論中共之壞
 
一聲吼
 
2007-7-28
 
【人民報消息】

一、中共到底有多壞?

有人喜歡用顯微鏡和放大鏡替中共找出種種似是而非的優點,然後說,中共也非一無是處吧,所以我們也要一分為二地去看待它呀。

其實,要準確公正地評價一件事物的好與壞,有條千古不變的法則——不怕不識貨,只怕貨比貨。當我們拿中共與古今中外的君王、政府、組織、團體作一一比較之後,會發現,論整人運動之頻繁、殺人之多、手段之狡詐殘暴、摧毀道德人心之巨、顛覆傳統文化之徹底、破壞自然生態之烈、欺瞞盤剝人民之厲、不顧廉恥自吹自擂之甚,無人能出其右。如果這樣,我們還要一分為二地去看待,那這個世界上就再沒有好壞之分,那麼,“壞”字應該立即從人類的字典中抹去!

儘管我們還可以找出一些與中共邪惡類似的,諸如商紂、希特勒、朝鮮勞動黨、柬共、蘇共、薩達姆、拉登等等邪惡之流,但這些邪惡,無論從規模、從程度、從範圍上看,較之中共都遠所不及。所以,中共之壞,絕對是空前絕後、舉世無雙的!

這其中還有一個不容忽視的現象:但凡當今之世那些叫得上號的邪惡政府和團體,要麼是中共“共產主義陣營”的親密戰友,要麼與中共有著互為吹捧、暗通軍火的勾結,要麼赤裸裸地就是中共的崇拜者,這不恰恰說明,中共,已經當之無愧地成為了這個世界上的邪惡軸心之軸心嗎!

二、中共究竟有沒有優點?

世間的任何團體都是由諸多世人所組成,世間之人,按照佛家所說,都是佛、魔性同在的,所以自然會表現出這樣那樣的優點和缺點,但這些優、缺點很多時候與其所屬的團體並無關聯。也就是說,個體成員的優、缺點不一定能真正反映整個團體的優、缺點,而無論他是否以著團體的名義。

例如基督教修煉團體,在二千年來的發展過程中,都或多或少地發生過信眾的不義之舉,但這些不義之舉並不能歸因於基督教,更不能歸因於《聖經》。因為:其一,《聖經》的字裏行間是宣揚著義、而在摒棄種種不義的;其二,沒有統計數據可以表明大多數義人會由於修習了《聖經》而變得不義,也無法表明凡是修習了《聖經》的群體,整體上會比其他群體更為不義。相反,我們有目共睹的是,《聖經》二千年來對於人心的教化和道德的維護,起到了不可或缺的作用,我們也都不會懷疑,一個真正信奉《聖經》的人,會千真萬確地變得更義一些。所以,《聖經》是真正讓人向義的,個別信眾的不義,並不能代表基督教的不義,更不能代表《聖經》的不義。

同樣道理,就算一個邪惡透頂的黑幫組織,也可能會有個別善心、善舉尚存的成員存在,但我們都不會因此而推及整個黑幫組織是善良的。那麼,我們是如何識辨出它的黑幫性質呢?是基於它一貫的不法宗旨、違法勾當及與其它組織比較而言有著最多數成員在最多數情況下傷天害理的行為表現而判斷的。

中共自產生之日,就旗幟鮮明地挾著“與天地人鬥其樂無窮”、“徹底顛覆舊世界” 的暴力革命理論而來,發展至今,更是以“解放”、以“革命”、以“穩定”為名行盡了暴力、謊言、賣國與奸邪之能事。就是這樣一個從理論到實踐都邪惡、荒唐透頂的黨,還要大言不慚地領導一切,還要不遺餘力地“講學習”、“講政治”,妄圖將其邪惡的、無法無天之“黨性”武裝到“最廣大人民”的頭腦中去。它能將黨徒、將其治下的“最廣大人民”引領到哪裏呢?我們有眼的可以看見,有耳的可以聽到:在中共五十多年“堅定不移”的領導下,其黨徒已經成為舉世最大、最瘋狂的愚民、腐敗群體,其所“代表”的“最廣大人民”也當仁不讓地成為舉世最讓人提心吊膽的制假販假、坑蒙拐騙、無信無義之“中共特色”人才!

