趣談BBC特約撰稿人江迅之特務身份(圖)
 
張海山
 
2008-9-9
 
【人民報消息】日前獲知被拒發回鄉證的香港居民沈婷,9月5日召開記者會,控訴多年來江家幫對她的迫害,同時令人震驚地曝光了香港《亞洲周刊》資深記者、BBC特約撰稿人江迅的中共國安特務身份。沈婷籲特區政府展開調查,維護香港的一國兩制。

江迅的中共特務身份在香港媒體圈內早有共識,據阿波羅網記者王篤若透露,香港新聞界資深前輩5年前就告訴他,江迅是高層中共特務。沈婷在記者會上指出,江迅是中共黨員,在上海作家協會官方網頁上列明瞭這一點,但這個網頁現在已經被官方撤下了。

2006年12月14日晚,聯合早報和新加坡管理大學聯合舉辦《廉鳳講座》(註:已故新加坡大使何日華之妻李廉鳳在新加坡管理大學設立了《廉鳳講座》系列),內容是《一個香港記者眼裡的北韓》,由江迅講述他在朝鮮的見聞,新加坡《聯合早報》評論員杜平當主持。

老練的杜平做了一個簡短的開場白,據說,後來不少人跑來跟他說,開場白很精彩,不落俗套,簡練,而且恰到好處。所謂“恰到好處”恐怕是杜平“點到即指”的兩點介紹,杜平在其博客保留了那次精彩的開場,關於江迅的部份大家可以自己體會。

“經常閱讀《亞洲周刊》的朋友,都應該知道江迅這個名字。我印象最深刻的就是,他很善於捕捉獨家新聞,挖掘內幕消息。至於他的簡歷,大家從那本小冊子上已經知道了,很詳細,我就不浪費時間贅述,但我要側重向大家介紹兩點。

第一,他對中國政治、社會和其他領域,有著特別敏銳的嗅覺,外界後來所知道的關於中國的內幕新聞,有很多都出自江先生之手。這一點,我到現在還不明白。為什麼他的消息那麼靈通?為什麼有那麼多事情,我們不知道他卻知道(笑)?為什麼有那麼多人,我們不認識他卻認識(笑)?為什麼有的人被捕了,而他卻沒有被捕(哄堂大笑,掌聲)?這是一個謎。我希望今天晚上和大家一起揭開謎底(熱烈掌聲)。

第二,朝鮮是那麼的封閉和專制,中國和朝鮮的關係那麼密切,為什麼大陸的記者都難以進入,而江先生卻能夠容易進出,不是一次,而是五進五出。他為什麼能夠暢通無阻,而且一點事情都沒有?他究竟是憑什麼“騙取了 ”朝鮮人的信任(笑)?這是第二個謎。我也希望今天晚上能夠揭開謎底。

現在,我就請大家和我一起,用熱烈的掌聲,把這位神秘的人物請到臺上來。”

講座後,署名陳慧霞在《聯合早報》發表了有關報導,題名“香港資深記者江迅:我見識了朝鮮特務的本事”,報導指出,江迅在1996年、2001年、02年、 05年及06年五上朝鮮,前三次以投資考察或旅遊的假身份“潛入”,第四次應朝鮮政府邀請,首度以香港記者的身份訪朝,06年4月,他再度以私人身份北上。

文中特別指出,2005年訪朝的《亞洲周刊》資深特派員江迅是港臺兩地第一個受邀訪問朝鮮的記者。為此,“朝方對他作了半年調查,內閣批准後才發邀請函,對其‘祖宗十八代’了若指掌,連他女兒20多年前隨中國兒童團體到朝鮮表演,和朝鮮領袖金正日合拍的照片都翻找了出來。”

其實,明眼人都知道怎麼回事,與其說朝鮮查了江迅的“祖宗十八代”,不如說中共對江迅的全面政治審查合格,作為最信得過的資深特務嘉獎他成為訪朝第一人,再多餵給些“料”給他,搞得再“資”深些。

江迅的“資深”實質上就是中共有意栽培出來的,不斷的給其“餵料”並為其創造“管道”,還有人看見江迅進出中聯辦如若邁越自家大門,中共的目的就是要在香港打造這樣令人羨慕的八面玲瓏、四面通吃的“資深”人物,從而培植中共海外龍頭媒體,進行核心帶動,主導海外輿論,也同時作為其他暗紅、半紅的親共媒介的風向標。當然,這樣的人物也需要是個聰明人,“悟”性要好,就像張藝謀,張丹紅之流,要能夠消化吸收中共的最新意圖,做好掩蓋、偽裝,能技巧的為主子說話。

