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到英國的小神童:陽陽的故事(多圖)
 
王靜雯
 
2007-9-29
 


陽陽隨歐洲天國樂團參加2007年愛丁堡藝術節遊行。

【人民報消息】八月二十三日,當家住英國倫敦東北部的陽陽接到中學畢業統考通用教育證書(GCSE)的成績單時,只是微微地笑了笑:十一門A加(A+)、一門A,比預計的十二門A+少了個星。一家三口在平靜的喜悅中把成績單放到了一邊,媽媽忙著出門了,爸爸在轉身弄他的計算機之前還輕聲說了句:“陽陽,為什麼你覺得最沒問題的宗教教育只得了A,你得想想”,彷彿他忘了六年前兒子剛來英國時一句英語也不懂,好像他不知道這是連英國本土學生也夢寐以求的好成績。陽陽聽了沒說什麼,一頭又鑽進他的音樂世界了。

出類拔萃的高材生

在英國中學分為三類,一是每年需繳納上萬英鎊學費的私立中學,二是極少量的公立重點中學(Grammar School),三是按家庭住址就近上學的全民義務普通公立中學。陽陽所在的南門中學(Southgate School)就只是一所普通中學。

在英格蘭和威爾士的統考中,GCSE按成績高低共分為A加、A、B、C、D、E、F、G八檔,C為及格。一般學生只考十門課,五門A就算好學生,有十個A 加的就能上報紙被表揚為成功案例。翻開陽陽的成績單,他不但多學了兩門,而且選的課千姿百態:從語言類的英語、法語、德語、漢語,到科學類的數理化三科,從歷史到數學再到統計學,最後還有音樂。

十一門A加意味著什麼呢?據英國聯合資歷理事會公布的統計數字,今年考生中除科學外,能得A加的考生占參加該科考試學生人數的百分比大多在百分之五以下。作為普通中學的學生,一個剛來英國六年的中國孩子,能在數、理、化、文、史、外語、音樂,全方位地出類拔萃,比眾多私立學校的學生成績還優秀,這不可謂不是個奇蹟。

更神奇的是,陽陽的業餘時間完全用在了功課之外,一年裏他為四十多首樂曲創作了電腦配器,其中多個作品被電影選中。前不久他還為奧運人權聖火主題歌作了配器。聽著那雄渾有力的音樂,誰能想像那是出於一位十五歲少年之手呢?一位做雜誌總編的家長評價說:“我早知道他是神童,他應該開個博客。”


在北京家中學習電子琴。

陽陽(前排左一)小學畢業照。


獨特的自我介紹

前不久在申請高中時,陽陽報考了英國最著名的重點公立學校之一的拉提馬高中(Latymer School)。據說競爭很激烈,近四百人報名中只錄取幾十人,陽陽被錄取了。在申請學校的五百字個人簡介中,他這樣介紹自己:

“我叫陳陽暮月,但人們常叫我本,Ben。爸爸給我取這麼長的名字,一是為了不重名,更重要的是它包括了早晨的太陽和傍晚的月亮,也就是說永遠的陰陽平衡。

儘管老師們在課堂上很難叫出我的真名,但我在給朋友們解釋時還是很自豪。而我的英文名在漢語中與笨同音,然而中國有句古話叫“大智若愚”。我覺得知道自己笨的人,總比那些自以為聰明的人要好些。

六年前當我剛到英國時,我只會一句既簡單又實用的話:Where is toilet please? (請問廁所在哪?)我很感謝小學的那位香港老師,在她的幫助下,兩個月後我寫下了我的第一首英文詩,七個月後我寫了第一個英文故事,九個月是我參加了資格考試(QE)。

在我學習生涯裏值得一提的是我在一家慈善舊貨店的義務勞動。那些去了高科技公司、修車店等地方的同學覺得我瘋了,坐車要坐十一站路,幹活又苦又累,同事們大多是老太太,但這正是我選擇它的原因。這樣的工作能幫助我與社會溝通,培養堅定、熱情和其他白領階層所缺乏的日常生活技能。我未來的雇主看到我這個經歷後,他們會相信我是個勤奮能吃苦的人。

