鎮壓法輪功的財政黑洞漸曝光 黨內籲逮捕江澤民(多圖)
 
2007-8-1
 


羅幹是迫害法輪功的元兇之一。
(九評之五插圖)

【人民報消息】隨著中共十七大的來臨,從中國大陸釋放的消息顯示今年72歲的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書記羅幹的下臺似已成定局。羅幹正急於為自己安排後事,以圖阻止或推延隨時可能發生的被清算結局。

大紀元記者文華8月1日綜合報導述,近來羅幹、周永康、曾慶紅等江澤民親信,多次向全國各地下達密令,大規模抓捕法輪功學員以阻止退黨、腿團、退隊大潮的快速發展。江澤民當年為鎮壓法輪功動用了外交、武警、國安、軍隊系統、國務院行政系統、黨務系統、財政系統等相關資源和人力,牽動的層面之大、規模非常之大,至今仍然被系統的掩蓋,甚至包括胡錦濤本人以及中共其他高層人員都不甚了解這場迫害的慘烈和動用國家資源的真實全貌。

這些年,中共為對付法輪功在國內外用錢開路。中共在海外辦報、收購媒體、收買各國情報人員、官員、學者,還派出龐大的演出團全球巡演來針對法輪功學員舉辦的新年晚會。中共用鎮壓法輪功名義撥款的資金大多都流入貪官私人手中。

據悉,如今中共對法輪功迫害的巨大經濟投入已讓國庫不堪重負,迫害的真相逐步讓中共高層開始掌握和鎮壓法輪功產生的財政黑洞日漸曝光。中共黨內岀於自保的考慮,呼籲逮捕江澤民等的意見越來越強烈。



河北保定巿某小巷出現的退黨標語。(明慧網)

羅幹密令大規模抓捕法輪功

今年三月以來,羅幹、周永康(公安部部長)等多次下達密令,在全國範圍內大面積抓捕法輪功學員。密令要求各地對法輪功展開“新一輪的嚴厲打壓”, 各單位一把手負總責,抓捕行動要秘密進行,“外松內緊,特別注意不要被海外曝光”。

為監督密令的執行,羅幹曾在五月到石家莊,七月到山東濟南“督陣”。周永康也在五月到長春親自部署迫害方案,並在長春投入八千萬元購置電話語音監聽設備。七月五日周永康在電視電話會上明確強調,要加強對農村法輪功群眾的打壓,竭力阻止傳“九評”勸三退。

據明慧網報導,三月以來,從東北的吉林長春、黑龍江大慶、本溪等到華北的石家莊、華東的煙臺等地,都連續發生大量抓捕法輪功學員的惡性事件。如四月中下旬,本溪公安非法抓捕70多名法輪功學員;四月中旬濱州地區38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五月九日長春抓捕了40名法輪功學員,六月份大連有近150名被非法關押的法輪功學員被陸續轉入勞教所;七月石家莊市勞教所專門騰出一棟樓關押法輪功學員,每個警察必須在本片區找四個法輪功學員“家訪談話”,並根據情況伺機抓捕。

從6月15日以來的五十多天裏,僅湖南祁東縣就有15名法輪功學員被綁架,目前僅山東省女子監獄就非法關押法輪功學員近三百人;在吉林,因懼怕十七大前法輪功學員到北京上訪,當地公安嚴密監控,並指示可不通過任何程序對法輪功人判處三年以上徒刑。

七月以來,河北各市縣出現大量法輪功真相標語和三退傳單,於是河北公安增派人力,加大蹲坑力度,並讓各派出所強迫法輪功學員簽字、按手印,發現與傳單上手紋相似的就抓人。在一些縣市,公安還張貼布告,“舉報”“抓獲”法輪功或提供可靠情報的,一次獎勵數百元,在四川米易獎勵金可高達一千元。



2007年唐山街頭出現的法輪功橫幅。(明慧網)

公安幹警也自發的悄悄抵制

面對來自高層的鎮壓密令,不少明白法輪功真相的公安幹警也自發的悄悄抵制。他們有的事先通知法輪功學員離家躲幾天、把書籍資料收藏好;有的奉命去抄家變成做客聊天;有的奉命把人帶走後又暗中放回。大多數警察和辦事人員都在抱怨上面逼他們幹缺德事。在不少單位,基層幹部主動保護法輪功學員,說他們忙著工作或忙著照顧家庭和孩子,不用再單獨談話,直接通過了檢查。



2007年唐山街頭出現的法輪功橫幅。(明慧網)

