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这篇新闻不应该有图片(多图)
 
辛馨
 
2008-3-2
 
【人民报消息】有的新闻有图片可以增色,有的新闻没有图片可以加分儿。

下面这张图片,谁看了也得说:这仨人家里保准有什么倒霉事,否则不能这么痛苦和心神不宁。


这仨人家里保准有倒霉事,否则不能这么痛苦和心神不宁!

新华网3月2日有一个新闻,题目是《海南昌江农民捐出稀世珍藏的乾隆圣旨 图》。由于想看看民间珍藏的乾隆圣旨,我急急点开,意外的是,字迹又小又模糊,圣旨看了和没看没有任何区别。


图片上的乾隆圣旨字迹又小又模糊。

这张图片占据显著位置的不是乾隆圣旨,而是捐献的海南昌江农民三兄弟。一般情况下,怎么着,拍摄的一霎那也得把他们逗的露出微笑,但是在图片上看到的却是三张痛苦的脸。


海南昌江农民被迫「捐出」稀世珍藏的乾隆圣旨!

没看文字报道之前,我在想,这八成不是自愿捐献的,否则怎么会有这种表情。一看报道才发现,不是八成,而是十成!

说实在的,现在人都是打破脑袋的要搞活经济,恨不得自己家的地下埋着什么宝贝,这样的稀世真迹要是卖的话,那可是几辈子都吃不完花不完呐。

据周氏兄弟说,先祖曾相当荣耀。正因为此,文革「砸碎旧世界」时,周家祖宗的牌位曾被打烂了。周家人感受到危险信号后,为了避祸,立刻采取措施,把家里祖传的宝贝用箱子装好,藏到山上,挖洞埋好,一直到文革结束后,这些宝贝才得以重见天日。

我们家就没有如此幸运,记的小时候,北京著名收藏古字画的「荣宝斋」隔三差五的派人到家里来,恳求收购挂在客厅里的那四幅古画。爷爷铁了心的不肯卖,结果文革时,我亲眼看着红卫兵把画都扯破,扔在地上。

南海网记者采访这三兄弟,问了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社会上的收藏者有没有找过你们?你们为什么没把这些宝贝卖掉?

周氏兄弟:《昌江志》上有关于我们的先人周国明的记载,最近这些年,社会上有很多人跑到昌江找我们,说想看看乾隆圣旨,让我们自己开价,多少钱都愿意收购。我们一口拒绝了,先祖传下来的东西,我们怎么忍心把它们卖掉呢?


报道表明是党强迫周氏家族捐献!
当记者问,为何他们愿意把宝贝捐给档案馆时,周氏兄弟吐了实言:省档案馆的刘副局长和几个处长到我们家,与我们谈过好几次。

原来,听说昌江农民家藏乾隆圣旨的消息后,2007年1月31日,在省档案局刘玉峰副局长的带领下,管理编研处处长林玉美、法制宣传处处长李浩波等人亲自到昌江海尾大安村,摆出不达目地决不罢休的架式,要「征集档案实物」。

林玉美承认说,「我们去了三四次,做周国明后人的思想工作」,……「后来他们『自愿』『无偿』捐赠给海南省档案馆永久收藏」。除上述乾隆敕命外,还有家传乾隆十六年和明嘉靖元年周氏世系表二件、贺寿锦幛一件、南明铁钟一口。

我的眼前一直闪动着那无可奈何的痛苦眼神。

报道说,昌江周氏家族所捐赠的实物是非常珍贵的民间档案,是省档案馆在挖掘历史档案过程中的一次重大发现,它使海南省档案馆馆藏档案的时间上限从1668年上推到1522年,足足向前推进了146年,它对研究古代海南历史和族群的移民演变提供了最为可贵的档案实物。

为此,周氏先祖传下来的光宗耀祖的「传家宝」变成了海南省档案馆的永久「镇馆之宝」。

尽管周氏兄弟是「自愿无偿」捐赠,但党决没亏待他们,报道说,2月29日,来自昌江海尾镇大安村的周立功、周立叶、周忠良三兄弟作为周氏家族代表,被「戴上了大红花」、接受了「捐赠荣誉证书」、整个周氏家族还得到「奖励人民币一万元」!

啊,党,不愧是伟大的、光荣的、正确的。△

(人民报首发)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新唐人电视台首届「全球汉服回归设计大奖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