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大敗筆!新華網報導的香港傳遞(多圖)
 
吳萊
 
2008-5-2
 

港民:中共沒人權沒資格辦奧運!
【人民報消息】 5月2日上午,奧運邪火傳遞活動在香港舉行。傳遞全程長約25公里,原本安排了120名火炬手,但原定負責第41棒的火炬手施懿庭,以飛機航班延誤而退出。

此次香港傳遞不是連貫的,而是一骨節一骨節的,人為搞的斷斷續續。火炬傳遞的第一段是從香港文化中心到柯士甸道,然後奇怪的是,火炬手乘車來到全長2200米的青馬大橋,開始第二段傳遞。結束青馬大橋的傳遞後,又跑到龍舟上去說是「傳遞」,更可笑的是還有賽馬傳遞。

有港人說,中共慘到這種程度了,口說是傳遞「聖火」,其實是在搞一次吸引港人來觀看的娛樂活動,不擺龍舟,不賽馬,怕沒人來。

舉目一望,還真是這樣,凡手中沒血旗的,身穿正常人衣服的都是看熱鬧的港人,但這種人不多,因為一片一片的紅色海洋,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港人嚇的趕快回家了。

但也有異數,來自泰國的莫先生是香港人,當火炬傳到泰國首都曼谷時,莫先生就是當日中共組織的開路隊伍中拉拉隊的成員。因他表現突出,所以中共獎勵他專程跟隨奧運火炬來香港,吃喝拉撒睡全包,繼續做拉拉隊。

「中國,加油!加油,中國!」莫先生一邊揮舞著中共配備給他的巨大號兒五星紅旗,一邊喊著口號,新華網說,「他的身後,跟隨著越來越多的支持者」。這些支持者是哪裏來的呢?新華網說,「離奧運火炬到達還有兩個小時,星光大道外的梳士巴利道已熙熙攘攘。尖沙咀的地鐵站、巴士站和天星小輪碼頭的下客量是平日的數倍。」

抬眼望去,沿著火炬傳送路線,馬路兩旁站滿了身穿紅衣的支持奧運人士,其中很多人講普通話。向其中的兩位一打聽,原來是當天早上從珠海、深圳坐旅遊巴士趕過來的,他們說,衣服、旗子、餐食都是統一發的,上面對他們說的是,去香港支援奧運火炬傳遞,可免費香港一日遊。其中一個手指著從一車車旅遊巴士上下來的人說,都是從內地運過來的。他還透露說,這個時候能開到這裏來的旅遊巴士都是組織來的,其他的人還靠近不了呢。


難怪中共從內地拉人來,原來港人
要求釋放胡佳!
怪不得,新華網5月2日在《特寫:“星光大道”今日紅艷艷》裏一開頭就點明主題:「火紅的旗幟,火紅的衣衫,還有火紅的熱情……5月2日的香港尖沙咀星光大道旁,“火紅”是主題色」,「火炬來了!呼喊聲、助威聲此起彼伏,照相機閃光燈亮成一片,大旗小旗迎風揮動,維多利亞港旁的星光大道頓時成了紅色的海洋」。

「火」和「血紅」為主題色並不奇怪,因為中國共產黨從誕生之日起,就是要毀滅一切,最主要是毀掉人的靈魂。

很多人發現一個怪現象,穿上血衣、圍上血旗的人雖然口中喊著:「中國,加油」,似乎是愛國主義的狂熱者,可是當別人衝著他們高喊:「中國人,加油」時,他們就不幹了,就發起狂來,使用暴力。

莫非,在這些人心裏,「中國」不是「中國人」的中國,而是中國共產黨邪黨組織的一個對外代表機構?

看來是這樣。當香港支聯會成員呼喊「人權加油」等口號時,紅衣人士仗著人多就拉開破鑼嗓子大唱愛黨歌曲,企圖掩蓋呼籲人權的口號。現場目擊者說,那不是唱歌,客氣點兒說是不成調的「群嚎」。

「群嚎」畢竟只是動口,還有更多的是施行紅色暴力功夫的人在「張牙舞爪」,而配合紅色暴徒的是,動輒就把人硬擡上警車帶走的香港警察。

中國有句話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港府和港警豈只是「近」,而是已經進到中共的狼懷裏了,喝著狼奶的人模仿著惡狼做出怎樣的舉動都不令人詫異。


新華網沒敢透露,站在龍舟上傳遞的施幸余
剛上岸,邪火就熄!
新華網報導說,「一大早,香港就下起了蒙蒙細雨」,報導最大的敗筆是,聲稱到傳遞時並沒有下雨。不表白還好,越描越讓人感到問題嚴重,極其嚴重。嚴重在沒雨時,邪火傳送過程中至少兩度莫名熄滅。

第一次熄火發生在中午過後,64號火炬手施幸余搭乘龍舟,火炬剛上岸還未來得及交接就突然熄滅了,令在場相關人員臉色大變。

第二次熄火發生在下午4時40分,火炬將近抵達終點時,當時並沒有下雨,火炬卻突然在117號蔡曉慧手中熄滅,香港人最迷信「吉利」,而中共又怎麼也栽不到「敵對勢力」頭上去,就把火兒撒在蔡曉慧身上,乾脆不讓她在新華網上露臉!


中共撒謊成性!
中共真沒脾氣了,派遣紅色武功隊、群嚎隊、護火隊,什麼隊都能派出去,就是無藥治這個「嗷─暈─熄火症」。負責點火的人急的手直哆嗦,越急越點不著,足足折騰了8、9分鐘後才再次點燃。

5月2日當天,新華網在頭版頭條宣布:「香港火炬傳遞香港站接力圓滿結束」!

不圓滿結束是啥樣?△

(人民報首發)


神韻晚會巡迴演出,看了好福氣!
新唐人電視臺全球系列大賽即將上場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