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大震絕非兒戲 胡錦濤當警戒!
 
2008-10-11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龔誠報導)10月10日,作者聚正發表文章《中共嗜血逆天的明證》指出,2008年10月8日,在距汶川大地震(5月12日)還不足五個月,中共居然召開“全國抗震救災總結表彰大會”,再一次向世人展示了它嗜血逆天的本性!

文章還列舉了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地震觀,以及一些古代君王對待地震的態度,並指出,地震,自古以來被視為災難,不祥之兆。我國古代主導觀點認為,地震是“陰陽失衡”所致,與人類,特別是帝王的不作為有直接關係,是上天對人類的一種警示。

文章還特別指出,自古以來帝王(國家統治者)對於地動的有兩種態度,一種是引以為戒,深自反省,矯正過失,以順天意!另一種呢,就是夜郎自大,一意孤行,最終免不了國破家亡,為後世所恥笑!

中國歷史中有名的昏君周幽王二年,西週三川大震,周太史伯陽父說“周將亡矣”是歷史上對地震最早、最有名的判斷!多為後世帝王所警戒!

文章全文如下:


視汶川地震為兒戲──中共嗜血逆天的明證

汶川震區的血還未幹,中華兒女的淚還在流,十萬遇難冤魂尚未瞑目。2008年10月8日,距汶川地震(5月12日)還不足五個月啊,中共居然召開“全國抗震救災總結表彰大會”,與會者無不滿面春風,可見,總結是假,表彰是真!中共再一次向世人展示了它嗜血逆天的本性!!!

之一:中華民族自古以來的地震觀

地震,自古以來被視為災難,不祥之兆。我國古代主導觀點認為,地震是“陰陽失衡”所致,與人類,特別是帝王的不作為有直接關係,是上天對人類的一種警示。

京氏曰:“地動,陰高者為下,下者為陽。此人君俱進,君子為小人同倫,任小人為上宰,置君子於下位,此陰高而陽卑也。故反也害及大人。”

《雒書雒罪級》曰:“土震,不言,眾虐盛。”

《尚書夏侯說》曰:“地大臣盛,將有為下不靜,兵數動也。”

《運鬥樞》曰:“地之動,知並孳,君臣蹶施(宋均曰:蹶,動也;施,放縱之也。)陰喧嘩。”
又曰:“地震之異,陰倍主。”

《保幹圖》曰:“地動,下逆,無陽自燭。則退強臣,誅大過,免近戚。”

《運鬥樞》曰:“後族專權,地動搖宮。”

夏氏曰:“地動,民不安,搖擾流移。”

劉向《洪範傳》曰:“地動者,臣不臣也,臣下大貴也。”

董仲舒《對災異》曰:“地者,陰之類也;動者,後宮臣下專,主之盛陽衰,故致疾疫。當制後宮,齊禦百宮以救之。”

京房《對災異》曰:“地者,大臣之位,當載安萬民,懷藏物類;動搖者,此不欲為君載安萬民,動搖不安,思欲篡殺也。”

京房《傳》曰:“地動蹶城,天下亡。”

《天鏡》曰:“地動,世主失,不出千日。”

京房曰:“地動,蹶屋、室、人,天下兵行。”
“國無忠臣,地動不已。”
“地比四五日動,人主不安。”
“地數動,殺人,賊臣暴。”

《地鏡》曰:“地動三年,其國民流,東西動十日以上,必有兵。”
“地動千里,是謂陰盛陽衰,人君犯四時,興土功,不出年,國有喪。”
“地動,壞城郭宮室,是謂陰道失,四海有兵喪。”

《抱樸子》曰:“軍中地動,必大戰,或有謀反。”

《易坤靈圖》曰:“地大動,搖世主之宮,國不安。”

之二:古代君王對待地震的態度

那麼,自古以來帝王(國家統治者)對於地動的態度,是什麼樣的呢?簡單的說,有兩種態度,一種是引以為戒,深自反省,矯正過失,以順天意!另一種呢,就是夜郎自大,一意孤行,最終免不了國破家亡,為後世所恥笑!

