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華社離世界有多遠
 
龔平
 
2008-9-8
 
【人民報消息】最近,德國之聲記者張丹紅因言論不當而被停職務。中共喉舌新華社由此大做文章,攻擊德國電臺沒有言論自由,聲稱西方媒體拒絕聆聽中國,扭曲事實攻擊中國人權和新聞自由,並且不忘扣上慣用的所謂“反華”的帽子。看完報導,我不禁在想,新華社離世界有多遠?

中共下人權問題是不爭的事實

中共治下人權狀況之惡劣,是不爭的事實,這不需要西方媒體來作證。看看每年數萬起的群眾群體抗爭事件,數千萬人次的上訪,數千萬無辜受迫害的法輪功等信仰團體,還有眾多被拘禁關押的異議人士,就知道多少百姓在承受著中共的壓迫。

衡量一個社會是否進步,有兩個根本性的指標,一是公共權力的文明守法程度,一是底層民眾的權益受保障程度。

在中國,中共一黨專制,利用公權為所欲為,肆意迫害無辜,是造成人權問題的根本原因。對法輪功殘酷迫害九年,沒有任何人能夠制止。底層百姓權利沒有絲毫保障,他們不僅沒有說話的權利,而且還會在試圖說話時遭到當局更殘酷的打壓,人權災難處處可見。

兩個月前,二十八歲的北京青年楊佳因為遭到上海市公安局閘北分局的不公對待,討公道未果,最後訴諸武力,造成十一人傷亡。在互聯網上,對楊佳的做法幾乎是一邊倒的同情和喝采,很多人視之為英雄、義士、大俠、當代的陳勝、吳廣。這正反映了中共之下普通民眾權益受侵,投訴無門,官逼民反的狀況。

那些為中共辯護的張丹紅們,在自由社會享受人權自由的時候,應當叩問自己的良心,仔細想想在那兩個關鍵問題上,中共到底得分多少。他們不能因為中共的魔爪沒有伸到自己頭上,就一廂情願的認為中國人權狀況很好。筆者也希望他們基於基本的道義良心,不要對中共政權下的受難者如法輪功學員落井下石,也不要對良心者胡佳、高智晟們所受的迫害視而不見。

媒體不是權力者歌功頌德的工具,而是政府行為的監督者

作為媒體,理所當然應該作為社會的良心,監督政府的所作所為,為百姓發聲。這是其基本職業道德。所以,當政府有過失時,便會受到媒體的指責。當卡崔娜颶風造成損失的時候,布什飽受媒體的批評,這就是自由社會的常態。

只有在中國,像新華社與央視這樣的喉舌怪胎,只會對當政者歌功頌德,為了權力者一己之私扭曲、隱瞞事實,不顧百姓安危,譬如薩斯(非典)。即使沾滿普通百姓的血跡,亦毫不在意。這樣的所謂媒體,連基本的職業道德都沒有,還有何資格評判自由世界媒體的客觀公正?

中共一黨專制下沒有新聞自由

說到新聞自由,中國有新聞自由嗎?如果新華社不健忘,應該還記得2004年的南都案。這家在中國深受讀者喜歡、在同行名列競爭力第一、正在朝“辦中國最好的報紙”目標努力的報紙—《南方都市報》,因為在孫志剛案、非典事件中說出了真相,遭到當局強力整肅。執行總編輯程益中被逮捕,非法關押達五個月之久,而副主編兼總經理喻華峰則被以經濟罪名判刑八年,儘管有超過2300名中國記者聯名要求釋放喻華峰,認為他的行為不構成犯罪。

2005年12月,《南方都市報》因為透露廣東省副省長遊寧豐因梅州興寧礦災被行政記大過的消息,副總編輯夏逸陶被撤職,合作夥伴《新京報》遭《光明日報》接管,並辭退總編、副總編三人。

新華社自己有新聞自由嗎?新華社的每篇文章,都要經過層層關卡才能定稿。2007年三月,溫家寶在人大會堂回答記者提問時,趙紫陽的名字被記者提起,溫被動地回答了這個問題。但隨後,新華社刪除了記者的問題和溫家寶的回答,一切都像沒有發生一樣。

美國副總統切尼幾年前在上海復旦大學發表演說,遭新華社、人民網等官方媒體刪改,其中有關自由、民主的概念遭到明顯刪除,所謂的“全文”與實際演講內容、演講後問答內容,有將近二十個重大不同。