在Southgate 度過幾年快樂的生活後,起初我不願意轉學,因為那裏我有很多朋友,申請新學校也很麻煩。但參觀貴校後,我想在好學校裏我會結交更多的朋友,而且貴校卓越的音樂教育會給我更多的幫助,因此我想給自己一個新的挑戰”。

陽陽解釋說,招生的老師要看幾百份申請簡歷,怎麼能讓他留意自己呢?那就必須寫出個性寫出特色。“也許招生老師不喜歡我的幽默,不被錄取那就算了,一旦他喜歡這種風格,我一定會被錄取的。”事實證明陽陽做對了。
 
托身道觀保小命

陽陽一九九一年七月二十七日出生於北京。父親是電腦工程師,母親在一家投資信托公司工作。說到孩子的取名,陽陽的媽媽還講了段故事。“那時陽陽剛生下來四十多天。一天他突然發高燒,隨後皮膚變黃,我們把他送到北京最好的兒童醫院檢查,怎麼查也查不出病因,就是發燒、黃疸不去、血色素低得只有4.0,醫院找來最好的專家也沒辦法,只好送到白血病病房,還下了病危通知。

我當時急得哭也沒用,醫院查不出病因也沒辦法治療,可不能這樣等死啊。沒有辦法了,我先生就叫我去北京市內最著名的道觀:白雲觀去燒香。剛進白雲觀不久,一位老道就迎上來對我說:姑娘,看你急成這樣,有什麼難事嗎?我就說了兒子得怪病、命在旦夕的事。老道聽後給我講了很多古代名人小時候得病治不好,後來抱寄到廟裏出家後就再也不得病了。於是我在呂洞賓的塑像前發願,求他保佑孩子平安,只要孩子能平安地活著,今後出家當和尚當道士都行。

說來也奇了,許願回來陽陽的燒就退了,血色素也正常了,病馬上好了。那時我很震驚,因為從小接受無神論教育,對燒香能治病之類的說法一點也不信。從那以後我才對氣功開始感興趣。給孩子取名陳陽暮月,也是希望他能像廟裏那些“晨鐘暮鼓”的和尚道士一樣,一生保有修行者的陰陽平衡和平靜恬淡。沒想到五年後,我和先生開始修煉法輪功,陽陽後來也跟著成了個修煉人。”
 


剛到英國不久,在家門口。

陽陽在家做功課。


輾轉來到倫敦

“陽陽是二零零一年來倫敦的。當時我在準備畢業論文,順便把陽陽和他爸爸接來探親。誰知就在他們上飛機的頭一天晚上,公安把他爸爸叫到派出所,說上面有規定煉法輪功的不許出國。並要收繳他的護照。

那天陽陽已收拾好了行李,準備第二天一早坐飛機去英國看媽媽。早晨睡醒覺,聽說去不成了,他一句話沒說,雙背起書包又上學去了。爺爺和奶奶為此非常傷心。

我先生當時在中央直屬某研究所工作,單位同事都知道他的為人好、技術能力強,單位同事也都知道他煉法輪功。有一次我先生出差,就讓外地進京上訪的功友住在我家。誰知功友被警察跟蹤了。當我先生接到單位電話趕回家時,只見屋裏被抄得亂其八糟,地上有一大灘血。那位功友被抓後再也沒有了音訊。

也正是因為這次事件,公安局要求單位沒收了我家的房子,他爸爸並從此被單位嚴格看管了起來。

我非常希望陽陽能離開那個環境,這邊雖然我也還在上學、打工、經濟緊張,但再苦也比在那個危險環境裏強。

後來我有一些同學要來英國,因為陽陽的護照還在,我就托他們把陽陽帶到了英國。”


