謀殺世界!張藝謀永遠償還不了(多圖)
 
青晴
 
2008-9-22
 

京奧演出是在表現鬼的世界!
【人民報消息】現在的張藝謀,無論是靈魂、還是作品,都已經不是正常人間世界的物質,他喜歡表現的除了陪葬品,就是陰間鬼魂,沒有一點點光明的色彩。中共給了他無限的財力物力人力,讓他利用文藝形式謀殺整個中國和世界,這個罪過張藝謀死一百回也償還不了。

張藝謀並不糊塗

《活著》裏有一段臺詞:「小雞長大了就變成了鵝;鵝長大了,就變成了羊;羊再長大了,就變成了牛;等牛長大了,共產主義就到了。」

那個十幾年前被中共下禁令的張藝謀已經牛起來了,對於外界譏諷他在鳥巢只是玩弄共產統治者才感興趣的「人海戰術」「大型團體操」,張藝謀在一次新聞會上振振有詞的說:「凡是大型活動的高潮,沒有萬人齊呼的陣勢怎能搞起來?那樣才能讓現場熱血沸騰啊!」


讓中共忽悠到瘋狂!
「熱血沸騰」用另外一個詞來表示就是「失去理智」,那是共產黨建政以後一直力圖忽悠出的效果。拍攝《大紅燈籠高高掛》、《菊豆》、《紅高粱》的時候,導演張藝謀的拍攝現場只能是在屋子、院子裏轉悠,那時候誰能拿出錢來資助他拍自己想拍的電影,張藝謀能立馬跪下叫他「祖宗」。在接下江澤民給的三千萬美金,答應按照江澤民的意圖,拍出美化血腥殘暴的電影《英雄》時,張藝謀已經把靈魂出賣了。

江澤民讓他幹麼他就幹麼,這並不等於他自己不明白什麼是好、什麼是歹,否則張藝謀就不需要解釋說:「其實我是中國人的一份子,我沒有任何奇怪的東西,我都是跟著中國人,跟著大傢伙兒在變,不是我自己在變。」

如果張藝謀只是個「跟著大傢伙兒在變」的飯桶,那麼江澤民為什麼第一次就給他三千萬美金呢?為什麼政治局常委習近平讓他把破鑼嗓子林妙可換下去,他敢堅持不換人、搞了個假唱呢?

張藝謀自己承認,他當北京奧運開閉幕式總導演,他想怎麼辦就怎麼辦,他要多少錢、多少人,都照他的辦,他所炫耀的「3000 個一樣身高胖瘦的演員」,牽扯的可是多少個部隊以及集團軍的軍人,這確實是讓所有民主國家官員夢中都不會出現的情景,更不用說一個普通電影導演能調動的了數千軍人兜著尿不濕在那裏瘋狂舞動。

張藝謀聽不懂正常思維的話

8月24日,京奧閉幕,下屆奧運主辦國英國八分鐘的表演只用了一個巴士就搞掂,而且效果極佳。倫敦市長約翰遜在交接儀式上理智聲明:「我們辦奧運,將不浪費納稅人的一分錢」。這是正常人在正常狀態下說的正常思維的話。


張藝謀助共殺人自以為得意!
張藝謀說:「你以為西方人不想找那麼多人嗎?他們也想找3000 個一樣身高胖瘦的演員,一樣想搞『人海戰術』」,「其實西方人比我們還想搞那一套」,可是他們「花不起這些錢啊!」

難道中國是世界上最發達、財力最充足的國家?恰恰相反,按照世界排名,中國人均收入還排在第三世界的隊伍裏。所以張藝謀說人家「花不起這些錢」,純粹是阿Q搞笑。

至於說「其實西方人比我們還想搞那一套」就更凸顯張藝謀的無恥。他以為所有的中國人都和他一樣,喜歡看光屁溜兒《劉三姐》和在文藝圈裏夜夜搞潛規則,以為所有的導演都像他那樣甘心情願被中共雞奸,所有的人都想燒老百姓的錢,想隨心所欲搞人海戰術、大擺排場。從張藝謀的話中可以知道,他已經聽不懂人話了,那麼他導演出來的必然不是人間的東西。

「人」喜歡天堂,張藝謀喜歡地獄

自古以來就有進天堂和下地獄之說。提到天堂,人們就想到光明和美好;說到地獄,人們就感到黑暗陰森。


這些軍人表現的是人的藝術嗎?
張藝謀主導的開閉幕式的服裝設計師是以設計鬼魅魍魎的恐怖形象而聞名於世的日本人石岡英子。她曾在影片《吸血僵屍之驚情四百年》和描寫變態殺手的電影《入侵腦細胞》擔任服裝設計。張藝謀在拍攝歌頌血腥獨裁者征服天下的電影《英雄》,以及被外界評為浮華、暴力加亂倫,服飾光怪陸離的《滿城盡帶黃金甲》的服裝,也是石岡英子的作品。

喜歡天堂的人必然喜歡表現天堂的服裝設計師,張藝謀的內心世界象地獄一樣陰暗,必然喜歡石岡所設計的鬼服。

對誰說讓他下地獄,誰都不愛聽,但可怕的是,中共讓張藝謀在全球矚目的北京奧運開閉幕式上,以藝術手法把整個世界所有現場和電視機旁的觀眾帶入地獄走了一趟。有人竟然對在「鳥巢」表現大型地獄的場景大加讚賞,這豈不是不自覺的在認可地獄、喜歡地獄嗎?

人要光明的活著


天堂地獄一念間!
對於迷惑世界去認可地獄的張藝謀來說,就是在助共殺人,他迷惑的範圍有多大,他的罪過就有多大,這個罪他是永遠也償還不了的。

話又說回來,朋友,靜下心來,仔細審視一下自己的內心世界:為何會喜歡如此憧憧鬼影和逼人陰氣的演出?為何自己的審美觀點墮入到鬼的世界裏而不自知?

沒有人不知道天堂是純淨和光明的,那麼,朋友,唾棄地獄的誘惑,讓我們的心變的純淨、充滿光明吧。△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