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屈服於蘇聯的拉脫維亞迎來人權聖火(多圖/錄像)
 
潘世醒
 
2007-9-27
 



裏加位於波羅的海國家的中心地帶,瀕臨裏加灣,市區跨道加瓦河兩岸。裏加的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它處於歐洲西部和東部、俄羅斯和斯堪的納維亞半島的交叉點上,其港口具有重要的戰略意義,被稱為“波羅的海跳動的心臟”。

【人民報消息】有著“波羅的海跳動的心臟”之稱的拉脫維亞首都裏加,9月27日將迎來象徵人類自由和尊嚴的人權聖火。說起拉脫維亞對抗蘇聯共產暴政將近半個世紀的血淚史,就宛如裏加的稱號,捧出的是一顆滾燙的心,讓人眼熱,使人動容。當時勇敢的拉脫維亞人民只要還有心跳,絕不放棄爭取自由的任何一絲希望,經常詼諧的以“回頭在車廂裏見”互相道別(意謂開往西伯利亞勞改營的火車車廂),為了自由他們已經做好犧牲生命的準備。

蘇德密約 拉起拉脫維亞50年苦難序幕

1939年8月24日,蘇德兩國在莫斯科簽訂秘密條約,條約規定:蘇德共同瓜分波蘭,德國默許,共產蘇聯可吞併波羅的海的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三國及羅馬尼亞的比薩拉比亞地區。1939年9月德軍和蘇聯紅軍瓜分了波蘭。1940年6月15日,蘇聯紅軍入侵立陶宛,6月16日,蘇聯紅軍侵占拉脫維亞和愛沙尼亞,自拉脫維亞被蘇聯共產政權吞併後,就開始了它的苦難歷程。

蘇聯紅軍的到來,抓捕、酷刑、和屠殺如影隨形。在拉脫維亞,數不清的人被蘇聯共產黨直接殺害,不管是婦女,老人或是小孩。當時全國不到 200 萬人口中,就有幾十萬具有獨立分析、判斷能力社會精英人士以及農民,被放逐到西伯利亞的勞動營,僅剩三分之一的人僥幸存活,據統計有將近15萬人死於共產黨的紅色恐怖。

1941年6月21日德軍開始在北起波羅的海、南至黑海的2,000多公里的戰線上全面向共產蘇聯發動進攻。經過激戰,德軍將蘇聯紅軍趕出 波羅的海三國。此後,波羅的海三國重獲獨 立。將近十五萬親人被蘇聯共產政權殺害的拉脫維亞熱血青年懷著復仇的願望,紛紛志願加入德軍,同德軍共同進攻共產蘇聯。

1944年當德軍在東 方戰線軍事上節節失利時,蘇聯紅軍又逼近了波羅的海三國邊界。這時主要由拉脫維亞志願青年組成的隸屬德軍的部隊,為了不讓自己的家園再度被共產黨蹂躪,面對數倍人數的蘇聯紅軍,不畏傷亡,愈發英勇奮戰。

即便在1945 年 5 月 8 日,德國投降後,參與德軍第十九師戰鬥的數千拉脫維亞武裝士兵,仍固守拉脫維亞西部的 Kurzeme ,拒絕投降,他們寧肯戰死,也不願作共產集權下的奴隸。後來他們撤入森林,堅持打遊擊。在 1948 年,當農民們被強迫參加集體農場時,有很多農民參加了游擊隊。遊擊戰一直堅持到1952年。




拉脫維亞母親河——道加瓦河畔的裏加老城,裏加雖歷經戰爭破壞,但老城區的許多古老建築仍然保存下來,它們構造奇巧、外觀精美。(維基百科)

暴力屈服不了堅強意志

暴力摧毀的只有肉體卻屈服不了堅強的意志。不屈的拉脫維亞人民並沒被共產黨的恐怖嚇倒,他們以各種方式反抗共產暴政。學生們拒絕參加“共青團”,人們拒絕唱共產黨歌曲,大量散發傳單。為了爭取自由和尊嚴,拉脫維亞人民幾十年如一日的進行著形形色色的反抗共產暴政的行動。

拉脫維亞淒慘的經濟情況與悲慘的生活條件,及共產黨對歷史的篡奪使拉脫維亞人民的反抗在上個世紀80年代後期達到一個新的高潮。從那時起,隔三差五,此起彼伏的大規模反共示威遊行,就成為拉脫維亞人民的家常便飯,參加者經常達到幾十萬人。

最為壯觀的是1989年8月23日,劃分波羅的海三國為蘇聯勢力範圍的蘇德兩國秘密條約簽訂 50周年之際,波羅的海三國舉行了大規模的群眾示威,兩百萬波羅的海三國的人們手牽手形成跨越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連接3國首都長達600公里被稱為“波羅的 海之路”的人鏈,參加人數達三國人口的40%,使全世界的人們驚訝地關注他們終結共產黨政權的決心。




1989年8月23日,兩百萬波羅的海三國的人們手牽手形成跨越立陶宛、愛沙尼亞、拉脫維亞600公里人鏈,被稱為“波羅的海之路”,向國際社會展現終結共產黨政權的決心參加人數達三國人口的40%。(維基百科)

