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接连惊现“天书” 人类历史已到最后一页(多图)
 
张杰连
 
2008-2-17
 



重庆地区发现的神秘古书上的文字,历时两年无人能识。

【人民报消息】何为“天书” ,顾名思义,就是天上的书,天上的文字,是宇宙中生命更广泛使用的通用语言。

人类存在的是一个特殊的迷的空间。地上的人当然看不懂“天书”,也没有机会看到,当然也不让人轻易看到。只有修炼有术之人,方能窥视天上的文字形式,可是天机又是不可泄露。

对于天上的文字和中国文化之间的关系,法轮功创始人李洪志先生于2006年2月25日在洛杉矶市法会讲法时有一段精辟的论述石破天惊:

“其实我一直跟大家讲,我说中国文化是神在人类传的文化,是半神文化,所以里边有许多文化的因素是带有很深内涵的,而其他民族的语言文字在天上是没有的。而中国的这种文字与天上的文字是很近似,与天上的文字写法是一样的写法,笔画不同。那其他民族的文字在天上是没有的。也有人看到天上天神用某个民族的文字给其写了什么东西展示给人,其实那是神给人演化出来的你看的懂的文字而已。因为中国的文化是半神文化,不全是、也不全不是,就是这么一个状态。”

也就在讲法当年的冬天,几乎是在前后同一时段,一本既无人能识又和当今汉文笔划极为相像的“天书” ,在渝、鄂、湘、黔四省市接合部的酉阳土家族聚居地被发现,一年后又一本用同样文字而书成的不同“天书” 被再次发现。“天书”历时两年无一人能识,这些文字到底是何人所写、所留,又为何人所拥有?各方专家一头雾水。

2008年2月15日《重庆晨报》详细报导了这一奇事,并配发了有关文字图片,重庆酉阳现“天书”一时间被广泛转载。所谓“耳听为虚,眼见为实” ,面对真实存在的一笔一画,它们真是“天书” 吗?这两本希世文字书的现世而引发的大众关注到底又是有怎样的寓意?

购旧货得“天书”

38岁的周永乐家住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是个爱好当地民族文化器物收藏的土家族生意人,在桃花源景区内开办有“武陵土家民俗展览馆”。

2006年冬,周永乐到酉阳宜居镇收购旧货,从一户乡下农家买了一堆古旧书籍。回到家进行整理时,他无意中发现一本线装的古书十分特别。

这本书的纸张是武陵山区历史上常用的“皮纸”,共20多页,竖排,字迹工整有力,汉字造型,近似繁体字,用毛笔书写。但上面的字从封面到正文,周永乐竟然全都不认识,这顿时让他傻了眼。

细看之下,周永乐发现,在正文每个字的旁边,还有一个不起眼的汉字,类似注解和翻译。根据这些汉字来“翻译”,这本书的书名叫《古三字经》。

这些文字到底是哪里来的?怎么自己从来没有见过?周永乐查阅了《说文解字》、《钟鼎文》、《康熙字典》等书籍,希望能弄清这些字所表达的意思和这些字的种类,并相继找了县民宗委的文化研究专家,以及当地健在的高龄老人谘询,都没有结果,没人能够对这些文字作出解释。




周永乐展示自己找到的“神秘古书”。

神秘古书接连出现

2007年春夏,龚滩古镇因乌江修建水电站进行整体搬迁。周永乐到一座古宅收购旧物,突然,一本缺了封面的旧书让其眼前一亮:这本书上的字跟自己先前收回的那本书上的居然一模一样!

买回家后,周永乐细细端详,发现这是一本字典类的古书籍,同样为毛笔抄写,竖排线装,其内容大字为先前发现的神秘文字,紧随其下的小字为汉字注解。把两本书进行对比,周永乐发现,两书文字写法相同的,其汉字注解也相同,因此可以判断两本书是使用的同一种语言文字。

由于土家族是公认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民族,人们自然设想这是不是土家族的早期文字,后来失传了。也有专家认为酉阳土家族苗族自治县人口78万,其中超过60%为土家族,超过23%为苗族,另外还有17个少数民族,地域上紧临湖北、湖南、贵州。那么这部奇特古书使用的文字是否还与与苗族文字、湖南的“女书”、贵州“水书”有关?