儘管中共在歷經數次政治危機之後也深刻意識到,僅憑暴力和謊言難以為繼了,必須得擺設一些美麗的花瓶,才能更潤滑地維持其非法統治,所以中共也在不斷地誘騙、收買一些真正的道德之士入夥,權作緩解矛盾、偽裝善類的花瓶。但花瓶永遠只能是花瓶,一旦花瓶的存在超出了花瓶本身的意義,觸及到中共之邪惡本質時,中共就會毫不手軟地將花瓶擊個粉碎。所以,就會有良知尚存的趙紫陽被無辜無情地冤死,就會有“防彈衣反腐書記”黃金高被摧殘得神智失常,就會有敢說敢言的南方都市報被荒唐地滋事打壓,就會有為民請願的“十大優秀律師”高智晟被瘋狂打擊報復……

這些足以說明,對於中共來說,允許偶有的正義只是出於虛情假意,虛假的正義是為了行其更大的邪惡,邪惡才真正是其本質!

我們都無法否認這樣一個普遍存在的事實:真正的正義之士一旦進入了中共的權力階層,要麼同流合污地也變得邪惡,要麼就會作為異類被孤立、清除。連中共自己的一位高級將領都在講“我們中國的悲劇,大到國家,小到一個單位,多數的情況是,有思想的人不決策,決策的人沒有思想。有腦子就沒位子,有位子就沒腦子。”——不管這 “沒腦子”、“沒有思想”是實情還是偽裝,如果盡是一些不憑腦子、不用思想的人去肆意決策,而真正的有識之士“沒位子”、“不決策”,這個政黨還不邪乎嗎?

對於這樣一個邪氣沖天的黨,如果偶有人性尚存的黨徒,在某時、某地幹了某些人性尚存的事,我們又如何能將其歸結為邪黨的優點?

所以,儘管我費盡思量,也實在無法替中共邪黨找出哪怕一丁點兒真正的優點來!

三、中共有沒有過一點點改良?

有人說,從歷史的整體上看,中共固然是最壞的,但中共現在無論如何也要比“文革 ”時期改良一些了,至少我們都知道,現在要比北朝鮮好很多了吧,所以中共正在走著改良之路呀。

可是,一個作惡多端、殺人如麻的惡徒,如果真心實意地改惡從良,必須缺一不可地做到兩點:一、立即放下屠刀;二,誠心認罪伏法。而中共這個惡徒,一不放下屠刀,二不認罪伏法,它是改的哪門子良呀?哦,如果我人照樣殺,火依舊放,只是不再偷雞摸狗、不再粗言穢語了,這能叫改良嗎?(參見拙文《中共“改良”,是改的哪門子良喲?》)

那麼為什麼中共現在看起來千真萬確地要比“文革”時期紳士一些、光鮮一些呢?為什麼中共現在比起北朝鮮也似乎真的要自由一些、民主一些呢?這個道理其實很簡單。舉個例子,一個偷雞摸狗的慣犯,如果開始較少地偷雞摸狗了,這並不足以證明他已經改惡從良,因為完全可能基於如下種種原因而導致他表面上變得光鮮:一,年老體邁,力有不逮了;二,已經被識破,處於眾目睽睽之下,客觀環境不適宜了;三,他自身邪惡境界有所昇華,已經不屑於小偷小摸,轉而尋求更為隱蔽、更大利益的邪惡勾當了。如果是這些原因才促成的表面紳士和光鮮,我們能說他開始改良了嗎?在中國大陸有過生存經驗的人都知道,在九十年代早期,社會上隨處可見一些橫鼻豎目、喜歡打架滋事的小混混,可後來“與時俱進”地越來越少,這些人都去改惡從良了嗎?非也,他們很多都轉向了組建嚴密的黑幫組織,開始幹起殺人越貨、販毒、開賭場、放高利貸、販賣人口、逼人賣淫等等更為邪惡的勾當。儘管在大庭廣眾之下它們確實都會表現得比以前更優雅、更品味、更涵養一些,但誰能說它們已經改良了呢?

中共其實就是這樣的。

在一次又一次喪心病狂、顛三倒四的荒唐運動把自己也折騰得無以為繼之後,它不得不另尋生機。它最終選擇了“改革開放”,就是試圖以經濟的發展來轉移政治危機,為繼續獨裁統治炮製合法性。然而經濟的開放不可避免會帶來資訊的開放,資訊的開放勢必催生人們思想的自由。此時的人們,再也不可能去相信“畝產十萬斤”、“解救全世界於水深火熱之中”、“爹親娘親不如黨親”、“以階級鬥爭為綱,綱舉目張 ”等等連篇鬼話,也再不可能被中共愚弄挑拔到神魂顛倒、互為揭發、個個爭先恐後地效忠於黨了。那麼,如果此時中共仍想返回到“文革”和北朝鮮的絕對嚴密控制狀態,還有任何可能嗎,那不是癡心妄想嗎!所以,現今中共的治下,如果表面上真的多了一點點自由和民主,也絕不是中共的本意,那只不過是中共事與願違、回天無力、萬不得已的大勢所趨罷了!君不見中共一直嚷嚷著“兩手都要抓”,只是無奈伸向人們“精神文明”的這隻手抓不住了嗎?君不見江賊民厲聲叫囂“要堅決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了嗎?君不見胡緊套甫一上臺就派李長春去北朝鮮學習金小丑的政治控制經驗、成天思量著要替毛賊東思想引魄還魂了嗎?君不見中共的 “金盾工程”加固得舉世第一堅固了嗎?

