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稿】弃中共话语系统 藏人是抗暴不是暴乱
 
王华
 
2008-3-19
 
【人民报消息】3月14日以来,西藏拉萨及相邻四川、青海等地相继发生众多藏民群体性抗议活动。中共治下的一言堂喉舌一律称之为“暴乱、暴动、骚乱、动乱”,并把拉萨发生的打砸抢烧严重暴力事件归罪为“达赖集团有组织、有预谋、精心策划煽动,境内外藏独分裂势力相互勾结的制造”。不少海外媒体出于常规习惯,把中共媒体所发表的言论当成主权国的权威定性而加以转载、传播,在报导中不加思索的习惯性引用“骚乱”、“暴乱”等词语来描述中共对西藏民众的血腥镇压。

甚至包括反对中共对西藏和中国民众镇压的媒体,在报导西藏问题和大陆民众维权等抗暴事件的时候,也不太注意用词,仍沿用“骚乱”、“暴动”等中共的话语系统的用词。其实,中国大陆发生的民众对中共的抗暴运动,绝不是中共所描述的“暴乱”、“骚乱”……

就拿西藏问题举例,在此我们不妨回顾下五十多年来被中共称之为“西藏暴乱”的诸多历史事件,都是藏民反抗中共暴政之举,抗暴而不是暴动。

其实,无论是被中共冠以“动乱”、“暴徒”的六四天安门广场学生的和平请愿,还是近年来风起云涌的民间维权抗争,无论是农民收回自己赖以生存的土地,还是被无理强占住房的受压拆迁户,无论是非法剥夺权利的上访民众,还是各类政府决策的受害者,他们群体性的汇集在一起,为自己的基本人权所做的一切努力,都是反抗中共暴政的正义之举,都是在推进“民主自由人权”的普世价值,都是值得全人类尊重和支持的善行。

在此呼吁国际社会和广大民众,特别是国际媒体,不要用再沿用中共这部血腥镇压机器的谎言宣传,把实践和推进普世价值的大陆民间维权运动称之为“暴动,骚乱或动乱”,请设想,假如暴政下没有人勇敢的站出来反对暴政,这样的国家、这样的民族还有希望吗?这样的世界还有公理、正义可言吗?任凭暴政肆虐,等待人类的会是怎样的世界末日呢?

1959年藏民反抗大跃进

1950年10月,中共派兵四万击败了康藏的八千藏兵,随后根据西藏问题17条协议确定了西藏的民族区域自治。然而七年后,中共开始了全国范围的社会主义改造,使名义上的西藏自治开始土崩瓦解。

十世班禅却吉坚赞曾给北京当局上交“七万言书”指出:“西藏实行人民公社制以后,每个藏民只剩下一身衣、一床被褥、一碗一筷三样私有产品。很多人吃不饱,不少人家死光了。他回西藏时,很多藏民拦着他长跪不起,流泪向他哀呼:‘勿使众生饥饿,勿使佛教灭亡,勿使我雪域之人灭亡。’”

1958年由于部份藏民抵制人民公社和大跃进带来的灾害,不少地区发生了武装冲突。1959年在毛泽东的指示下,解放军开枪镇压藏民,八万多人死在屠刀下。中共同时抓捕了大量自治区官员,并取消了西藏地方政府。3月10日,达赖带领嘎厦政府及十万民众逃出西藏,在印度西北部山区的达兰萨拉建立了流亡政府。

这就是北京所说的1959年“武装叛乱”,国际上普遍称之为中共对西藏的武装入侵。

经济上掠夺资源

一九八零年时任中共总书记的胡耀邦到西藏视察时指出:“八零年的藏人生活水准竟还不如三十年前。”有人总结说,“中共统治西藏,只是使西藏的富人变成了穷人”。近十多年来,中共为了获取物产资源,加大了对西藏的投入,然而这些投入并没让广大藏民的生活发生多大变化,很多好处只是集中在一小部份人身上,而且很多投入并不是藏人所需要的。

比如湖南援藏项目是一尊十二米高的毛泽东像,这被许多藏民视为极大的侮辱。西藏十大建筑之一的拉萨体育馆、高尔夫球场等,对于根本不在体育馆内进行体育活动的藏人来说,毫不相干。

据统计,从一九五五年至一九八五年间,仅从阿坝运往内地的木材就可环绕地球十三圈。中共五十年来对西藏矿藏资源的疯狂开采更导致了西藏脆弱生态功能的失调。西藏原有的四千多个湖泊现已干涸了一半,大面积草原出现严重沙漠化。