神秘古书上的文字。

“天书” 是真正的天上文字

文字不仅仅是用来交流的,中国二维的汉字构造比一维的字母文字的信息量要大的多,其中蕴藏了深厚的文化道德内涵,中国的先人对我们自己的文字是非常尊敬的。文字内有神的讯息,这个观念在历史一直保存至近代,在民间有“敬字亭”设立,纸上一旦写上文字,不能任意弃置,不用字纸、书册就送到敬字亭内焚化,在台湾还有这类现代人认为的“民俗”遗迹。

那么能和五千年神传文字一一对应的文字又会是什么呢?那是人拍脑袋就能想出来的吗?两本使用相同文字的不同“天书” 的现世可以说明这样的文字是系统存在的,并与人间的文字一一相应,那么神会传两套文字给人吗,显然不会,那么它们存在在哪里,为什么会留下呢,显然这些就是上界的文字,那是更高更广泛宇宙生命使用的文字,实际上人间的文字就是从那里变化后传给人的。当然,要能认识到这一点,首先要突破的就是中共给国人布下的无神论的僵化思维。

发现人周永乐认为,自己虽然直到今天也没有弄清这些神秘文字的来历,但可以肯定的是:它们是某种文字跟汉字的结合,或者是从汉字中演化出来的文字。“这些字的偏旁部首有些类似汉字的偏旁部首,但是在结构上却又不同。”

与人间文字比较,这种“写法相同,笔画不同” 正是天界文字的特征。

那么谁才能记录下了这些文字,并懂得其含义而精心用人间的文字一一注释,显然,只有修炼得道之人才能做的到,因为只有他们才能突破时空看到宇宙真实的另一面。




神秘古书上的文字。

修炼人记录了天书

最古老的记录天书可追溯到仓颉造字的传说。相传文字是华夏先祖黄帝的史官仓颉创造的。仓颉的容貌异于常人,他头上有四只眼睛,可以看见神明,他就用他的慧目记录下了神明留给人的“上古文字” 。其实神佛不仅给人留下了文字,也给人安排了一个文字的演化过程。

修炼界知道,当人的元神不受大脑的束缚时,一切记忆都会打开,对于那些宇宙的通用文字根本不用学习,直接就可知道其含义。说白了,不是人看不懂它们,而是人人都能看懂,毕竟它们就是人类生命从天界降生为人之前一直都使用的语言,人的真正的生命对于它们是再熟悉不过了,只不过是人的肉身大脑被有意锁住而“失忆” 了。

每个人都可以尝试这样的体验,若能平心静气的细细品位那些天书,相信就会有那份内心深处的亲切如故的感受。

这样看来,运用人间推理的专家对“天书”是根本无从下手,这不是耗时或加大研究的问题,而是是否能彻底转变人的僵化的思维模式后的认识飞跃的问题。只有求证于修炼得道之人,或是自身修炼升华之后,许多答案不解自明。

关于天上的文字,佛家道家都有不少故事。讲人打坐入定,元神上天了,发现天上相同名字的书和地上的都不一样了,字和含义都发生了变化。就像发现的两本“天书”之一,根据注释是“古三字经” ,可能和人间的“三字经”根本就不是一回事了。

武陵山区是个很特殊的地方

“天书”的纸张是武陵山区历史上常用的“皮纸”,可见记录“天书”之人很可能是武陵山里的修道人。“天书”或是和其修行有关,也有可能是将来要顺应天象,启悟众生之用。一般来说,让人随便看到不该知道的天机是犯天条的,所以“天书”的面世绝非偶然,一定和人间此刻大的天象变化有关。

据史学家考证,武陵山区是个很特殊的地方。武陵之得名,可能当与上古炎黄时代一位赫赫有名的传说人物,即东南部族集团的首领蚩尤大有关系。

远古时期,蚩尤率领九黎族侵掠炎帝族,炎帝族被驱逐到涿鹿,只好向黄帝族求援。于是黄帝联合炎帝族等许多部落与九黎族在涿鹿的田野上展开了一场生死存亡的大决战,史称涿鹿之战。

蚩尤战败被黄帝擒杀之后,其尸体被肢解,从古籍与民间的口头传说总共有四处蚩尤冢墓。据有关古籍记载,蚩尤遗族就是后来的“三苗”,在其后漫长的历史过程中逐渐演化成了今日的苗族,故而,在苗族人的心目中奉蚩尤为始祖。




凤凰古城风光图片──苗族蚩尤祭。

蚩尤遗族在漫长的迁徙过程中,在武陵地区形成了三苗及其后裔“苗蛮”的聚集地之一。由于少数民族有带着先人遗骨一同迁徙的风俗习惯,史学家推测未见记载的蚩尤头骨的处理,很可能就葬在武陵,是蚩尤的四处冢墓之后的第五处冢墓,那么,武陵这个地方就具有非同寻常的意义。“武”对应着蚩尤的军事历史地位,“陵”则是王者的墓藏地之意 。

距今四千多年前的尧舜时代,善卷出现在湖南的武陵地区。善卷是一位得道高士,他在武陵布道教书,教化顽民,尧帝跑来向善卷讨教治理三苗的对策;大禹采纳了善卷的建议,将三苗破灭;舜帝要将天下让给善卷,善卷不肯接受而隐居深山。据史学家考证,善卷很可能是蚩尤遗族后代的一位首领,但是其风格与原来飙厉逼人,敢与炎黄争锋的战将蚩尤完全不同,而是一派傲然出世,对功名利禄不屑一顾的得道隐士之风骨。

可见武陵山区真是个特殊的地方,修佛修道,藏龙卧虎,“天书” 从此地而成也并非偶然。而最终发现“天书” 之地的重庆酉阳县是土家族聚集地,面对只有语言,没有文字的土家族而言,“天书”更显其“字” 的神性。

“天书”的启示

那么为什么在“天书”发现两年后的今天,“天书” 的消息会通过媒体被广泛传播呢,真是上天的安排,又是何种用意呢?

