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愛倫避免被驅逐的唯一出路是什麼?(圖)
 
2008-9-21
 

罷免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發起人之一:
劉國華先生。
【人民報消息】罷免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發起人之一劉國華先生9月14日在紐約地區反中共滲透研討會上,分析了罷免委員會會在紐約州議會民主黨初選楊愛倫失敗中的影響,並給楊愛倫“指點迷津”,指出楊的唯一出路就是交代法拉盛事件的真實內幕和中共在其中策劃的黑幕,並揭露另一中共幫兇劉醇逸的罪行。劉國華先生同時預先警告孟昭文,不要步楊愛倫的後塵。

大紀元記者葉書行、範天孝、祝家琦報導,罷免劉醇逸、楊愛倫委員會發起人之一劉國華說,中共幫兇,包括楊愛倫,面臨的結局就是被驅逐出境。而為了避免被驅除,楊愛倫必須交代支持法拉盛中共暴徒的內幕及以前和中共是如何勾結的,並揭露她所掌握的劉醇逸和中共狼狽為奸的罪行。

劉國華表示,民主黨紐約黨部支持楊愛倫是一個錯誤,也違背了許多黨員的心意。他並透露,民主黨紐約黨部的一些高層人士對罷免委員會的行動表示支持。劉國華說,應該聯繫民主黨黨部的正義力量,制止劉醇逸繼續做中共的幫兇。

以下是劉國華先生演講的全文(根據錄音整體,小標題為編者所加):

中國民間有兩句話最可以形容紐約州議會民主黨初選楊愛倫出局的情形,第一個就是“痛打落水狗”,第二句話是“墻倒眾人推”。這兩句話都很俗,但是很說明問題。

“痛打落水狗”和“墻倒眾人推”

那麼墻倒眾人推呢,有兩個含意,第一個是指一堵堅實的墻,你要想把它推倒時需要眾人的力量;第二個含意,一堵墻如果搖搖欲墜快要倒的時候,就會吸引更多的人來推。中國老百姓講“墻倒眾人推”多半是指第二種情況,這一堵墻快倒了,大家都來推。我為什麼說這兩句老百姓的俗話呢?這兩句話很適合於描述9月9日法拉盛地區的投票選舉。

楊愛倫出局了,這個結果很顯然是大快人心,大大的鼓舞了主持正義的民眾,可以說是包括法輪功學員,包括罷免委員會,以及支持我們的很多朋友都樂見這個結果。

剛剛聶森教授(研討會主持人)也談到了,這個結果也包括了罷免委員會的功勞,那麼究竟有沒有罷免委員會的功勞呢?在這裏我想說,在投票結束以後,這個令人喜悅的結果出來以後呢,罷免委員會在大紀元發了一個罷免委員會的聲明,這個聲明是這樣講的:第一點,我們對這次選舉的結果表示滿意;第二點,法拉盛地區主持正義的選民做出了正義的選擇,我們對他們表示衷心的感謝。這是我們聲明的兩個態度,我們這兩個態度實際上在社會上引起了很大的反應。

選前楊愛倫預備“慶功宴”

我為什麼這麼講呢?我們來分析對方。楊愛倫那個團隊在選前做了充份的估計和調查,他們認為這次穩操勝券,老百姓講的話就是“手拿把掐”,就是握在手裏一樣,就是非常有把握的。我在投票前大概四五天的時候遇到過楊愛倫,在開車的時候,她也在車裏面,在十字路口遇到紅燈停車的時候,她就問我說:“唉呀,劉先生,你為什麼要反對我?”我當時很明確,而且又簡單的跟她講:“因為你反對法輪功。”我其它不講,也沒有時間。當然楊愛倫不承認這一點,當時在十字路口我也沒有時間和她多講。

分手以後,我回想了一下楊愛倫那個態度啊,還是一種很自信的態度,她認為連任沒有問題。楊愛倫這個團隊都認為她沒有問題。除了楊愛倫的表現以外,在投票當天晚上,他們還提前在一家酒樓包了一層,並把那個酒樓裝飾的到處都是紅色,就是共產黨血旗那個顏色。一個是用這個顏色給她壯膽,另外那個顏色在中國民間呢也算是喜慶的氣氛,說明他們預測這次選舉沒有問題。

為什麼呢?因為我們大家都知道,在任議員被選掉的很少,除非是在任期間有什麼問題。因為在任期間議員可以和各級官員有廣泛的聯絡,不僅和官員,和普通市民這個階層也有廣泛的接觸。為什麼?老百姓有什麼問題就會來找她嘛,她已經是議員了嘛,是不是?所以我們可以想像到,她認為再次當選的可能性巨大。而且楊愛倫又是民主黨紐約黨部的提名人。這黨內的提名人,一般黨員都要選她,所以她勝選的希望,她自己認為是非常非常大的。

大敗後楊團隊稱“毫無先兆”