我國較早有文字記載的一次大地震發生在周幽王二年,即公元前780年。《國語》曰:“周幽王二年,西週三川皆震。伯陽父曰:‘周將亡矣;夫天地之氣,不失其序,若過其序,民之亂也。陽伏而不能出,陰迫而不能□。於是在地震。今三川實震,陽失其所也。’”

周幽王是中國歷史中有名的昏君,好色之徒,“千金買笑”就是他的傑作。中國歷史上有名的後宮美人之一褒姒,就是他的寵妃。褒姒是敵國進獻的:“周幽王征伐有褒國,褒人獻出美女褒姒乞降,幽王愛如掌上明珠,立為妃,寵冠周王宮,翌年,褒姒生子伯服(一作伯般)。”周幽王對褒姒的寵愛程度到什麼地步?竟然把自己的王后申氏和太子宜臼都廢了,冊立褒姒為王后,立伯服為太子。當時,周太史伯陽便說了以上那些話,“周將亡矣”則是歷史上對待地震最早、最有名的判斷!多為後世帝王所警戒!

漢以後,對於地震的記載日漸詳實,我們隨便舉幾個例子,來看看古代帝王對於地震的態度。

《漢書 卷五·景帝紀第五》,“夏四月,隕霜殺草。五月,地震。赦天下。”漢景帝的做法,是“赦天下”。

漢成帝建始三年十二月戊申朔,“日有食之,其夜未央殿中地震”,日食和地震在同一天發生。成帝於是下詔稱,“蓋聞天生眾民,不能相治,為之立君以統理之。君道得,則草木、昆蟲鹹得其所;人君不德,謫見天地,災異婁發,以告不治。朕涉道日寡,舉錯不中,乃戊申日蝕、地震,朕甚懼焉。公卿其各思朕過失,明白陳之。”從史上看,漢成帝確是有名的淫君。漢成帝的皇后很有名,大家可能都知道,她叫趙飛燕,趙飛燕還有一個妹妹,叫趙合德,漢成帝專寵趙氏姐妹,最後以45歲的盛年死在趙合德的床上。可是他在天災後自稱“涉道日寡,舉錯不中”以至“朕甚懼焉”!至少對於天災的警示還是“甚懼”的!

隋文帝楊堅廢太子楊勇,另立後來成為中國歷史上著名荒淫皇帝楊廣為太子那年,就發生過大地震。《隋書·高祖本紀》(卷2)記載,“及太子勇廢,立上為皇太子。是月,當受冊。高祖曰:‘吾以大興公成帝業。’令上出舍大興縣。其夜,烈風大雪,地震山崩,民舍多壞,壓死者百余口。”可是楊廣有沒有以此為警示呢?根據隋滅在他手裡的史實來看,他沒有!夜郎自大,窮奢極欲,目空一切,窮兵黷武,結果是,身死國亡!

元大德七年八月辛卯(公元1303年9月25日),山西趙城、洪洞、北京等不少地方發生了地震。據《元史·趙孟俯傳》(卷172)記載,“是歲地震,北京尤甚,地陷,黑沙水湧出,人死傷數十萬(另有考證,死了27萬人),帝深憂之”。元成宗鐵木耳在震後是:深為憂傷,連飯都吃不下。地震發生後,元政府對災區“免差稅三年”。

清順治年間曾有大地震,時有朝臣引咎辭職,順治皇帝認為這不是臣子的錯,而是他自己的過失和責任。《清史稿·世祖本紀二》(卷5)記載,“自古變不虛生,率由人事。朕親政七載,政事有乖,致災譴見告,地震有聲。朕躬修省,文武群臣亦宜協心盡職。朕有闕失,輔臣陳奏毋隱。”

可見,我國古代帝王對於地震的態度基本是“憂懼”,措施基本是“罪已”“修省”!目前,中共居然明目張膽地搞“表彰”,搞慶功,說它是嗜血逆天,有錯嗎?