自然的破坏对藏人来说不仅仅是生态问题,还使民族魂遭受了戮害。藏人相信万物有魂、万物有神、山水草木动物皆是保护西藏民族的保护神。无论破坏自然生态可带来多大的经济利益,对于重视来生而不是现世的藏人来说,这无异于汉族人挖掘祖坟般的灭顶之灾。

文化上摧残信仰

当然对藏人来说最戮心的还是对他们信仰的摧残。藏传佛教是藏人的精神支柱,僧侣是当地政治、经济、文化的主要阶层,而这一切都成了无神论的中共所践踏摧残的对象。据统计,中共统治前,藏族地区共有四千五百七十三座寺院,僧尼人数多达二十八万人,而六年后西藏只剩下五百五十三座寺院、六千九百多僧尼。

几十年来中共竭力摧毁藏人文化。他们首先将传统意义上的大藏区,即包括西藏、四川、青海、云南在内的藏民居住区,分割成了如今的省市自治区,令藏人无法形成整体。1959年全国第一次人口普查显示,西藏三区藏民总人口数为633万人,而1980年据西藏流亡政府估算,整个大藏地区约有750万汉族。也就是说,整个藏族地区的汉族人口已经超过了藏族人口。

除人口外,文字的汉化也是不争的事实。虽然西藏目前在中小学实行藏汉双语教育(文革时一度取消了藏语教学),但高等教育依然是汉语教学,于是造成了许多藏人只懂汉文而不懂藏文的现象。比如著名的藏族作家唯色,她就只能用汉文来写出藏族人的感情和爱憎。

1989年中共指使人充当暴徒

1989年十世班禅在西藏视察文革灾情时突然病逝,因为死得很突然,令西藏人心震动,传闻四起。三月五日拉萨爆发了自一九五七年以来最大规模的流血事件。

国际人权组织指控说,中共指使人混杂在抗议民众中,专门从事烧杀抢掠等暴力罪行,以便给中共军队开枪镇压的借口。冲突持续两天后,大昭寺升起了一面雪山狮子旗,当几十名僧尼走出大昭寺时,人们跟随她们高呼:“坚决要求严惩迫害宗教人士的凶手!”“处死杀害藏人的武警!”

然而此事被中共定性为西藏独立的先兆,于是大开杀戒镇压。这次镇压后,作为藏族知识份子的僧人遭到大规模清洗。他们被强迫表态与达赖决裂,很多不接受“新戒律”的僧人被赶出了寺院,仅桑东巴日寺就有二百多名僧人被赶走,只留下了十二人换香添油、打扫卫生。

达赖“念经”:我不独立

一提起西藏问题,中共一直宣传的是达赖喇嘛想搞分裂、想西藏独立,而达赖喇嘛多次明确地表示:西藏追求的不是独立,而是在中国宪法框架下的地区自治,他承认西藏是中国的一部分,只是希望北京当局同意以“一国两制”作为西藏自治的基础,并就自治问题与北京展开了数十年的谈判 。

然而谈判至今没有任何进展。达赖喇嘛无奈的表示:“我有时半开玩笑地说,我不寻求独立已经说了千百遍了,就像念六字真言一样经常在念,他们还是不相信。”

其实不是中共不信,而是中共不想。既然西藏已在自己手里,干吗还要给他们更多权力呢?目前中共的决策就是拖,拖到达赖喇嘛圆寂去世后,中共树立一个自己指定的达赖,以此来控制西藏。在藏民的眼里,达赖就好比汉族的观世音菩萨一般备受尊崇。

达赖转世需北京批准

二零零七年九月一日生效的《藏传佛教活佛转世管理办法》明文规定:“没有政府的同意,称作转世活佛是违法的,也无效。”外界称这是中共用法律方式为将来插手达赖喇嘛的转世做好了准备。十三年前,达赖喇嘛在西藏寻找到的班禅第十一世转世灵童就被中共监禁至今,而北京同年自行认定了另一名男童为班禅转世活佛。

如果说藏族与汉族有什么不同的话,就是他们有与生俱来的信仰环境。有人说人类生活在“三层楼”里,住在一楼的人把物质生活弄得好好的,能够锦衣肉食、子孙满堂便十分满足了;二楼是喜欢精神生活的人,于是有了“知识份子”、“学者”、“艺术家”等,但还有人不满足,他们继续向上爬楼梯,于是成了站在第三层楼的宗教徒了。

中共全方位的剥夺藏人在经济、文化、政治、宗教、信仰各方面的权利,3月10日中共统治西藏49周年之际,3月14日以来,西藏拉萨及相邻四川、青海等地相继发生众多藏民群体性抗议活动,也引发全球关注中共在奥运前夕的又一次人权大迫害。

(大纪元)


***************************************************************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