最後結果是她敗選了。敗選了他們也在研究,他們也在想,這是怎麼搞的,怎麼明明就是“手拿把掐”嘛,這麼有把握的事情,怎麼會造成這麼樣一個結果呢?他們也討論,他們討論有的明白,有的不明白。有的人在報紙上講:“為什麼在毫無先兆的情況下,輸的這麼慘?”他們竟然把這個詞都拿出來了,說“毫無先兆”,(笑)實際上先兆已經非常非常明顯了,他們不願承認這個現實。有些人就是不願承認現實,對自己不好的結果都不願意承認。這是楊愛倫這一方,我們看她沒有準備,她認為她會勝選。

孟昭文對勝選無準備

我們再來看她的對手孟昭文這一方面,我們可以看到她也沒有(勝選的)準備,她為什麼沒有準備呢?第一點,她勝選以後啊,連一個像樣的演講都沒有,她也沒有到餐館包一層,連包幾桌都沒有。第二點呢,我從新聞報紙上來看,孟昭文對選舉結果保持低調。她為什麼要保持低調呢?她認為這一次結果由於她本身的力量,由於她本身的原因造成的可能性很小,那麼一定是有一個外在的原因,一個外在因素。外在因素是什麼?她非常非常明白。第二天,我們那個聲明已經出來了。她非常明白,但是呢她又不便於說,所以她就保持低調。

另外還有一個我親身經歷的一件事情,就是在選舉前的兩三天時間,我開車幫孟昭文的團隊運送一批宣傳品,他們要把宣傳品夾在一份報紙裏面,我開車給他們送到印刷廠。他們其中有個人領我去,他是他們那個班子裡的一個核心人物。我在開車的時候我就和他討論選舉這個事情,我問他認為孟昭文勝選的可能性有多少,他很悲觀。他說有50%最好了。我說:“你錯了。”他說“怎麼錯了?”我說:“孟昭文勝選可能性有70%,楊愛倫只有30%。”他當時感到非常非常感動,非常吃驚。

我還跟他講了一些原因,我說因為這一次楊愛倫公開的站在法輪功的對立面,這個事情非常的惡劣,非常嚴重,不要小看這件事,你要記得要深思。

中共幫兇結局:被驅逐出境

再談談在法拉盛街頭鬧事的中共幫兇,為什麼這些歹徒這麼猖狂,中共在背後告訴他們,你們可能會遇到什麼問題。

首先中共給錢,有個叫沈榮(音)的幫兇自己都講,“這是我的工作,我就在這打工啊。”首先給他錢。第二中共也會告訴他們是有什麼後果。如果在美國犯罪的話,可能會進監獄,要進監獄的話,中共也預計好了。中共覺的這是個還好的事情,如果真的把他們送到監獄去,中共很高興啊。這種人送到美國監獄,美國政府每年得掏八萬塊錢,這太合算了,這不是消耗美國的國力嗎?中共給他們一些承諾,你要進監獄的話,那麼好,你坐五年牢,我給你每年五萬元,你五年出來我給你多少錢?如果你不做牢,遺送回國的話,我好好安排你。這都是欺騙呀!

現在應該怎麼處理這些中共的幫兇呢,我覺的美國國會議員羅巴拉克的看法非常好,他是兩個多月前說的,我記憶非常深刻。他說最後把這些人驅逐出境。因為如果屬於歸化移民,可以驅逐出境,所以中共幫兇最後的結局就是驅逐出境。

楊愛倫避免被驅逐的唯一出路

這也是楊愛倫面臨的結果。如果你想避免這個結果的話,那麼我們要告訴你,你只有大膽的勇敢的,而且毫無情面的揭露劉醇逸,揭露劉如何和中共勾結。具體講要有以下幾點。

二位民選的美國議員高調接見幫兇內幕是什麼?

第一點法拉盛事件到後期,六月中旬時,慢慢快要平息了,那些歹徒被送到法庭以後,都開始認罪。邪惡的勢力已經像退潮一樣慢慢下來了 ,為什麼還要高調接見這些幫兇,誰給他的指令,要問清楚。誰給他的指令,是中共領事館的官員還是誰。那個彭克玉有可能不是親自找他,有可能找一個中間人。策劃這個事情背景是什麼?

為什麼邀請中共黨官參加就職儀式?

第二點,楊愛倫在兩年前就職的時候,請了中共領事館裡的一個官員。有個官員是個女的,這個女的是個特務。楊愛倫在就職時,紐約州議會民主黨的一個領袖致詞中介紹楊愛倫的家庭,說她的父親是中華民國軍人,中華民國的英文 就是ROC(Republic of China)。他前面少一個修飾詞,少一個People's,就是中華民國了,不是中華人民共和國(Peoples Republic of China, PRC)。中共這個女的聽不大懂,就問旁邊的人,說了好幾遍怎麼沒有這個People's。然後她就抗議,就退場了。

這個事情在當時曾經有過廣泛的報導,說中共表示抗議,抗議楊愛倫和美國的議員,在進行就職演說的時候,沒有強調國家統一,他們把臺獨拿出來,或者隱含臺獨,所以退場表示抗議。這種行為在外交領域裏頭是非常無理的,現在國際外交能做出這種事情來的只有中共。當時只是在介紹楊愛倫的家庭,介紹她的父親,你不能說她父親以前參加過國軍,(變成說)是參加過人民解放軍。那不可能的事嘛,對不對?這一點中共也抗議。