新華社沒有新聞自由,溫家寶、切尼也沒法如實發表演講稿的自由,同時,中共還關押了眾多“不聽話”的記者、互聯網異議者和言論自由活躍人士。這正是中共統治下新聞自由的現實、媒體的悲哀。這些,不需要西方的媒體來攻擊、扭曲,也不是新華社所能否認、掩蓋得了的。

中共控制的官方媒體、御用文人、受洗腦的知識份子常常人云亦云地說西方社會妖魔化中國,他們忘記了最關鍵的一點:正是他們自己,在無視中共造成的人權問題,在扭曲事實的真相,在昧著良心說話,在替中共掩蓋罪責,成為中共箝制新聞自由、維持迫害的幫兇。他們自身,就是中共體制下的受害者和犧牲品。

那些為中共張目的張丹紅們,如果他們真心擁護新聞自由,請他們張開眼睛,仔細看看中共的新聞控制,請為他們中國的同行發聲,為喻華峰、夏逸陶爭取說話的自由,而不是在替中共的惡行辯護。在海外,張丹紅們至少不必擔心自己會因為說了幾句黨不中聽的話有而蹲監獄的危險。

不是拒絕聆聽中國,而是拒絕附和中共

長期以來,中共為維護一黨專制,不斷混淆中共與中國的區別,把一切批評中共的聲音扭曲為批評中國,煽動民族主義情緒。

三個月前在法拉盛退黨活動中,中共喉舌更是無恥的把集會者“天滅中共、天佑中華”的標語篡改為“天滅中國”,欺騙不明真相的華人,尤其是國內民眾。這正暴露了中共的虛弱與險惡用心。為了自己的獨裁統治,中共一再企圖用中國來為自己墊背、當擋箭牌,並不惜使用一切流氓手段來行騙。

那些批評中共人權狀況的人,是看透了中共流氓手段的人,他們不是在拒絕聆聽中國,還是在拒絕附和中共。他們照出了中共的原形,這正是中共使用各種手法對他們進行污衊攻擊的原因。

洗刷屈辱,贏得世界的尊重

某種意義上,中國近百年來最大的屈辱不是列強侵略,而是共產侵略。當西方列強侵入中國的時候,大多數中國人都沒有屈服,頑強進行抗爭。相反,在共產黨一次次的政治迫害高壓下,大多數中國人卻跪下了。沒有跪下的人,則在肉體上被摧垮甚至消滅了。

死於中共暴政之下的中國人,至少是希特勒殺害的猶太人的十倍以上,是南京大屠殺死難人數的二百倍。德國總統勃蘭特向猶太人道歉了,日本天皇向中國人道歉了,國民黨向“二二八”死難者道歉了,而共產黨卻從來沒有對歷次政治運動中受難的國人道歉過,沒有向“六四”死難者道歉過,甚至,對法輪功的迫害還在繼續。中共一次次的對人民犯罪,人們卻很少有勇氣對中共說“不”。對中共的懦弱屈服,讓中國人蒙受了更多的屈辱,包括人權問題的持續存在。

中共摧毀了中華五千年正統文明價值,取而代之的是一個被世界絕大多數國家拋棄了的共產專制體制。我們沒有了自己的傳統文化,沒有了自己的價值信仰,我們沒有勇氣說出真話,沒有了自信。

當麥凱恩、奧巴馬可以自豪的說上帝保佑我們,為民主、自由去努力的時候,卻沒有一個中共最高領導者敢說為實現共產主義而奮鬥。沒有了中國傳統的道德價值,也沒有了自由世界的主流價值,他們只剩下了利用所謂的“反華”來煽動國人對自由世界的仇恨。與此同時,高幹沒有幾個不在海外存下巨款,為自己在自由世界留後路。

沒有了傳統道德根基、沒有了現代文明價值,我們的國家將走向何方?我們已經沒有漢唐時的弘大氣度,除了附和中共對批評我們的人進行攻擊謾罵外,我們很少有理性的回應,更少能夠自信的正視與糾正問題,尤其是針對問題的根源中共下手。

中共的仇恨煽動,只能讓中國與世界相隔更遠。新華社等喉舌可以不在乎離世界有多遠,但真心熱愛中國的人都希望中國融入世界。中國人要真正贏得世界的信任與尊重,洗刷屈辱,就必須改變中共的做法,拒絕中共的煽動。中共的歷史,正如“九評共產黨”所揭示的,已經表明它的暴力與欺騙本質不可能改變。因此,唯一的出路就是離開它、唾棄它。只有退出中共,擺脫共產枷鎖,我們才會擁有真正的自由,自由的思想,自由的靈魂,中國人才會享有自尊,昂首挺立於世界。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