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招臭棋!曾兩腿亂踹 吳溫按兵不動(多圖)
 
姜青
 
2007-8-26
 

到了人控制不了的份兒上,曾慶紅怎麼能折騰出大天去?!

【人民報消息】7月29日至30日,中共中央先後召開政治局常委第七十二次會議和常委擴大會議,與會者中有十五屆政治局常委江澤民、李鵬、朱熔基,十四屆政治局常委喬石、宋平出席,被邀請的前人大委員長萬里作了書面發言,主要內容是希望從大局著眼,不夠資格的人應該主動退下。

十七大留任曾慶紅最沒戲

此次會議討論十七屆政治局常委班子,共提出六套提案,現已確定六套提案中胡錦濤、吳邦國、溫家寶三人都榜上有名,可以繼續留任,羅幹、吳官正肯定下臺外,其餘人選都懸在半空中。六套方案中,李長春出現5次,賈慶林出現3次,曾慶紅僅出現2次。也就是說曾慶紅出線的機率竟然比李長春和賈慶林都小。可見他在高層的人脈和關係如何。


朱熔基抖露曾慶紅十六大落選內幕。
2003年9月,在老同志獻計進言會上,十五屆總理朱熔基把十六大人事定盤的內幕整個抖露了出來,說十六大一中全會常委選舉中,曾慶紅、黃菊、羅幹三人的選票不夠半數,是不夠資格進政治局的,更不要說進常委會。現在黃菊死了,羅幹和曾慶紅從哪個角度都應該下臺。

很多人還記的,當年曾羅倆人為了爭進十六大常委會,當眾對罵,結果曾慶紅氣的進醫院搶救,羅幹說要撂挑子。現在要是讓68歲到了退休年齡的曾慶紅下臺,他還得進醫院搶救。因為不但以後更沒有機會實現野心,而且他心裏明白一下臺中紀委就得找合適地方讓他「說說清楚」。

曾捏造溫家寶講話挨高層耳光

在這種情況下,曾慶紅唯一的做法就是利用自己掌控香港地盤的便利條件,選擇不同的媒體幫助放對自己有利的各種消息,其目地就是要用輿論壓政治局就範。

前幾個月,江曾利用海外資金操縱股市,要達到崩盤的地步,讓溫家寶下臺,為的是占總理的位置,但後來發現根本沒希望,假消息一出外交部出來發話了,說溫家寶沒說要辭職。這也就是明白告訴全世界媒體:你們別幫曾慶紅放這個假消息,這小子玩兒的這套,高層決不順坡兒下。

曾慶紅沒輒了,胡錦濤殺也殺不死,溫家寶轟也下不去,沒沉默三天,又把眼睛盯住從上海一塊兒到中央工作的吳邦國,說曾慶紅擔任人大委員長最合適。三個位子都想搶,曾慶紅真不怕撐死!

這個文章在香港一家雜誌發表沒多久,近日,曾慶紅又讓筆桿子在另一家香港雜誌上放消息說《吳邦國兩度請辭》。這種愚蠢透頂的做法在共產黨建政以來也是史無前例的。

至此,曾慶紅有了三大發明:一、首創「等額選舉」,一個職位只有一個候選人,保證候選就是當選。二、亂淫時自詡自己那話兒是「中國最雄偉的」。三、先捏造胡錦濤主動讓「國家主席」給他,被揭穿;再捏造溫家寶「請辭」,挨嘴巴;又捏造吳邦國與他合謀,吳自願讓位的目地是讓他有充份地位與胡溫鬥。

曾是這樣惡搞吳邦國的


曾慶紅三大權都想要,但可惜沒那個命!
當然,這次日本通訊社給多少錢也不敢再接惡搞吳邦國這活兒了,所以曾慶紅此次全部使用香港媒體,雜誌社、有線電視臺一塊兒上陣。

在香港雜誌上,曾慶紅小嘍嘍說「吳邦國決意淡出」所使用的筆法是非常惡意的。把吳邦國綁在陳良宇身上。文章這樣寫道:「對於陳良宇問題,上海幫二號人物吳邦國有口難言。一方面,吳本人圓滑、內斂,肩負調和幫內幫外關係的重任,所以在全幫蒙羞之際,吳邦國繼續保持低調,顯出『不管風吹浪打』的氣派;另一方面,畢竟是他任上海市委書記時,陳良宇職務才大幅上漲,沒發生跌停,但是他本人又一直注意與陳良宇保持適當距離。」

這段話的意思是說,陳良宇是吳邦國提拔起來的。陳良宇有問題,提拔他的吳邦國是有責任的。其實描來描去不就是要吳邦國讓位嗎?曾慶紅何必繞那麼大彎子呢?