回過頭來想想這件事情,我們要問楊愛倫,在就職典禮的時候為什麼要邀請中共領事館的官員?我們要提出這個問題?如果硬要聯繫楊愛倫的歷史,她以前生活在臺灣的話,應該邀請臺灣的官員來參加,你有什麼道理邀請中共的官員?而且我們可以肯定中共做出這種抗議的事情,不是一次兩次了,他們經常做這種事。他們以前一聽到中華民國,前面沒有people's,就起來抗議。

我們要提出第二個問題就是說,楊愛倫在可以預料的情況下,為什麼要去請這個人?我可以這樣認為,中共的這些外交官,他們退場表示抗議,他們侮辱的不是楊愛倫,而是侮辱了美國的政治界,也侮辱了我們法拉盛的選民。我們把楊愛倫選上來,楊愛倫在沒有根據的情況下,邀請中共領事館來參加,而且他們退場表示抗議,這對我們是一種侮辱啊。我們為什麼要忍受這種侮辱呢?這是對楊愛倫提出質問的第二點。

給孟昭文的預警

這第二點非常重要,為什麼非常呢?我們大家想一想,楊愛倫這時候下去了,孟昭文又來了,孟昭文也要搞就職典禮。我們可以預料,如果楊愛倫這個問題,我們不給搞清楚,孟昭文也可能把中共這些個官員請來。本來美國的官員,和中共根本沒有關係。和中共有什麼關係呢?而非要去請中共官員。然後讓中共官員侮辱美國民選議員,等於是侮辱美國選民。這種事不能再發生。

揭露劉醇逸如何和中共勾結

第三點我們還要質問楊愛倫什麼呢?我們要楊愛倫交代,在她做劉醇逸的社區辦公室主任期間,她所了解的劉醇逸和中共勾結的罪證。她講不講是另外一回事,但是我們要提出這個要求。

我們為什麼要提出這個問題,因為這個選舉結果已經說明,你就是那個結局,結局已經擺在這裏,就是被驅除出境。我們也希望你有更好的結局,所以給你一個機會,讓你不至於落到被驅逐的下場。我們是在挽救你,你要懸崖勒馬,你要徹底講清楚。

民主黨社區領袖不滿黨部支持楊愛倫

我們接下來還要做什麼呢?我們要問民主黨紐約黨部為什麼要推薦楊愛倫?民主黨紐約黨部內部沒有人對情勢估計錯誤?

民主黨紐約黨部的思路是勝則王敗則寇,誰能選上我就支持,也許民主黨估計楊愛倫當選沒有問題,所以支持楊做什麼黨內提名人。而美國民主黨紐約黨部的內部人事,有很多人是對民主黨這個決定看不慣,但沒有辦法,黨內的決議,對個人的行為也有約束力。所以選舉的時候,我們看到,包括民主黨的一位社區領袖,對楊愛倫根本就看不慣,這位社區領袖也站在學校門口,好象是幫楊愛倫拉票,實際上不幫她拉票。我看到講西班牙的選民來了以後,這位社區領袖跟他們所講的話,我們雖然聽不懂,事後其他人告訴我,所講的都是不讓那些人去投楊愛倫的票。

看到我們揭露楊愛倫淪為中共幫兇的牌子,這位民主黨社區領袖問了我們兩個問題,一是“為什麼牌子不做大一點?”二是“為什麼牌子不做多一點?”

社區民主黨的有些人,他們眼睛看的是對的,他們看楊可能面臨被罷免的結局。而且有些人願意和我們有廣泛的接觸,他們在感情上比較同情我們,他們願意看到我們勝利,也願意看到楊愛倫失敗。

在這情況下,美國民主黨內部有不同的觀點,在這時候,我們給正義這一方一些支持,而給支持楊愛倫的那些人一些壓力,我們要再進一步給民主黨紐約黨部寫信,為什麼在這種情況下還繼續支持楊愛倫。

制止劉醇逸送賀信諂媚中共

最後一點還有一個重點,我不知大家知不知道,中共決定9月20日到9月30日這10天之內,要發射神七,很多人已經知道。什麼是神七?就是“神舟七號”載人衛星,這是中共軍方的一個行動,確定無疑的講是軍方的。

我在網上看到,確定神七是在這時間發射,最後是由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出來講話確定。發一顆衛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裝備部出來證實這事是真的,說這是屬於武裝配備。我們大家知道,中共軍方對美國敵視毫無隱諱。中共發射神五、神六劉醇逸都去中領館送賀信,發射神七他可能還會去。我們在這個事情上要給劉醇逸施加壓力,不能讓他去,我們要借這個事件警告他,不能讓他去送賀信,具體做的時候要通知民主黨紐約黨部,讓他們看清劉醇逸,呼籲民主黨給劉壓力。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