當時中共剛剛用坦克和衝鋒槍血腥鎮壓在北京爭取民主自由的大學生,包括拉脫維亞人民在內全世界大部分的人都通過電視看到共產政權如何殘暴對付人民的殘暴畫面,所以拉脫維亞人民清楚,共產黨對付起人民絕對不會手軟的。

當時除了大批蘇聯紅軍駐紮在拉脫維亞,還有無處不在的蘇共密秘警察--克格勃,而等待這些參加反共遊行民眾的,往往是警棍、牢房和對家人的迫害,但勇敢的拉脫維亞人民並沒有因此退縮。他們經常詼諧的以“回頭在車廂裏見”道別(意謂開往西伯利亞勞改營的火車車廂),為了自由,他們已經做好隨時犧牲的準備。

當拉脫維亞人民越來越表現出擺脫共產集權意志的時候,共產黨終於露出了它猙獰得不能再猙獰的牙齒。蘇聯內政部特種部隊 “黑貝雷帽部隊”開始製造事端,1991 年元月 2 日,蘇聯的“黑貝雷帽部隊”,奪取了裏加的新聞大樓。元月 7 日,蘇共宣告,將會增派傘兵師,進軍波羅的海三國,將會支援首都的“黑貝雷帽部隊”,奪取其他關鍵地點,進一步鎮壓拉脫維亞人民。

元月 11 日在立陶宛,蘇聯紅軍傘兵部隊,對企圖保衛維爾紐斯市政府公共大樓的非武裝市民開槍。在元月 13 日的清晨,蘇聯紅軍坦克及步兵部隊,對保衛維爾紐斯電視中心的市民們攻擊。 在此屠殺中,有 14 人死亡, 200 多人受傷。

眾志成城 瓦解共產暴政

當天的下午 2 時,有 50 萬以上的拉脫維亞人來參加在舊裏加的民眾大會抗議蘇聯紅軍在維爾紐斯的暴行。裏加馬上變成像一個戰爭中的前線,許多民眾聚集在國會大樓、電視塔、國際電話、電報中心與其他關鍵地點,構築路障。所有到市內區的街道,都被以大型公共汽車及其他車輛封鎖,並進一步用滿載大石頭、水泥方塊、沙石、木材的大型卡車,及推土機來加強。

最後市民們再以鐵絲網、漁網、砂袋等來完成路障。市民自發的24 小時在路障旁值勤,市民們自發的給值勤者提供飲食、柴薪、休息及睡覺的房間、醫藥及防毒面具。這頗似1989年北京市民齊心協力堵軍車的情景。




1991年,裏加市民抵禦紅軍所築的街壘。

大部分的人民清楚,面對具有強大武力的幾百萬蘇聯紅軍,這些路障不堪一擊,到時只有用自己的身軀去阻擋紅軍的鐵蹄。民眾手裏也沒有任何武器,他們有的只有終結共產黨的堅強的意志,很多人已準備為自由和人類的尊嚴而獻身。 這一眾志成城的堅定意志,和國際為防止另一屠殺所做抗議及努力,最終使殺人成性的共產黨沒有敢發動大規模的軍事進攻。

但“黑貝雷帽部隊”恐嚇人民一直沒斷。在有些地點,他們襲擊防衛路障的民眾,痛打、羞辱他們,放火焚燒用於封道路的車輛,朝他們頭頂上開槍。有位 Roberts Murnieks 先生因頭部槍傷,在元月 16 日死亡。在元月 20 日‘黑貝雷帽部隊’攻打內政部時,殺死警官平民各兩人,十人受傷其中一人後來亦死亡。在此次攻擊以後,路障逐漸被大型的水泥塊取代。

拉脫維亞人民用萬眾一心的堅強意志與具有強大武力蘇聯紅軍對峙了幾個月,直到1991年8月21日後,蘇聯共產黨解體了。拉脫維亞人民經過幾代人,半個世紀之久,付出了無數鮮血和生命,終於戰勝了共產暴政,獲得了自由和尊嚴。




裏加市中心自由廣場建於1935年的“祖國與自由”紀念碑。

拉脫維亞以小國寡民靠勇敢和堅強的意志戰勝了武裝到牙齒的蘇聯共產黨,這帶給被中共奴役的中國人民一個啟示,十幾億中國人民根本用不著害怕中共中央的一百來號共產黨員,人民只要放下恐懼的枷鎖,顫抖的應當是中共政權。

50年來,拉脫維亞人民心中始終燃燒著反抗共產暴政、嚮往自由的火焰,人權聖火的到來,使200萬拉脫維亞人民心中的火焰與聖火交融在一起,這熊熊烈火也會進一步點燃十幾億中國人心中那還沒熄滅的嚮往自由的星星之火,當這星星之火達到燎原之勢時,必會讓最後的共產暴政葬身在神聖的熊熊烈焰之中。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1989年6月17日,在拉脫維亞首都的反對蘇聯共產黨群眾示威遊行)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1940-1956,抗擊蘇聯紅軍的拉脫維亞游擊隊)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1991年1月15日,拉脫維亞首都裏加市民築街壘抵禦紅軍進攻)


http://www.youmaker.com/
(視頻:波羅的海三國青年加入德軍抗擊紅軍入侵)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