事實上,中共扶植培養象江迅這樣的特務在海外人頭很多,不多中共也就稱不上所謂的大規模的海外媒體滲透了。對特務人們習慣上採用防守,一般不會主動揭露反擊,心知肚明就行了,誰也不想惹事生非,故此,這層不輕易捅破的窗戶紙往往就成為了特務的活動空間罩。

這並不說明大家就該害怕特務,雖然有中共流氓撐腰,要知道這世上不怕他們中共主子的人都多得是,更何況下等特務。可悲的特務表面上如歡蹦亂跳的魚,一旦自以為是、欺人太甚而逼人打破魚缸,就像皇帝的新裝被人喊了一嗓子,剩下的就只好自己裸奔了。

資深的江迅就是因為欺人太甚而被香港鐵女子沈婷撕下了畫皮。沈婷的新聞發布通知對江迅來講猶如霹靂當頭:本人是香港居民沈婷,將於9月5日下午3點在銅鑼灣軒尼詩道402號德興大廈4樓召開記者會。內容如下:揭發《亞洲周刊》資深記者江迅(英國廣播公司特約撰稿人,中共黨員)為潛伏香港新聞界的上海國安人員,並充當上海幫成立的沈婷工作組的香港負責人,為了奪取本人搜集到的上海幫罪證,對本人多方滋擾迫害,導致本人四年多來不獲發回鄉證,無法回鄉照顧雙親。這種行為嚴重違背一國兩制方針,侵犯香港公民的合法權利。特區政府及中央政府必須認真調查此案,讓法合法回家。歡迎各媒體記者光臨採訪,指導。沈婷,2008年9月4日。

江迅及同夥太太幾經威脅沈婷試圖取消發布會,最終無果,只好選擇了關機,躲了起來。有報導說,江迅曾威脅要打官司討說法,這恐怕就不是他說了算了,要看中共主子是否願意把一個資深特務的培養經驗放到法庭上與大眾共用。

以江迅為例,該人的特殊任務分析起來有三類:1,發文曝料,宣揚中國正在變,改革小步走,以此來安撫公眾情緒,為中南海拖出時間,同時離散、瓦解、唱衰海外民運力量,為中共招安勸降。2,接受上海幫的指示,重點對付沈婷等與內地牽連的維權人士。3,接受曾慶紅、周永康等國安方面的指示,關鍵時刻向法輪功捅刀子,配合海外計劃實施。此外就是被中共內鬥各方指使做手腳,走鋼絲平衡不好,則會被另一方敲打腦袋。

最近,也許是中共各條線都下了任務,搞得江迅不得不三條線一起上,《亞洲周刊》就見他一人裏外忙得不可開交。

四川大地震以後,中共在海外挑起法拉盛事件,召集流氓、幫兇圍攻退黨中心,這是中共國安精心部署的大動作,動用了所能動用的各方力量,江迅當然也不例外。

《亞洲周刊》二十四期(2008-06-22)江迅採訪民主中國(香港)促進會召集人甄燊港,發文題為“民運不能漢賊不兩立”,表面向民運人士勸降,“你不承認中華人民共和國,不承認中共執政,當然就無法回國,不能與十三億人民一起,你是擔心自己的所謂良知受損,頭上光環受損,還是喪失十三億人覺醒的機會,難道有比促進民主社會的建立更重要?”,但更陰毒的是在文中“不經意”的對外透露法輪功的“秘密”。

在開篇“為什麼說是屈辱感?”一節中談到民運缺錢,江迅採訪的甄燊港卻把話題漫不經心的轉到了法輪功身上,“過去八年來,陳水扁把大量金錢投入法輪功身上,原因很簡單。法輪功的確能配合臺灣當局臺獨的戰略意圖,一直在世界範圍騷擾中共;法輪功號稱有三十萬人,民運分子有什麼?法輪功能起到的作用,你能起到嗎?”