在倫敦唐人街參加聲援退黨遊行。

陽陽的音樂配器設備。

人性化的教育

“有次我問陽陽,在北京既有爺爺奶奶姥姥姥爺和小阿姨(褓姆)照顧你,條件那麼好,你想回國嗎?‘不!我就在這!我喜歡這裏、喜歡我的學校。你要能用轂轆把我們學校推到北京,我就回去。’

陽陽這麼喜歡學校,這還得歸功於陽陽小學的那位香港老師。我們特別感謝她,她對孩子特別好,陽陽走時她都哭了。陽陽剛來時很多單詞都不會,怎麼寫作文呢?老師就讓他用中文寫故事,然後把故事畫出來,後來老師還把陽陽的作文登在了學校報紙上,說我們學校來了個中國同學。這對陽陽的鼓勵很大。

還有次老師教學生們用插接模塊做玩具,陽陽做了個風車。老師說做得好,還專門上街買了個小發電機,教陽陽按上,風車就能自己動了。學校還給了陽陽一個‘小小工程師’的獎狀。英國這種尊重孩子、愛護孩子的教育方法很好,非常人性化,讓孩子的潛能得到了開發。”

說起孩子教育,陽陽的父親介紹說他們還有套自己的方法。

“陽陽小時候就很特別。記得他三歲時有次淘氣做錯事了,我當時氣得就打了他,他一邊哭一邊說:‘爸爸,別打我,你給我講道理吧。’一個三歲孩子說這樣的話,我簡直沒想到。從那以後,我再沒打過他。

還有次在幼兒園給小朋友分水蜜桃,他把小的留給自己,大的分給別人。老師問他為什麼這麼分,他說孔融讓梨,當時他媽媽聽了既高興又難過,高興的是孩子品格好,難過的是怕他長大了吃虧。後來他媽媽也修煉法輪功了,就不擔心了。”

一進陽陽家門就見牆壁上貼著一張畫,上寫“真善忍”三個大字以及一些孩子能理解的道理:“真就是要做真事,說真話,不欺騙,不說謊,做了錯事不掩蓋,將來達到返本歸真;善就是要有慈悲心,不欺負人,同情弱者,幫助窮人,要樂於助人,多做好事。忍就是在困難時,在受到屈辱時,要想得開,挺得住,不怨不恨,不記不報,能吃苦中之苦,能忍難忍之事。”

“從陽陽五歲起,我們就這樣教他。每次搬家,我都把這幅畫貼在門口,時刻提醒他按真善忍行事。如果說陽陽有什麼特別之處的話,那就是他學煉法輪功,是大法小弟子。”陽陽媽媽看著兒子溫和地說道。



陽陽家中牆壁上貼著的“真善忍”書畫。

最輕鬆的學生

據班裏同學介紹,現身高一米八的陽陽是班上學得最輕鬆而成績又最好的人。他的模仿力極強,不但能說一口標準的皇室英語 (Queen's English),還能模仿各民族帶口音的英文,說得唯妙唯肖,讓人捧腹大笑不已。

陽陽很內向,平時很少說話,同班幾年沒跟他說過一句話的大有人在。但在好朋友中他卻能滔滔不絕地講半天,從哲學到電影、從遊戲到新聞、從笑話到課本,有時上課了還想說,有的老師甚至覺得他比較淘氣。

說到這還有個笑話。教數理化的老師一直很納悶,從沒見本“刻苦用功”,而他的成績卻一直是最好的。一天,老師終於忍不住問了位來自新加坡的華裔學生:是不是本的父母在家裏輔導他,讓他在家用功學習,然後到學校裏玩?那位學生想了想自己的經歷,肯定地點了點頭。

“我爸媽對我的唯一幫助就是不理我,我爸連我學校的名字都不知道,我學什麼他們一點不知道。我在學校把作業做完了才回家,放學後我連書包在哪都不知道,但我很忙,一般都要晚上一兩點才睡覺,早上起不來床是我的大毛病。”陽陽用青春期少年特有的逆反幽默回答了這個問題。

