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电评论:哪个中国?
 
陈迈克/编译
 
2008-10-8
 
【人民报消息】英国《卫报》七月二十八日发表萨姆森(Catherine Sampson)的文章,文中开宗明义地指出,别把中共领导人和中国人民搞混了。两者间现在的差异比一九八九年后的任何时候都大。中共的稳定经常是假象,而广大民意也不等于中共领导人的意志。

中共不等于中国

作者表示,当我们使用“中国”来表示少数掌权的中共领导人时,我们实际上是用了中共的词汇。

以“中国”来表示少数领导人只是简略的表达方式。而几十年来致力于整合民族主义和一党专政的却是中共。

更重要的是,以“中国”代表一切的用法,是中共领导人加诸人民的最强而有力的控制方法。质疑一党专政,就成了“反对中国”的异议份子。

今年,中国大陆天灾人祸频传,中共政权面临极大的压力。中国记者们无法报导真相。但是,如果认为任何事情私底下都很和谐,那就太天真了。中国的近代政治史显示,表面稳定的时期常因中共高层的激烈政治斗争而中断。

萨姆森曾断断续续在中国居住过长达大约十五年的时间,接触过许多士农工商、贩夫走卒。以她的观点而言,现在的民意与一九八九年的六四事件以后的任何时候相比,都有相当大的差异。

在过去,中共藉由国营的工作单位控制人民,这些工作单位配给医疗、教育、生育和工资,使人民的生活掌控在中共手中。现在,老百姓的经济生活基本上能自己自足,共产党的统治大部份透过宣传和抑制危机(damage limitation)。

中共很少团结一致,稳定经常是假象。作者认为,现在我们在思考和描述中国时,应该小心谨慎。我们应该区分中国这个国家和掌权的中共领导人。

京奥展现“新”“旧”两个中国

加拿大《国家邮报》八月十一日发表了专栏作家刚特尔(Lorne Gunter)的文章。文中指出,北京奥运展现了两个中国。一个是中共政权、国际奥委会竭尽所能地描绘为现代、有自信、有能力和向外延伸的中国。与其同时存在的另一个非常真实的中国,也就是没有人想要承认的动乱、独裁和压制的中国。

第一个中国有张年轻的面孔,它是奥运开幕仪式所呈现的中国。它也是“鸟巢”、“水立方”、北京和上海的高楼大厦,以及玲珑宝塔所呈现的中国。它不顾一切地希望世界接受它,并欣赏它的成就。

另一个中国已经上了年纪。它所展现的是污染、网路封锁、处决政治犯、独裁主义、迫害法轮功、藏胞和维族人。它拥有秘密警察和对准台湾的导弹,它也支持苏丹、北韩、缅甸与辛巴威(Zimbabwe,又译津巴布韦)等地的暴政。

简而言之,奥运会存在于“新中国”的泡沫中。在外部,“旧中国”的安全机制正力保泡沫不破。与此同时,“旧中国”的残酷手段威胁着泡沫,正如同它对待西藏僧侣、穆斯林和民主异议人士一样。

国际奥委会为“旧中国”延寿

古代中国认为自己是悬于天地之间的中间国度(Middle Kingdom)。现代中国也几乎一样,它存于其紧抓的旧社会和试图跻身其中的现代国际社会之间。

如果世界只准备看年轻的新中国,旧的残酷中国──具威胁性的未来军事强权──就会持续存在。

正因为如此,国际奥委会拒绝正视中共践踏人权,并为中共的审查制度、污染和其他问题合理化的做法,使其自身成为恶劣中共的主要推手。

当国际奥委会的医学委员会主席永奎斯特(Arne Ljungqvist)强调北京上空的阴霾不是烟雾,而是热度和湿气带来的薄雾时,你可以看到国际奥委会多么热衷于掩饰中国的问题。

国际奥委会自从二零零一年给予“旧中国”奥运主办权后,就一直为它护短。该委员会的成员可能认为,藉由将世人目光转移至“新中国”,他们就能加速中共的解体,而事实上,他们正在延长它的寿命。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