胡錦濤手中的樞紐

為什麼羅幹等江澤民的親信要如此賣力的鎮壓法輪功呢?外界分析說,法輪功問題是江澤民的“軟檔、七寸”,同時也是胡錦濤手中最有利的寶劍。中共十七大江湖鬥(江澤民與胡錦濤)的焦點,歸根結底都圍繞著雙方在法輪功問題上的態度是否堅決和果斷,法輪功問題成了 “觸一發而動全身”的機關和樞紐。

江澤民一方竭力想把法輪功消滅以此來表明自己的“勝利”。八年過去了,法輪功不但沒倒下,反而越來越強大。2005年出版了《江澤民其人》,把其罪行廣而告之,令其臭名昭著。法輪功還在海外20多起訴訟案中,把江澤民告上法庭,令其隨時可能被繩之以法。法輪功還多次呼籲中國政府“法辦江澤民、羅幹、周永康、劉京(610總頭目)”等人,為此江澤民非常懼怕法輪功,他幾次派人暗殺胡錦濤,重要考慮之一也是為阻止胡在法輪功問題上掌握主動權。

江澤民目前擔心的不是他個人及家族的巨額貪污,因為中共官員幾乎無官不貪,中共的反腐只是政治內鬥中給老百姓看的華麗外衣;江澤民也不擔心他出賣的三百多萬平方公里本應屬於中華兒女國土的黑幕被揭開,因為中共體制內沒人敢捅破這層遮羞紙,誰這樣幹了就等於埋葬了中共自己。

江澤民最提心吊膽的就是被中共御用媒體謊稱為“已被消滅了”的法輪功。因為他與胡溫的最大差別就在於:作為迫害法輪功的始作俑者和頭號兇手,江澤民八年來對法輪功群眾欠下累累血債,如今國際社會呼聲最高、國內社會反抗最激烈的就是法輪功問題。江澤民對法輪功欠的血債太大,竭力逃避將被送上審判臺的結局。

中共為了全力保北京奧運的如期舉行,就不得不面對巨大的國際壓力:調查中共勞教所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驚天黑幕,就不得不揪出其幕後的政法委書記羅幹、公安部部長周永康、劉京,以及迫害元兇江澤民。

有北京中共高層消息人士分析,一旦逮捕了江澤民,胡錦濤不僅能馬上平息國際輿論和國內民憤,從而給自己在國際國內樹立巨大威信,同時也能名正言順的把江派殘餘一個個鏟除乾淨,為自己“當家做主”製造最有利條件。

“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另外,前些年,江澤民通過黃菊、羅幹、曾慶紅等對國家財政的控制,動用巨額國庫資金來為迫害政策做經濟後盾,至於為此花費了多少國庫資金,胡錦濤不得而知。有消息說,江澤民至少動用了1/4的國家財政收入的社會資源來迫害法輪功,也有消息說,可能更多,接近國家財政收入的一半的社會資源。



九評之五插圖。

迫害政策製造的巨大財政黑洞

早在五年前,羅幹的嫡系、遼寧省司法廳某高級官員在馬三家勞教所大會上就曾公開承認:“對付法輪功的財政投入已超過了一場戰爭的經費。”

從九九年720以來,為維持八年鎮壓,中共不得不動用所有國家機器,包括軍隊、媒體、公安、警察、武警、國安、司法系統、人大、外交、偽宗教團體等等,額外的投入巨額資金,為執行迫害政策開路。特別是如今的中國人,不給錢是沒人幹事的,中共內部不少官員抱怨,對法輪功的鎮壓是現行政府最大也最不必要的財政包袱。

據“追查迫害法輪功國際組織”調查發現,江澤民當時不顧中共政治局其他六個常委的反對,執意要鎮壓法輪功,結果只好謊言開道,金錢鋪路。近年來隨著胡錦濤的主政,他也看出了些門道。

比如在國內鎮壓法輪功的人員開支上,全國各地的武警、公安、國安,數千個縣市的各級610成員及其大批雇傭人員,每年的工資花費就上千億元人民幣,在互聯網的封鎖和電話的監控、監獄勞教所的擴建等,每項工程動輒數百億;在國外,中共為散布其迫害“合法性”,花巨額資金收買了海外媒體,特別是華文報紙電視臺等;為躲避國際制裁,中共不得不搞銀彈外交,用犧牲經濟利益的辦法換取外國對中共人權迫害的沉默。

一位中共國務院財政部的官員私下說:“鎮壓政策是錢堆出來的,沒有錢,鎮壓就維持不下去。”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