儘管表面上光鮮了,也再三自詡“和諧社會”了,但中共的邪惡本質是從來也沒有變過的。因其邪惡,所以心虛、所以風聲鶴唳,所以總會按捺不住要暴露出青面獠牙和嗜血本性。就在它所宣稱全世界“帝國主義”虎視眈眈(眾目睽睽)的狀況之下,就在它自稱中國人權前所未有地好的時期,它可以命令“人民子弟兵”肆意槍殺無辜青年學生、血洗長安街,它可以僅僅因為個人的猜疑和妒忌,公然在全世界發動一場史無前例瘋狂的、對信善民眾的無恥污衊和殘酷鎮壓,它可以在朗朗青天白日之下大行活摘、販賣人體器官的非人之暴!這些毫無道德底線可言的、遠遠超出了人間邪惡範疇的倒行逆施,足以讓毛賊東汗顏弗如、讓金小丑自慚形穢!

事實不正是這樣的嗎!還有誰在替中共搖唇鼓舌呢!!!

四、為什麼要揭中共之壞?

有人說,中共的好壞與我無關,所以我可不去關心它,更不會像你們那樣去走極端。這種說法,是對正義的無情背叛,對邪惡的無恥縱容,而且是愚不可及的。

當中共別有用心地捏造無神論,引領著我們肆無忌憚地污衊褻瀆神靈、背叛上帝之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當中共不遺餘力地篡改歷史、顛覆傳統文化、辱沒祖先之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當中共瘋狂地破壞生態環境、掠奪自然資源、遺禍子孫之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當中共的殘暴獨裁導致了舉世最大的腐敗和不公,讓數億工人、農民在科技日新月異的今天仍處於赤貧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當中共全面摧毀道德、扭曲人心,促使假貨、毒物、爭鬥橫行之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當中共蔑視生命、殘害人民,當中共之壞直接針對數億人,必然會波及到全世界之時,誰能說與我毫無關係呢!

人們說對犯罪的沉默同樣是犯罪,有多少中共的罪惡是假我們的沉默而得以成全?又說人生在世當善惡分明、揚善抑惡,又有多少中共的罪惡是在我們的擁戴、謳歌下才得以肆意橫行呢?有誰敢說,在中共的滔天罪行中,沒有屬於自己姑息縱容、推波助瀾的那一份!

所以刻不容緩地揭露中共之壞,徹底窒息這舉世之最邪,已經成為我們人性、智慧尚存的一個基本表現,也絕對是我們自我救贖良知、遠離罪惡所必需!

中共之壞,還有一個非常特殊的地方,就是總要我們去起誓效忠於它:在我們從小到大的課本裏,將永遠對黨忠誠當作了考試升學的唯一標準答案;把效忠於黨等內容編成歌曲、恨不能滿天下傳唱;學生、職員一年幾度的考核都必須填上“永遠熱愛黨、忠於黨的領導,堅決擁護四項基本原則”;入黨、入團、入隊時我們更要舉手起誓“ 要為共產主義奮鬥終身”——中共到底想幹什麼呢?

耶穌說“什麼誓都不可起,不可指著天起誓,因為天是神的座位。不可指著地起誓,因為地是他的腳凳。也不可指著耶路撒冷起誓,因為耶路撒冷是大君的京城。又不可指著你的頭起誓,因為你不能使一根頭髮變黑變白了。你們的話,是,就說是,不是,就說不是。若再多說,就是出於那惡者。”

當舉世最壞、最邪、最惡之中共不斷地威逼利誘著我們去起誓獻身於它時,它到底想幹什麼呢……

結語

梅花之所以芳香悠遠,是因為出自苦寒;蓮花,也因出於淤泥才更顯清麗脫俗。按照道家相生相克的理,舉世最壞之物必然催生舉世之最美好。所以,我們都應該想一想,中共,在其邪惡經驗積累得最充分、邪惡能量聚集得最強大之時,會突然間莫名其妙、傾盡全力地發動一場針對法輪功信仰的全面鎮壓,這將預示著什麼呢?


---------------------------------------

新唐人電視臺首推「全世界華人聲樂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