之三:近代一些較大規模的地震及警示

中國歷史上一次波及範圍最廣的地震是1920年海原地震。1920年12月16日20時5分53秒,中國寧夏海原縣(北緯36.5度,東經105.7度)發生震級為8.5級的強烈地震。這次地震,震中烈度12度,震源深度17公里,死亡24萬人,毀城四座,數十座縣城遭受破壞。它的波及範圍包括:寧夏、青海、甘肅、陜西、山西、內蒙古、河南、河北、北京、天津、山東、四川、湖北、安徽、江蘇、上海、福建等17地區,有感面積達251萬平方公里。海原地震還造成了中國歷史上最大的地震滑坡。地震發生時山崩土走,有住室隨山移出二三裏。災區有的一間窯洞壓死100多人;有的村莊300多口人在山崩時同葬一穴。死者陳屍百裏,傷者遍地哀嚎,野狗群出吃人,災民情景慘不忍睹。

嘆!1921年發生了什麼事呢?那真正是中華民族災難的開始!

1950年8月15日,西藏察隅縣發生震級8.5級的強烈地震。震中烈度12度,死亡近4000人。

西藏地區災難的開始!

1966年邢臺地震邢臺地震由兩個大地震組成:1966年3月8日5時29分14秒,河北省邢臺專區隆堯縣(北緯37度21分,東經114度55分)發生震級為6.8級的大地震,震中烈度9度強;1966年3月22日16時19分46秒,河北省邢臺專區寧晉縣(北緯37度32分,東經115度03分)發生震級為7.2級的大地震,震中烈度10度。兩次地震共死亡8064人,傷38000人,經濟損失10億元。這是一次久旱之後的大震。地震發生後,漫天飄雪。

不用多說吧,許多人親身經歷過的十年!可笑的是對待這次地震的態度:“總理周恩來三赴震區,百姓的苦難使他落淚,他指示中國一定要有自己的地震預報系統。中國的地震預報事業在邢臺地震的血泊中矗立起劃時代的里程碑。”里程碑不知道,血淚倒一定是真的!

1976年唐山地震1976年7月28日3時42分54點2秒,中國河北省唐山市(震中北緯度39.4度,東經118.0度)發生震級為7.8級的大地震。此次地震,震中烈度11度,震源深度11公里,死亡24.2萬人,重傷16萬人,一座重工業城市毀於一旦,直接經濟損失100億元以上,為20世紀世界上人員傷亡最大的地震。

這年還有大事發生,哀樂不斷的一年!可是地震警示我們,災難並沒有結束!

1988年瀾滄、耿馬地震1988年11月6日21時3分、21時16分,中國雲南省瀾滄(北緯22.9度,東經100.1度)、耿馬(北緯23度23分,東經99度36分)發生震級為7.6級(瀾滄)、7.2級(耿馬)的兩次大地震。相距120公里的兩次地震,時間僅相隔13分鐘,兩座縣城被夷為平地,傷4105人,死亡743人,經濟損失25.11億元。本次地震和唐山地震相距12年!

89年發生了什麼?不用多說吧!

之四:中共對待“汶川大地震”如同兒戲

事先知而不報

事中密而不宣

事後:全國抗震救災總結表彰大會

2008年5月12日14時28分,我國發生了震驚世界的四川汶川特大地震,2008年10月8日,中共召開“全國抗震救災總結表彰大會”。

會議上胡錦濤說:“堅決戰勝這場災害,……是對我們黨執政能力和先進性的重大檢驗。在黨中央、國務院和中央軍委堅強領導下,全黨全軍全國各族人民眾志成城、迎難而上,迅速展開氣壯山河的抗震救災工作,奮勇奪取抗震救災鬥爭重大勝利,譜寫了感天動地的英雄凱歌。”

試問,在如此深重災難面前,有何“勝利”可言,有何“凱歌”可奏??誰勝利了?是黨?還是國家?

答案是明白清楚的,受到深重災難和傷害的,是國家和人民!取得“勝利”和高奏“凱歌”的,是“黨”!!!

中共公然與天、地、國家和人民為敵,能長久嗎?逆天者必被天誅!

在此,希望大家徹底認清中共嗜血逆天的本質,盡快與邪惡的黨、團、隊決裂,“三退保平安”,絕不會是虛言!

2008年10月10日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