文章是這樣美化曾慶紅的:「陳良宇與胡溫攤牌後,曾慶紅放話:『上海的幹部要管好自己,出了問題,我不會保,邦國同志也不會保。』此話等於為吳邦國卸了一大部分責任」。

接著,文章輕輕一筆就把陳良宇的稀屎抹到吳邦國頭上:「但是聞悉中紀委追究陳良宇近二十年『作案經歷』的動作,吳邦國大有一夜愁白頭的困苦。」


陳良宇的靠山是江!
無論高層、低層、民間,都公認陳良宇是江澤民的得力走卒,怎麼曾慶紅一想霸占「人大委員長」位置,陳良宇的主子都得另換他人?

儘管吳邦國和溫家寶一樣,從來沒有提出辭職,但曾慶紅造謠說:「吳邦國在常委會上已經兩次提出不入十七大常委會的請求,並請求不再連任委員長,聲稱『能力與精力都已無法適應緊迫形勢下的繁重工作』。」

為了進一步渲染吳邦國決心給曾慶紅讓位,文章這樣寫道:八一建軍節舉行盛大宴會與高調禮儀活動,吳邦國一反常態地不遵守黨和國家領導人出席重要活動的禮儀規定,沒有染黑頭髮,竟以「黑白相間」的自然灰發出場。可謂用心良苦!

最讓吳邦國和手下嚥不下這口氣的是,曾慶紅不但要奪取吳邦國的職位,而且說這個舉動是吳邦國與他和江澤民「合謀」的。奪人家的職位還說人家發賤!

文章這樣寫道:當然,這一手法也不排除他與曾慶紅、江澤民共謀的可能,即自己徹底淡出,由曾慶紅出任人大委員長。如此,曾慶紅退出常委,僅以人大委員長身份監國,反倒比爭國家主席以及進入中央軍委更有派系平衡的制約力量。

「人大委員長」在中共官場排行第二位,怎麼可能不是政治局常委呢?這篇文章哪句都是假的,唯有這句話放出的消息是真的──政治局會議決議:十七大政治局常委會名單中沒有曾慶紅,高層也沒人同意讓他擔任「人大委員長」,那是他出白毛兒汗虛脫後的幻覺。

曾慶紅決定起用新面孔


曾慶紅怎麼折騰都完了!
由於形勢變化太快,曾慶紅發指示發亂了套,曾氏筆桿子們寫出的內幕非常混亂,常常自己搧自己嘴巴。例如,在雜誌上說「曾慶紅退出常委,僅以人大委員長身份監國」。

而香港有線電視8月24日晚公布了一個獨家新聞,說新一屆的中共政治局常委將出現重大的人事變動,除「胡錦濤、溫家寶和曾慶紅」三人將繼續留任政治局常委外,其他全部出局。

這和曾慶紅先前命令筆桿子說他退出常委,僅以普通黨員身份當人大委員長的消息簡直是南轅北輒。

根據近日政治局會議的風向來看,曾慶紅既當不了人大委員長,也當不了常委。他慌的手足無措,要求緊急利用輿論工具用最快速度挽救自己的頹勢,否則來不及了。曾慶紅的幕僚認為用電視發布此消息傳播最快最廣,然後再讓各大親信傳媒幫忙轉載。在仔細研究了過去那些替他和江澤民放消息的香港媒體在讀者心目中的可信度後,曾決定要用一個對中共人事一向少作猜測的新面孔來增加可信度。香港有線電視被選中。


包玉剛女婿吳光正自找倒霉!
香港有線電視有限公司的老板是香港已故船王包玉剛的二女婿吳光正,1946年出生的吳光正與包玉剛次女包陪容結婚後,在包家占有一席之地。吳光正因此成為中共拉攏的對象,現在是中共全國政協常委、香港貿發局主席、香港九龍倉集團主席,也是四川有線臺的全資經營大股東。

讓事實說話

對於香港有線電視這個得不償失的罕見舉動,不但沒人跟著轉載,而且惡評紛紛。一向為江曾發言的香港明報都沒站在一條船上說話,明報報導說:68歲的曾慶紅比66歲的吳邦國、67歲的賈慶林和63歲的李長春年齡都大卻可以留下,似乎難以令人信服。

十七大籌備小組工作人員發現這新聞後,立即向組長吳邦國、副組長溫家寶匯報,希望立即採取措施消除影響。經研究後決定:按兵不動,讓事實說話。△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