徐四民咽氣,中共竟用這張遺照(多圖)
 
姜青
 
2007-9-16
 

徐四民咽氣,中共竟用這張遺照!(點擊放大看原圖)

【人民報消息】許四民是誰?

「新華網香港9月9日電,香港《鏡報》文化企業有限公司董事長、《鏡報》月刊創辦人,第一屆全國人大代表,第一至第七屆全國政協委員,第八、九屆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因病於2007年9月9日晚在香港瑪麗醫院辭世,享年93歲。 >>全文」

打開「全文」,裏面寫的很簡單,甚至連全國政協常委徐四民哪年出生這樣最基本的情況都忽略了,可見對他的重視程度。新華網刊登的徐四民的簡歷讀來更讓人小則嘴角上提,大則哈哈大笑。

簡歷開頭這樣寫道:「徐四民籍貫福建廈門,生於緬甸仰光。1936年入廈門大學文科部學習。抗日戰爭爆發後回緬甸參加華僑抗日活動」。

抗日戰爭是在中國發生的,怎麼侵華日軍一進國門,徐四民反倒回緬甸抗日去了?這話是怎麼說的?

簡歷寫道:徐四民「1949年6月應邀出席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1964年回國,從事僑務工作。1976年9月赴港定居。」

時隔15年徐四民才回大陸定居,看來是大大的狡猾,雖然被周恩來的花言巧語騙回中國,參加了中共全國政協第一次會議,但離中共建政還有4個月,見利益就上的徐四民還沒看到甜頭,決不貿貿然舉家內遷。

不過,這倒霉催的,掂量來掂量去,終於在毛澤東搞的「觸及每個人靈魂的文化大革命」前夕遷到大陸,準備撈個一官半職。大家都知道,從境外回來的能活過文革,那得脫幾層皮,徐四民也逃脫不了這個命運,被運動到死去活來的地步。1976年中共允許華僑離境時,他趕快溜回了香港。

這樣的經歷並沒有讓他拒中共於千里之外,相反徐四民從被中共摧殘中得出的結論是必須貼緊中共,也可分到一勺人血肉羹。

1976年徐四民返港後,在中共的指示下,第二年成立了《鏡報》,中共愛聽什麼他說什麼,中共反對什麼他打擊什麼。還別說他真用良心換來了不少頭銜。


今年5月上旬徐四民接受中新社採訪時的表情。
根據新華網提供的簡歷,徐四民1985年11月任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咨詢委員會委員。江澤民當政時的1992年3月被中共聘為第一批港事顧問。1993年7月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備委員會預備工作委員會委員(至1995年12月)。1995年12月─1997年7月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籌委會委員。1996年11月任香港特別行政區第一屆政府推選委員會委員。1997年7月,在鄧小平去世5個月後,徐四民被熬成婆婆的江澤民認可授予香港特區政府大紫荊勛章。

什麼勛章從江那兒出來都是恥辱和對人民的背叛。徐四民回香港都幹了些什麼,從江澤民對他的數次提拔和獎勵已經一目了然。

原來徐四民當老板的《鏡報》專門宣傳和支持中共對香港行使獨裁專政、擁護中共所謂的「一國兩制」和迫害港人的《基本法》、支持香港特區政府的助惡為虐行為。

中共的中新網2007年8月3日報導說,《鏡報》在歷史關鍵時刻充分發揮輿論作用。「報導準確,觀點鮮明」,是「香港一家有著重要影響的政論性刊物」。

實際上,許四民的《鏡報》不是老江在境外的鐵桿正規軍,充其量是個雜牌軍,說白了就是一條哈巴狗,誰的肉包子給的個兒大,他就沖誰搖頭擺尾。所以,雖然許四民竭盡全力要擠進江氏正規軍,但這個人稱“徐大炮”的香港《鏡報》創刊董事長兼社長對中共高層內部的鬥爭常常表錯情、站錯隊,把炮彈扔到老江腳下。他時不時的被江叫去訓斥一頓,說他老眼昏花,看不清江氏指揮棒的方向。


馬力把自己往死路上推!
今年香港死了兩個親共人物,一個是8月8日死於結腸癌的中共第十屆全國人大代表、香港民建聯主席、香港立法會港島區議員、親共親江的香港民建聯主席馬力,另一個就是9月9日因病死了的中共全國政協常委、《鏡報》老板許四民。

雙八雙九是華人最愛最愛的數字,「發發」「久久」大吉大利。看來這倆禍害的死對於香港人來說,確確實實是大吉大利。

從中共最後對他倆蓋棺的態度來說,實在讓親共的人心裏冰凍三尺。死時93歲的許四民從中共還沒建政時就被拉攏到北京開會,而死時55歲的馬力那時還沒出生。從《鏡報》1976年成立開始算起,馬力那時才24歲,還沒為中共效力呢。但是中共對馬力和許四民的死態度截然不同。

據中新網報導,馬力死後,8月23日在香港殯儀館設靈,多名中共內定的香港特區政府官員到靈堂致祭,包括財政司司長曾俊華、發展局局長林鄭月娥、財經事務及庫務局局長陳家強及行政會議成員許仕仁。遺照下擺放馬力遺孀及母親的心型花牌,全國人大常委會委員長吳邦國、國家副主席曾慶紅、香港特區行政長官曾蔭權的花圈分別放置在遺照兩旁。


一名老婆婆指著值班的民建聯工作人員,指責
為中共效力的馬力"可恥"!
馬力的治喪委員會委員名單包羅了中共疼愛的多個界別的代表,主任由民建聯署理主席譚耀宗擔任,副主任包括政務司司長唐英年、中聯辦副主任周俊明、全國人大常委曾憲梓、行政會議召集人梁振英、立法會主席範徐麗泰等。

靈堂以全白色布置,放滿百合及菊花等白色鮮花。靈堂中央擺放馬力身穿深色西裝的遺照,橫匾寫上“沉痛悼念馬力先生”,兩旁挽詞則寫上“壯志待酬 路遙思馬力”以及“真誠盡獻 日久得人心”。8月24日上午港首曾蔭權到場致祭,馬力的棺木蓋上中共獨裁政權的血旗,然後送去火化。按照指示,為增加氣氛,殯儀館門外要排滿花圈。

而中共對待一個月後去世的許四民可是天壤之別了,不但什麼也沒有,而且連一張像樣的遺照都沒給用上。新華網在發許的死訊時僅僅是把上面提到的那個可笑簡歷擺在那裏。這不奇怪,因為中共獎賞不是按照替它賣力多少年來算,而是按照你還能為它賣力多少年來算。

從這個角度來算,93歲的許老棺材瓤子對於中共來說死了就死了。而馬力才55歲,正值有精力為中共賣力之年。

不管怎麼說,全國政協常委許四民是中共高幹,職位比賈慶林矮不了多少。雖然年歲大了,但起碼為中共為江澤民當喉舌當了幾十年,何必最後出一張滿臉長著大大小小可怕肉疙瘩,兇巴巴用手指著什麼在發火的遺照呢?難道許四民活到93歲就沒有一張「看起來」沒那麼惡的照片嗎?

這老東西沒用了,連照片修版的工夫中共都省了,這就是哈巴狗許四民的遺照給人們的啟示。△

(人民報首發)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