我们看到在此之前,也有非常特别的事情在人间发生,可笑的是,往往都是官方的媒体乱忙活一番之后,结果发现原来都是冲着中共的气管来的,大事不妙之后,已是覆水难收。可见上天启悟众生的大智慧与救人的一片苦心。




贵州平塘的亿年天成“藏字石”。

贵州平塘的亿年天成“藏字石” ,在专家鉴定、媒体热炒后,人们赫然发现巨石上面,除了中共推举的五个字的后面还跟着一个关键的动词“亡” 字,结果使得“中国共产党亡” 的六字“亡共石” 家喻户晓,平塘也成为旅游热点,而原先中共立意 的“救星石”,则自然转成了“亡共方能救民” 的含义 。



韩国全罗南道顺天市海龙面的须弥山禅院,
佛像面部开了十朵优昙婆罗花。

接连不断的在大陆及海外四处盛开,并被官方媒体多次报导的佛花即“优昙婆罗花” ,开始时是媒体的猎奇,但在较真的民众紧逼追问要求解释是为何物之下,专家躲闪回避,官方开始封杀。原来佛经早就预言,千年“优昙婆罗花” 开放,预示着转轮圣王已在世间正法救度众生。而当下不惧中共迫害,紧急救人不缀的修炼团体就是只有法轮功,莫不是法轮功的法轮就是佛经上预言的转轮,中共越想越怕。



神韵艺术团2008年全球超级巡演。

现在正值北美神韵艺术团2008年全球超级巡演,展现中华神传文化之美,所到之处,东西方民众无不赞叹折服,神韵冲击波也通过各种渠道影响到了国内。试想被中共处心积虑砍杀的中原神洲之神传文化的根一旦续接,中共那套以无神论为核心的精心控制民众的党文化思维就将受到巨大冲击,党文化的垮塌,也预示着中共的最后的生存土壤的消亡。面对这一轮“天灭中共” 的天象,可想见中共的末日恐惧。

然而,感受神传文化的关键是破除国人的无神论的党文化思维,宇宙中的生命谁能帮忙谁就立下功劳。民间注意到,近年来,外星人飞碟的高频率的显像,而且越现越明,也很可能是他们作为宇宙生命的一员,顺天象助世人醒悟,以择美好未来的善举。

再看重庆即时现“天书” ,把上天的文字一一摆在世人面前,更是彻底打破中共无神论的强力一击。对于习惯眼见为实的中国人是最深刻的教化:中华神传文化,神传文字皆非虚言传说,而是真实的客观存在。

“天书”当头,仿佛神明临世,犹如当头棒喝,令世人快快醒悟,不能再跟随中共,诽谤佛法,迫害修炼“真善忍”的法轮功弟子,否则天法难容。

不仅如此,大陆越来越频繁发生的天灾人祸也在不断警示世人,中共犯下了抵毁佛法的弥天大罪,即将招致天遣而灭,世人唯有脱离中共及其一切组织,方得上天认可,免除最终的灭顶大难。

其实,无论世人相信与否,“天书” 文字实际上已经证明了高层生命空间的存在,以及人类文字和天上文字之间的关系,以此也寓意着人与神佛的敬天知命的关系。

既然,天时已到,这里不妨把一位不识字的修炼孩童,曾经用天目看到的四个天字并画下来的一幅字图,也一并供世人启悟。并不确定其所对应的人间汉字,但依照字样猜测可能是“同化佛(或大)法” 之意。




一位不识字的修炼孩童,曾经用天目看到的四个天字
并画下来的一幅字图,供世人启悟。并不确定其所对应的
人间汉字,但依照字样猜测可能是“同化佛(或大)法”之意。

结语

显然人间的迷底正在逐渐的全面揭开,过去绝对不可能示人的天机都在逐渐展露,这充份说明了人类历史的最后一页已经到来。当今的世人为了自己和家人的安危,千万要睁大眼睛,对于一时难以接受的事实,不要轻易的断然拒绝。要明白自己真实的处境,从中共下套的虎狼皮中脱骨而生,真的是要有坚定的正念,虽然不易,但只要觉悟,神佛就会助你新生。




其实,只要认真的问自己一个问题,或许就能知道该样去做:如果真有神佛存在,那么你会觉得谁会是真正的为你着想的一方呢?是残害了8000万生命的中共党,还是在历史的关键时期不断传递给人救生信息的天意神旨,以及那些冒着生命之险,把救生的真相交到你手上,摆在你面前的大法修炼人。

你的答案是什么,实乃机缘一念间!


***************************************************************

神韵晚会巡回演出,看了好福气!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