從事件發展的過程看,很明顯是官方利用社會上的不滿情緒,放縱和引導群眾發泄暴力情緒,以此來製造民族衝突,把群眾反對當局的情緒引向民族矛盾。
  
BBC網站一篇大陸人士的投稿也指出,現在無論在網上、論壇和電視上,中共正在不停地播放官方的消息和新聞,這讓作者想起了二十年前6·4的場景。那時中共官方的電視不停地播放燃燒的汽車和軍人屍體的場景,把學生描寫為十惡不赦的暴行,把6·4說成是暴亂。
  
他進一步表示,對新疆7·5事件,中共官方的許多說法漏洞百出,比如和平示威之時,已經有警察干涉,維族人又如何能在此情況下大規模地殺人的?還有就是中共在新疆的各種官方人員,特務、密探,甚至臥底數不勝數,這些人難道當天都在家休息?

2009年,新疆,中共製造了大屠殺!

11日,中共官方公布新疆七五事件的死亡人數為184人,其中漢人罹難人數約為維吾爾人的3倍。這一死亡人數數字不但維族人不信,漢人也不信。維吾爾流亡組織與烏魯木齊的維人也都強烈質疑,被指摘是騷亂策劃者的熱比婭,質疑中共公布的維族死亡人數比實際的少。
  
山東大學退休教授孫文廣呼籲當局公布死亡人數中有若干遭槍擊致死,他星期天向自由亞洲電臺表示:“我是希望能夠說明,有多少人是遭槍擊致死的,有多少人是死於器械,這是一個很重要的數據,就是官方有沒有開槍?”

分析認為,中共在死亡人數上造假,意在掩蓋中共武力鎮壓抗議民眾的實質。

著名旅美經濟學者、時事評論家陳破空曾分析,在短短的幾個小時內,根據中共當初公布的156人死亡、1080人受傷來推斷,當局肯定動用武力鎮壓。新疆事件的基本結論是:“2009年,新疆,中共製造了大屠殺!”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