“但我爸媽在其他方面對我管得挺嚴的。有次我想帶三明治到學校賣。學校食堂裏賣的三明治又貴又不好吃。一次我帶了自己做的三明治給班上同學嘗,他們都說好,於是大家說好第二天我多做些,便宜賣給同學。爸爸知道後不同意,那天我多做的午餐都免費送人了”。

歷史老師還記得這麼一件事。一次期中考試,發卷子時老師當著同學的面,表揚本考得好,又得了個A加。接下來老師講解考題,只見陽陽舉手說:“對不起,老師,我這道題錯了,您忘了給我扣分。我只能得B。雖然同學們都笑我傻,但我不動心。”


陽陽在煉靜功。

修煉能開智開慧

熟悉陽陽的朋友都讚嘆他的音樂天賦。陽陽學音樂是從吹笛子開始的。兩年前,他們家的朋友趙阿姨做了個夢,夢見一隻仙鶴叼著一隻笛子朝她飛來,完全不會吹笛子的她決定從國內買只笛子學著吹,誰知笛子剛到她手就被陽陽看見了,陽陽死活要,趙阿姨就把笛子送給他了。陽陽也爭氣,完全靠自學,幾個月下來就會吹很多中國名曲了。今年暑期他忙裏偷閑學習吹奏西洋樂器長號。長號買來不到二十天,他就被選中參加愛丁堡藝術節的軍樂隊演出了。


陽陽在家中練習長笛。


最近一年裏,在學校音樂課學了配器原理後,陽陽自己學著用電腦合成配器。當與他合作的作曲家曉石聽說陽陽初中畢業考試成績這麼好,由衷地感到高興:“我們配器創作最緊張的時候,正趕上陽陽畢業考試復習階段。我們經常一起工作到深夜,週末更是連軸轉。我都很內疚,怕影響陽陽的考試。”

據曉石介紹,陽陽很聰明,對音樂的領悟力很強,雖然他並不屬於那種特別有音樂天賦的孩子,“但這孩子用心琢磨、用心思考、虛心學習,把他在學校學到的音樂理論用到實踐中。他對名利很淡泊、心很純,他就是一心想通過他創作的音樂能讓更多的人知道法輪功真相,不管多困難,他都肯花功夫學。”

半年多下來,從配第一首歌曲鼓點都不知道怎麼加,到電影音樂配得讓導演激動得流淚,陽陽的進步簡直令人吃驚。修煉法輪功的曉石評價說:“這表現了大法修煉者被開啟智慧後的超常。就因為他心地純淨才能創造出感人的作品。陽陽每天跟他爸媽學法,大法有什麼活動他都參加,從製作橫幅標語到印刷真相資料,從翻譯文章到打鼓舞旗,大集會時管理音響,他一個孩子當兩個大人用。所有這些他都是默默地在做。他少年老成,從不張揚、從不炫耀,不愧是修煉法輪功十多年的老學員。”

當記者問他未來的計劃和理想時,陽陽笑了:“很多人說他們長大了想當律師、當科學家、當總經理,但很多理想都實現不了。我什麼都不想,我就做好每天該做的,一切隨緣吧”。

很難相信這麼成熟老練的話出自一個少年之口,更讓人吃驚的是,這孩子對自身的缺點看得那麼透徹。在八月二十六日英國法輪功學員修煉心得交流會上,陽陽發言說:“所有的執著都來源於私。我悟到,顯示心是想讓別人看自己比別人好,妒忌心是因為別人比自己好而生氣,爭鬥心是非要比別人好,虛榮心是怕自己跟別人比不夠好,怕心是怕自己受到傷害,安逸心是自己想過得舒服,等等。當這些私心被觸動時,我感覺剜心透骨般地難受,其實那都不是自己,‘割舍非自己,都是迷中癡’。”

(轉自新紀元周刊。陽陽父母提供圖片)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