說臺灣政府給了法輪功大量金錢,這一點不僅新上臺的馬英九現在也查不出任何事實,就連中共搞了多少年栽臟誣陷,也拿不出半點像樣的蒙騙證據。倘若,江迅真的得到了這塊“真料 ”,為此《亞洲周刊》發獨家號外都能叫賣,怎麼此時江“資深”的新聞敏感性一下變得如此之低,只是個借其口照錄而已?只能說,此兩人在演戲,王八看綠豆,大小特務對眼罷了。

江迅要出色完成配合法拉盛事件的政治任務,就是要暗藏這句明顯信口開河的談資,果然,不久,中共特務們就以《亞洲周刊》暴料“陳水扁把錢轉移海外並大量投入法輪功”作為新發現,開始四處傳播謠言了。

甄燊港談民運缺錢,可他的民主中國(香港)促進會卻是財力十足,外界透露,某年東京民主大會別人沒路費,他們去了八個人,而且在大會上全程攝像,有人問“民運哪有這樣幹的?”

不僅如此,就在《亞洲周刊》同一期裏,江迅還有另一篇特稿,是旨在瓦解民運人心的重頭篇,“中國民運不能僅像一盞燈”。

江迅使用同樣技巧,把五毛黨(網路特務)的言論認真的一一呈現。在“獨立評論”網站,民主人士草蝦質問江某:“所謂海外華人關心民運的語調,如同這位江迅先生宣傳的‘中國進步了,民運卻退步了’,‘很多民運人士逢中必反,一再站在國際反華勢力一邊,任何民運,如有西方人在背後支持的影子,它肯定不受大多數中國人歡迎’,民運中很多人出現爭權奪利、經濟貪腐問題,讓人感覺‘天下烏鴉一般黑’,甚至比中共還差”……這類語調,是把匪共美化為“中國”,把義工性質的民運描述成能與“中國”抗衡的力量,把專政對民主的阻礙,轉嫁為“民運內鬥”。這些“內鬥”,又是誰在操控呢?說民運不許與法輪功搞在一起、不許與藏獨勾結、不許與維吾爾勾結……,不許支持大陸的抗暴事件,最後又問“國內某某事件,怎麼沒有民運”,這就像我的母親不許我與姑娘A戀愛、不許與姑娘B結婚……,最後問我:滿街的孩子,怎麼沒有一個是你的?江迅先生的這篇訪談,傳達了江澤民先生給民運的訊息:海外民運必須接受中國政府的領導,在中國政府允許的話題下活動。”

當然,江迅也不會忘了給中南海唱讚歌,那是其長期不懈的政工任務。其中十三期(2008-04-06)、三十五期(2008-09-07)都拿《炎黃春秋》社長杜導正言論以示歌頌,“中南海對意識形態管理的思維和方法,逐步透明、放開是總趨勢。”,同時按撫人心,拖出時間,“因此不管怎麼說,畢竟是進步了,只是大家覺得進步還太慢,希望再快些。”

其中混淆視聽的是,杜導正提到的中共前高官李普先生為法輪功說話一事,沒見江迅有任何直接評價,而是統統被歸為了中南海的網開一面,所謂中共主子開明。事實上,李普先生一身正氣,分別在2006年5月25日、 2007年10月31日、2008年6月12日三次接受大紀元記者採訪,為法輪功說話,“從文革六四到法輪功”,“高幹李普支持汪兆鈞要求在國內起訴江” 以及談法拉盛事件的“中共犯蠢施暴反助法輪功發展”。李普先生並不是受益於中南海的開恩,而是以對人民負責的歷史責任,呼籲中南海,“順應歷史潮流,放棄一黨獨裁體制,建立一個全新的民主制度,真正從根本上解決中國的問題”。

江迅對李普的義舉不感興趣,忙著寫文章的同時,還要充當中共國安的眼線向上海方面打沈婷的小報告,阻止沈婷獲得回鄉證。江迅的報告裏重點指沈婷和法輪功媒體有來往、和鄭恩寵關係密切等。可見江迅一方面,寫文章表現中南海的政治開明,標榜李普的日子好過了,同時又轉過臉來,以沈婷接受法輪功媒體採訪而斷人生路,這不能不說是一個資深特務的資深示範。

還是請徒剩畫皮、已無人骨的江特聽聽一個弱女子的人聲吧:“他們在找我談話的過程中也說,要和法輪功媒體斷絕來往,我說無論新唐人、大紀元還是希望之聲,只要他們對我是真實的報導,沈婷對於媒體的採訪沒有選擇性。”

遇到有信仰、有骨氣的豪傑,江迅終於知道中共特務不好當啊,當資深特務就更難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